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軟
溫軟 連載中

溫軟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芳菲 現代言情 陳初

曾有一女子遊走在兩大神豪之間,榕城眾人提起她時無不感嘆唏噓她以一己之力為鄉縣修路架橋、資助山野之民發展商業,後又建立了惠及莘莘學子的「初學」獎學金關於她的,傳言無數:短命、無子、奪權弄勢、玩弄人心陳初對此皆淡然一笑「當初你就不應該把我留在身邊的」「你精心設計了那麼久的一場賭局,我怎麼捨得讓你輸」—喜歡是棋逢對手,而愛,是甘拜下風展開

《溫軟》章節試讀:

  「還好吧,成年人也需要發、泄、的。」
  厲止琰聞言冷笑一聲,警告道:「竊取資料是商業間諜才會幹的事,陳副總要時刻記得自己只是一個合格的公關。
作為領導,我只希望你好好替我賣命!
我也不用你幫我去索誰的命。」
  陳初左手放到背後,手心裏出了一層冷汗。
  厲止琰應該是知道了張總的事在警告她不要越界,去觸碰他的底線。
  他還肯留着自己說明,不會把這些給捅出去,她只能努力去轉移話題。
  陳初裝不在意的撥了撥秀髮,故意露出了自己性感的鎖骨。
陳初單手合上了這份文件,將它推到了厲止琰手邊,她的手指摸了他的手一遍。
  似撩非撩,她的眼神又難說清白。
  厲止琰覺得陳初應該就是憑這些殺手鐧,攪的那些男人入局,然後失去理智,甘心被她操控。
  可惜他坐懷不亂,這種招數對他沒用。
  「別說為你賣命了,就是賣、身我也願意。」
後半句是陳初用唇語說出來的。
  厲止琰讀懂了她的唇語,瞬間失去了表情管理。
陳初看完後輕笑着離開了,那笑聲好似落在了他的心弦上,也彷彿在說她只是隨意開了個玩笑。
  陳初從總裁班出來後又去了總秘辦,厲止琰一個人有四個秘書加一個特助的輔助團隊,陳初故意跟秘書小姐姐套近乎,趁她們不注意的時候把厲止琰的行程單給拍走了。
  傅芳菲如願收到了行程單的照片,給陳初的賬戶打了兩百萬。
  陳初正在辦公桌上猛磕資料,看到閨蜜的小費入賬時,開心的轉起了水筆。
  這錢可真好賺,兩百萬是她要工作三年左右才能有的工資,陳初心想撤回早上她對厲止琰所有的吐槽,以後他就是她的**爺了。
  在徐氏工作了兩天,陳初覺得這裡的工作量很大,臨近下班,陳初突然收到付斌的消息,通知她晚上要陪厲止琰去參加一個商務酒會。
  陳初:?
  這不是厲止琰的太太應該做的事嗎?
為什麼找她?
  陳初跟傅芳菲透露了酒會的舉辦地點和時間,傅芳菲說一會兒見。
  厲止琰坐在徐氏集團地下室停着的邁巴赫里,陳初收到信息後下來,坐在厲止琰的另一邊。
  她上車的時候厲止琰剛好接了個電話,不知道打過來的人是誰,他竟然語氣溫柔。
  難以想像,這尊冷麵煞神還有溫情的一面,電話那頭的人應該是傳說中的厲太太,徐氏集團的千金徐琲寧吧,也是傅芳菲的頭號死對頭。
  厲止琰掛斷電話,看了陳初一眼,有點嫌棄,對司機道:「先去至尊,給她做個造型吧。

  陳初努力擠出了一個勉強的微笑,故意問道:「厲總怎麼不帶厲太太去呢?」
  車內的空氣有一秒的僵硬,只聽他再度恢復冷漠的口氣道:「陳初,不該問的事你要少問,你的任務是幫我完成工作。
賣笑陪酒這種事不用我太太自降身份,只需交給你這樣的,交際花。」
  陳初也習慣了,這麼說她的人又不止厲止琰一個。
  厲止琰跟她刀鋒相對,她才能毫無愧疚的把他賣個徹底。

《溫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