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外企歲月
我的外企歲月 連載中

我的外企歲月

來源:google 作者:歲月是顆孤獨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總 李海亮 現代言情

沒有烽煙的戰場,到處都是敵人沒有人情的職場,處處都是人精不該有情的情場,誰又覓得一絲溫暖…高歌像只小獅子在外企里摸爬滾打,勇往直前,以及傷痕纍纍到頭來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頭小鹿,能在他心裏肆意亂撞的小鹿展開

《我的外企歲月》章節試讀:

在趙得賢緊鑼密鼓提升余向東戰鬥係數的同時,余向東也因為一些情況而對趙得賢產生不滿。

公司每個季度都會發播一些市場推廣費用,指派專門的銷售人員負責,以會議形式進行市場推廣。期間趙得賢委派余向東開了幾場這樣的會議。但市場推廣費用並沒有全部用在會議上,也沒有進余向東的口袋,他就是一個過手財神,一個工具。

余向東戰戰兢兢,很怕公司查出來,讓他走人。出去後,他可不一定有這麼好的運氣,再進入CCA這樣的企業。於是,余向東在向我示好的時候,便有意無意透漏了這個情況。

我心裏冷笑,趙得賢做事實在欠火候。拚命想扶植的小弟,小弟反過來就出賣了他。

可想而知趙得賢這麼多年在鄞市是多麼的肆意妄為。

我說:「向東,你保護好自己吧,能進外企不容易,現在很多研究生都進不來。」我轉身就走,實在不想多說任何一句話,成為他日後對付我的把柄。

王力離職的同時,公司就在確定新的大區總監的人選。吳鑫也位列其中,還有另外兩位做行業和產品的總監。儘管他們現在的頭銜都是總監,但如果他們只停留在一個領域裏,對他們衝刺更高的級別,沒有好處。

最終,吳鑫成為我們新的大區總監。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些勵志之言瞬間沖入我的大腦,揮之不去。

吳鑫本就是我們的渠道總監,原來負責全國的渠道管理,現在他來到地區,管理銷售部門。

他就是那位曾經讓我驚鴻一瞥的帥哥,他就是那位有着開掛才能的佼佼者,他就是那位提議讓我管理半個省的提議者。

但我跟他真的不熟,我實在不敢去騷擾我的領導,無論是**熏心,還是利欲熏心。

我不知道趙得賢知道這個消息後,會作何感想。但他確實很勤快,是個行動派。

趙得賢通過各種渠道來了解我的信息,想找出我的漏洞,逼我走人,他可不想等吳鑫上任後,對我更加賞識,他甚至怕留給我跟吳鑫接觸的時間和機會。

奈何余向東一無所獲,沒查到我的任何問題。

此時我們部門跟佳美的合作案提上議程。佳美屬於行業龍頭,主要做數據中心的大項目,在全民互聯網的時代,數據中心的重要性不容置疑,CCA與佳美的合作關係到未來幾年的合作方向和銷售額。

佳美目前正在投標的內蒙數據中心項目,其中涉及到CCA的產品五百萬,一個項目五百萬不容小覷。而且佳美後續還會有N個這樣的項目。

鄒平是佳美的直接負責人,她向我彙報了項目的具體情況,下一步需要CCA給出價格支持,同時競爭對手SND也在緊鑼密鼓的參與此次報價。

我讓鄒平準備申請特價的資料,儘快提交郵件。然而,趙得賢並不想支持這個Case,他甚至都沒問客戶和項目情況,就直接否決,不肯再把這個特價需求提交到上一級。

我和鄒平都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不想讓我們的業績太好,以此獲得公司管理層更多的關注,這樣對於他來說,打壓我就更困難。

鄒平問我怎麼辦,我也在想怎麼辦,原本正常的工作,偏偏夾雜了這麼多的障礙。本來應該同仇敵愾,制定計劃打敗SND,贏得項目,現在反而被內部敵人使絆子。而這敵人又是我的頂頭上司,繞不開的死局。

好巧不巧,配合做CCA的代理商得電換了地區經理,由原來的羅總換成了李德明。羅總貶值到售後部門。

李德明十分自負,說話像演講,自大狂傲。據說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徹查前任經理羅總,欲將其徹底趕出得電。羅總已經五十多歲,一旦離職,再找工作就難了。他經歷這樣的職位變化都沒有辭職,自然是想着熬到退休。李德明是想絕了人的後路,也算陰險至極。

李德明在搜集了一個月的證據後,發現羅總有不合規問題,報銷的客戶費用不明。而這個報銷又是涉及到CCA與佳美的合作。自然牽扯上了鄒平。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德明覺得自己是得電的領導,負責全省得電的業務,他自然也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人來談這件事。所以他沒有跟我這個地區經理溝通,直接找了趙得賢。

趙得賢小人得志,十分開心,妄想通過鄒平把我一起拉下水。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嚴謹的人,不該做的不做,不該拿的不拿,不該參與的堅決避免。

我反而平靜了。

鄒平有點慌了,有些事是外企明令禁止的,但總有那麼一些灰色地帶,銷售人員作為項目的推手,有一些費用確實需要出處。

國內普通的銷售公司是把很多項列入可報銷範圍的,但在外企,就是不行。

例如,逢年過節銷售人員贈送一些禮節性的禮品,CCA是不予報銷的。所以這些費用需要合作夥伴來處理,得電羅總就擔當了這樣的角色。

這事可大可小,可以說成是情有可原,但罪無可恕。那鄒平就得走人。但也可以說成項目配合,各有分工,只是方法不當。就看說話的人是抱有什麼樣的心態。

鄒平找到我:「高歌,這事明顯李德明是要除去羅總而牽連我,你看怎麼辦?」

我沉思了一會:「靜觀其變吧!畢竟趙得賢還沒有進一步的反應,應該沒把這事推到HR那裡。」

「但佳美的項目,我後續不想再和得電配合了,得了便宜還咬人。」鄒平很氣憤。

也確實沒辦法很好的配合下去了,鄒平明顯對得電和李德明有了敵對心理,而李德明把這種事拿出來說,就不怕影響和佳美的合作,他如此不擔心鄒平的反擊,無非是覺得有趙得賢這顆大樹撐腰。這些問題遲早會影響後續佳美項目的配合。

我說:「可以不和得電合作,但要有合適的理由,得有能拿得上檯面的理由,明白么?」

鄒平說:「佳美對得電的很多方面也都不滿意,只是我以前會幫助得電跟客戶溝通處理,現在完全可以擺上檯面,換掉得電。」

我搖搖頭,還是不合適。想打敗敵人,必須一擊即中。而且前提是,你要知道出擊後,對手會如何反擊。我相信如果按照鄒平的方式,肯定會愈演愈烈,甚至李德明狗急跳牆,去佳美投訴其內部人員,接受鄒平的禮品,把客戶拖下水,得不償失。

我說了我的想法,鄒平也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我默念,長城不是一天築成的,再想想,再等等。有些時候時間和時機都是需要等待的。

吳鑫作為新的大區總監,首次來臨市指導工作,我一直等着這個時機。我知道吳鑫始終關注客戶和市場,他定會問起臨市一些大客戶的情況,而佳美算是眼前最重要的客戶。

吳總是職業經理人,在以往的接觸中,看得出他的嚴謹自持。此次見面,我們始終交流的是市場情況,行業發展,業務機會。

儘管是我的男神,我還是把所有的情緒都放到了心裏,實在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一旦因**熏心引起領導的反感更是得不償失。

吳總提出去拜訪客戶,了解一線情況。我想這應該算是一個機會。

我立刻通知鄒平,此次就帶吳總去佳美,鄒平心領神會。客戶對得電的不滿,本來就該由客戶提出。

趙得賢也一直以自己的方式來操作這次的客戶拜訪。他提出由得電來預約客戶,約好後我們再去拜訪。

我和鄒平都驚掉了下巴,CCA作為品牌廠家,與客戶有着密切的合作,代理商只是完成商務合同和交貨環節,CCA對這種大客戶的合作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為什麼CCA的人拜訪客戶,還需要得電來幫忙預約?這到底是什麼思維模式?CCA的臉就不要了?

我只能換位思考,趙得賢的出發點。看來他是想此次拜訪的話語權交到得電也就是李德明手上。

我無法確定事情是否會按照我的預期去發展。鄒平,我,趙得賢,吳總,我們一行四人拜訪佳美,當然得電李德明也同時出現。佳美副總,採購部經理,以及直接負責CCA產品的採購主管都參加了此次會談。我們首先跟客戶交流了目前合作中的問題以及需要改進的方向。

李德明迫不及待闡述他的觀點,總結下來就一點,由於CCA給出的支持力度不大,導致得電無法為佳美服務好。此言一出,大家皆沉默。作為CCA的代理商,一開口就說CCA不給客戶支持,真的好么?作為客戶的供應商,一開口就把配合不好的原因推給廠家真的好么?

佳美的人也不是好忽悠的,直接說了一些無關廠家原因的問題,例如訂購不及時,總是延期交貨等,李德明想辯解,佳美的採購部負責人牟天任直接轉移話題,不給他機會。

鄒平發信息給我,「怎麼辦?」

第一次見識這位得電的新領導,我實在沒想到是這樣的風格,本來我也沒想着一定要把得電換掉,但這次會談,也讓我不得不做出決定。

我回鄒平信息:CCA以客戶想法為準。鄒平心領神會。不一會佳美的牟總就引出話題,提出增加其他代理商供貨的需求。

李德明臉都綠了,不停的說CCA沒有這種先例。趙得賢臉拉得老長。吳總始終沒表態。

鄒平又發信息給我,她說不太容易往下進行。我想想發了兩個字給她:直供。

牟總再次說話:「如果沒有增加代理商供貨的先例,那就轉為直供吧,我們公司目前的最大問題就是不知道供貨的障礙出在哪裡,那就減少供應環節,品牌直供。」

趙得賢坐不住了,他怎麼肯直供,一旦廠家直供,得電就出局了,得電沒有了利潤,又怎麼能分給趙得賢一杯羹!趙得賢以售後問題,需要經銷商從中協調處理等原因,試圖說服客戶,客戶委婉拒絕。

我心裏感嘆鄒平的公關能力,真是銷售人員的教科書級別了,讓客戶如此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