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我有一家古玩店
我有一家古玩店 連載中

我有一家古玩店

來源:google 作者:FENDA 分類:懸疑

標籤: 劉一二 懸疑 顧淼

六十年前,考古隊員挖掘出了半塊宋朝玉佩,玉佩上的紋路似乎是記載了一座更大的古墓地宮六十年後,我被無意間捲入了一場尋找剩下半塊玉佩的計劃中怎知這玉佩背後的故事卻遠遠沒有這麼簡單詭異的古墓異象,驚險離奇的墓門機關,蜂擁而至的千年毒蟲,恢詭譎怪,九死一生我的人生,也因為這半塊玉佩,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叫顧淼,在臨海的古玩城裡我有一家古玩店,24小時營業,歡迎您的隨時光臨展開

《我有一家古玩店》章節試讀:

「叮鈴……叮鈴」

店門口掛的風鈴響了起來,熟悉的鞋底摩擦地板的聲音。我放下了手中的瓷器,起身走向門口。

我忙招呼剛進店的老爹:「老爹,劉爺在這等你很久了。」

劉一二立馬站起身來走到老爹面前,微微鞠躬:「四爺好。」

老爹對着劉一二擺擺手說道:「到二樓茶室等着我。」

劉一二點了點頭,轉身走向二樓。

我見狀嘟囔道:「又有什麼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啊。」

「你呀,你呀,你怎麼好奇心這麼重啊。」老爹滿眼寵溺的看着我,「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在樓下給我看店就好了,別的也不用你操心。」

我本還想繼續反駁老爹兩句,可老爹脫下外套便快步走上了樓。看着老爹的背影我癟癟嘴,心說倆人有什麼秘密是不能讓我知道的啊。我站在樓下思來想去,看着二樓茶室亮起來的燈,躡手躡腳的走到二樓,耳朵貼在門縫上偷聽了起來。

「四爺,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都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下周一準備出發。」

這老傢伙果真在尋摸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勾當,我倒是想看看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哐當」一聲伸手推開了門。

他倆顯然是被我嚇了一跳,說實話我也被自己這個行為嚇了一跳。

我清了清嗓子質問道:「這是要去哪?」

「誰讓你進來的?」老爹這才反應過來,一臉嚴肅的繼續說,「你先出去。」

「我全都聽見了。」我聲音有些發虛,胸腔上下劇烈起伏,「爸,你們去哪我都不反對,只要帶上我就行。去摸寶也好,去考察也罷,我學的東西起碼也能幫上你們的忙,也不算是隊伍中的廢人。」

老爹斬釘截鐵:「帶你去根本沒可能。」

「四爺,其實顧小姐說的也有道理。」劉一二突然說道,「時代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咱們也該與時俱進啊。」

我撇了劉一二一眼,很詫異他居然會幫我說話。

老爹擺擺手:「你不要摻和這些事。」

老爹還是拒絕了我的一再請求,我把他氣得夠嗆,也被他氣得夠嗆。老爹早年是做翡翠生意的,挖原石的時候挖出來的古董,墓里的學問他一概不知。

爺爺才是真的靠古董發的家,況且爺爺已經金盆洗手了,雖然現在大舅還在維魯市陪着爺爺在地上倒騰古董,但如果要下地那肯定是不被允許的。爺爺是想要老爹乾乾淨淨做人才把他留在臨海省老家,當然這也是我老媽的遺願。

二樓茶室的燈滅了,窗外的太陽也早已下山,老爹和劉一二走了下來,鞋子與地面發出的碰撞聲回蕩在整間屋子裡顯得十分刺耳。

「淼淼,我們走了,一會記得把茶室收拾一下。」

我背對着他們暗暗的生悶氣:「知道了。」

門口的風鈴再次響了起來,在確認關好門之後,我才慢悠悠的起身去茶室收拾衛生。把桌上的茶具整理了一下,擦拭了一下桌面,突然發現沒人動的茶具下壓着一張字條。

我拿起一看,上面寫着一串地址:

『宜丁省露水村,言生,北宋。』

這難道就是老爹要去的那個地方?言生,這名字似乎在哪本書里看到過,我趕忙踱步下樓到書房裡翻查。

言生,北宋人,其父親是言勇。我終於知道老爹此行的目的了。相傳這言勇墓中有顆御賜的金頭,而且是根據他本人量身定做1:1的金頭,世人為了這顆金頭從北宋一直調查到現在。可這皇上為了防止有人盜取這顆金頭,還替言勇將軍做了72座冢來掩人耳目,所以這顆金頭一直也沒被世人挖掘出來。

而這言勇將軍的妻子魏氏為了記住自己丈夫的墳墓具**置,在一對玉佩上刻下了山脈的走向以及墓地的具**置。臨終前交給了自己最信任的兩個兒子保管,希望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可以保護好言勇大將軍的墳墓。

可誰曾想言勇的這兩個兒子卻約定把玉佩藏入自己的墓中,原以為這樣下去關於父親金頭的傳說就可以銷聲匿跡了。可沒想到人心叵測,盜墓賊猖獗,而這一對玉佩最終也下落不明。

言生就是言勇其中之一的兒子。不過要我說,這倆人倒不如直接把這玉佩毀了,這樣人們也就沒啥好惦記的。要不然這盜你的墓還得先去你哥倆的墓里走一趟,跟闖關一樣。

難道老爹這次真的是要下墓?但老爹的目的是金頭?可怎麼看老爹都不像是貪錢的人,他店裡那些古董隨便一個都比這顆金頭值錢。我心裏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管他呢,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

「皓子,幫我找個角兒。最頂尖的,起碼得跟劉一二差不多。我給雙倍價格明天下午就能跟我出發的,聯繫好了之後給我發過來,這事別跟四爺講,那就這麼說定了。」

這找角兒是道上的黑話,意思是給自己隊伍招人。角兒就是道上的人物,價位都各不相同,主要還是看有沒有角兒肯接這單活。

下墓之前做的準備必須是十分充足的,這個隊伍里要有十分有經驗的專業人員和若干的技術人員,老爹的性格我簡直太清楚了,不用猜我也知道老爹為這次肯定準備的十分充足。

老爹他們周一出發,那我就周天出發先等着他。雖然我不知道具體地址,但是到了宜丁省之後總是可以等到老爹,到時候總不能不讓我跟過去了吧,對於老爹這種老油條來說,我也只能生米煮成熟飯了。

《我有一家古玩店》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