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不是上門女婿
我真不是上門女婿 連載中

我真不是上門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林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雪凝 林凡 都市小說

「我真不是上門女婿,我其實是個千億富翁」林凡解釋再三,可沒人信沒辦法,他只能掏出那張餘額三百億的黑卡,來讓他們相信了哎,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和乏味!...展開

《我真不是上門女婿》章節試讀:

  「林凡,咱們離婚吧。」

  啪!

  唐雪凝將一張離婚協議書拍在了桌子上,協議書下方,已經清清楚楚的簽上了名字。

  「以後果果的事情與你無關,拿着協議書趕緊給我離開!」

  「雪凝,果果的住院治療費,我會想辦法湊的……」

  「滾,我不想再看到你!」

  唐雪凝臉色冷漠,抬起右手指向門外。

  砰!

  門重重的被關上了,林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剛才說話的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唐雪凝,膚白貌美,身材高挑,上市公司銷售經理,年薪數十萬,無數人心目中的夢想女神。

  三年了,林凡跟唐雪凝結婚三年多,想當初兩個人恩愛有佳,雖然林凡一窮二白,但唐雪凝絲毫不嫌棄,甚至不惜與父母吵翻為代價。

  可就當唐雪凝十月懷胎,馬上就要生下林果果的時候,林凡卻不辭而別。

  為此唐雪凝抑鬱難產,導致林果果降臨後,便身染重疾,三年未曾治癒,如今病情加重這才住進了醫院。

  林凡輕輕嘆了口氣,他現在需要做的是要湊齊一百二十萬的治療費。

  難!

  如此巨款,對林凡來說,簡直比登天還難!

  這足夠一個普通的工薪階層,不吃不喝工作十年!

  就算是像唐雪凝這種經理級別的員工,也無法一下湊出這麼多錢。

  更何況,這些年給女兒果果治病,早已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為此甚至還欠下了不少債務。

  這要如何是好?

  林凡想到了借錢,他立刻撥通了朋友的電話。

  「兄弟,我哪能有餘錢,先掛了還有個飯局。」

  「借錢?上次不是借你三百塊了?嬸給你出個主意,去街頭拿個破碗賣賣慘,來錢快。」

  「誰是你室友?畢業都好幾年了,死窮鬼,別特么惹晦氣!」

  難。

  這年頭,借錢比登天還難,更何況還是一百二十萬的巨資。

  林凡絕望的閉上眼睛,浮現出女兒甜甜的笑容。

  「不,我不能倒下!」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來電話之人是楚留香KTV上班的老闆趙志剛。

  「林凡,你死哪去了,趕緊給我滾回來上班!」

  林凡一怔,平時老闆對他不太好,但畢竟是財大氣粗的大老闆,包個嫩模都買房藏嬌的。

  自己乾脆找老闆借錢試試?就算把後半輩子都簽給他幹活,只要能救女兒,都不虧!

  一想到這個,林凡答應下來:「是,趙哥,我這就過去。」

  很快,林凡便來到了楚留香KTV的經理辦公室。

  剛走進去,就看到一個體態肥碩的中年油膩男端坐其中,正是趙志剛。

  「林凡,我原本以為你就是個入贅的軟蛋,沒想到你還是個懶蛋,趕緊跟我伺候客人去!」

  看到林凡,趙志剛神色頗為不悅。

  「好,趙哥。」林凡急忙應下,隨即問道,「對了,趙哥,我……我想跟你借點錢,我女兒病的很嚴重,需要用錢……」

  「借錢?老子的錢是打水漂來的?借給你這種廢物,還能有的還?」

  「趙哥,只要您借我一百二十萬,我會拚命打工還錢的!」林凡耐着性子說道。

  趙志剛挑了挑眉,眼角閃過一絲嘲諷之意:「就你這樣,打一輩子工又能值幾個錢,真忒娘異想天開!」

  「不過,現在倒是有個大佬點名要你伺候,要是伺候好了,沒準賞你個百十來萬也說不定。」

  點名伺候?

  一聽這個,林凡點點頭。

  他服務態度好,確實常常被人喊着開酒,要是伺候好了大佬,說不定這錢有戲!

  「行,那我跟您過去。」

  隨即,趙志剛帶着林凡便來到了一間包房之中。

  這間包房是楚留香KTV中最為昂貴的皇家貴賓大包,來這裡的人全都是企業老闆,土豪富商,非富即貴。

  走進後,趙志剛立刻彎下了身體,低眉哈腰,彷彿換了個人一樣。

  「王總,這是您點的皇家禮炮以及雞尾酒,還有,林凡也來了。蠢貨,還不趕緊給王總上酒!」

  「是。」

  林凡彎腰點頭,迅速開始幹活,開酒、端酒……

  為了拿到錢,林凡在努力。

  「王總,您喝酒……」

  正當林凡雙手捧着一瓶人頭馬,恭恭敬敬的舉到王總面前之時,他不禁一驚。

  「你……你不是……」

  站在他面前的人是王睿聰,唐雪凝的大學同學,更是林凡的大學室友。

  王睿聰年輕帥氣,家中有錢有勢,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高富帥,追求他的女孩不計其數。

  想當年,唐雪凝和王睿聰兩個人當年號稱青州大學的校花校草,無數人追捧的對象。

  因為陰差陽錯兩個人沒能走到最後,可王睿聰卻絲毫不氣餒,一直沒成家,只為等待唐雪凝。

  今天的王睿聰衣着阿瑪尼定製西服,左手帶着一塊歐米茄限量手錶,在燈光照耀下顯得格外耀眼。

  而坐在他身旁的,有四五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艷女郎,她們正一個個擺弄姿態,以博得王睿聰的歡心。

  「林凡,沒想到會是我吧?」王睿聰嘿嘿一笑,頗為玩味的望着林凡,「今天叫你來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讓你伺候伺候我……」

  說完,隨手扔過去一沓錢,看上去約莫萬把塊。

  「老趙,乾的不錯,賞你的!」

  接過錢,趙志剛笑的合不攏嘴:「王總,應該的,應該的!林凡,說你蠢你是真夠蠢的,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倒酒啊!」

  「是。」

  雖然林凡對王睿聰十分不爽,可看到他出手闊綽,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正準備倒酒,王睿聰身旁的幾個女郎嘰嘰喳喳起來。

  「王公子,你認識他?這鄉巴佬是誰啊?」

  「一個清潔工來這裡幹嗎?」

  聽到她們的話,王睿聰輕蔑的一笑,嘴角閃過一絲不屑。

  「我給大家隆重的介紹一下,這位是林凡,我的大學室友,是個上門女婿……」

  眾人原本看到林凡長相普通,衣着破爛,就算在服務員里,也是低人一等的那種,早就瞧他不起。

  再聽到王睿聰的介紹,都紛紛嘲笑起來。

  「哈哈,還真是頭一次見到倒插門,誒我說,有手有腳的,當個乞丐也至少有點骨氣吧。」

  「小哥,快把你吃軟飯的經歷說出來,大家樂呵樂呵,我給你小費。」

  一個女郎從兜里掏出來幾十個硬幣,就往林凡身上扔了過去。

  見眾人如此嘲諷自己,林凡緊咬着牙,深吸口氣。

  錢,一切都是為了錢。

  「睿聰,你能不能借我點錢……」

  林凡強忍着擠出一絲笑容,規規矩矩的把酒端到王睿聰面前。

  「借錢?」

  王睿聰冷哼一聲,隨手拿起了根煙夾在手中,旁邊的女郎迅速將其點上。

  「你要借多少錢啊?」

  王睿聰右手夾着煙,左手故意一甩,林凡手中的人頭馬被他打翻。

  啪!

  酒水灑滿一地,把王睿聰的鞋也給弄**。

  看到這一幕,幾個女郎頓時忍不住,指着林凡破口大罵起來。

  「王總的名字也是你這種廢物喊的嗎!你會不會伺候人啊!」

  「你幹什麼呢,沒看到把王公子的鞋弄髒了嗎,趕緊擦乾淨!」

  「廢物,真是個十足的廢物,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怪不得只能當王八!」

  趙志剛也是慌了神:「王總,這是意外,都是意外,您消消氣,我立刻讓林凡幫您把鞋擦乾淨。」

  他急忙衝到林凡面前,指着林凡的鼻子破口大罵:「林凡,你個蠢貨!還想不想借錢給女兒看病了,特么的趕緊把王總的鞋擦乾淨了!」

  呼!

  林凡大口喘着氣,強行壓了壓火,讓自己盡量保持冷靜。

  沒辦法,自己有所求,明知道是王睿聰故意刁難,他也只能繼續忍辱負重。

  「對不起王總,我現在幫您擦……」

  林凡半蹲下,伸手在王睿聰的鞋子上擦了起來。

  「哦,原來是你女兒病了想找我借錢啊,可借錢總得讓我看到你的態度吧?」

  「現在就給我跪下,興許我會考慮一下。」

  王睿聰雙手摟着身旁的美女,居高臨下,饒有興緻的望着林凡。

  他說的輕描淡寫,但在林凡聽來,卻猶如一把利刃,猛地刺向心臟。

  欺人太甚!

  林凡從小接受的教育是,跪天跪地跪父母,還從來沒給其他的人跪過,何況此人還是自己的頭號情敵!

  「沒關係,你跪與不跪都在你,反正我是無所謂。」

  見林凡猶豫不決,王睿聰譏諷的一笑,聳了聳肩。

  林凡面紅耳赤,咬牙道:「王總,一百二十萬,您看成嗎?」

  「一百二十萬,這點也算錢嗎?!」

  還沒等林凡說完,王睿聰便打斷了他:「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跪下把撒的酒舔乾淨,我便借錢給你,如何?!」

  聽到這句話,林凡遲疑了。

  誠然,他確實是太需要這筆錢了,因為只要有了這一百二十萬,他的女兒便有救了!

  可面對着王睿聰幾近**般的要求,林凡必須要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

  「我需要這一百二十萬!」

  林凡緊咬牙關,幾乎是一字一句的強忍道:「是不是只要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便借給我錢?」

  王睿聰笑着攤了攤手,臉上嘲諷之意更甚:「當然,我王睿聰向來說話算數。是不是啊美女們?」

  幾個女郎一聽,連忙點頭。

  「沒錯,王公子一諾千金,你瞧這是王公子前兩天剛給我買的古馳包包,價值兩萬多呢!」說著,一個打扮成熟的女郎沖林凡炫耀起來。

  另外幾個女郎也不甘示弱,紛紛掏出王睿聰贈送的東西。

  「好,希望王總不要食言!」

  林凡深吸一口氣,雙膝輕輕彎了下來,按照王睿聰的要求,一點一點的開始清理他皮鞋上的污漬。

  看到這一幕,王睿聰哈哈大笑。

  「哎呦我說林凡啊,說你是個軟蛋還真是夠軟啊,為了這點小錢就跪下了,你特么的還算不算是個男人!孬種!」

  他一邊**着林凡,一邊用皮鞋碾壓着林凡的手指,像極了一個富豪在玩弄家中的看門狗一般。

  幾個女郎也都嬉笑不已,有古馳包包的女郎直接從包里掏出手機,拍起抖音來了。

  「這個發抖音,一定能火的!」

  「老趙,趕快把你們這的服務員全都叫來,讓大家來湊湊熱鬧!」

  「好嘞,我馬上去!」

  趙志剛立刻點頭下去,猶如狗腿子一般。

  很快,KTV所有的服務員全都趕了過來,看到林凡如此行徑,都譏笑不已。

  低賤!

  恥辱!

  在眾人眼中,林凡如同一條喪家之犬!

  這時,王睿聰一手輕輕晃了晃手中的82年的拉菲,一手悠閑的打開微信,給唐雪凝留了個言。

  「雪凝,聽說你女兒果果病了,你放心,果果的住院費不用擔心,包在我身上了!」

  「不光是住院費,等她長大了,我還要送她上牛津、上耶魯深造……」

  王睿聰和顏悅色,態度溫柔,故意裝出了一副五好男人的模樣,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對了,果果住在哪家醫院啊,明天我去看看她!」

  發完以後,王睿聰迅速關上了手機屏幕,臉色一沉,臉上戾氣重現。

  「怎麼樣林凡,你覺得唐雪凝聽完我剛才的話,她會選擇你這個廢物呢,還是選擇我呢,哈哈哈!」

  王睿聰的話,句句誅心,彷彿自己才是唐雪凝的老公,而林凡只不過是一個被人唾棄的垃圾。

  面對着王睿聰的反覆挑釁,林凡滿臉怒容,一語不發,默默的打掃乾淨,這才站直了身體。

  「都已經打掃乾淨了,可以給我錢了吧。」

  剛才林凡做的一切,全都是基於一百二十萬的基礎上。

  這是林凡最後的底線。

  「哦?給錢?我什麼時候說要給你錢了?」

  「給也是等雪凝答應我的求婚,我親自給雪凝。跟你這個廢物有什麼關係?」

  王睿聰笑的肆無忌憚,眼神玩味。

  「要怪就怪你太窩囊!沒用!」

  他越說越興奮,臉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對了,我差點忘了告訴你,剛才我跟唐雪凝說的全都是騙她的!到時候我會把你的女兒賣到夜店,像你一樣給人端茶遞酒!」

  「試想一下,一個可愛的小蘿莉給一幫油膩男陪酒,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哈哈哈哈!」

  聽到王睿聰的話,林凡已忍無可忍!

  「王睿聰,你欺人太甚!」

  他舉起拳頭,衝著王睿聰便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