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被迫成了地球最後一位修真者
我被迫成了地球最後一位修真者 連載中

我被迫成了地球最後一位修真者

來源:google 作者:走卒看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走卒看花 都市小說 陳平生

【玄幻,無系統,慢熱,成長型】成就無上大道的背後,是一個精心編織的巨大陰謀無意間識破陰謀的父母慘遭殺害,為留下唯一血脈,臨死前將一個嬰兒傳送到遙遠的末法星球從現代都市走出的少年,無懼世間冷眼,不怕千錘百鍊以平凡身軀,成就無上大道……展開

《我被迫成了地球最後一位修真者》章節試讀:

走進校門,

陳平生一路小跑,

終於趕在新生報到處準備撤離的前一刻,

遞交上自己的錄取通知書和身份證。

「同學,你來的可真夠晚的,要不是雯姐說再等一會,明天你就得去教務處寫情況說明了。」

一個高高瘦瘦、戴着眼鏡的男生,

接過陳平生的通知書,

一邊說,一邊開始辦理入學手續。

「實在不好意思,家裡出了點事。」

陳平生向著眾人道歉。

「沒關係,你瞧,還有好幾個新生沒來呢!」

劉清雯揚了揚手裡的新生報到表,

確實還有幾個學生的名字下面沒有打對號。

不知道為什麼,

劉清雯對陳平生的第一感覺有些特殊。

洗的有些泛白的牛仔褲,

簡單的白色T恤,

清新俊逸的面容

配合著幹練的短髮,

特別是那雙充滿活力的眼睛,

讓她感覺陳平生特別真實。

「嗨,雯姐,辦完陳學弟的,咱可不再等了,我女朋友還等着和我一起吃飯呢。」

戴眼鏡的男生有些嘚瑟道。

「知道了,胡凱。你這好不容易才找到女朋友,我可不能耽誤你們你儂我儂的。」

劉清雯調笑道。

等了好長一會兒,

胡凱方才道:

「好嘞,陳學弟,都辦理完了。」

「歡迎加入清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這個有愛的大家庭。」

「喏,這是你的宿舍鑰匙,因為你來的比較晚,所以只能和後面還沒來的學生分配到一間宿舍了。」

「不過你正好是第一個,只能辛苦你先打掃一下衛生。」

「謝謝。應該的。」

陳平生笑着點點頭。

「雯姐,你領着陳學弟去宿舍吧。」

不等劉清雯回答,

胡凱迫不及待,

撒開大長腿一溜煙就沒了蹤影。

笑着搖搖頭,

劉清雯對陳平生道:

「走,我領你去宿舍。」

陳平生剛轉過身,

身後就傳來陳小朵的聲音,

「哥,可找到你了,也不知道等等我。」

劉清雯看向說話的女孩,

和陳平生一樣,

穿着有些泛白的牛仔褲和一件簡單的粉色T恤,

待瞧見她的臉龐時,

劉清雯差一點,

把她當成當紅女明星宋希。

「你怎麼跟過來了?」

「我來這的目的就是要送你報到呀!」

陳平生寵溺地,揉了揉陳小朵的腦袋,

「走,跟哥去宿舍看看。」

……

第二天一早,

胡三畏和陳小朵就回長安了。

走之前,

胡三畏給了陳平生一把鑰匙,

是他之前買的一套別墅,

說是讓陳平生幫着照看點,

免得遭了賊。

陳平生知道,

他是怕自己萬一住不慣宿舍,

好有個地方住。

而陳小朵,

又和小時候玩躲貓貓一樣,

留給陳平生,滿懷的眼淚和鼻涕。

小時候玩躲貓貓,

每次找不到陳平生,

她都會嚎啕大哭,

等陳平生受不了自己的哭聲,

自己主動出來的時候,

陳小朵就會上前把自己的鼻涕、眼淚統統抹到他衣服上,

才會破涕為笑。

只是這一次,

陳小朵沒有笑…

新生入學儀式、班會、軍訓…

一切按部就班的進行着。

陳平生也正式開始清北大學的求學之路…

326宿舍,

晨跑完畢的陳平生,

拎着一堆早飯進了門,

挨個喊醒昨夜宿醉的舍友。

這一幕讓他感覺自己還是生活在福利院,

因為在福利院的這些年,

他都是這樣照顧弟弟妹妹。

「我說哥幾個,晚上咱們一塊喝點吧,就當是咱們勝利完成軍訓的獎勵。」

宿舍老大李放說完,

就將陳平生遞過來的豆汁,放雷子一般,一飲而盡。

李放是東北人,200多斤,性格豪爽,

大概心寬體胖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特愛喝酒,

每天都能為喝酒找到無數種理由。

這開學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眾人已經被他拉着喝了不下14次。

「行啊!今晚我得把平生灌醉。前天讓他把我辦了,害的我被教官好一頓操練。今晚我得找回場子來。」

這是老三,司浩然。

據他自己說是一位美籍華人。

在洛杉磯長大,

後來因為家裡的一些原因就回到上京求學。

「李老大,我這還沒醒酒呢!我要請假,請求大大們批准。你呢?平生。」

老二徐承志,

從枕頭旁拿起自己的眼鏡戴上,

典型的江南人,

帶着一副有些誇張的大眼鏡。

「我?我無所謂,想喝酒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只要我能辦到,絕無二話。」

李放把胸脯拍的砰砰響。

三人的目光聚焦在陳平生身上,

等着他的下文。

「晚上這頓我請客。」

「你…」

「這個…」

徐承志和司浩然忽然感覺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還以為是啥事呢,行,就你請。未來你半年的生活費,我包了。」

還是李放最終定下調子。

聽到他的回答,

陳平生心裏一暖。

李放、徐承志二人,

是陳平生住進宿舍後的第二天來到宿舍的,

司浩然是第三天。

當初宿舍夜話,

每個人都將自己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當陳平生坦然說到自己來自於福利院時,

三人的目光中並未出現絲毫輕蔑。

對於修為已經達到築基後期的陳平生而言,

在夜間看清眾人臉上的表情。

他還是能夠輕易做到的。

這一點,

着實讓他心裏對李放三人,

多了一份認同。

當初夜談,

唯一讓陳平生不爽的地方,

就是他們按年齡排大小的事。

因為李放晚上兩年學,

年齡確實比他們三人大兩歲,

所以當之無愧成了宿舍老大。

而對於老二之爭,

在徐承志的陰謀論證,

還有司浩然的推波助瀾下。

徐承志終於如願以償榮登老二的位置,

司浩然則是緊隨其後當了老三,

而陳平生則被迫成了最小的老四。

按照徐承志的推論,

陳平生既然來自於福利院,

那他肯定不能確定自己的生日。

情況也確實是這樣,

陳平生只知道自己出生的年份,

卻不知道具體月份,

身份證上的日期也是爺爺隨便給他填的。

所以在徐承志和司浩然的『險惡』用心下,

他便成了臘月二十九的生日。

為什麼是臘月二十九?

因為徐承志、司浩然、陳平生三人都是同一年的人,

而徐承志臘月二十七,司浩然臘月二十八。

只有陳平生是臘月二十九,

他倆才能排在陳平生前面。

一張口鬥不過兩張嘴。

無奈之下的陳平生,

接受了自己成為宿舍老四的這個現實。

不過在接下來的時間裏,

每次出去吃飯,

他們三人都會偷偷把錢付上,

從來沒有讓陳平生付過錢。

美曰其名:

怎麼能讓老小付錢呢?

但陳平生知道,

他們是怕自己花錢,

在所有人眼裡,

從福利院出來的孩子,

都是沒有錢的。

所以陳平生提出了晚上這頓他請客的要求…

《我被迫成了地球最後一位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