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成了財閥大佬的心尖寵
我成了財閥大佬的心尖寵 連載中

我成了財閥大佬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喵不是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一朵 沈嶠 現代言情

周一朵十三歲就成了孤兒,小姨心疼她,將她帶在身邊因為她的存在,小姨和姨夫總是吵展開

《我成了財閥大佬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漆黑的樓道里,周一朵站在一扇半掩的門外,聽着裏面的男女傳來的爭吵聲。
「我一天天的在外面累死累活的,不僅要養你,還要養你姐那個拖油瓶!」
「你這點事都做不好!
勞資他媽的受夠了!」
「我告訴你,今天要麼她滾,要麼你們兩個一起滾。」
姜遠山的聲音暴怒,伴隨着噼里啪啦摔東西的聲音,周蘭哭起來:「遠山,你別生氣,我知道錯了。」
「是我不對,我以後會小心一點,再也不會打碎你的酒。」
「朵朵無依無靠的,你不讓她離開我們家,她能去哪?」
「我管她去哪?

她和勞資有半毛錢關係嗎?
死在外面正合我意!」
「遠山,算我求你……」 周蘭哀求的話,周一朵聽過無數次,但這一次,她好像聽不下去。
她攥緊雙手想要衝進去,卻猛的想起,某次她犟嘴,周蘭被姜遠山打到進醫院的畫面。
很多時候,她的反抗只會換來周蘭更不好過的下場。
周一朵深呼吸,無數次的反覆後,閉上眼睛狠心離開。
秋雨很涼,抵禦不了的涼意,包裹着周一朵整個人。
空蕩又安靜的大街,幾乎沒有行人。
周一朵像個無家可歸的鬼魂,漫無目的走着,但始終不知道可以去哪。
今天她跑了六份兼職,結束的時候,累的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她以為回家就可以休息了,但她忘了,那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她從十三歲就是個孤兒了。
是周蘭心疼她,才把她帶在身邊。
周一朵抬眼,正好看見一棟燈火通明的居民樓,那一盞盞亮起的燈火,都代表一個家。
真可惜,沒有一盞屬於她。
周一朵想到這些年來周蘭在姜遠山面前,伏低做小的模樣,就止不住的難過。
如果不是她,周蘭該有大好的人生的。
………… 翌日。
周一朵找了一個周蘭和姜遠山都出門的時間,回去拿了自己的戶口本。
從樓上下來,她上了一輛白色的大眾捷達。
車內,氣質偏冷,五官深邃的男人側頭看了她一眼:「想好了?
真的要和我結婚?」
周一朵在系安全帶,聞言轉過頭。
眼前的男人是她救命恩人的孫子,沈嶠。
沈嶠今年二十八歲,家裡排行老七,平時開滴滴或者接代駕為生。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周一朵恍惚了一瞬,隨後點頭:「想好了。」
昨天凌晨,周一朵接到了沈爺爺的電話,沈爺爺在電話里告訴她,自己查出來癌症晚期,以後沒有太多日子。
說著說著,沈爺爺就說自己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應該就是看不到沈嶠結婚了。
周一朵安慰沈爺爺,結果沈爺爺就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沈嶠。
周一朵急於從姜遠山家裡搬出來,也想報三個月前沈爺爺對她的救命之恩,便答應了。
車窗外的風景快速略過,周一朵告訴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半小時後,民政局。
周一朵和沈嶠,一前一後的走出來。
有很多對剛領證的小夫妻,和他們擦身而過,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周一朵的視線從他們臉上划過,低頭看自己手上的兩個大紅本本,有一瞬間的恍惚。
「我有沒有表達清楚?」
男人的聲音拉回了周一朵的思緒。
她抬頭還沒說話,沈爺爺便杵着拐杖,氣勢洶洶的過來:「沈嶠,我孫媳婦這麼乖,你凶什麼凶?」
兩人齊齊朝老爺子看過去,周一朵有點尷尬:「爺爺,他沒凶我。」
老爺子根本不聽周一朵的話,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別包庇這個狗東西,我知道他什麼德行。」
「仗着自己人高馬大,目中無人!」
「……」周一朵。
沈嶠看着老爺子護着周一朵的模樣,挑了一下眉:「爺爺,您就這麼不相信您孫子?」
老爺子沒理他,看着周一朵,笑眯眯的:「孫子有什麼好相信的,當然是要信孫媳婦。」
沈嶠:「……」 周一朵:「……」 「這是結婚證吧?」
老爺子看到周一朵手中的紅本本,眼睛立刻亮了:「快,給我看看。」
看完,確定沈嶠沒有誆他,老爺子終於安心。
他看着兩人,有些感性的開口:「以後你們就是夫妻了,就是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人。」
「爺爺希望,不管將來你們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都對彼此不離不棄。」
「不離不棄」四個字落進耳朵里,周一朵看了下意識一眼沈嶠。
沈嶠屬於那種很斯文的長相,只是站着,都不容易讓人忽視。
周一朵覺得他不像一個司機,更像是老師之類的職業。
他們沒人作聲,沈爺爺急了:「你們兩個聽見沒有?」
周一朵回過神來,只能笑說:「我們會的,爺爺。」
沈嶠也「嗯」了一聲,又跟周一朵說了一遍公寓地址和密碼:「我就不送你過去了,剛接了一單專車,要去接人。」
周一朵點頭:「好。」
「您現在也安心了,我送您回去吧。」
沈嶠意有所指的沖老爺子揚了揚下巴。
老爺子不滿沈嶠的安排,眼睛一瞪還要說什麼,被沈嶠漫不經心的堵住:「您差不多得了。」
「您也知道我倆不熟,您就是要安排小貓小狗,都還需要點時間彼此熟悉呢,何況我們倆。」
沈嶠看起來沉默寡言又不苟言笑的樣子,能一下說出這麼多話,周一朵還挺吃驚的,不由的看了他一眼。
沈嶠太敏銳,很快朝她看過來。
 

《我成了財閥大佬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