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帶大佬闖三界
我帶大佬闖三界 連載中

我帶大佬闖三界

來源:google 作者:月瀾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霄 古代言情 孟懷夕

【團寵,重生,雙向奔赴,蒼生,大義】孟懷夕:什麼?我孟懷夕一個普通人竟然帶了一個上神行走三界,還是自己的紅顏知己?雖然說我是凡人之中的佼佼者,但是這差距也太大了吧!凌霄:你這隻小怪物,還想跑出我的手心?看我如何將你拿下充當座下神獸蘇葉:凌霄,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我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得到你,我蘇葉得不到的東西從來都只會毀掉,沒有例外展開

《我帶大佬闖三界》章節試讀:

凌霄說完馬上衝出房門,顧川柏和月見也緊跟其後,到了兩人的房間查看,兩人確實是在熟睡中。

顧川柏看見孟懷夕睡得沉沉的,趕緊小聲的喊了她幾聲,可是卻沒有任何反應。

凌霄的手在幾個人的眼前一揮,面前的畫面早已經消失不見,映入眼帘的是凌亂的房間,屋內也早已經空空蕩蕩,沒有了人。

再到楊佩蘭的房間去看,也發現她不並不在房內。月見疑惑,明明自己離她們的房間距離如此之近,雖是閉着眼睛,可五感就連兩人房內有幾隻蒼蠅都一清二楚,更別提兩個大活人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不可能啊,我和師兄明明一直都在房內,根本沒有聽見她們的動靜,而且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霄知道,這個是幻術,可是幻獸早就被自己和蘇葉封印在了東海,永無出世可能。

況且如果真的是那隻幻獸的話,恐怕他們三個人也一樣逃脫不了,何必大費周章的弄一間客棧,專門吸引人前來呢?

這三界,唯一會幻術的也只是幻狐和幻獸了,不是幻獸,就只能是幻狐了。

他腦海里快速思索着所有的可能性,一陣風吹來,幾人手裡的蠟燭也被吹滅了。

凌霄眼疾手快,拿出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將它嵌在樑上,屋內瞬間被點亮,周圍環境一覽無遺。

「好啊,你小子,從哪得來的那麼一個大寶貝,現在才拿出來。」

顧川柏看着房樑上的夜明珠,眼睛都放光了。「這夜明珠可以換多少丹藥啊?」

月見跑遍了整個客棧的前前後後,所有的房間都一一查了個遍,可哪裡有什麼人,這才後知後覺的知道原來那幾個人並非凡人,一定是她們做的手腳。

失落的回到兩人身邊,蹲下身子,把頭埋在手臂裏面哭泣,這麼多年,自己一直跟着懷夕寸步不離,這是第一次把她弄丟,自責不已。

顧川柏走上前來,將她扶起來,拍了拍她的頭說:「別擔心,懷夕聰明伶俐,自然能吉人天相,況且有靖元在,一定會沒事的。」

月見聽完,哭的更凶了。

「你們這兩個同門師兄弟,整天只會研究醫術,救人性命,真到了遇到危險的時候,恐怕還要讓我來保護你們。」

顧川柏一時語塞,竟不知說什麼好了,他肯定是不能將凌霄上神的身份說出來的,不然壞了凌霄的計劃,再去追查九黎壺的事情,只會更加難上加難。

凌霄被哭的心煩意亂,自從見到懷夕的時候起,他就對她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特別是懷夕的眼睛,雖然和夢中的女孩有所差異,但是眼神卻騙不了人,他覺得,懷夕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雖然第一次聽到顧川柏提起,也是毫不在意。

但此時此刻,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只是壓在心裏,裝成一副鎮定的模樣。

「行了,遇到危險,不靜下心來分析,反而在這裡哭哭啼啼,成什麼樣子,有這個時間哭,孟懷夕和楊佩蘭早就被人大卸八塊了。」

月見看到凌霄不耐煩的樣子,加上他說的話,腦海里全是懷夕被大卸八塊的模樣,差點暈過去。

幾個人此時此刻毫無頭緒,只能坐下來靜靜回想分析事情的前因後果。

此時,被帶到暗室里的孟懷夕和楊佩蘭也漸漸蘇醒,看到周遭的環境,楊佩蘭被嚇得大叫起來。一個滿臉肥肉的男人走過來,啪一下照着楊佩蘭的臉就是一巴掌,滿眼的不耐煩。

孟懷夕見狀,緊緊的抱着她,知道這夥人並非凡人,不然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根本帶不走她們,開口朝着老闆娘就問:「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的朋友們呢?」

楊佩蘭此時此刻只是默默蜷在孟懷夕的身上,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老闆娘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露出來的大腿顯得白白凈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慢慢從椅子上站起來,搖搖擺擺的走到兩人的面前:

「你那幾個朋友,自詡睿智,聽聽他們的對話吧,簡直把人笑掉大牙,連這客棧都是我的,他們的一舉一動還不在我掌握之中,這會兒恐怕正在滿世界找你們呢!」

說完,便開始大笑起來,尖銳的聲音極其刺耳,孟懷夕仔細得觀察着周圍的環境,發現這個暗室的結構和外面的客棧差不多,並且通過頂上的透氣孔,還可以聞到隱約的香氣。才知道,她們根本沒有出這個客棧。

孟懷夕在心裏想着:「完了完了,我們這回肯定沒戲了,顧川柏他們根本不會想到這群妖怪竟然膽大包天,抓了人還敢藏在客棧裏面,真是應了那句「出師未捷身先死。」

還未等孟懷夕思考怎麼逃脫,為首的便大喊下屬開始磨刀,那個討厭的男人抓着孟懷夕就要往案板上綁,她想掙扎來着,可是面對如此粗壯的男人卻無法使出一點力氣,只能像是羔羊一樣任人宰割。

楊佩蘭此時蜷縮在角落裡,一言不發,渾身瑟瑟發抖,想起自己原來的遭遇,淚水一滴滴湧出來,她自信顧川柏他們幾個可以保護自己,卻還是落入這樣的境地,心裏面已經快到奔潰到了極點。

沒過一會,又看到孟懷夕被五花大綁在案板上,拿刀的人一點點接近她,兩眼一翻,又被嚇暈了過去。

孟懷夕被綁在案板上,動彈不得,拿刀的人正向她一步步逼近,思索着要從哪裡下手。

她真的開始擔心了,世上的事哪來的那麼多巧合,她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普通人罷了,只怪自己太自信,一直以來都是月見在保護自己,可以說,自己能做成那麼多事,全是她的功勞,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可憐了自己的爹娘,只有她那麼一個女兒,她甚至開始後悔出來,安安心心的在家裡當一個大小姐,偶爾替爹娘分憂解難,孝順他們終老多好,想到這裡,眼淚從眼裡滑落在耳朵里。

拿刀的人手舉着刀在頭頂,正要落下時,孟懷夕突然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凌霄,救我!」

「懷夕等我,我來了,等我!」

孟懷夕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喊出這個上神的名字,只見外面金光四起,一把帶着藍光的劍從捅破了牆壁,力量之大,穿過拿刀的男人身體將他定在死在對面的牆壁上,瞬間沒了氣息。

為首的靖元通過被劍捅破的骷髏里鑽了進來,月見緊隨其後,將餘下的幾人三下五除二的一一制服。

凌霄為她解開了繩子的時候,她一言不發,死死的盯着他。

孟懷夕不解,為什麼自己叫凌霄的時候他會出現,會答應自己?這把藍色的劍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武器,上面還掛着一隻用木頭雕刻的小狐狸,很像月見的模樣。

而神農派也從來不用武器,那裡的人都是像顧川柏一樣一個背簍,一本醫術行遍天下。

「你剛剛是在喊凌霄嗎?」

聽到這句話,顧川柏趕緊湊上來問道:「是啊,我也聽見了,你怎麼會?

還沒等顧川柏說完,孟懷夕自顧自的從案板上下來,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凌霄這個名字會脫口而出,沒辦法跟兩人解釋。

月見上來一把抱住了孟懷夕,在她臉上蹭來蹭去,哭着說:「懷夕我終於找到你了,我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孟懷夕拍了拍月見的小腦袋,安慰了幾句,看見被綁的幾個人,恨不得先給她們幾個巴掌,替佩蘭報仇。

顧川柏走上前去一把將楊佩蘭抱起,幾人帶着這些妖物出了暗室。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

經過幾人的盤問才知道,他們的確是狐狸,可並不是青丘九尾狐,也不是像月見一樣的普通白狐,而是幻狐。

相傳這幻狐最能蠱惑人心,陰險狡詐,喜食人心,飲人血。而這群狐狸,在這裡待的時間久了,害得人多了,口味自然也挑剔起來,從原來專門擄劫附近窮人家的孩子,到現在只食有錢人的血肉,只要是有錢的,無論大人小孩都不放過。

原來這裡的客棧是一個老婦在經營,這幾個人在山林裏面日日經受風吹雨打,偶然間發現了這裡,便將人殺害,霸佔了這個地方。

正所謂人心不足蛇吞象,就連這妖也是一樣的。

孟懷夕聽到這裡,再也沒有辦法忍受,走上前去,就狠狠的給了那為首的女子一巴掌。

「連小孩子也不放過,你們簡直喪盡天良。」

說完便抽出月見的彎刀,將刀抵在她的脖子上,血液開始順着刀流下來。嚇得幾人連連求饒。

不曾想,為首的狐狸竟然利用利爪割斷了繩子,眼睛裏閃着紅色的光,死死的盯着孟懷夕。

沒多久,孟懷夕就像失去了意識一樣,轉身將刀快速的朝着凌霄甩了過去,凌霄靈巧的側身躲過,只是還是慢了一步,被刀划了一道淺淺的傷口出來。

在大家擔心懷夕之時,幾個人已經逃之夭夭,不知往哪裡去了。

孟懷夕回過神來,趕緊拉着凌霄,讓他去追,若是被他們逃走了,不知道又去哪裡害人,這世間的人本來都生活得極苦,若是再被這些妖物擾亂了人間,像她們這樣普通的人該去哪裡控訴。

凌霄轉過頭看着顧川柏,眼神里似乎有話要問,顧川柏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

對着月見說:「你保護好懷夕和佩蘭,我跟着凌霄,去去就回。」

說完兩人便消失在了客棧。

孟懷夕還沒來得及叫兩人,都走了,只得和月見回到楊佩蘭的房間,為她更換了衣服,為她被打腫的臉輕輕的上了葯,一直仔細照顧守護。

「對了,月見,你們是怎麼發現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