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盟主大人
我的盟主大人 連載中

我的盟主大人

來源:google 作者:林霏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景明 奇幻玄幻 林霏開

林霏開覺得一定是自己前世執念太重,老天爺看不過去,給自己一個重生復仇的機會可為何重生後遇到的人,和記憶中的差別這麼大?明明冷酷無情的武林盟主,卻變成了死纏爛打的痴情男你說玩命誇和堅持不要臉,那個方法追姑娘最有效?哥,我覺得你需要全用展開

《我的盟主大人》章節試讀:

深秋的光州,天早早的就黑了下來。
雖然也就剛過戌時,但要是沒有燈籠的話,也只能藉助月光視物。
很可惜,今天陰天,沒月亮。
林霏開女扮男裝,在光州遠郊急行。
奔跑的很自信,雖然這一世她沒怎麼來過光州,但上一世沒少在此處混。
此行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採下午做過記號的金果欖。
金果欖有藥用價值,
林霏開服用抗毒藥丸時,需要用金果欖煮水配合服用。
只是這藥用價值低的金果欖,因為價格便宜,受眾少,一般藥鋪都很難買到。
之前林霏開需要。
都是是安排家中僕役特意來光州採摘。
秋季正是金果欖成熟的季節,這次林霏開出門巡店,正好路上看到。
於是想着多采點,夠一年所需。
下午沒采,是覺得一行人趕路都很累,不要浪費時間,此處距離光州城不遠,還是先把大家安頓下來,吃飯休息。
計劃是,吃過晚飯後,林霏開獨自再來採金果欖,反正她武功還行,也不怕黑,還自信是認路的。
這樣做也不會耽誤大家第二天的行程。
但林霏開對自己方向感不好的事情,一直都有深刻的認知。
所以,今天下午,還是留了後手,在金果欖粗壯的樹榦上撒了很多熒光粉,天越黑會越明顯。
可她這一頓疾走,也沒看到熒光閃閃的樹。
林霏開停了下來細想。
首先熒光粉不可能失效,沒找到,那就一個原因,肯定是走錯路了。
想着可能是剛才岔口那塊,走錯方向。
來都來了,不可能空手而歸。
轉身找路。
找到之前那個岔口,走了反方向,幾百米都出去了,還是沒找到熒光閃閃的樹。
一直沒找到,又不知道哪裡出了錯,人就有些急了。
只能亂無目的的瞎轉。
想着即使找不到白天看到的那顆樹,只要能找到金果欖,這也不算白來。
結果沒走多遠,她就感覺腳底一滑,跌入了一個深坑。
以林霏開的敏銳度,她覺得這坑裡有人。
腳剛落地,二話沒說一把毒針衝著一處攻擊過去。
「手下留情。」
林霏開就看着一團黑影躲了過去,毒針全打到了坑牆上,很明顯這人武功不弱。
「什麼人?」
林霏開壓低聲音問道。
「好人。」
一個男子的聲音。
「大晚上的,你不在家睡覺,躲這幹嘛?」
林霏開語氣不善。
「這位小哥,在下在抓歹人,奈何他們都是夜間行動。」
對方看林霏開的身形,就知道是個女扮男裝的。
但為了不引起沒必要的麻煩,還是要尊重一下對方。
客觀說這姑娘個子挺高,在南方還真能糊弄過去。
她一直壓低聲音說話,給她女扮男裝上加分不少。
「哦,打擾了,你這要抓什麼歹人?」
林霏開就是隨口一問,邊說邊從袖中掏出了求救彈。
因為這個深度的坑,憑她的輕功,出不去。
讓一個陌生人幫忙,不好意思開口,更何況對方敵友不分。
全當是誤會,自己躲遠點。
剛想放,就聽到男子說道:「煉血島。」
聽到這三個字,林霏開瞬間來了精神。
煉血島是西涼境內最大的殺手組織。
林霏開的父母就死在煉血島殺手的刀下。
上一世,林霏開行走江湖,冷血俠女,專殺煉血島的殺手,為父母報仇。
可惜最後還是死在了煉血島殺手的手上。
這一世,重生七年,雖然目標沒變,但復仇的思路已經改變。
武功再高又能怎樣,始終是一個人的力量,可煉血島這個殺手組織,少說有幾百人,還在不斷擴大。
一個人很難殺盡。
林霏開出身也是揚州鹽商林家,身家殷實。
父親雖然沒參與家族生意,但茶館,紡織廠,地契房契的也沒少給她留。
上一世林霏開一心報仇,無心管理,基本都是虧錢的,之後全部變賣,所得錢財也都讓她買煉血島的消息花光了。
重生後,學習經商,在揚州成立廣鑫商號,努力賺錢。
這一世林霏開雖然沒有親手殺過煉血島的任何殺手,但復仇計劃正在進行中。
「我幫你。」
林霏開收好已經打開一半的求救彈。
男子楞了一下,因為和預期不一樣。
他提到煉血島是想讓這位姑娘快點離開,不要耽誤他的正事。
在西涼,煉血島的惡名,家長都可以震懾不聽話的小孩子,到這位姑娘這,怎麼變成不走了?
但還是說了一句。
「好。」
「你有計劃嗎?」
「這個陷阱就是計劃。」
「你的意思是說周圍有煉血島的人?」
「是的。」
「你的計劃是等他們掉進來?」
「對。你看你不就掉進來了嗎。」
「我不算,我走急了,這樣不行的,太消極了,我們要主動出擊。」
「那要怎麼做?」
「來人啊,救命啊,有沒有好心人在啊,那位帥氣逼人,富甲一方的壯士能救我啊!我定重酬報答,救命啊,多給錢行不行啊!價格都好談啊!」
林霏開也不偽裝聲音了,聽起來就是有錢的柔弱女子在求救。
男子剛想制止,就聽到周圍有腳步聲,心說這姑娘是武功不弱還是運氣好?
之前也聽見過腳步聲,可沒人走過來,這亂喊的就行嗎?
還真有搭腔的。
「給多少錢?」
「價格都好…」
林霏開還沒說完一句話,這位探頭大哥,就被陷阱下飛出的一枚麻醉鏢撂倒。
男子一個飛身出了陷阱。
林霏開尷尬了,她這一世光研究怎麼賺錢去了,輕功屬實一般,沒有繩索,這個深度的坑她不可能出去。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只能發求救彈。
之前她要幫男子,也是有自己算計。
首先,煉血島是大家共同的敵人。
其次,她看出來了這男子武功不弱,自己幫他抓人,他會幫自己出坑。
畢竟發求救彈有些難看,自己立刻歸屬於幹啥啥不行,只會添亂的那種人。
可誰能想到,自己幫了個忘恩負義的,抓到人就跑了,此刻幫不幫自己出坑都不計較了,怎麼連聲沒成本的謝謝都沒有。
求救彈一發,很快常驥帶人到了,林霏開被接走。
林霏開走的急,沒看到遠處男子懊悔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