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身體是神器
我的身體是神器 連載中

我的身體是神器

來源:google 作者:無限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絕 無限季

我窮苦屌絲睜眼就被五個神經病大卸八塊這破地方太危險了幸好我有系統和隨身老爺爺但問題是我去哪找我身上的零件啊!天道宗」妖孽看劍,傳令下去,布36無道天罡劍陣!「」我說我的牙在哪呢,怎麼被你們煉成劍陣了,雖然我牙口好,但是你們也不能這樣啊「合歡谷」系統這合歡宗都被我滅了,你說這有我身體的一部分是那一部分啊?」話音剛落,合歡谷中的無名山峰爆發出耀眼金光....仙界鎮魔塔鎮獄仙帝看着眼前的人滿眼忌憚「把我舌頭交出來!沒錯就是你手上的束神索!」展開

《我的身體是神器》章節試讀:

萬相城外,一片荒涼的景象。

今年的冬天好似格外漫長,平日里田野里偶爾還會有少數幾隻雪兔潛伏。可此時卻是萬籟寂靜,一片死寂。

「今年的雪災好像比往年都要厲害些,聽說.....」一名小廝模樣打扮的人,裹了裹單薄的衣服,打着顫開口道。

而一旁的壯漢卻露出了不滿的神色,厲聲喝道:「你瞎嘟囔什麼呢,還不趕緊挖坑,就你冷,老子不冷啊!」

兩人雖然都是小廝打扮,但是壯漢明顯身上的穿着要比另外一個要厚實一些。

那被訓斥的小廝看見那壯漢面色逐漸陰沉,也不敢搭腔。只得趕快賣力的挖坑。但奈何這天寒地凍的,雙手都被凍的僵硬,壓根使不上力氣。

況且這凍土確實堅硬,小廝費了半天的勁才堪堪挖好一個半丈深的坑洞。

「大頭哥,差不多了吧,那小子那麼瘦弱,這坑夠深了,夠埋了。」小廝打着哆嗦,哀求着問道。

大頭哥此時也是凍得夠嗆,皺着眉看了一眼地上的坑洞,不耐煩的說道:「就這樣吧,過來搭把手,把那小子扔進去。」

小廝聞言連忙朝一旁雪地里的人形麻袋走去,兩人說的沒錯,那麻袋果然異常輕巧,兩人毫不費力的便將麻袋抬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麻袋卻突然顫抖起來。

「這?大頭哥,他沒死啊?!」小廝臉上寫滿了驚恐,險些脫手。

大頭哥好似也沒料到這般情況,皺了皺眉,而後惡狠狠的說道:「管他死沒死,扔進去埋了便是!」說著拉扯着扔進了坑洞。

小廝此時不敢言語只能跟着大頭哥行動,隨後將另一頭也扔進坑洞。

兩人草草的在坑洞上填上了幾鏟子浮土,便匆匆離開了原地。

兩人走了不遠,天空便開始下起了小雪,漸漸的將那浮土也浸染成了與周遭無異的白色。

「大頭哥,這雪下的真巧,剛好省了我們不少功夫啊,不過....這麻袋裡裝的是誰啊?我怎麼看着有點像.....」小廝看着天上飄落的雪花,謹慎的問道。

「閉嘴,我也就是念在我們同村的份上,才帶你來這趙家當僕役。早就給你說了,為趙家辦事,不要問,只管做。你還要我給你說幾次?」

「是是是,是我多嘴了,不過大頭哥,那個說好的血氣丹,您看是不是....」

「我還能差你一枚血氣丹不成,哼,等回去就給你。」大頭哥輕蔑的看了那小廝一眼,隨口說道。

那小廝聞言也是欣喜,畢竟有了這枚血氣丹,他就可以嘗試衝擊氣血境第三重了。

兩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雪幕中,身後的腳印也被大雪所覆蓋。

而此時坑洞中卻傳來了微弱的掙扎聲,但是伴隨着大雪的覆蓋,那聲響越加微弱。麻袋裡的青年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無以言表的困意向他襲來,他的憤恨不甘都變得那般微不足道。

而就在青年即將墜入無限的黑暗中時,一個氣勢磅礴但破舊不堪的金色神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悠悠的聲音,讓青年清醒了一絲。可還遠不足以讓他進行思考。

「願望?」青年呢喃着

「對」

青年的意識沉寂了許久,赤色神殿在等待中彷彿開始有些不耐煩了,抖落了一塊碎磚加持到青年身上。

青年利用這唯一一絲清醒的神智開口道:「若有來生,我定要屠了那三隻老狗!」

「好,我答應你,剛好我也有五隻老狗要屠,順便幫幫你好了。」

青年聽見回答,終於再也撐不住了,三魂七魄化作一道光沖射進金色神殿中。而後金色神殿光芒大放,一時間竟將整片黑色的空間都染成了金色。

茫茫的雪原上,一隻凍僵的大手忽然破土而出,而後一個衣着單薄的青年從雪原下爬了出來。他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四下觀察了一下,開口輕笑道:「我季絕回來了。」

季絕望着四周的環境,這時才感覺到刺骨的寒冷。而後他又慢慢鑽進了剛才的坑洞。

「坑爹啊,系統,我才剛復活,你就想凍死我啊。」季絕打着寒顫蜷縮成一團怒罵道。

「系統檢測到宿主三魂七魄只剩下主魂,若要強行奪舍成功率只有百分之10,並且奪舍後很有可能無法控制該身體,成為植物人......」系統機械的聲音在寂靜的雪原顯得格外刺耳。

「行了行了,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說了。要不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會隱忍15年才動手!」季絕一副不耐煩的打斷道,畢竟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脫離困境。

「快想想有沒有什麼辦法度過這個難關!要不然我就真被凍死了。有沒有什麼新手大禮包的趕緊給我打開。」季絕此時凍得已經連話都快說不清了。

但是過了良久系統都沒有回答他。

「喂,死機了嗎?說話啊!」季絕此時的絕望不亞於看着自己被肢解。

「新手任務:活着回到趙家

獎勵:一瓶血氣丹

失敗懲罰:抹殺

期限:無限」

「????」季絕聽到系統突然給自己來了一個新手任務,突然沉默了。

「果然系統你跟那五條老狗是一夥的吧,我要是能自己活下來,還要你幹嘛!」季絕突然怒罵道。

嘴上罵著,但是手上還是沒有停下。接連不斷的點擊系統的各個功能,試圖得到破解死局的辦法。

商城裡

琳琅滿目的貨物,看的季絕眼都花了,但是看着餘額為0的積分,只能搖頭嘆息。可就在季絕準備關閉商場的時候,卻發現長長的列表底部卻標着:限時免費

「???」季絕又是滿臉的問號,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點開了那標有限時免費的列表。

打開之後,季絕發現裏面只有一件商品,名叫:荒古赤魂(殘)。看着旁邊標註的介紹,季絕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無雙?

系統中對於物品的評價分為9種,而無雙則位列第六。好傢夥這還是個殘魂,這要是完整的不得頂到頭?

第九級:歸一?

望着眼前的荒古赤魂,季絕猶豫了,這玩意不會奪舍我吧,我可剛復活,別再死了。

就在季絕猶豫的時候荒古赤魂價格突增,突然的變化將季絕嚇了一跳。季絕看着突然冒出來0下意識的數了數,然後直接吸了一口涼氣。好傢夥一個9後面30多個零。

這次季絕真的絕望。曾經有一份免費的荒古赤魂擺在他面前。如果有機會再來一次的話....

等等這是什麼?砍一刀免費得?

就在季絕準備關閉商城等死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了離譜的一幕,購買鍵突然變成了一把菜刀。

季絕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隨後顫巍巍的點了一下菜刀。菜刀突然飛出朝着數字砍了一刀,而後把數字前面的9砍碎了。

「恭喜宿主砍價成功,砍價功能進入冷卻,期限:一年。」

季絕呆了,這根本不是他熟知的砍價,但此時季絕還是不得不豎起大拇指對系統誇讚道:「砍的好!」

隨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點擊了購買

下一秒,季絕就陷入了昏迷。只見一個弱小的靈魂躲在金色神殿中瑟瑟發抖。

而四周的黑暗中則顯現出一個通天的赤紅色身影,身影之巨大,讓季絕為之驚駭,儘管季絕已經用盡全力想要看清眼前的身影。

卻也只能看到那身影的下半身,季絕在沒有奪舍成功之前一直以為這個黑暗的世界是沒有邊界的。

直到這時他才明白自己的認知是多麼狹隘。因為眼前的身影此時在這黑色的空間甚至無法站直。

那赤色的身影雙膝彎曲以一種半蹲的姿態存在於這片空間。季絕望着通天的身影,一絲逝去的記憶湧上心頭。

這好像是.....我掉進瀑布時出現過的人啊。

季絕只記得自己掉入了瀑布,而後一股劇烈的疼痛向他湧來,就好像萬千鋒利的刀刃在割裂他的每一寸神經。他的意識就像碎片一樣不斷消磨。

「是因為吞吸了光陰瀑布的水嗎?哎」

熟悉的嘆息聲後,季絕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當他醒來的時候,便已經躺在了這座金色神殿中。

隨後的大部分時間,季絕都在沉睡,只是偶爾被震動吵醒。直到最後一次醒來的時候金色神殿便已然破敗成現在這般模樣了。

而他則是漸漸的對於金色神殿和周遭環境有了一點認知。

他所處的金色神殿應該是修行者所說的紫府也就是意識的核心,而周圍的黑暗。季絕卻是琢磨了許久都沒有頭緒。

而後便是意外激活系統,一直潛伏在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身體里,等待奪舍的機會。

話說現在,季絕謹慎的盯着赤色身影,生怕他稍微移動身形便會把他的金色神殿碾碎。

等待了一會,那身影身上開始不斷冒出黑色的符文,符文慢慢的蔓延他的全身,他的身形也開始逐漸縮小。

直到縮小到和金色神殿一樣大才結束,可那身影卻好像不太滿意,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大量的赤色霧氣開始四散,同時金色神殿也開始搖晃起來。

這樣的變故嚇得季絕肝膽欲裂。因為金色神殿是屬於他的,所以他很明白如果金色神殿毀滅,他也會魂飛魄散。

《我的身體是神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