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祖父是朱元璋
我祖父是朱元璋 連載中

我祖父是朱元璋

來源:外網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張浩朱允熥 都市言情

。建文防備他,根本沒讓他就藩。朱棣害怕他的名分大義,把他圈禁起來。三十九歲!朱允熥只活到了三十九歲。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鏡子中的朱允熥再次咧嘴笑了起來,目光充滿了自信。「從今天,你是朱元璋的孫子,大明皇孫,朱允熥!」「儘管你身份尊貴,展開

《我祖父是朱元璋》章節試讀:

[]
走着,朱允熥的腳步停了,臉上露出笑容。
他最大的優勢,最大的長處和朱元璋一樣。
他們都是百姓家的孩子,知道百姓生活的艱難,知道過日子的不容易!
這時,伺候朱允熥的貼身太監,王八恥從暗中過來。
「三爺,您用點什麼?奴婢去給您準備!」
朱允熥揉揉肚子,「準備一碗熱湯麵吧!」
「是!」王八恥恭敬地說了一聲,再次隱沒在黑暗中。
站在後殿之中,朱允熥眺望大明宮城。
這座宮殿雖然輝煌但卻不華麗,朱元璋和朱標都是簡樸之人,不願意浪費錢財和民力,把宮殿修得富麗堂皇。
殿中的楠木柱子上,很多紅漆已經斑駁掉落,但卻始終沒有粉刷過。
朱元璋其實和老百姓一樣,過日子的東西,能就湊合用,沒必要花錢弄新地。
邊上,又傳來腳步。
兩個侍衛,按着腰刀在朱允熥面前跪下。
「臣等,見過三爺!」
這兩個虎背熊腰的年輕人,面目相似一看就是兄弟。
朱允熥的記憶認得他們,廖鏞廖銘兄弟。大明已故楚國公廖永安的之孫。他們的親祖父,是大明德慶侯,廖永忠。
提起廖永忠,雖然名聲沒有常遇春,徐達等人那麼大。但是在史書上卻大大書特書,因為他幹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廖永忠親手淹死了朱元璋名義上的上司,韓林兒和劉福通。從而為日後,朱元璋稱帝,掃平了名義上的障礙。
(劉福通北方紅巾軍領袖,韓林兒為紅巾軍創立的宋國皇帝。)
而這個哥倆在歷史上,也是讓人敬佩的忠臣孝子。
永樂皇帝靖南之後,在南京繼位。方孝孺拒不投降,被朱棣腰斬於市,並且株連十族,不許任何人為方孝孺收屍。
這哥倆在朱棣進城時,力戰,身負重傷。因為是功臣子弟,朱棣網開一面,貶職為民削除爵位。但是他倆為了心中大義,明知道是死,也依然用建文臣子的名義,為方孝孺收屍,安葬。
廖氏一族徹底惹怒了永樂,他倆慷慨赴死,留下千古美談。
「是你們哥倆呀!快起來!」朱允熥虛扶一把,「你們當值嗎?都這麼晚了,也不找個地方歇息!」
哥倆對視一眼,廖鏞看看左右,小聲道,「三爺,皇上正往這邊來呢!」
朱元璋又來了!
朱允熥豁然回頭,看着殿中呂氏的方向,充滿恨意。
「怪不得找個時候一定讓我出來吃東西!原來是皇帝要來了!」
「是想把我打發走,不得靠近皇帝身邊。還是要在皇帝面前給我遞小話兒?」
「白天地孝順都是裝的,皇帝一走,自己連靈都不守!這簡直是殺人不見血!」
朱允熥冷笑兩聲,再回頭看看廖家哥倆,「你們有心了,這份情,我記在心裏!」
「臣等不敢!」廖鏞繼續說道,「我廖家深受太子恩惠,三爺嚴重了!」
廖永忠是干臟活地,後來被朱元璋賜死。廖家衰落,還是朱標想起了這哥倆,親手點為宮中侍衛,給了他們一分前途。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兩人是宮中侍衛,又是父親的舊人,倒是可以拉攏,朱允熥說道,「誰真心對我,我一清二楚!謝謝你們哥倆提點。」
前殿,忽然傳來陣陣腳步,應該是朱元璋再次來到靈前。
「萬歲!」
「陛下!」
侍衛宮人行禮,朱元璋不耐煩地擺擺手,朝着棺槨走去。
身為皇帝,身不由己,就算是最愛的人走了,也不能時刻陪伴,因為有太多的政務。
北元蒙古人賊心不死,又想調集大軍犯邊。
今年南方雨水太大,定會影響春耕。
打仗了老百姓勢必要拿出更多的錢糧給朝廷,可要是天公不作美,今年老百姓的日子,又要難熬。
家事國事壓在朱元璋的頭上。
百姓民生江山社稷,壓在朱元璋的心裏。
忍着悲痛處理完政事,夜深人靜之時,想再來看看兒子一眼。
「皇上!」
「皇祖父!」
呂氏和朱允炆的叩拜聲中,朱元璋走到靈前,看看左右。
「熥兒呢?」
「三弟」
呂氏搶過話頭,「回皇上,熥兒累了,說要下去歇息一會兒!」
這就是說壞話的最高境界,明明沒有說朱允熥任何不好的地方,但是言外之意,朱允熥不顧大體,失禮。
說完,呂氏忐忑地看了朱元璋一眼。
但是朱元璋卻沒有任何反應,似乎沒有聽清楚呂氏說了什麼,只是微微點頭。
「皇上,臣妾」
「你們也下去吧,咱在這待會兒!」朱元璋淡淡地說道。
呂氏看了眼兒子,後者小心地說道,「皇祖父,孫兒陪着您?」
「咱說了,都下去!」朱元璋看看他,「你也累了許久,下去歇歇!」說完,坐在了棺槨的旁邊。
皇帝說的話就是聖旨,呂氏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和朱允炆叩首,躬身退下。
大殿里瞬間一空,只有朱元璋和兒子的棺槨。
夜風微涼,吹動朱元璋的鬍鬚,只有在沒人的時候,他此刻才能表現得像個父親。
棺槨中,是他珍愛了三十幾年的兒子。看着那雙目緊閉的臉,心中陣陣痛楚,仿若刀割。
蒼老的手臂伸出來,觸碰下兒子冰冷的身體,眼淚頓時無聲落下。
「兒呀,你他娘的也真夠可以。說走就走,一點念想都沒給你老子留哇!」
朱元璋縮回手臂,悲傷的喃喃自語,「你怎麼就走了呢?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呢?老子養了你快四十年,疼了你快四十年,培養了你快四十年,你說走就走了?」
說著,朱元璋擦下老淚,「你娘拋下咱先走了!現在你也走了!就把你老子一人孤零零的留在世上!」越說,眼淚越多,聲音越大,「你個不孝子,不起來,你起來看看你老子!你看看這咱頭髮都白了,還要咱白髮人送你這黑髮人!」
「你走了一了百了,你讓你老子怎麼活?」
殿中,都是老人壓抑着地,卻痛徹心扉的哭聲。
忽然,朱元璋擦拭眼淚的手臂停住了,他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咱不是說了嗎,讓你們都下去,是誰?」
朱元璋厲聲喝問,回頭卻呆住了。
只見燭火之下,朱允熥小心的捧着一碗熱湯麵,滿臉熱淚,熱淚不住的落在麵湯中。
「皇爺爺,孫兒聽說您今天還沒進膳,特意給叫人給您煮了一碗面!」

《我祖父是朱元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