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與神明做個交易
我與神明做個交易 連載中

我與神明做個交易

來源:google 作者:游千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伏蘭 左凡 現代言情

一顆平平無奇長在樓頂的樹,與無盡神明能量有怎樣的糾葛?你或許並不知道,神明的使者就行走在你的身邊,操縱着這個世界的運轉…一張紙條,一行電話,通往一條深淵的路程就此開啟,在這條路上,有未知,有冒險,有犧牲,有慰藉,卻從未出現過退縮,當神明之樹再次開啟,又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展開

《我與神明做個交易》章節試讀:

那個男人只有一隻眼睛。

伏蘭從小到大見過的殘疾人士雖然沒有那麼多,但是這個男人的眼睛卻真的震撼到她了,而且讓她不寒而慄。

男人的左眼瞳孔是紫色的,雙眼皮的弧度往眼梢處划去,在眼角下方一公分處,有一個星星樣的黑點,整個眼睛像是一個擁有魔力的寶石晶球,讓人不自覺的就會深陷進去。

而他的右眼,相當於沒有生長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痕迹,與臉部的皮膚連接的天衣無縫,甚至連眉毛都沒有。

伏蘭看着這張臉,心中的震驚已經馬上要突破嘴巴沖向對方,殘存的一絲理智讓她不禁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重新以看正常人的目光看向對方。

「你說你是來幹什麼的?」那個男人抬眼看向伏蘭,眼眸迅速閃動。

「你,你好,我來交一下費用……」

「名字。」

「伏蘭。」

男人在紙上寫下了幾行字,向伏蘭伸出手心,似在等待什麼。

伏蘭「?」

「我們這裡只收現金,順便把你的身份證給我。」男人收回手,似乎有些不耐煩。

伏蘭連忙從包里翻找了幾下,找到了錢包,這年頭掃碼支付橫行,出門帶錢包的人都少之又少了,因為平時會下班去菜市場買些爺爺奶奶自己種的蔬菜,所以伏蘭都會備些現金放在包里,幸好。

「多少錢啊?」伏蘭抬眼看向男人,準備從錢包取錢。

「五百。」

「這麼貴?!」伏蘭幾乎是下意識的出口,而後意識到聲音有些唐突,慌忙閉上了嘴,重新問了一遍。

「是五百人民幣嗎?五百?」

「是的,請快一點。」

男人的忍耐似乎快到了極限,伏蘭一咬牙,從錢包抽出五張紅票子,放在了桌子上。

「身份證。」

伏蘭這回乖乖的找出身份證,放在了桌上,這個男人彷彿很着急的樣子,伏蘭也不想惹出什麼是非。

流程很快就走完了,男人把身份證做了登記,還給了伏蘭,「可以了。」男人低着頭說道。

伏蘭在登記的時候一直在打量這間奇怪的屋子,就像是一個保險箱的世界,人站在這裡顯得與周遭的環境格格不入,而每一個保險箱都有着不同形態的密碼鎖,給人的感覺就是裏面放的東西十分的機密,如果強行想要打開行李箱,可能還會從周圍的牆壁中飛出什麼刀槍冷箭,直擊要害。

男人見沒什麼動靜,抬頭看向伏蘭,見她四下張望的神態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頓時眼間蒙上了一層可怕的陰翳。

「你的繳費流程已經結束了,請儘快離開!」男人似乎很生氣的樣子,提高了音量,語氣顯得更加焦躁嚴厲。

伏蘭被這聲音嚇了一跳,轉頭看向男人陰沉厲害的臉,心下一驚,連忙說了幾聲好,就拿着身份證快步走出。

出了一身冷汗。

伏蘭總覺得這個檔案館有些蹊蹺,這裡的每一個工作人員之間都沒有任何交流,只負責自己職責範圍內的事務,而且每個人的辦公室風格差異也很大,尤其是剛剛那間擺滿保險箱的房間。

而且,伏蘭還注意到一絲細節,雖然這裡的工作人員的制服都是同樣的款式,但似乎有着某種嚴密的等級之分,帶她進樓的那個女人,舉手投足間都洋溢着自由的感覺,彷彿在這棟樓里不受任何拘束,辦公室擺放的書櫃、茶具都很精緻,看上去價格不菲,而剛剛那個獨眼男人,在擁擠的保險箱中間,只有一張簡陋的桌子,桌角都有些磨損,看上去已經使用了很長時間,他的脾氣也很急躁,在這個工作環境中像是受到了很多壓迫,對工作極其不耐煩。

每個人的心中好像都各懷鬼胎,雖然在職場中可能遇不到真正的朋友,但伏蘭覺得該有的社交體面還是要有的,但這裡的人絲毫沒有交流,彷彿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伏蘭站在辦公室外思考了半天,突然從窗外飄進了一片樹葉,貼在了伏蘭的手背上,黃黃的葉片,上面還被小蟲噬了幾個小洞。

「媽呀,司機還在下面等着呢!」伏蘭猛的從思考中清醒,想起司機師傅還在樓下,慌忙的下了樓。

「師傅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我一會兒給您加五十的費用。」伏蘭衝上車,很愧疚的對已經睡了三覺的師傅說道。

「嗯……哦,沒事姑娘,沒等多久,啊……」師傅打了一個巨大的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你沒什麼事吧,都辦完了吧?」師傅把車打了火,準備出發。

「嗯,都辦完了,去**局吧師傅。」

「好嘞。」

的士駛離了這棟灰色的小樓,這時的天有些陰了,似乎有要下雨的跡象,伏蘭打開了一點窗戶,聞到了濕潤的氣息,又回頭看了一眼那棟小樓,佇立在一片竹林之中,風吹動竹葉的聲音,沙沙的,彷彿是迎接大雨前的歡迎儀式。

還會回來嗎?伏蘭突然冒出的想法讓她頓時有些驚訝,趕忙轉過頭來,拍了拍臉,重新坐好。

這麼恐怖的地方她才不要來第二次。

的士停在了**局門前,伏蘭下了車,準備往**局走,突然有個人騎着一輛電動三輪車以極快的速度從伏蘭旁邊擦身而過,目標似乎是**局的……大門?

伏蘭被這一下給嚇到了,腳步也停住,眼睜睜的看着這輛瘋了的電動三輪車徑直的開上大門前的台階,砰的一聲巨響,撞向了那扇擦的鋥亮的玻璃門。

旁邊的路人啊啊的大叫了出來,尖細的聲音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雞,下一秒彷彿就會有殷紅的雞血流出,伏蘭不自覺的捂住了耳朵,卻又抑制不住張大了嘴巴。

這是……要幹什麼?

很快,警局裡外衝出了一溜人,先衝過去的是保衛科,從車上鉗住了一個穿着老頭衫的男人,那個人的身子被保衛科的安保拽的歪七扭八,看上去絲毫沒有掙扎,順從的從車上歪倒在了地上,不出幾秒,警局裡人就立馬從破損的玻璃門中跑出來,合力抑制住那個不掙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