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經歷靈異復蘇的那些年
我經歷靈異復蘇的那些年 連載中

我經歷靈異復蘇的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喃喃囈語的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喃喃囈語的熊 懸疑驚悚 方默

血月降,厲鬼臨鬼無禁忌,百鬼夜行這是一個靈異復蘇的時代,一個被歷史遺忘的禁忌時代,當方默穿越而來三年後,世界開始發生詭異變化,靈異事件頻發,在這個被遺忘的時代方默行走煉獄人間,見證人間疾苦,撥開層層迷霧探索時代被遺忘的真相展開

《我經歷靈異復蘇的那些年》章節試讀:

次日清晨,方默來到廖洺家中,雖說家道中落,但也並非方默這個白手起家的窮鬼可比,如今還有一個院落,家中有些丫頭傭人。

廖洺見到方默的到來極為歡迎,甚至開始介紹起同行六人。

從廖洺口中得知六人中長相粗獷的男子叫雲封,個子矮小一些的叫李偉,陰柔長相的叫蘇燦,身材火辣的女子叫江心,沉默寡言的叫秦天,熱情主動與方默打招呼的叫王林。

與幾人打過招呼後,方默看着幾人心中感到不安,這個小隊組合可以說是各懷鬼胎,明顯能感受到幾人是臨時組成的的隊伍。

「合作愉快,希望此行一切順利。」

廖洺首先舉起酒杯,隨後那六人對視一眼皆應和,方默並未多說什麼,他需要時刻警戒這幾人,都是為了利益湊在一起的,根本毫無信任可言。

次日,隊伍正式出發離開大元城前往原始山脈,臨行前廖洺偷偷將一把手槍塞給方默,方默微微點頭,趁幾人不注意塞在褲腰之上。

從大元城走到原始山脈邊界幾人一路步行,從清晨走到傍晚才算到達。

原始山脈本就屬於一片原始森林,放眼望去綠色蔥蔥,一望無際的巨木深林,大霧瀰漫在整個山脈周圍,原本夏日的天氣當看見山脈之後只感覺一股涼意,甚至陰寒之氣。

連光線都顯得黯淡下來,蟬鳴蟲叫聲消失不見,只剩下一片寂靜聲,此次的呼吸都聽的一清二楚。

廖洺裹了裹身上的長袍說道:「怎麼這麼冷。」

王林笑了笑說道:「原始山脈終日大霧瀰漫,陽光無法投射,孕育了大量陰氣,感到寒冷很正常,天色有些晚了,不如就在此地紮營將就一晚,畢竟夜晚進入山脈中陰氣更盛,並非好的選擇。」

幾人對視一眼,皆點頭同意,那漆黑的原始森林哪怕向裡頭看一眼都感到恐懼,夜晚前行自然並非好的選擇。

營地駐紮完成後已然是月色當空,幾人圍在篝火旁有一茬沒一茬的閑聊着,而廖洺則坐在方默身旁,對幾人一直保持警戒心。

「廖小哥,不如將地圖拿出來大家集思廣益,免得走錯路如何。」

王林一臉和善的看向廖洺說道,幾人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廖洺身上,皆懷有這種想法。

「廖小哥放心,我等幾人自然不會做卸磨殺驢之事,行有行規,你尋你的真相,而我等只是為財罷了,更為重要的是我等對這方面比較有經驗,帶路的話可以事半功倍,以免出了差錯,你認為呢。」

此時江心急忙嬌聲附和道,舉手投足間散發魅惑氣息,想用美人計打動廖洺。

但廖洺可不是二傻子,怎麼可能隨意中計,反而義正言辭的說道:「幾位大哥,我們可是事先商談好的,如果你們想趁火打劫,臨時變卦,那我只能將地圖毀掉,大不了都別去。」

幾人聞言後沉默了,也不再提及此事,然而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方默微微蹙眉,與這些人同行簡直是與虎謀皮,可單憑他與廖洺根本無法順利通過原始山脈,畢竟他們沒這方面的經驗,還得依靠他們。

就在此時,寂靜的夜空中隱約響起嬰兒啼哭聲,顯得十分詭異,陰森又有些沉悶而清晰的出現在八人耳中。

「你們聽見了嗎?」

雲封霍然起身臉色凝重的看向幾人說道,幾人臉色同樣沉重的點頭。

而那嬰兒啼哭聲像是來自四面八方一般,為這寂靜的夜空添加了一絲詭異。

「到底是什麼東西?」

方默說不害怕是假的,有些顫抖的詢問道,看這幾人的表情似乎知曉些什麼。

廖洺靠近方默位置,手不自覺的伸進袍子中握緊手槍,如若有什麼危險他立刻便掏槍。

「傳聞這片原始山脈存在一種黑色飛蛾,外表與常規飛蛾無異,但卻多了一張人臉,在道上稱之為人面蛾。」

王林面色沉重的解釋道,隨後再次說道:「可傳聞人面蛾只有每月十五才會出現,為什麼今天會現身。」

方默微微一愣,隨即驚恐充斥腦海,心中微微一顫,人面蛾,這種詭異傳聞中的存在,發出的叫聲如嬰兒啼哭聲,可攝人靈魂。

幾人皆起身防備着人面蛾,片刻之後在月光的照射下,天空出現幾隻巴掌大小的黑色身影,那嬰兒啼哭聲便是從之傳來。

周圍風聲停滯,只剩下嬰兒啼哭聲回蕩在幾人周圍,不停的盤旋在他們上空之中。

方默藉著月光發現那人面蛾的臉部果然像是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人臉在哭泣,而它們的啼哭聲令幾人感到恐懼與不安,甚至腦袋像是要炸裂一般難受。

「快,趕緊堵住耳朵,它們是以音波攝魂。」

王林話音剛落,幾人急忙將耳朵塞住,果不其然身體中的不適感漸漸消失,甚至不安與恐懼都消退了不少。

只見那人面蛾似乎見無法勾動幾人的靈魂,開始不甘於盤旋上空,反而緩緩靠近幾人,那詭異的人臉似哭似笑,令人不寒而慄的。

人面蛾的哭聲具有節奏感,且十分響亮,給人一種尖銳的不適感。

幾人堵住了耳朵,也不敢隨意亂動害怕觸動什麼殺人規律,只得眼神交流。

可眼神根本無法將確切的信息傳遞,眾人焦急不已,他們總不能坐以待斃。

那六人還好,只是感到恐懼,可廖洺就慘了,表**哭無淚,他沒想到還未踏入原始山脈便遇見這種離奇的事。

甚至兩腿瑟瑟發抖,祈求般的看向方默。

方默心中略顯無語,大哥你看我也沒用啊,我也怕啊!

但方默的表現顯然比他好多了,雖然感到恐懼與不安,但他心理鋪墊可比廖洺厚實多了。

從莫名穿越而來,遇見紅袍女鬼,再到發現歷史軌跡的偏離,一切的一切都表示這個時代的詭異與不同,而他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只是當切身感受到這靈異事件時心中的不安與恐懼同樣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