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溫淼淼傅衍衡
溫淼淼傅衍衡 連載中

溫淼淼傅衍衡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吧,別耽誤我嫁給首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離婚吧,別耽誤我嫁給首富 都市言情

溫淼淼成了豪門棄婦後找了個「窮男友」,沒車沒房沒鈔票,娘家人瞧不起,渣男前夫看笑話,直到有天她發現,男友竟然晚上夜店公關,白天跨國集團總裁……展開

《溫淼淼傅衍衡》章節試讀:

溫淼淼抬手撥落了捏在她下巴上的手。
嫌棄的說:「這種職業習慣真不好,動不動就動手動腳的。」
想起那晚混亂的一夜,心裏按耐不住的懊悔,要不是自己喝多了,怎麼會和這種人有牽扯。
她剛要開門把人趕下車。
透着車窗看到朝車子走來的一男一女,脊背一僵,手又和觸電一樣縮了回去。
溫淼淼清清楚楚的看到,周子初和林小柔手牽着手往小區里走。
林小柔和沒骨頭似的,走路頭歪着枕在周子初的肩膀上。
周子初應該是怕她冷,還貼心的把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溫淼淼認得出這件大衣,是她前幾天剛給周子初用手洗過的,熨燙的板板正正。
還沒走幾步,這兩人就停了下來,周子初溫柔的在林小柔的額頭上親了親。
溫淼淼被這殘忍的一幕刺激到,在家裡對她動手家暴的丈夫,在另一個女人身邊是那麼溫柔體貼。
傅衍衡順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不遠處在樹根底下痴纏的男女,多少明白了些什麼。
「狗男女,真讓人噁心。」
溫淼淼緊攥着拳心,要不是打不過,也得罪不起,她真想衝出去把這對狗男女都給宰了。
「和他們相比,你不是也沒高尚到哪兒去,紅杏出牆,夜生活豐富。」低醇磁性的嗓音在溫淼淼耳邊擴散。
「罵他們可以,你別罵我。」溫淼淼目光收回,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傅衍衡已經找人查過溫淼淼的資料,身份已婚。
他朝身邊的女人看過去,臉小小的五官精緻,肌膚分外的白皙,臉上還有沒褪去的巴掌印。
不知道這女人經歷了什麼。
他也懶得多管,這和他沒什麼關係。
的士司機等的久了,開始不耐煩的催促,「到底去哪?不打車就下去,別耽誤我做生意。」
「徐州路天祥院。」
溫淼淼迅速說出地址,轉頭看着還賴着不走的男人,蹙眉看着他,「還不下車?」
傅衍衡沉默不語當做聽不到,司機已經開車。
路上他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溫淼淼無名指上的戒指,眸色微寒。
溫淼淼腦子已經不能用來思考。
車子開出小區十幾分鐘,才覺得莫名其妙,怎麼又和這鴨子混在一起了。
她不安的視線停留在身邊的男人身上,路燈光恰巧從車窗掠過去,忽明忽暗,映出男人的輪廓,線條冷硬,包括突起的喉結。
溫淼淼不得不承認,這鴨子倒是很有魅力眉眼深邃,有着屬於成熟男人的性感。
她惋惜的搖了搖頭,明明長了張霸總的臉,還做着那種伺候女人的服務行業,天意弄人啊。
而且這鴨子,嘴巴也不太好,說話不招人聽,冷着張臉。
就這種人,哪個客人能願意心甘情願的掏錢。
聽說他們這行,男女都接,無論多大歲數,想想那些限制級畫面,溫淼淼頓時覺得很噁心,剛才的賞心悅目,也煙消雲散了。
一日為鴨,終生是鴨,就算長了再好的皮囊,也洗不清。
傅衍衡發現這女人苦大仇深的盯着他看,眯緊了眸子。
很快帶入這蠢女人給他安排的角色,「那天晚上還沒看夠?再看要多加錢。」
溫淼淼馬上移開視線嫌棄的扯了扯唇角,「你是鑲鑽的嗎?看了都要加錢,窮瘋了?」
到了地方,溫淼淼看着那鴨子還是陰魂不散的跟着她下車,徹底被惹火了。
抬手擋住男人跟過來的步伐,「你還跟着我幹嘛?我今天沒興趣照顧你生意。」
傅衍衡點了根煙,打火機一蹴而就的火光,映出男人成熟的臉龐,他手指了指那輛的士,「車費幫忙付一下,我沒帶錢。」
溫淼淼直接把錢包朝男人懷裡丟過去,「別再煩我,還有你的東西,根本就沒在我這裡,上次不是嫌錢少嗎?這次都給你,錢包里的錢都是你的。」
「留個電話?如果把東西找到了,再聯繫我。」傅衍衡掏出手機。
溫淼淼猶豫了幾秒,接過朝她遞來的手機,把號碼輸了進去,不忘警告說:「我留電話是證明我沒拿你東西,不要再報警給我添麻煩,」
傅衍衡將煙頭彈開,轉身去付錢。
付好錢,準備把錢包還回去,發現人已經消失在夜色中。
傅衍衡站在路燈旁,昏暗的燈影下,打開溫淼淼的粉色小皮夾,發現她的身份證也在裏面。
冷眸細細的端詳着證件照里那張素凈白皙的小臉。
傅衍衡到現在也不確定,這女人是不是扮豬吃老虎。
明知道他的身份,還用這種方式來接近他,故意讓他印象深刻。
畢竟有些高級的獵人,往往都是以獵物的姿態出現。
又或者是真蠢,單純的腦子不夠用,睡了一夜把他當成了男公關。
如果他是男公關,怕是沒有哪個客人能比他富有,可以請的起他。

《溫淼淼傅衍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