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武道天下
武道天下 連載中

武道天下

來源:外網 作者:邪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邪影

展開

《武道天下》章節試讀:

「父親!」
武元信收功起身相迎,恭敬稱呼,又看向武士棱背後兩人,見禮道:「泰叔!碩叔!」
武士棱身邊,跟隨着四人,弘伯照例守在門外。
左側一位,身穿儒袍的半百之人,神情憔悴,是武氏財務執事之一兼武士棱心腹……聞人泰。身邊跟着位垂頭喪氣,精神萎靡的少年,身材削瘦,面白無須,顯得儒雅俊秀,頗為精明,是聞人泰之子聞人仲。
右側一位,身軀魁梧,氣勢如塔,鬍髯如鋼,同樣神情憔悴的壯年,是武氏護衛統領之一兼武士棱心腹……杜碩。身邊跟着位身形五官酷似,虎背熊腰,顯得極為孔武有力,有些傻大個意味的少年,是杜碩之子杜橫!
聞人泰和杜碩,和族長武士棱一起長大。
聞人仲和杜橫,則是武元信的近身僕從,也是從小一起長大。
這是傳承悠久的古族豪門的主要手段之一,真正高層和心腹都是從小培養,家臣優先。
「參見少爺!孽子該死,為少爺闖下如此大禍,老奴慚愧啊!」
聞人泰側身一讓,避開武元信見禮,滿臉愧疚長揖到地,聲音沙啞請罪道,就差老淚縱橫了!
杜碩嘴巴張了張,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隨着長揖到地!
武元信身軀一偏,語氣誠摯應道:「泰叔言重了!碩叔無需如此!都是自己人,何需如此見外?!」
值得一提的是,幾天來對比前身記憶,武元信發現自己並非靈魂附體,身體產生了某種神秘質變,似乎是兩人的融合。
最直觀的感覺,便是武元信的視力、五感、經脈、肉體力量、靈魂精神等各種人體基礎狀態,強度翻了近倍。使得自己比同境界的人明顯強大一截,類似於天生神力等諸多天賦,視力也明顯凌厲許多,可輕易看清數百米外蟲蟻,堪比鷹眼。
更重要的是,雙眼多出了個能力,或者說「異能」,就是全神貫注直視某人時,能神奇地感應到目標的善惡,或暖或寒。前身並無這能力,視力也沒這麼厲害!
這是武元信最大的意外驚喜之一,也可能是最神秘的靈魂本源,強到一定程度的特殊能力!
因為是兩世跨界融合而來,武元信命名為……
輪迴之眼!
「哎……孽子!跪下!」
聞人泰長嘆一聲,猛然轉頭怒喝。
臉色灰白自責的聞人仲,早有準備般立刻跪倒。杜橫僅慢片刻,也跟隨跪倒!
不待武元信反應,聞人泰迅速鄭重接道:「少爺!家法不可違,執行家法吧!」
按照規矩,聞人仲和杜橫,是武元信近侍,跟私產差不多。要處理的話,自然要武元信處理,其他人處理就屬於越俎代庖了!
「……」
武元信神情一怔,疑惑看向父親武士棱,卻見武士棱面無表情,看不出什麼意思。不由暗自揣思:
「武士棱是武氏族長,又是武元信之父,代子處理聞人仲和杜橫兩個僕從,完全可以,也挑不出理來!卻特意帶着兩對父子前來,只是為了救他們嗎?這個便宜父親,沒表面上那麼簡單啊!否則的話,也坐不穩大豪門族長之位!當然,偏愛之心也是主要原因,否則早家法伺候,直接打殺了!」
在外人,包括武元信印象中。
武氏族長武士棱,性格恭順溫和,勤於稼穡而厭惡權勢名利。
原配是個普通富商之女,就是武元信之母。原配難產而死後,武士棱迎娶號稱「五姓七家」的超級大豪門的太原王氏之女,並生武元忠、武元隆兩子!
太原王氏,傳承底蘊和歷史不遜於武氏,也是古族,勢力卻比武氏強大無數倍,是真正的高門望族,全天下世家中排得進前三。
武士棱一脈有個五世祖龜仙武神龜,又有擔任大隋東都洛陽郡丞的父親武華。再加上太原王氏影響,武士棱順理成章地成了武氏族長,不管他願不願意!
「哼!」
想到這,武元信心思劇轉,故意冷哼一聲,冷笑連連沉聲道:「家法,什麼家法?此次之事是本少爺的主意,他們只是隨從。而且只有本少爺看了,他們看到了嗎?跟他們有何關係?想執行家法,就來找本少爺。難道他們還敢把本少爺,再打死一次嗎?」
「……」
武士棱和兩對父子,齊齊訝異疑惑看着武元信,沒想到武元信會這麼說,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不過,想想武元信垂死復生,有點改變也正常。
畢竟他們認識的武元信,智慧資質不低,絕對是天才,只是原本較為隱忍低調而已!
聞人泰和杜碩父子,更是感激萬分,感動莫名。
這是武元信獨自把事情罪名扛了,否則聞人仲和杜橫,死罪難逃!
「休得胡言!同為一族,自相殘殺是大忌,之前只是意外!意外!」武士棱瞪眼叱道,最後還重點強調。
聞人泰做了個深呼吸,感激卻鄭重躬身道:「少爺厚恩仁義,是老奴等的福緣!不過,孽子該死,後果自負,絕不能污了少爺聲名!」
這個世界的環境,類似華夏古風,很看重名聲。
正常來說,該是處死僕從,把一切罪名推到僕從身上,保全少主。
如今,武元信卻是甘願犧牲聲名,保全聞人仲和杜橫,哪能讓他們不感動?不感激?
「行了!此事就這麼決定,別說了。不就是想讓本少爺消失嗎?本少爺離開就是!」
武元信擺了擺手,有些疲憊煩躁說道。頓了下,認真看向武士棱說道:
「父親!這個家族,不孝子……不想待了!孩兒已成年,天大地大,何處不能安身?」
武士棱緊緊盯着武元信,看武元信不似作偽,不由暗嘆了聲,愧疚叱道:「別說氣話!」
武元信也不多說,神情複雜,聲音沙啞簡單說道:「孩兒累了!」
「……」
武士棱欲言又止,有些憤怒,更多的卻是關懷愧疚!
感受着誠摯父子情感,武元信遲疑片刻,聲音嘶啞又鄭重說道:
「父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一味的退讓,在別人眼中,不是寬容,可能是懦弱!猛虎久藏獠牙,會被當成病貓啊!」
「嗯?!」
武士棱雙眼一縮,沉默着,眼神凌厲看着武元信。
武元信前身的容貌和性格,確實和武士棱有些像,溫和寡言,看似淡薄名利,實則城府深沉,隱忍低調,所以頗受武士棱喜愛。
如今的武元信,有點鋒芒,有不小變化啊!
「經過此事,難道還無法明悟嗎?」
武元信心中咯噔一聲,連忙補救,顧作苦笑嘆息道。
【萬域閣www.wanyuge.com】

《武道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