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賭你的卡里沒有奇蹟
我賭你的卡里沒有奇蹟 連載中

我賭你的卡里沒有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忘塵狂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古黎 奇幻玄幻 左月

這是個以卡為主的世界古黎,一個彷彿被全世界遺棄的孤兒,落魄到到連房租都交不出來現實教會他低頭和謹慎,生活逼得他不得不簽訂賣身契,成為星球資源拓荒者中的一個炮灰然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誕生了一個強者崛起的傳奇展開

《我賭你的卡里沒有奇蹟》章節試讀:

海報上的通知十分清楚,聯邦局即將對尚未開發的白靈星進行深度的拓荒探索。並且,計劃不久還將對蠻荒星進行深度拓荒探索。

所以現在開始大量徵召拓荒者。

古黎和左月有些震驚地看着畫報,眼中若有所思,這絕對算得上是聯邦局的一個非常大的動作。

不過動作大不大,對他們倆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倆都從裏面看到了機會。

左月看到的是離開天立星,躲避血矛殺手組織的機會。並且有可能另起爐灶,甚至東山再起。

而古黎就簡單多了,他看海報上寫的十分清楚。成為拓荒者,可以獲得一筆不菲的傭金——三萬五千星幣。

在古黎看來,這一筆錢可以讓他了清一些事情。

不過,三萬五千星幣,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需要聽命於聯邦局,並且長達五年。

而且任務也很清晰,前往白靈星拓荒!這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有可能交代在那裡。

每一個新發現的星球,在拓荒初期,都容易失去大量的拓荒者,這似乎成了一個無法避免的問題。

這基本上等於賣身契!

不過風險與機遇並存!

所以不排除拓荒過程中,有部分人能夠立一些舉足輕重的功勞,從而提前結束拓荒任務。

古黎已經被這則消息深深的吸引住了,左月也不例外。

古黎繼續看着徵人要求:

成人,只需要身份證即可!

條件放的比較寬鬆。

「怎麼?你心動了?」

左月看着被消息深深吸引的古黎,忍不住問道。

「三萬五千星幣,哪怕我有工作,不吃不喝,也需要存三年……如果算上開銷,估計不下十年才能存下來這麼些錢……」

古黎輕聲嘀咕着,他眼裡確實是有一些意動。

「區區三萬星幣,就把自己給賣了?」左月看着古黎,輕聲笑道。

「三萬五千星幣,不少了!」古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以咱們現在共患難的交情,等我成為了老闆,我先給你10萬星幣,讓你花着玩怎麼樣?」

左月顯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數萬星幣似乎絲毫沒有放在眼裡。

「可是,我看你也心動了?」

古黎早已發現左月的眼裡,也出現藏不住的意動。

「哎,我心動的是可以藉此機會,離開天立星,躲避一些麻煩,不過這身份證……倒是有些麻煩……」

她的身份證根本沒帶出來,即使是帶了也不敢用那個身份證,這個事情真的有些麻煩。

「你真的想要離開天立星?」古黎鄭重其事看着左月。

「當然啊!」

左月毫不猶豫地說道。

「我有辦法……」古黎有些神秘地說道。

「什麼辦法?快講!」左月頓時激動的不行。

……

天立區,天立廣場。

現在是下午。

此刻的天立廣場,人山人海。自從兩天前,聯邦局開始正式徵召拓荒者,就有非常多的人圍觀和詢問。

有的人一直在觀望,有的人毫不猶豫應徵成為拓荒者。現在除了天立區,其它區也在同時進行拓荒者徵召。

天立廣場有十多個拓荒者徵人登記處,每一處都排着長龍。

而其中一處拓荒者徵人登記處。工作人員接過左月遞給他的身份證,往機器上一掃描,信息全部呈現:

姓名:古月。

年齡:18歲。

……

「姓名?」工作人員仔細核對着信息。

「古月!」

「年齡?」

「18歲!」

……

工作人員問的很詳細,左月一一回答正確。隨後,工作人員鄭重地看着左月,

「你確定要應徵白靈星拓荒者?」

「是的!我十分確定!」左月語氣非常肯定。

「好的,請仔細查看這一份契約,如果沒有問題,可以簽字畫押,達成應徵的法律效應!」

工作人員講的比較清楚。

左月看也不看地翻到了最後一頁,直接簽字畫押。

「好的,這是拓荒者的傭金卡,裏面是三萬五千星幣。另外請你按照契約規定時間,在規定地點報到,如果違約,將受到聯邦局終生通緝和最嚴厲的懲罰!」

「好的,沒有問題!」

左月拿着傭金卡,往自己的兜里隨意一放,便笑嘻嘻地直接朝不遠處的古黎走去。

「處理好了!」左月走到古黎身前,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古黎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看着左月,由衷為她高興。

「古月……那咱們現在去哪?」

古黎試探性問左月。

「哥,你決定吧,我聽你的!」

左月與古黎的對話非常注意,儘可能不暴露左月這個名字。她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古月,她的身份證是真實的身份證。

這是因為,古黎率先登記了拓荒者信息之後,拿到三萬五千星幣。

然後他拿着戶口簿去聯邦戶籍管理處,花了一萬星幣,才走通關係,將左月上到了自己的戶口簿上,從而為左月辦到了新的身份證。

「我想去了斷一些事情……」

古黎摸了摸自己的傭金卡,想到欠着羅倫老闆的三萬星幣和房東張姨的800星幣。

「好啊,不過去之前,咱們去吃點好吃的怎麼樣?」左月提議道。

「這……」

古黎猶豫了,多年的勤儉節約或者說貧窮,讓他幾乎沒有下過館子。

「走吧,有什麼好糾結的!」左月拉着古黎,朝街邊一個生意火爆的餐館走去。

「不得不說,你的腦瓜還是挺好用的!」左月一邊走,一邊對古黎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的意念感知能力還是不弱的,所以思維比較敏捷,只是意念感知時長限制了我的發揮而已!」

古黎頓時有點自信,

「我可不認為自己是精神分裂症……」

左月看了看古黎,

「好吧,先說好,這頓飯我請客,另外,那一萬我還你,若不是你花了這筆錢給我上了個戶口,我還真不好弄身份證!」

「……」

古黎沒有接話,隨後輕輕拉了拉左月的衣袖,搖了搖頭,對周圍警惕地掃描了一圈。

「……」

左月立馬明白了,自己不該在大庭廣眾下說這些。

萬一被有心人聽到了,那可就麻煩了。

沒有人發現,每一處拓荒者登記處附近,都有一個特別的人在晃悠,他們的衣服,位於胸前位置有一朵紅色長矛圖案。

他們每個人聚精會神地觀察着每一位前來登記的人,彷彿在尋找什麼人。他們不時地通過手上的御卡儀,發送着信息。

他們正是一直尋找左月蹤跡的血矛殺手組織成員。

「各位!這麼多天了,有什麼發現嗎?」

這十多個殺手的御卡儀彈出了僅自己可見的消息。

「1號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2號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3號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

所有人的回復,都是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左月給自己畫的丑妝,估計她父母都認不出來,別說這些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