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道拳神
武道拳神 連載中

武道拳神

來源:google 作者:武鐵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開心 奇幻玄幻 武鐵子

巨雷轟鳴,騰龍悲鳴,驟雨如錐,聖子隕落留下修仙廢柴,忍辱負重,逆襲稱霸後,只想助聖子重生看文聖如何一統仙界,看武神如何一拳弒神!展開

《武道拳神》章節試讀:

一身黑衣的傻子站在大演舞台下方的偏僻處,那個肥頭大耳的蠢貨似乎是上輩子沒說過話,這輩子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見到武郎就停不下來自己的嘴,一直用他那並不靈光的腦子想各種不一樣的話語嘲諷武郎。彷彿這是他這輩子做過的最風光的事情了。
武郎已經想明白了,他非常需要這個傢伙來將「黑衣服的武郎是一個傻子」的消息傳播出去。只有這樣他才能繼續扮豬吃老虎。
罵幾句無傷大雅,畢竟武郎現在需要更多的時間修鍊,只有一個躲在孤峰的傻子,才不會被更多人打擾。但是這蠢貨若不讓武郎領取靈石的話,那可就一步也不能退讓了。
「你根本就不是元明宗的弟子,憑什麼來領靈石?你就是個傻子,就不要來這裡自取其辱了!哈哈哈,真是自取其辱!」
肥頭大耳的蠢貨一邊朝我這裡走來,一邊重複着剛才說出來的「自取其辱」,覺得自己能夠說出來這個成語,顯得非常的得意。
畢竟作為少有的仙羽城真正貴族出身的少主,肯定要比那些江湖莽夫又或者是寒酸浪子要有文化有素質多了。
仙羽城是大禹國四大城池之一,本來這座城的名字是跟着氣運萬千、神韻通古今的仙羽山而得來的。也許是因為用了仙羽山的名字,又或者是因為第一批遷居者之中有一個觀山看水的行家找到了仙羽山龍脈氣運的泄露之處,所以這仙羽城從建城到現在近千年的歷史之中,只有一年更比一年繁華,從來沒有過任何天災人禍。
縱使是第一批遷居於此的十三人,除了孑然一身的他們自己以外,沒有帶任何資源。這座城也在這一千年的不斷的繁華中,承載了太多的仙羽山的氣運,也讓這座城的規模越來越大,讓這座城的底蘊越來越深,同樣也讓這座城的十三位創始人越來越神秘。
這十三個創始者世家並沒有全部活躍在仙羽城的表面,浮在城市之中的只有兩個世家。一個世家便是統領兩州,以仙羽城為郡城與大禹國皇室王族同氣連枝的孔家。另一個世家便是這肥頭大耳的蠢貨背後的世家。
不說那上千年的世家孔家,畢竟孔家與皇室王族大禹族同氣連枝,整個世家統領大禹國東南兩州郡,一心治理旗下疆域,不問修真宗門之事也不理會江湖魚龍紛擾,既投身與廟堂,便生死榮辱皆在廟堂之中。
倒是那生養了肥頭大耳的蠢貨的世家,可以說是讓人嘖嘖稱奇。
這個家族不僅僅不在廟堂之中千帆競發,甚至也不參與江湖的明爭暗鬥。沒有人能夠想像得到這個世家的前幾代家主究竟積累了多少的財富和資源,讓他們這個世家從上三輩就開始只出不進了。
出的是什麼?出的是金銀珠寶和各種人脈關係。進的呢?除了外人的一聲叫好,贊一句「當世第一大紈絝」以外,還能進什麼?
當世第一大紈絝,這個名號從世子的父親還是苗家少家主的時候,就已經牢牢地戴在了頭上。而此時的苗家少家主及冠之前還只是苗家世子的時候,因為一次花了十萬兩黃金只買了一句詩句,從而從他老爹那裡奪來了這個稱號。
不過並沒有什麼更新的震驚常人的履歷了,因為苗家世子及冠之後便成為了苗家的少家主,同時也依照他出生那年苗家家主與當時的一個神仙道長的約定,將這位剛剛獲得「當世第一大紈絝」稱號的苗世子送進了仙羽山的元明宗。
元明宗擔心以苗世子的身份進入宗門,聲勢已經傳遍山野,若有個三年五年學不到什麼本領,那不是墮了山門的名聲?但是苗家卻說當年老神仙下凡到苗家的時候特意叮囑過,說苗世子的體質異於常人,只要讓他及冠之後上山,然後一切都順其自然就好了。
這個燙手的山芋苗世子還真是順其自然,沒帶一個僕人上山,甚至連他紈絝子弟時期常常帶在身邊的缺門牙老僕人都沒有帶上山。但是他卻帶足了銀錢,成包成包的銀票面值最小的也是一千兩一張。
雖說在山上和修真的山水江湖之間,流通的貨幣是靈石。但是這偌大一個元明宗之中也有那渾水摸魚之徒,在這裡修真幾年無果,落個仙山弟子名號下山坑蒙拐騙。他們下山之後自然還是要去凡人生活的市井,那麼錢對於他們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了。
那些沒有天賦還不好意思下山歸鄉的,一聽說當世第一大紈絝苗世子上山了,一個個都舔着臉去結交。他們吹牛和誇讚的本事個頂個的厲害,但是真正的實力就一個比一個差了。
此時跟着苗世子一同嘲諷和侮辱武郎的那四個打手,就是當初第一批結交苗世子的貨色。兩年了,到現在還是停留在遇龍境三重境界。
「你這個小子就別在這丟人了,師父都死了還敢下山?我一眼就看出來你根本就不能修鍊,來領這些靈石不是浪費嗎?傻子就老實的在山上獃著,聽明白了嗎傻……」
這個肥頭大耳的蠢貨苗世子一句話沒有說完,武郎只覺得自己面前突然多了一個白衣女子,猶如仙女一般遺世獨立,飄飛的衣袂瞬間勾走了所有人的魂魄。
這女人的出場不僅僅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同樣也打斷了苗世子的辱罵。苗世子看着這個如同飛仙一般從天而降的神仙姐姐站在了武郎身前的大石頭上面,咽了口吐沫然後默默地自言自語道:
「好傢夥,能生出這麼俊的娘們兒,真是個技術活,給爺打賞!」
當然了,苗世子再蠢也沒有說的太大聲,他知道這仙山元明宗裏面,但凡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不會喜歡他那打賞大批金銀珠寶的做派,這跟山下是截然相反的。記得剛上山沒有三個月,苗世子見到兩個仙女練劍,那身段、那氣質自然是他在凡間不可能見到的,於是心性上來,大聲吆喝着「爺開心,給我賞,重重的打賞!」
他那句話都沒有說完,懷中上萬兩銀票還沒來得及掏出來,直接就被那兩個練劍的仙女一人賞了一巴掌。自那之後,苗世子就不再敢光明正大的打賞了,但是遇到這種讓他覺得振奮人心的情景,他還是出於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非得說出來「打賞」這個詞才過癮。
這個仙女一般的美女收攏了一下飄飛的衣袂,非常高傲的看了看四周的元明宗弟子,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目光便落在了武郎身上。
武郎沒有想到這個天上彩雲一般的神仙姐姐竟然會多看他一眼,讓本來就沒有見過世面的他下意識後退了兩步,把腦袋埋的更低了。
苗世子身後的那些人混子們在元明宗外宗已經干混三五年了,他們當然知道這個從天而降的仙女是何等人物。不過他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相互使了個眼色,然後把他們的「領頭羊」蠢貨苗世子給推到了前面。
武郎後退了兩步,苗世子卻向前進了兩步,那個仙女的目光自然就落在了另一側的苗世子身上。苗世子可比農民出身的武郎強多了,他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他看到這飛仙一般的美女看向他這邊,他借勢挺了挺胸,清了清嗓剛要說話,卻被這個仙女搶先道:
「人都說仙羽城有一苗家甚是奇妙,廟堂之中能居高位卻不爭,江湖之中能占鰲頭卻不鬥,這苗姓之妙,讓人無法理解。你上山兩年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裡,看樣子你將順其自然這事貫徹的很好,我也就沒有打擾過你。這次我出來也不是為了見你,所以你邁出這兩步又是為何?」
這仙女對苗世子說話的語氣漸漸地變得生硬且疏遠,外人都能夠聽得出有一種譏諷隱藏在話語間,但是苗世子卻沒有聽出來,覺得這個仙女對自己說了這麼多,別人都眼巴巴看着自然很是風光,於是便咧了咧嘴,順勢從懷中掏出了一沓銀票說道:
「哈哈,仙女說得好,仙女說得妙,我們苗家自然很妙,但是再妙也沒有仙女這一張臉生的妙啊!爺……本世子開心,啊,今天開心,必須打賞,來來來,打賞!」
苗世子一連說了好幾遍「打賞」,並且一邊拿着銀票還一邊不由自主的朝着仙女那邊走去。誰知這個仙女一開始還只是譏諷苗世子,現在看着他那肥胖的身軀拿着一沓銀票就走過來,那就是說不出的噁心。
於是仙女一揮手,苗世子本身就不夠靈活的身軀只覺得腳下一空,原本在腳下的石塊竟然就憑空消失了,直接就讓苗世子摔了個狗吃屎,那一沓銀票也都如同風中的落葉一般,散落到了各處。
「我來這裡是為了告訴你們,尤其是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們,只要是在我們元明宗內有師門的,便是我們元明宗的弟子。我們元明宗雖然崇尚武力競爭,但是那也要在雙方同意且光明正大的前提下。若有以多欺少的情況出現,我們長老層面絕不手軟!」
這個仙女說完,又對還沒有從地上爬起來的苗世子輕蔑的說道:
「你聽明白我的話了嗎?苗世子苗春火?」
聽到這個仙女這樣說,武郎第一反應還以為是這個仙女叫這個肥頭大耳的世子蠢貨呢,他勉強憋住了笑,然後看到那胖子似乎對這嘲笑不以為然。而仙女則又轉身看了看武郎,非常溫柔的笑了笑,一揮衣袖,便再次像飛仙一般乘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