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五胡明月
五胡明月 連載中

五胡明月

來源:外網 作者:騎卷江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騎卷江山

當匈奴人(黃種人,夏朝遺民)在公元前五世紀終於整合了蒙古利亞所有的游牧民族並擊潰了已經佔領了整個歐洲和西亞的雅利安人(印歐白人),接着吞併了月氏、樓蘭、烏孫、呼揭等二十六國的白種人,但隨着時間的流失,新生的白種匈奴人佔據了匈奴的上層,自稱胡!>/br<單于遣使於華夏: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br<從此,匈奴與華夏的戰爭從未間斷過:犬戎(屬於匈奴)攻陷鎬京,周平王無奈東遷,趙武靈王胡服騎射擊敗林胡,李牧大破匈奴,秦始皇收復河套,漢高組被圍於白登,狼狽逃回,呂后只能委曲求全以待修生養息,漢武帝一掃前恥,不斷擊潰匈奴,但戰爭卻一直延續到晉朝......>/br<西晉「八王之亂...展開

《五胡明月》章節試讀: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月黑風高,大雪漫天
一群群黑影藉著大風大雪的遮掩,悄無聲息地快速朝着長安北門外的聯軍大寨撲去!
而此時此刻,聯軍大寨之內卻是一片歡聲笑語,完全不知道死亡的陰影已經在向他們籠罩而來!
「哈哈哈!跟着大帥有肉吃啊!」
「哈哈哈,沒有酒沒有肉,中山王給我們送!哈哈哈哈!」
「大帥對我們這些人可是真好啊!人人都不待見咱們!可你們看大帥對我們那可是好酒好肉地招呼啊!可我怎麼總覺得這事有點蹊蹺,怎麼就我們這幫人這麼舒服?!」
「蠢貨!想那麼多做什麼?!打了那麼久的仗,先吃喝個痛快再說!」
「嗯……,這倒也是……」
「娘的!老子當兵那麼久了,都快憋死了!也不知道那個羊獻容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我呸!你小子還想嘗嘗人家皇后娘娘的滋味?!怎麼著也得先可着我們大帥享用吧?!」
「對對對!就是應該讓大帥先享用享用!就是不知道大帥爽夠了,會不會丟給我們所有弟兄都嘗嘗?!」
「哈哈哈!這長安城都沒打下來呢!你小子就口水直流了?!」
「娘的!就她羊獻容那個禍國殃民的jiàn
huò,這都算是便宜她了!」
「對!這次拿下長安,我們一定要好好折磨死她!」
可小卒的話音還沒完全落下,卻是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因為他的脖子上已經被一支帶着倒刺的利箭給完全穿透了!
「敵!敵襲!」
片刻之後……
血染雪地,屍橫遍野!
可趙染看着滿地的死屍,卻是有一種難以形容的不安在他的心中不斷蔓延!
「趙染將軍!這個營寨里只有幾千人,並未發現其他敵軍!而且小的們仔細檢查了被我們砍死人,他們大部分都長得不像關中人……」
「娘的!他們不是關中人還能是什麼人?!」趙染一腳踹翻了前來稟告的小卒,然後藉著火光看着地上明顯長着一臉匈奴人特徵的死屍,頓時有種難以形容的屈辱感和挫敗感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
「將……,將軍!這些人都穿着聯軍的衣服,風雪又這麼大,小的們真的沒認出來啊!」
趙染當然知道不能怪他們,就連他自己都殺得興起,竟是也沒有注意到這裡很多人都在呼喝着鳥語!
可他竟然還以為這是安定諸胡的口音,畢竟胡人的聲音都一樣難聽!
「將軍!賈彥度麾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匈奴兵?!」
「蠢貨!這些肯定都是沒卵子的孬種,以為賈彥度給他們好吃好喝一定是為了善待他們,好博取他們的效命,所以才會守在這種「空寨」里等死!」
「小的們看見不少人都是躺在地上,以為都是喝醉了,所以一個個都補了刀……,這殺匈奴人的罪名……」
「娘的!中計了!都給老子趕緊撤!」
趙染的命令一下達,各種口哨聲就立時此起彼伏!
可趙染他們依舊是晚了一步!
聯軍大寨的四周突然火光衝天,喊殺聲更是一浪高過一浪!
半個時辰之後,長安城內,中山王劉曜寢宮外
遊子遠看着剛剛從聯軍大寨那邊死裡逃生回來的趙染,卻只是默默地閉上了眼睛,竟是連一句想要責罵他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游大人!都怪趙染不聽大人勸阻,才會有此慘敗!還請大人軍法處置!」
遊子遠聽着這話,卻是忽然睜開眼睛,然後一把扶起了受傷不輕的趙染,安慰了幾句道:「敵軍中渭橋大勝,必然會有輕慢之心,這是常理!但賈彥度卻不是常人!所以我們才屢次三番中了他的奸計……,所以這一戰也不能全怪趙將軍!」
「大人!我……」
「好了!大王那裡你無需擔心!此刻大王還未蘇醒,所有事情就不必再說了!尤其是賈彥度用匈奴俘虜做誘餌之事,你我就當做從來沒發生過吧!」
趙染雖然知道遊子遠這麼幫他也是不希望再cì
jī到中山王劉曜,但還是感激地跪謝道:「大人的救命之恩,趙染沒齒難忘!」
「趙將軍回去歇息吧……,我已經命醫官在你的住處等候,先看看傷得如何?!」
「謝游大人體恤!」
「如今正是危難之際,正需要趙將軍為我王出力,切不可因今天之敗而挫了銳氣!」
「趙染一定不會讓大王和大人失望!」
片刻之後……
遊子遠看着趙染已經消失在了風雪之中,原本臉上還強撐着的鎮定自若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整個人更是無力地抬頭看了看漫天飛雪的夜空,竟是有一種想要嘔血的衝動!
明明他和賈彥度一樣都在利用風雪天作戰,為什麼兩人之間謀略上的差距,竟會那麼大?!
而且他賈彥度怎麼就能把事情做得這麼絕?!
竟然敢用匈奴俘虜作為誘餌,讓他們也去互相殘殺!
他這是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語出金庸的小說《天龍八部》,謹以此章的題目致敬已經駕鶴西去的金庸先生!〕
這是在報復池陽城的「盛宴」嗎?!
而就在遊子遠有些怒不可揭的時候,羊獻容卻是忽然從劉曜的寢宮內走了出來,然後對着一直守在門外的遊子遠點了點頭道:「子遠……,醫官說大王的身體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遊子遠頓時如釋重負一般地深吐了一口氣,忍不住欣喜地說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羊獻容深深地看了一眼遊子遠這番溢於言表的喜悅,原本心頭對他的那些芥蒂和不滿也隨之消減了許多……
更何況是在這種被人兵臨城下的危急時刻,他遊子遠還能為了劉曜如此盡心儘力地維持着局面,就憑這份忠義,她羊獻容也該多多撫慰臣心,多多依仗他遊子遠才是!
畢竟此時此刻,一切都應以大局為重!
羊獻容想到這裡,竟是忍不住問道:「彭天護現在如何了?!本妃真的沒有想到那個賈彥度會如此殘忍?!竟然會把彭盪仲的首級插在了槍頭上來向我們shì
wēi!」
遊子遠一聽羊獻容這話,立時就想到了早前幾個聯軍騎兵高舉着那桿掛着彭盪仲首級的長槍,在長安城下不斷shì
wēi的模樣,心中也是有股難以言述的苦楚……
「賈彥度就是希望用彭盪仲的首級來打擊我軍的士氣,所以微臣今夜才會允許趙染前去襲營……」
「子遠……,你既然已經想到了這可能是賈彥度的又一個陰謀,為何還要答應趙染的請戰?!白白讓我們死了那麼多人?!難道僅僅是為了打壓一下眾人想要出城和聯軍一絕死戰的心思?!」
〔本書唯一群號:壹叄捌玖叄零伍玖捌〕

《五胡明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