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連載中

偽天師,卻一路撞鬼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椰香馬蹄糕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雲子 趙長安 都市小說

陰陽渡口,鬼泣之時,先天八卦,後天八卦,陰陽五行,門派之爭,鬼神突現,是誰在後面推波助瀾,我在漩渦之中,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展開

《偽天師,卻一路撞鬼》章節試讀:

我過去給蘇琦蘭摘下堵住嘴的毛巾,解開幫着手臂的繩子,用我的外套給她披上,蘇琦蘭一下子撲進我的懷裡,號啕大哭。

我抱着懷裡這個讓人心疼的女孩,對三爺說道:「我還有一個條件。」

「你說就行。」三爺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只要你明天幫我就行。」

「這個事情過去了,你不要再糾纏蘇琦蘭了。」蘇琦蘭在我懷裡小聲的抽噎着,身體在不停的顫抖。

「哈哈哈,沒問題,本來我也沒打算把她怎麼著。」三爺對着蘇琦蘭說:「二侄女,聽說我蘇大哥和嫂子煤氣中毒去世了,我也沒去好好弔唁,叔叔在這裡給你賠罪了。」

我緊緊抱住因憤怒而全身戰慄的蘇琦蘭,對三爺說道:「送你兩句話。第一句,得饒人處且饒人。」

三爺嘿嘿一笑說道:「我可從來沒留過這個善心。」

「第二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我望着三爺的眼睛每一個字的音都咬的很重。

「哈哈哈!」三爺狂笑道:「我只知道,我想得到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我還可以牢牢的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我無比堅信,沒有誰能夠審判我!」

我彷彿看見了人間的惡魔,我扶着蘇琦蘭慢慢走向門外。

三爺慢悠悠說道:「不要想着逃跑,我的勢力遍布全城,能抓到你第一次,就能抓到你第二次,下一次可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小弟給三爺點上雪茄,三爺幽幽的吐着煙霧。

我並沒有理會三爺,忍着心中的憤怒,離開了這座用邪惡堆積而成的財富之城。

我和蘇琦蘭坐在回去的的士上,她用頭抵着車窗,一倆縷秀髮搭在耳畔,臉色發白,眼皮哭腫了。

我說到:「對不起,我來晚了。」

蘇琦蘭搖了搖頭,帶着沙啞的嗓音說道:「是我連累你了才是,本來你完全可以獨善其身的,現在卻因為我卷了進來。」

「這樣的話,起碼可以保全你了呀。」我笑着說道。

「為什麼你要救我?」蘇琦蘭將頭轉過來,淚眼婆娑的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可能。」我停頓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說道:「可能是你給了我家的感覺。」

蘇琦蘭淚水一下子決堤了,撲進我的懷抱,我抱着她,看着外面的夕陽西下,爺爺以前說過,學會陰陽術,不求兼濟天下,只求獨善其身,賺幾個不痛不癢的風水錢就好,可是啊,我心裏對着天空說,以我的道術如果能夠保全一個人,真的好開心呀。

我們回到了苗老頭的小院,我扶着蘇琦蘭走進正屋,我把燈拉開,說道:「你先休息一會,我去買的吃的。」

我剛轉身,蘇琦蘭拉住我的手,輕聲說:「你別走,好不好。」

我過來溫柔的看着蘇琦蘭,摸摸她的頭「我不會離開你的,你餓了,我去買點吃的,馬上就回來。」

「廚房裡還剩下些西紅柿和雞蛋,我給你做西紅柿雞蛋面好不好。」蘇琦蘭拉住我的手不放開,大眼睛眨巴眨巴,我怎麼忍心在離開她一步呢。

蘇琦蘭在廚房切着西紅柿,我則在一旁給她攪着雞蛋,蘇琦蘭不時的抬頭對着我笑一下,那一抹笑意撫平了我所有的勞累。

「我來炒蔥花。」我自豪奮勇道。

蘇琦蘭笑着把鏟子遞給我,微微致意,彷彿在說,期待我的廚藝。

「這都很簡單。」我自信下鍋,結果滾燙的油花四濺,我慌忙躲避,蘇琦蘭在哪裡咯咯的笑個不停。

蘇琦蘭溫柔的從我手中拿走鍋鏟,輕輕的翻動着,油花一點也沒有濺出來,「你看呢,不要油溫過高,不然蔥花上面的水分會蹦出來。」

蘇琦蘭輕靈靈的說著,不一會,西紅柿雞蛋面就做好了。

「快去洗手,我們要開飯了。」蘇琦蘭將眠盛出來。

「我剛才炒蔥花的時候已經洗過手了呀。」我將手亮起來在蘇琦蘭面前晃呀晃。

「不行~,你快去再洗一遍嘛。」蘇琦蘭推着我又去洗了一邊手。

燈光下,兩碗面,兩個人,這頓飯無比的簡單,但確無比的香甜。

吃過飯,我們將藤椅搬到小院子里,蘇琦蘭依靠在我的身上,輕聲呢喃道:「明天你不會出什麼事情吧。我不想你因為我而受傷。」

「怎麼會呢,蘭蘭。」我閉着眼睛,享受着這一刻的溫存。「我可是打小就開始逃命,雖然我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正面迎敵,但是我絕不會把性命丟掉。」

蘇琦蘭緊緊的依偎着我,月光如練,而美人在側,我心裏暗暗想到,時間不要繼續走了,讓我永遠留在這一刻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夜晚的點點霧水打**我發跡,我低頭看了看蘇琦蘭,我心裏想,人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姑娘,睫毛長長,****的臉蛋,嬌艷欲滴的嘴唇,我忍不住低頭親了她一口。

我將蘇琦蘭抱進卧室,我走出來,開始觀察苗老頭留下的寶貝。

這是一個很古樸的古銅色香爐,上面是一個鏤空的蓋,但是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打不開,而且儘管是鏤空的,也看不到裏面究竟裝的是什麼東西。

天色還蒙蒙亮,太陽還隱藏在山的那邊,我將葬經翻開,尋找是否有一樣的東西。

雖然沒有翻越到我想看到的東西,但是我卻看到了一頁詭異的內容。

書上面寫道,將八卦陣加諸五行陣的方法,我一直不明白是怎麼樣將五行陣和八卦陣融合在一起,這一頁講的十分晦澀難懂,我一直卡住。

我反覆的琢磨,天色已經開始露出魚肚白,腦袋中反反覆復的都是如何五行化八卦,又如何八卦回五行。

蘇琦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的背後,將手搭在我的肩上,又把頭悄悄的放在我的臉頰旁,輕輕揉揉的說道:「我昨天夢到你親我了。」

我的耳朵瞬間紅了,沒想到我也會害羞,我不禁將臉轉過去。

誰知道蘇琦蘭將臉從我的左肩移到了我的右肩,親了上來。我一瞬間竟然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女孩的嘴唇真的好軟好軟,香香的,濕濕熱熱的。

蘇琦蘭害羞的從我的身邊離開,轉身回頭對我說道:「以後想親我就光明正大的親哦,嘻嘻。」

我還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已經將五行八卦陣忘掉九霄雲外了,我只記得我微微發燙的臉頰和嘴邊還留有的女孩的香氣。

蘇琦蘭不一會就下好了西紅柿雞蛋面,俏皮的問我:「連着吃兩頓西紅柿雞蛋面,會不會膩呀。」

我看着蘇琦蘭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這如水一般水靈的大眼睛,認真的說道:「不膩呀。這麼好吃的面,這麼可愛的你,才不會膩呢。」

「那要是吃三頓,四頓,吃一百頓呢?如果天天看着我,還不會膩嗎?」蘇琦蘭臉色突然認真起來。

我認真的握着蘇琦蘭的手,把一隻手放在我的心口,說道:「相信我,你給我一種家的感覺,你就是我的家人了,我喜歡和你一起生活,早上起來吃西紅柿雞蛋面,中午一起出去吃涮肚,晚上吃完了但,我們相擁在一起,看漫天的星辰,看眼前最可愛美麗的你。」

蘇琦蘭的香唇又覆蓋上了我的嘴,溫溫熱熱的觸感像是電流一般觸動了我的心扉 在那一瞬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我喜歡上了眼前的這位女孩。

吃完了早飯,我就要去三爺的會所了,蘇琦蘭拉住我的手,說道:「陽正,我現在只有你了。」蘇琦蘭又哭了起來,「我的父親母親不在了,我親愛的姐姐不在了,我失去了所有,直到你的出現,讓我從失落的谷底看見希望,你一定不要出事,我等你回來。」

「蘭蘭,你放心,我一定會平平安安回來見你的,就在今天黃昏的時候,我會帶着一束美麗的鮮花,我會回來告訴你,我想你了,我來見你了。」

我們久久的抱在一起,知道微風吹過我們的身體,這一刻,彷彿靈魂都變得輕盈吧。

我坐在前往三爺住所的的士上,依靠在的士靠背上,我不知道腦子裡閃現過的所有東西是什麼,好像是五行陣和八卦陣,一種悠悠的的感覺當在心間,我好想發現了其中隱藏的奧秘。

車一會就開到了三爺的會所,這是一個日式風格的裝修考究的酒館,三爺這個老混蛋早就一臉笑嘻嘻的站在門口等我,看見我到了,忙過來說道:「大師就是大師,時間卡的剛剛好。」

三爺指着自己的會所說道:「趙大師,你給看看咱這風水選的好不好。」

「好,坐北朝南,東西貫通,水澤一方。」我說到。

三爺一聽這些詞就是好詞,開始洋洋得意起來,我繼續說道:「就像落鳳坡與鳳雛不和,赤壁和曹操不和一樣,你這個會館與你的八字相剋,我怕你不能長命呀。」我故意說的重了一點。

三爺聽完這句話,臉色馬上就陰了下來。

「請大師詳細說一說我是怎樣一個不順利。」三爺一臉陰騭,彷彿我今天要是不說出一個準確的意思來的話,他就要對我不客氣。

「你是水命,對吧,這個會所沖正南,離火之陽,與你的命理相衝,不過今天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效果呢。」

三爺聽完了我的話,不解的問道:「那這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你說清楚,今天的事情可是關係我的性命!」

我一看我的話對他產生了作用,這些作惡多端的人就怕遭報應。於是我說道:「這世間的任何事情都和自身的氣運相聯繫,也和他人的氣運相聯繫,正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就是這個道理。」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害人,今天這個會所就和我的命理相衝?」三爺狠狠地吸了一口煙。

「是的,只要你心存害人之心和做出害人的事情,這個會館所蘊的氣運就會損害你的命格。」我繼續順水推舟。

「那這個損害能是什麼呢?」三爺用手指頭將燃燒的煙頭捻熄滅,煙頭因為擠壓所彈出的火星蹦到地上。

「這個就不一定了,可能是導致之後事業上的阻礙會更多,更有甚者身體內部會出現嚴重的問題 進而喪命。」我將語音放的重一點,希望能夠使三爺產生畏懼心理。

沒想到三爺聽完了我的話,反而更加放肆的笑起來,用手指指着天對我說:「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不相信,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力量可以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知道,過了今晚,宋禿子會死在這裡,而我會成為整個城市最強大的王!」

我冷冷的看着三爺,對他說的話沒有一點點觸動。

進入會所,米黃的格調讓人昏昏欲睡,迎面走來一位散發著成熟魅力的女性,三爺一把把她拉過來,摟着她的腰肢,對我說道:「大師,你看看這個貨色怎麼樣?」說話間,三爺的手在女人身上遊離,而這個女人卻擺弄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我不禁作嘔,擺擺手離開,對這兩個人說道:「我對她沒興趣,你們倆好好玩吧,我看一圈環境,不要有人跟着我。」

三爺的手狠狠的捏着這個女人的屁股,看着我離開的背影說:「你隨便吧,我和宋禿子約在了晚上九點,這還有很長時間,你確定不要個女人敗敗火,我這還有一批俄羅斯貨,個頂個的生猛。」

我沒有理會他,在心裏默默罵道,這個人渣。

我徑直走上二樓,中間擺着一個假山,綠樹青翠,四周環繞着流水,左右是各式包間,每個包間都有一名侍女站在門口,這些侍女容貌精緻,臉上的笑容凝固,永遠保持不變,給人一種很假的感覺,我心想,這些人到底是都有點病。

三樓和二樓一樣的格局,只是假山換成了萬馬奔騰。

再是四樓,四樓就有些不一樣了。上了樓梯是一個玻璃門,裏面是黑魆魆的,門打不開,可能是將窗帘拉上了吧。

我心想,整個布局,結構簡單,上下樓梯只有一條路,宋禿子那邊一定也會帶着人過來,那麼這個三爺是想用什麼方法殺了他呢。

我下到三樓,聽見了不可描述的聲音,這些女服務員絕對是受過特殊訓練,要不就是司空見慣了,臉上還可以一直保持微笑。

我快速離開,來到二樓最裏面的包間。女服務員將包間門拉開,裏面只是一個簡單的榻榻米,我心想,這個會所設計的還真是簡單直接。

我坐在榻榻米上,女服務員開始給我倒茶,手法細膩,茶水溫和適宜而且香氣撲鼻。

我正喝着茶,女服務生開始解開身上的和服,露出雪白的腰肢,我連忙制止她:「你這是做什麼!快穿上衣服。」

「三爺吩咐過了,趙大師選擇在哪個房間休息,那麼就由對應的我們來伺候好趙大師。」女服務生沒有聽我從我的制止,已經將衣服全然褪下,我沒有去看她的身體,站起來向門外走去。

我慌忙下樓,嘴裏罵罵咧咧:「這群人有一個算一個,心理都有病。」

我就坐在一樓大廳,數了數一共有十五六個保鏢,每個保鏢身上都帶着槍。看來,今天晚上這一戰是避不開了。

我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想着腦袋裡的五行八卦陣,已經漸漸有了雛形,只不過還不知道有具體的什麼作用。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的九點,七八輛越野轟隆而至,我想是三爺口中的宋禿子到了。

只見兩個穿着花襯衫的壯漢推開門,走進來一個矮胖子,一臉的橫肉,禿頂,眉角處有一道很明顯的疤痕,目光兇狠,後面還跟着一個小老頭,還有十幾個小弟。

我看向那個小老頭的時候,小老頭也正好看向我,那是一個十分空洞的眼神,看不到一點點的情緒波動,我卻突然間有種被看穿的感覺,後脊背的汗毛立馬豎了起來。

在風水這個行當裏面,年齡就是一種資本,而且風水門派雖然雜七雜八,但是都是遵從同一個祖師爺,所以見到老者,一般稱前輩。

宋禿子環顧一周,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嘲笑道:「這狗娘養的老三,插旗都快插到我的地盤上了。」

大聲朝三爺的小弟們吼道:「你們老大人呢?居然不出來迎接我!」

「宋大哥,我的好大哥喲。」三爺慢悠悠的從樓梯上下來,懷裡已經換了女人,女人頭髮凌亂,脖子上似乎有勒傷的痕迹,我心裏不禁咒罵道,這不是人東西!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是弟弟做的不到位了。」三爺諂媚的笑着,身後的一幫小弟也簇擁上來。

「哈哈哈!」宋禿子大笑着把攙着三爺的女人拉過來,手伸進那女人的衣服里,狠狠的揉捏着,女人的臉部表情變得扭曲卻不敢言語。

「你老三的眼光就是好,這小胸脯跟水豆腐似的,多嫩啊。」說罷將那女人一把推至一邊,「可是已經經你老三的手了,肯定被折磨的不能用了。」

我已經不想在聽見如此粗俗的對話了,不屑的把頭轉向一邊。

「宋大哥來到小弟的地盤,小弟早就給大哥準備好了上等的貨色,俄羅斯的,那身材,沒的說。」三爺的眼睛笑成一道縫,顯得越發的令人作嘔。

「不了。」宋禿子擺了擺手,繼續說道:「今天只談正事,不搞這些,再說了,也就你稀罕老毛子那一套,我可吃不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