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本狂人
武本狂人 連載中

武本狂人

來源:google 作者:霸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霸道 陸一鳴

張狂被譽為前無古人的第一天才,意氣風發,狂傲一世,獲得世界之心,被眾高手圍殺,意外重生後橫掃六合,修創世之法,囂張跋扈,快意恩仇!展開

《武本狂人》章節試讀:

孫霸道見張狂一副愛搭不理的神情,絲毫沒有受教的樣子,不由長嘆了一口氣:「真是不可教化,想想宗主,再看看你自己。唉,冥頑不靈,驕奢淫逸,不知上進,要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就你這種不知好歹的東西,早就被人給打死了……」

張狂本來不帶理會,但孫霸道卻是越說越起勁。

「我是我,他是他,哪怕他張守靜就是一個挑糞夫,老子照樣可以活得瀟瀟洒灑。」張狂對孫霸道的說教不屑一顧。

張狂自有他的傲氣,上一世他威名赫赫,威鎮寰宇,又靠過誰來?

孫霸道額頭青筋暴跳,強忍着才沒有一巴掌抽過去:「目無尊長,你……你竟然敢直呼你爹的名字,你眼裡到底還有沒有倫理綱常……」

張狂雖然佔據了這具身體,也吸收了記憶碎片,但看待這具身體的父親,也不過就如同是看待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因此說出這番沒有長幼尊卑的話來,也就不足為稀奇。

「我說你到底能不能清凈一會兒呢?」孫霸道老太婆似的喋喋不休,直是教張狂覺得聒噪:「人老了就應該多靜心養氣,這樣才能活得長久。你看看你這暴脾氣,早晚非得被自己氣炸了肺不可。」

孫霸道直是被氣得發笑:「哈,你這反倒還教育起我來了?老夫活了一輩子,倒是頭一回長了見識了。」

張狂冷笑一聲,語氣囂張:「能被我教育幾句,是你莫大的福分了。」

「好好好。」孫霸道氣得嘴唇發抖,沒再說話,只是臉色陰沉沉的,幾乎要凝出水來。

腳下的雲頭愈發迅速,直在空中拖出一串滾滾雷鳴音爆,就仿若孫霸道心中的雷霆之怒。

數百里路途一晃而過,不多時孫霸道就帶着張狂落向了二十四峰的其中一座。

山峰筆直猶如刀削斧劈,四周皆是懸崖峭壁,唯獨一條不足一米寬的山道盤繞而上,頂上則是一座連着一座的森嚴大殿,正前方是一塊數千平米的青石廣場。

廣場上的弟子們大都是黑衣黑袍,神情冷峻,看人的目光就像打量牲畜一般,冷漠得讓人心底泛寒。

這就是執法堂所在的執法峰,宗門中凡是犯了錯的弟子們,甭管是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又或是內門弟子、核心弟子,都要到這裡來領受刑罰。

孫霸道跳下雲頭,落在廣場上,馬上就有四五個黑衣執法弟子神情恭敬的快步迎了過來。

「見過堂主。」弟子們紛紛躬身行禮。

孫霸道一拂袖袍,絲毫不加理會,帶着張狂就大踏步向前走去。張狂也知道自己憑藉這具廢柴身體,不可能逃走,施施然地跟在後面。

「孫堂主這是吃了火藥了?怎麼這麼沖?」

「唉,這幾天還是小心點吧,免得到時候觸着孫堂主的霉頭,少不了就要脫了一層皮。」

「剛才旁邊那人好像是少宗主吧?不知道又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讓孫堂主生了這麼大的怒火……」

執法弟子們被孫霸道的怒火沖沖嚇了一跳,只等孫霸道的身影消失了老半天之後,這才開始心有餘悸的低聲議論起來。

張狂跟在孫霸道身後,一路而行,直到廣場之後的第三座大殿,才終於止住了腳步。

前任張狂自出生就生活在這玄元宗,此時張狂吸收了身體前任的記憶,對於玄元宗的一花一草,自然也是熟悉到了極點。

眼前這座大殿,就是執法堂的第三刑殿,這裡所關押的,都是原粒境界的犯錯弟子。而張狂此時才僅僅奠基層次,其上還有開闢境界,再之後才到原粒境界。

按說以張狂此時的修為,應該是被關押到第一刑殿,那裡才是奠基及其之下境界的弟子去的地方,但是孫霸道此時卻跨了兩個大境界,將張狂直接帶到第三刑殿,足可見他心頭的怒火之盛。

此刻尚是午時三刻,天空艷陽高照,可從第三刑殿中卻透出一股莫名的陰冷。巨大的鐵皮紅木大門洞開着,如一隻張着血盆大口,待人而噬的巨大凶獸。

殿堂雖大,但其內卻並無雕廊畫棟,假山流水,甚至就連普通的花草都鮮少見到。取而代之的各式各樣的刑具,直讓人看得心驚肉跳。執法弟子們極少交談,神情冷峻,使得殿內更添死寂。

途中也碰到了幾個同是被帶入刑殿受罰的犯錯弟子,臉上的神情如喪考妣。

不過張狂卻是絲毫不見緊張,悠哉樂哉地跟在孫霸道後面。在經過木架上的刑具時,他還饒有興緻的抽出一根帶着尖銳倒刺的皮鞭,拿在手中「刷刷」地舞了幾個鞭花。

一旁巡邏的執法弟子看得嘴角直抽搐,但又什麼都不敢說出來,只能將頭撇向一邊,裝作一副沒有看見的樣子。

孫霸道冷哼一聲,也懶得去管,領着他七拐八繞,最終進入了地下一層禁閉處。

放眼望去,只見這裡都是一間連一間的石室,這些石室呈圓形分佈,將中間圍成一個約莫五百平米左右的圓形廣場。廣場邊沿,每隔十米就點着一盞油燈,顯得陰暗而森冷。

「老夫也懶得與你小子廢話,你就在這裡慢慢悔悟吧。什麼時候知錯了,就什麼時候放你出來,至於宗主那裡,自有老夫去說,也不用指望有人來救你出去。」孫霸道將張狂關進一間石室,隔着鐵柵欄,對監舍裏面的張狂冷笑道:「當然,如果你小子真有能耐,也可以打敗禁閉處的守衛者,強行出來。不過就憑你那三腳貓的把式,老夫看你只怕獲得挑戰守衛者的資格,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是么?聽着孫霸道斬釘截鐵的語氣,張狂心下也是冷笑。

如果連這個小小的禁閉處都出不去,老子還指望去當什麼「後無來者的第一天才」。

等孫霸道「踏踏」的腳步聲遠去,張狂這才轉身打量石室內的情景。

《武本狂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