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吻上她的指尖
吻上她的指尖 連載中

吻上她的指尖

來源:google 作者:馥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莫子瑤 賀時晚

背靠資助,自卑又脆弱的莫子瑤考上大學,在大學第一天就對賀時晚一見鍾情,暗戀許久後居然聽到了他說:「我們交往吧」在交往第三年她發現了賀時晚與自己交往的真相,她心痛離開,消失在賀時晚的範圍內,兩個月後與那個叫江準的人結了婚,在婚禮上再遇男主,才得知老公竟然是賀時晚的哥哥婚禮後,賀時晚認清內心,多次設計與莫子瑤相遇,多次家庭聚會中,莫子瑤心動作祟,最終離婚,與賀時晚破鏡重圓,複合後遭到黑化江準的一次次報復,卻多次被表面儒雅隨和的江準的外表欺騙,無法識別計謀,多次從鬼門關走過,最終賀時晚莫子瑤兩人強強聯合打垮江准,結束虐戀成甜寵he展開

《吻上她的指尖》章節試讀:

這是莫子瑤第一天上班,一同兼職的還有幾個女生,也不覺得孤單了。

在簡單熟悉幾天後,莫子瑤也跟店裡的姐姐哥哥們關係也緊密了起來,第一天兼職還算順利。

除了有幾個客人不太好對付外其餘都很順利,而且積累了很多的服務經驗,尤其是與人溝通的有用知識。

這天,萬里無雲萬里天,天氣出奇的好。

店裡午休時間到了,大家關了店門在用餐,莫子瑤拿起裝滿的餐盤就往用餐區走,剛走近就聽到很大的議論聲。

她隱隱約約地聽着像在八卦,就快步走近,坐下來聽着大家議論紛紛的聲音。

店長首先大聲的說:「下午賀總的兒子會來店裡給人過生日,等會兒吃完飯要準備下午的生日會,據說是賀少多年的女朋友!」

因為沒提名字,莫子瑤也沒在意,只是覺得姓賀的也不少就沒太在意。

莫子瑤吃完飯就跟着工作人員一起準備下午的餐飲用料,可能是太忙碌,整個下午都覺得很充實。

快到傍晚的時候,餐飲就開始不對外開放,員工們都開始布置起晚上生日會的用景。

布置得差不多後,天也快黑了,微風吹進店裡,店的後方是一個精緻的小院子,四周掛滿了彩色的氣球,從院子牆頭就垂下來的暖黃色燈光充滿了整個空間,浪漫而又氛圍感十足。

莫子瑤環顧四周已經在好奇是如此曼妙的身姿才能出現在這場景里,童話般的感覺,盛開在周圍的紫色玫瑰,淡藍色的薄紗側卧在兩側道路邊上,莫子瑤看着眼前的場景好似已經身處其中,甚至呆住了許久。

「瑤瑤,怎麼還呆住了?」旁邊的服務員姐姐戳了戳莫子瑤。

莫子瑤:「啊,嚇我一跳,我就是覺得這裡好浪漫。」

服務員姐姐:「其實每年賀少都會在這裡給女朋友辦生日會,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布置過,只不過每年生日會主題顏色都會不一樣。」

莫子瑤:「今年是紫色,藍色。」

服務員姐姐:「嗯,聽說這是他倆的守護色,真是浪漫。」

莫子瑤聽着出現了羨慕的目光,甚至已經開始幻想如果哪天賀時晚也給自己辦這樣的生日會,只屬於兩個人的生日會。

想着想着,被迎面而來的立牌驚住了:葉雨萱!怎麼會是葉雨萱的名字。

莫子瑤感覺內心受到了驚嚇,拉着服務員姐姐就問:「你說的賀少是?賀時晚嗎?」

服務員姐姐:「是啊,南蕪市除了他還有誰被叫賀少嗎?而且每年他都帶女朋友來我們店裡過生日,再說了,盛雲餐飲也是賀家的產業。」

莫子瑤接連受到了驚嚇,他們倆在學校不是完全沒聯繫的嗎?為什麼還每年都來過生日,私下約會。

而且自己不是賀時晚女朋友嗎?難道是自己被擺了一道不成。

多重的疑問圍繞着莫子瑤,她的內心快喘不過氣來,手上拿着的綵帶也被捏成了一團球。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一輛汽車疾馳而到打破本有的寧靜,從門到店口的一段距離都站滿了人,等着主角的到來。

莫子瑤因為知道了賀時晚葉雨萱會來就和旁邊的姐姐換了位置,躲到了後廚打雜,這也是怕正面遇到賀時晚。

車窗慢慢地搖下來,葉雨萱瞥了一眼,打開車門提起裙子就下車,嬌美的臉蛋上透露着一絲的高傲,本就高挑的身材在高跟鞋的輔助下顯得更加出眾,一頭烏黑透亮的捲髮及腰,白皙魅惑的臉蛋在夜色中顯得格外迷人,整個人散發著濃烈的自信氣息,高貴冷艷。

賀時晚在後下車,修長的身材在熱鬧非凡的人群中顯得更加俊挺,一身黑衣的他五官俊朗,渾身上下都瀰漫著尊貴的氣息,抬起頭的一瞬間彷彿世間所有的事物都黯然失色。

兩人並肩而行,成為了最耀眼的存在。

剛進店,店裡的工作人員都忙碌起來,莫子瑤也不例外,即使心裏已經被扎了很多針,但還是在後廚堅持幫忙,只覺得總不能當面對質吧,不能自討沒趣。

夜逐漸深,莫子瑤卻始終沒有踏出後廚一步,是尷尬也是無奈。

「新來的,你幫我送下這盤酸奶裹排骨。」

廚師長對着莫子瑤說道,莫子瑤明顯慌了,想推辭給別人,但是一看周圍只有自己一個新來的在,便微笑着接過盤子。

莫子瑤顫顫巍巍地端着盤子向餐廳走去,本想等等進來的服務員,可是站了幾分鐘還沒有人進來。

對講機里傳來聲音:「酸奶裹排骨好了嗎?」

莫子瑤:「好了,現在就端來。」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莫子瑤的內心慌了,她假裝沒事向餐廳走去,心想着尷尬的不應該是自己。

也許是這樣的心理給了她力量,走向餐廳的腳步逐漸穩了,到了內餐廳,莫子瑤遠遠地就看到了面對面而坐的賀時晚葉雨萱,心裏痛的像心絞。

眼淚不停地在她的眼睛裏打轉,臉蛋微紅地清晰可見,她抿起嘴,控制着自己不哭出聲,眼淚輕輕地滑落到嘴邊,甚至嘗到了眼淚的味道,鹹鹹的苦苦的,她抬起手抹去眼淚,仰起頭不讓眼淚繼續流。

暫停了幾秒鐘,她還是端着盤子逐漸走近他們。

到了桌子邊,她輕輕而又快速地放下盤子就想走,葉雨萱一眼就認出了莫子瑤,便一臉壞笑地對着正低頭吃着牛排的賀時晚說:「時晚,你看那邊街上的那對情侶好像我們當初的模樣。」

賀時晚抬起頭目光剛好撞上莫子瑤,但還是鎮定自若地說:「是啊,很像。」

莫子瑤開始無語,那自己算什麼,渣男賀時晚,心裏快要氣死了。

莫子瑤雙手摳着盤子,手力太重,盤子發出了聲,想要從這裡快逃,但是雙腳卻不聽話。

葉雨萱一看莫子瑤的表情,心裏更是樂開了花。

莫子瑤一臉的氣憤,生氣的是賀時晚明明說了是自己男朋友,明明說了交往,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裡,那自己又算什麼。

葉雨萱裝不認識自己無所謂,為什麼他也是這樣熟視無睹。

賀時晚眼睛從莫子瑤身上閃過,一言不發,渣男氣質十足。

莫子瑤滿肚子的氣不打一處來,本想質問一番,但又怕尷尬的是自己,只好硬生生地把氣咽進肚子里。

她氣的轉過身,端着盤子往後廚走,想着等今晚工作結束了一定要質問賀時晚一番。

後廚傳來一陣歡笑聲,莫子瑤走近一看後廚里幾乎聚集了店裡的員工。

她好奇地放下盤子就問:「怎麼大家都在這裡,第一次後廚這麼多人。」

廚師長:「看來大家都是有眼力見的,每次葉小姐生日大家都在後廚不當電燈泡,只管傳菜。」

聽完,莫子瑤覺得自己真不該問的,聽了更加覺得自己好可悲。

「聽說他倆畢業應該會結婚吧,聽到葉小姐說畢業就訂婚,還看到賀少給他帶了戒指呢。」

店長天生洪亮的音色,整句話聲音就傳遍了整個後廚,在莫子瑤聽來是多麼的諷刺又刺耳,雙手捏成了一個拳。

已經遠走很久的自卑感又回來了,她怕的已經不是尷尬,而是最後一年的大學生活會怎樣度過,會受到人們怎樣的目光看待。

生日會接近尾聲,後廚開始整理廚房,等待結束關門。

莫子瑤也開始脫下圍裙,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衣服就到小隔間拿包,她心緒複雜,顫顫巍巍地拿起包。

包還是賀時晚買的,頓時心裏覺得好諷刺,她對着隔間里的鏡子心酸地笑了笑,她從來沒見過這麼讓自己都可憐的笑容。

背起包她就往門口走去,剛到轉角處就看到向著賀時晚撒嬌的葉雨萱。

葉雨萱一臉嬌羞地看着賀時晚:「時晚,你是因為江准才跟莫子瑤交往的吧,我就知道你是因為那件事,再說了我跟前男友墨雨軒已經分手了,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相處吧。」

賀時晚嘴角微微翹起,笑容逐漸大了起來,這是莫子瑤第一次見過的表情,果然真愛不一樣。

莫子瑤看着眼前的兩個人,心裏難受至極,只見賀時晚拉過葉雨萱的手,在她的指尖吻了又吻。

莫子瑤懵圈了,想要衝上去就質問一番,正踏出一隻腳就又收了回來。

「所以江准什麼時候回來?」葉雨萱傲嬌地握着賀時晚的手問道。

賀時晚:「下個月吧,你也知道那場車禍很嚴重,治療上個月才剛結束,恢復到正常要到下個月。」

江准?江準是誰,為什麼會說因為江准才跟自己交往,莫子瑤心裏一堆疑問。

「走吧,時晚,我今晚住你家裡吧,我爸媽不在。」葉雨萱起身就拉着賀時晚的手說道。

賀時晚起身加重了手的力度,一把拉過葉雨萱,葉雨萱本就苗條纖瘦的身形經不住這麼大力度,幾乎是被拉着飛了過來,最終靠在了賀時晚的肩膀上。

賀時晚微微低着頭,抬起葉雨萱的下巴,輕輕地吻上她的紅唇,吻完鼻子還蹭了蹭她的臉蛋,葉雨萱嬌羞地抱了抱賀時晚又鬆開,兩人相視一笑拉手走出餐廳。

等他們開車疾駛而去,莫子瑤才走出餐廳,她一路上回想起剛剛賀時晚葉雨萱兩人的對話,疑惑中又帶着心酸。

一路上莫子瑤不知哭了多少次,紅潤的眼眶在這白皙的臉蛋上更加明顯,仰頭看了多次夜晚的天空,星羅棋布的夜晚,星星閃耀地讓莫子瑤更加無端生氣。

如此美妙的夜晚,卻只有自己一個人度過,還要經受這番無視。

到了菲菲家門口,莫子瑤整理了整理情緒,拍了拍臉蛋讓自己振作,抹了抹還在眼角的淚水,打理一番,盡量讓菲菲看不出自己不好的狀態。

輕輕敲門,等菲菲打開門,打開門,莫子瑤看着眼前的閨蜜,沒忍住內心的委屈,瞬間就哭了出來,陳菲菲被驚住,拉着莫子瑤就進了門。

陳菲菲一臉心疼:「瑤瑤,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莫子瑤被這麼一問,更加委屈,由於陳菲菲過於高挑的身材,小巧玲瓏的莫子瑤只好撲在她的懷裡,委屈的哭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