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是儒家弟子
我真是儒家弟子 連載中

我真是儒家弟子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大香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晨鐘 沈玦

【儒道+玄幻+無敵】藍星青年沈玦意外穿越,開局痴呆十幾年!被迫修鍊邪功,只能靠儒道文氣鎮壓?「我身為儒家弟子,手持兩柄大鎚,身高三米,渾身肌肉,武道通神,道佛同修不是很正常嗎?」眾人:一眼頂真,鑒定為禮崩樂壞!修行境界:儒:正氣、通明、正心、通意、丹青、大儒、成賢、半聖、亞聖、儒聖道:靈動、引氣、道基、玄丹、道基、歸一、真靈、洞天、道尊、真仙武:蛻凡、通脈、丹田、氣海、天人、神藏、武王、武尊、武聖、武帝佛:了塵、凈根、佛光、舍利、金身、佛果、緣善、普渡、因果、靈佛展開

《我真是儒家弟子》章節試讀:

沈玦扭動身子,恢復如常。

眼前兩人都稱得上棘手。

就算是他有肥遺加持,自身力量都比那面具男弱上一籌。

還有他的便宜大哥,不愧是被天南劍宗手下的天才,仗着劍氣之利也給他帶來不少麻煩。

好在肥遺帶來的不只是力量,還有更為強大的身法。

沈青二人交換眼神,眨眼間,二人一前一後再次包夾了沈玦。

人影閃動,一拳一劍再次臨近沈玦眼前。

「來得好!」

沈玦猛地從泥土中拔出兩柄巨錘,悍然迎了上去。

他來時就將巨錘藏於此處泥土之中,以備不時之需。

轟!!!

三人再次碰撞在一起,又瞬間分開。

真氣、劍氣裹扎在一起,猛然爆炸,稍近的建築立刻千瘡百孔。

月光灑下,依稀能從孔洞中看到被勁力貫穿的沈府下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照理說,如此打鬥,沈府中人應該都已嚇得清醒過來才是,可四周一片死寂,連個人聲都沒有,安靜的可怕。

沈玦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來,打斷了心中所想。

當下情況卻容不得自己再分心其他。

他胸口起伏,氣息紊亂,顯然受了一些震傷。

沈青二人虎口微顫,他們自然也沒好不到哪去,各自都受到些許震傷。

兩人難掩驚訝之色。

這沈玦到底有多強?

他們兩人合力,才佔了一點上風。

這時,沈青突然朝遠處大聲喊道:

「二弟,你還要看戲到什麼時候?」

「要是讓他逃掉,你我什麼都得不到!」

沈青原本的打算是,殺死沈玦後,再藉著守因這位天人境武修之威,震懾沈父沈鋒。從而獲取到更多好處。

可這沈玦實在藏得太深,即使是他和守因兩人聯手,都沒能成功拿下。

要是讓他逃掉,那才真叫賠了夫人又折兵。

「見大哥如此遊刃有餘,就要拿下沈玦那廝。小弟怎敢僭越?壞了大哥好事。」

遠處飄來一道陰陽怪氣的人聲,毫不掩飾言語中的嘲諷。

話雖如此,可一前一後兩道身影卻都從遠處躍出,穩穩落地。

說話的自然是沈鋒。他一身黑色勁裝,身材魁梧,戴着一副玄鐵拳套,顯然是個武修。

另一人氣質出塵,一身潔白長裙,持蕭而立,容貌絕美。而雙目卻毫無生機,其中一片虛無,不似常人。

此人正是忘情仙宗修士,白家的嫡長女,白問心。

能想到請高手的可不止沈青一人。

此人正是沈鋒以斷凡塵為由,邀來的殺手鐧。

事實上,沈鋒只是把沈玦歸來的消息,讓人捎帶給白問心的師傅而已。

「我倒是一直小瞧你了,二弟。」

沈青直接無視了沈鋒的嘲諷,他們二人得知青川峽之事後,自不會再小瞧沈玦實力。

只是沒想到,沈鋒居然也請來了這等高手,還是仙道六品,歸一境。

白問心才多大年紀!居然已經有此成就,委實可怕!

「三弟,你不如引頸受戮,還能少受皮肉之苦。」沈青看向沈玦,語氣調侃,再次開口。

沈玦胸膛不斷起伏,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眼下局面不可謂不兇險,如果只是沈青二人,即便不敵,也有逃走的機會。

可這又殺個看不出深淺的白問心,情況就不好說了。

她竟真的要來殺自己?

沈玦心中閃過一絲猶疑,可他不敢去賭。

片刻間,他身軀一抖,再次化作游蛇,向湖中遁去。

他有肥遺附身,在水下和陸地一般無二。

這人工湖極為龐大,水流遲緩,湖底卻極深。其下通道極多,可通向外界大河。

「他要逃!白姑娘,動手!」

沈鋒怒吼一聲,全身真氣奔涌而出,化作一團火光,率先朝前撲去。

如此驚人的氣勢,他竟也是氣海境修為!

遠處的守因心中狂跳,這沈家兄弟三人竟然都是氣海境,再加個還未出手的沈孤丘。

若是他們不相互爭鬥,沈家必然能再昌盛百年。

可又哪有那麼多如果。

沈峰奔去後,幾乎是同一時間,白問心御風而行緊跟其後。

快要臨近時,她手中玉簫轉動,以簫為劍,速度極快。

卻不是攻向沈玦,轉眼就刺在沈峰後腦上。

噗!

沈鋒腦袋當場炸開,只剩下一具無頭屍身,立在原地。

奔襲中的沈玦察覺到沈峰氣息消失,回頭望向後方,心中疑惑陡生。

「不是來殺我的?」

看到沈玦面容後,白問心雙眼中閃過一絲神采,繼而沉聲道:

「追!」

她折身朝沈青二人掠去。

原來這兩人見她一出手擊殺沈鋒,顧不得思考問題出在哪裡,已然知道大事不妙。

一個沈玦都斗得不相上下,何況再加上個白問心?

他們朝府中迅速遁去。

沈家建築眾多,其中不乏有機關暗道通向外界。狡兔尚有三窟,何況是不知道有多少敵人眼紅的沈家。這密道只有為數不多幾人知曉,以沈青的身份自然是知曉的。

這邊的沈玦運轉真氣,追上白問心,朝府內建築群掠去。

實在太過安靜!

沈玦再次想起先前心中所惑。雖說是後半夜,但幾番打鬥波及範圍之廣,不可能從始至終都無人發現。

「莫非他們?」沈玦瞬間想到先前的被真氣洞穿的眾人,隱隱有了一個想法。

「難道他們在被真氣洞穿前就已經死了?」

繼續往前。

果然,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不少人。

他們神情扭曲,看來是死前遭遇到極大的痛苦。

還有恐懼!

先前離去的沈強幾人也仰面躺在人堆之中。

死不瞑目。

詭異的是他們全都胸膛炸裂,內臟消失的一乾二淨。

沈玦放開感知,肥遺的附體讓他感知力稍有增加。

周圍建築中全都沒有活人氣息。

「沈府幾百號人,竟然都死光了?」沈玦跳上一處房頂,驚疑不定的看向下方。

「是。」

白問心從一旁走出,語氣清冷,回答的十分簡潔。

「我不過才回來一日,怎麼就發生如此詭異的變化。」沈玦緊皺眉頭,身影一動,消失在原地。

事已至此,倒不如去看看沈家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白問心輕撫手中玉簫,似有所思。

沈府某處。

……

「呼!呼!呼!」

守因大口喘着粗氣,胸口不時有鮮血滲出。

他與沈青並未一同逃離,再碰頭時卻被他突然偷襲,一劍刺傷。

那沈青一擊得手,非但不遁走,反倒全然不把他放在眼裡,以換命的方式向他進攻。

身為天人境,即便受傷他也佔盡上風。

守因雖然對沈青突然性情大變,轉眼就想要置自己於死地有些疑惑。

可他修鍊數十年,見過太多無法理解的事了。既然對他出手,那被他所殺就是理所當然之事,多想無用。

就在守因要結果沈青之時,一直未露面的沈孤丘卻突然殺出。

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種種招式嚴絲合縫得離譜。

不像父子,反倒像一對孿生兄弟對他圍攻。

頃刻間局勢反轉。

十幾回合下來,守因難以招架,只好祭出血遁之法。

可沈家實在太大,他又不知曉其中的暗道方位。加之受傷過重,最終還是沒能逃出生天。

如今胸口處,還有兩股劍氣纏繞遊盪。

速度極快,極為霸道,正在摧毀着他的血肉。

這劍氣正是沈青得拿手好戲,破星!

「連劍氣都一模一樣?為何從未聽過沈孤丘會用劍?」

守因碾碎幾顆止血丹,塗抹在傷口處。血倒是止住了,只是內傷還得消耗真氣壓制。

他出身極樂門,實力不俗,不是沒經歷過兇險的事。

只是那對父子實在太過詭異,這世上怎會有人連氣息、神態、招式都完全一致。

一口鮮血噴出,守因跪倒在地。

他還是小看了這兩道劍氣。

「守兄…嘖嘖嘖。」

兩道身影從暗處緩緩走出。』

沈青雙指拭劍,劍身上映出一雙陰冷的眼眸。冷聲道:

「你的血肉,我笑納了。」

守因胸口起伏,心臟已經跳得極快,「邪修」二字在他腦中迅速閃過。

竟是邪修!?

傳聞邪修所修功法,無一不是人神共憤之術。其中就有「吞人」一法,和那沈青所言極為相似。

守因猛地咬破舌頭,就要故技重施。

血遁術副作用極大,可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砰!

紅色血霧在場中爆開!

一直不動的沈孤丘,瞬間上前,張開大嘴猛然一吸。

整片血霧都被他吞入腹中。

他隨即露出一抹享受神色,緩步走到守因身旁,抬起手朝他肩膀微微一拍。

「守兄,你們極樂門的血遁術確實厲害,可第二次就差太多了。」

話落,守因整個四肢都被真氣絞得粉碎。

守因撲倒在地,再也動彈不得。

彌留之際,守因心中還有最後一個困惑。

沈青的聲音為什麼會從沈孤丘嘴裏傳出來?

見守因徹底沒了氣息。

沈孤丘才淡淡說道:

「老二,別用我的身體說話,我先帶上這傢伙去找老三,還好我族弱點不是腦袋,天人境的身體比府里那些劣等血食好太多了,足夠他活過來。」

「也該讓他們想起自己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