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洪荒尋大道
我在洪荒尋大道 連載中

我在洪荒尋大道

來源:google 作者:筆落寫荒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筆落寫荒唐 蒼玄

一朝身死,一點不昧真靈誤入洪荒,天地大勢之下,得花白之發孕育己身,於洪荒天地之中得享長生之軀,遂道心萌發,生起了尋覓無上大道之初心這其中之艱難險阻,兇惡殺伐等精彩故事,盡錄於《我在洪荒尋大道》這一書之中,還望各路道友品閱一二,作者在此百拜了!展開

《我在洪荒尋大道》章節試讀:

蒼玄在天河與幾人爭奪寶物的時候,不僅看出了他玄仙后期的修為,也無意之中用先天望氣術瞟了一眼天河。

發覺天河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之下,隱隱有氣運渙散,死氣纏身的跡象,此乃早夭之象,蒼玄自認不會看錯。

可就在天河將寶物拋出之後,這種早夭之象,居然瞬間變幻,那些死氣漸漸消失,而隱約之間,天河的氣運也變得穩固起來,同時氣運上漲之勢明顯。

一直到剛剛天河與蒼玄分別之時,蒼玄再用先天望氣術一番觀察,發覺天河的氣運之象,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其觀察出來的情形表明,天河的氣運已然呈現悠久綿長之象,這讓蒼玄的心中可謂是震驚不已。

一個早夭之象的修士,居然只是因為一個下意識的舉動,其命運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蒼玄不認為這裏面的事情與自己有太大的關係,但要說沒有關係,那也說不過去。

這隻能說明天河本身擁有的氣運,其實是非常雄厚的,只不過命里有劫,因此這雄厚的氣運也就被冥冥中的劫數給截斷了,無法對天河有明顯的加持。

可現在因為蒼玄的原因,間接破了命中的劫數,使得天河本身的氣運開始逐漸加持在身,自然而然就產生了氣運呈悠久綿長的氣象了。

「也不知這天河到底是什麼根腳來歷,明明氣運雄厚無比,卻冥冥之中有早夭之劫,這倒是有些奇怪。」蒼玄收回目光,喃喃自語。

過了一會兒,蒼玄搖了搖頭,不再去想,而是繼續向下而行。

周山作為洪荒的天柱神山,作為盤古頂天立地開闢洪荒的精神象徵,那是真正的下抵九幽,上達九天,因此周山不僅面積大的不可想像,其高度也是不可想像的。

故而蒼玄一路一步一步的向下而行,持續了近一個多元會的時間,才勉強到達周山的山腰處。

這一路行來,蒼玄除了對周山的大、廣、高有了一個更加直觀的認識之外,還一個便是對周山的亂,有了更加詳細的了解。

這一路行來,蒼玄發現越往下,周山的特殊氣場就越弱,而這也造成了氣場越弱的區域,其修士的數量也就越來越多,各種爭鬥,蒼玄也是看見了不少。

甚至當蒼玄來到周山的山腰之處時,這裡的特殊氣場已經很是薄弱了,那種對修士法力神通的禁錮之力,不能說完全消失,但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了。

這也導致在周山山腰附近區域逗留的修士,已經很多很多了,其各種爭鬥也是層出不窮,修士的身死道消之事,已然成為一種常態了。

隨着許多修士的身死道消,蒼玄用先天望氣術可以清晰的看到,偶爾會有一縷縷代表修士的黑色怨氣盤旋周山之中,久久不散,最後漸漸融於周山的山體之中了。

「果然如此,看來那不知多少量劫時間之後的斷山之厄,也不是沒有一點緣由的。」蒼玄看着一縷代表怨氣的黑氣融入周山的山體之中,不禁皺起了眉頭。

皺眉許久的蒼玄突然手掐一道法訣,然後對着不遠處的虛空輕輕一抓,一團只有在先天望氣術之下才能看見的黑色怨氣,便被蒼玄抓在了手中。

「啊……吾不甘心……吾不甘心……」黑氣在蒼玄的手中不斷變幻各種形狀,一聲聲凄厲不甘心的怨言傳入了蒼玄的耳中。

怨氣之重,讓蒼玄感覺很不舒服。

「想要化解這些由修士怨氣形成的黑氣,好像有一些困難吶!」本想用法力將手中的黑氣給化掉的蒼玄,不禁微微的蹙了一下眉頭。

隨後蒼玄加大法力,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團黑氣才在蒼玄用法力強行化解之下,化作幾縷看不見的黑煙消散了。

可這團黑氣雖然被蒼玄給化解了,但蒼玄的眉頭卻沒有松下來,只是抬頭看向虛空,先天望氣術運轉,蒼白色的神眼中,那白玉色玄光顯得很是刺眼。

許久之後,蒼玄收起了先天望氣術,無奈苦笑的自語道:「太多了,吾能化解一團、兩團黑氣,甚至再多上一些也是可以的,可是數以百萬、千萬之數的黑氣,吾也是有心無力啊!」

蒼玄雖不想在周山這個地方立下道場,但蒼玄畢竟是在周山之中孕育出世的,周山對蒼玄而言,終歸是有一些孕育之情存在的,無法割捨。

因此在見到這些由修士怨氣形成的黑氣之後,蒼玄心中就起了將這些黑氣化解掉的心思,也算是了斷因果了。

只是在用先天望氣術簡單的打量一番後,蒼玄就直接打起了退堂鼓。

沒法不打退堂鼓,那些代表修士怨氣的黑氣實在是太多了,蒼玄若還想着去化解,那就太自不量力了。

更加不要說在周山各種爭鬥不停歇的情況之下,這種怨氣所形成的黑氣只會越來越多,蒼玄真要是鐵了心的去化解這些黑氣,那隻會耽誤他自己的道途而已,智者不為也!

「可若不做點什麼,於道心多少有點掛礙啊!」

蒼玄自語之際,腳步邁出,一步百里,來往於周山山腰各處,收集各種品相不錯的先天靈材。

……

「這位道友,是否有點太過分了!這塊寒水靈玉乃是吾先發現的,且這寒潭之中也不是沒有此物了,道友為何還要行這等下作的搶奪之事?」

周山山腰某處的一方巨大寒潭之中,一個老者模樣的修士,看着蒼玄將搶去的一塊約有萬丈大小的寒水靈玉給收入了空間儲物法術開闢的空間之中,不禁大聲質問起來。

「哦,懶得費時間。」蒼玄說罷,看也不看老者,只是腳步邁出,繼續去往他處。

「汝真是好生的放肆,給吾去死!」老者氣往上涌,金仙初期的氣息散發,出手攻伐蒼玄。

「金仙?還可以,不過只是初期罷了!」蒼玄淡淡的聲音落下,無量玉拂塵突然出現,一根玉絲飛舞,向著老者打去。

「轟……」那根玉絲與老者的攻伐手段發生碰撞,直接將那些攻伐手段打散,同時還重重的將老者給打了一下,其玉絲中蘊含的恐怖力量,讓老者不由自主的退了好幾里地。

而蒼玄的身影,卻是不知去往何處了。

這樣的事情在一千多年的時間裏,不知發生了多少,而蒼玄對自己現在擁有的實力,也有了一個更加詳細的了解。

蒼玄現在雖是玄仙大圓滿,但其擁有的實際戰力,已經堪比金仙中期了。

當然,這是指單對單的情況下,若是像當初墨大、墨江、墨尤那三人併肩子上,那蒼玄在不施展壓箱底神通的情況下,其勝負可就不好說了。

……

「應該夠了,該走了,也當找個安靜的地方,試一試心中的想法了。」蒼玄在一處山石林立之地,收起了一塊須彌玄石,喃喃自語一番後,便準備離開此地。

「走?呵呵!道友想走到哪裡去?道友還是在這周山之中好好的身死道消吧,也算是有了一個好去處。」

隨着一道冰冷無情的聲音響起,一柄金色長劍突然從遠處飛來,化作一道金色劍芒,飛速的斬向蒼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