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刀可斬世間仙
我有一刀可斬世間仙 連載中

我有一刀可斬世間仙

來源:google 作者:敬高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敬高原 陳君安

【傳統玄幻仙俠+輕鬆爽文+武道意志+建立勢力】大荒王朝平安城太守陳富貴老來得子,取名陳君安,悟性超凡但體質羸弱三歲識字,五歲誦詩,十歲代父治城,十五歲為求修鍊武道遠走他鄉我名陳君安,我天生絕脈,卻也生來好強我有一閣,名為殺天殺天一出,誰敢不服?我名陳君安,我有一刀可斬世間仙展開

《我有一刀可斬世間仙》章節試讀:

幾位女弟子們雖然詫異但也沒敢說什麼,宮主的事情可不是她們能亂嚼舌根的。

「我玉清宮這些女弟子們涉世未深,最好別對她們動什麼歪心思。」

回到**宮殿,夏瑜轉過身冷眼一瞥。

「宮主誤會了,我不過是提前了解下她們的情況,方便日後診斷病情。」

陳君安滿臉黑線,那些姑娘們一個比一個熱情,他自己倒是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咚!

突然間,夏瑜玉指輕輕一彈,一口墨色的古樸巨赫然出現。

「脫了吧。」

陳君安:「……」

「啊?這……這不太好吧。」

墨色巨鼎內正咕咚咕咚的冒着,一團團白霧升騰而起,這看起來跟前世的人造溫泉極為相似。

溫泉在前,孤男寡女的莫不是要來個鴛鴦戲水?

他雖然很心動,但是再看看這女人冷厲的表情,怕是沒這麼簡單。

「想什麼呢?鼎內乃我專門為你配製的洗髓靈液,你這五年收集的藥材都在裏面。」

夏瑜俏眉微皺,知道這小子肯定是想歪了。

「你是要我直接跳進去泡個葯浴?」

其實對於洗髓開脈的方法他早已爛熟於心,但是真正用到自己身上時還是難免有些心慌。

「脫光了再進去,能夠更好的幫助你吸收藥力,就算你穿了衣服進去也會被你撕得稀碎。」

夏瑜神色淡然的點了點頭。

「嘶,卧槽!」

「這藥液溫度這麼高,不需要什麼保護措施嗎?」

陳君安慢慢靠近熱氣襲人的巨鼎,伸出手剛碰了一下鼎壁便縮了回來。

這特么真的是洗精伐髓么?

怎麼跟以前村裡殺年豬燙豬毛沒啥區別。

要說區別,那就是這水溫更高,絕壁超過了一百度。

夏瑜聞言冷冷的問道:「怎麼,怕了?」

「怕?」

「我會怕?」

「那啥……我還真有點怕了,就這麼跳進去真的不會當場去世嗎?」

他真的很想硬氣的回答不怕,但是奈何這一鼎沸騰的藥液實在不是自己這細皮嫩肉能夠承受的。

「修鍊一途本就艱難困苦,而你一個絕脈之人想要洗髓開脈更是逆天而行,第一步就怕了,還談什麼武道!」

夏瑜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冷聲反問,美眸中帶着些許失望之色。

她所看重的除了陳君安怪異的精神力之外還有心性。

這五年的觀察,她知道這個少年雖然表面上弔兒郎當嘻嘻哈哈,但是暗地裡內心卻極為堅韌。

不過此時陳君安的表現卻讓她多少有些不滿。

「別整這麼嚴肅啊,怕是怕,但該受的苦該遭的罪,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陳君安隨即面色一凜,收起先前的調侃之意,已經脫掉了上衣。

「還算有點魄力,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死掉的。」

夏瑜見此語氣總算柔和了一些。

「嗯,有宮主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陳君安將脫下的上衣扔到一邊。

夏瑜的美眸目不轉睛的盯着他,「繼續脫啊,難道要本宮主幫你不成?」

「宮主,我若是這次開脈成功了,你就一定收我為徒嗎?」

陳君安的雙手放在兩腰之上,只需輕輕一擼,長褲便會滑落。

「是!」

「好,還請宮主閉上眼睛,我要進去了。」

陳君安聞言心下一橫,反正橫豎都要走這一遭,倒不如乾脆一點,也好讓未來的美女師父高看自己一眼。

「嗯,趕緊脫了進去吧。」夏瑜轉過身緊緊的閉上美眸。

嘩……

噗通…………

「啊……」

「卧槽……」

「奧利給……」

…………

片刻之後,整個**大殿都響徹起殺豬般的慘叫。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夏瑜轉過身的瞬間面紗飄落,露出一張傾世的絕美容顏。

沒有理會掉落的面紗,她只是神色淡然的看着鼎中痛苦不堪的少年。

十幾個呼吸之後,陳君安已經無力再發出嘶吼。

他已經被滾燙的藥液侵蝕的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人形了。

這種以藥力靈力沖刷洗鍊軀體的開脈之法即便是用在一個身具靈根經脈暢通的少年身上也是一種折磨。

更何況陳君安天生絕脈,藥力無法順着經脈滲入吸收。

只能一寸寸的灼燒皮肉臟腑直至藥力進入九脈之門強行沖開閉塞的通道。

這個過程可謂兇險無比。

雖然藥液中蘊含著生機與能量能夠一定程度上彌補修復他的身體,但卻遠遠比不上身體被破壞的速度。

如此微弱的修復不過是聊勝於無罷了。

一刻鐘過去,此時的陳君安已經痛的昏厥了過去。

看他奄奄一息的模樣,怕是很難再挺下去了。

「再堅持一刻鐘,你若不死便成功了一半。」

夏瑜站在巨鼎旁邊俏眉微蹙,她很清楚陳君安目前的狀態,雖然氣息微弱,但離死還差了些許。

這個時候若是將他救出,那就功虧一簣了。

鼎中的藥液依舊在沸騰着,陳君安漸漸變的氣若遊絲。

又是一刻鐘過去,他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再這樣下去最多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的小命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雖然資質太差,好在毅力不錯,那我就幫你一把。」

夏瑜輕聲嘀咕了一句,手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墨綠色玉瓶。

呼……

嘩……嘩……

她正欲將玉瓶中的綠液傾倒,鼎中卻異變陡生。

早已昏厥的陳君安突然間坐直了身體,鼎中的藥液以他為中心形成一個極速旋轉的漩渦。

「嗯?」夏瑜面露驚色。

砰!砰!砰!

…………

就在她疑惑震驚之際,接連十聲悶響從陳君安的體內傳出。

「這是竅穴被破武脈全開?」

「但為何會有十道聲響,難不成還有十道武脈不成?」

夏瑜絕美的面容上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