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
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 連載中

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

來源:google 作者:錦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苒苒 蔚遲晏

蘇苒苒的首富父親入獄之後,高高在上的她,落魄到連住的地方都被執行了……淪落到背負展開

《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章節試讀:

這本《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是由作者錦紅所寫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豐富,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第五章抱上大粗腿蘇苒苒被家佣領到一間客房。
家佣將浴缸放滿了水,對蘇苒苒禮貌的彎了一下腰:「蘇小姐,你可以洗了。」
蘇苒苒脫掉衣衫,跨進浴缸。
她已經兩個月沒有好好的泡過澡了,每次洗澡都是在宿舍的浴室里,簡單的沖個涼。
溫水包裹着她的身體,帶給她熟悉的奢侈感。
因為從小失去母親,父親蘇瀧濤對她分外疼愛。
蘇瀧濤又是A市首富,家族的掌舵人,族人對她也是百般偏愛,蘇苒苒從不知人間疾苦。
她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從富裕的雲端跌進貧窮的泥塵。
更沒想到,還會主動要求做別人的情人......此時的她,要洗得乾乾淨淨,沒有一絲瑕疵的等着金主驗貨......蘇苒苒心裏一陣難受,眼淚落了下來,但她很快就止住了。
既然選擇賣掉了自己換生機,那就沒有資格再為此掉淚。
她已失去談論尊嚴的資格。
蘇苒苒洗了很久才換上家佣準備好的睡衣出去。
屋子裡充斥着淡淡的玫瑰花香,家佣特地點了香薰燈曖昧氣氛。
蘇苒苒走向大床,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可是等了好久,蔚遲晏都沒有來,蘇苒苒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醒來,屋子裡一片黑暗,四周安靜如深夜。
蘇苒苒驚覺,從床上爬起來,拿起手機看時間,12點。
她竟然睡了好幾個小時。
蔚遲晏沒有來。
蘇苒苒肚子有些餓,她下床,離開了房間。
過道留有照明的廊燈,她穿着拖鞋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小心的走向樓梯。
拐角處的房間,有燈光泄出來。
門虛掩着,傳出屋裡的人聲。
像汪誠的聲音。
蘇苒苒站在門口,從門縫朝里偷瞄了一眼,看到一整排書架,是書房吧。
「一群飯桶!」
突然響起蔚遲晏暴戾的聲音。
接着,一陣嘩啦啦,似有東西被摔散在地上。
蘇苒苒嚇得退了一步。
後背,撞上一堵溫熱的牆,肩膀被人抓了起來。
「誰?」
蘇苒苒掙扎了一下,轉身看向身後的人。
穿着黑衣的男子身材健碩,但一臉的冰冷。
是在電視上,護着蔚遲晏上車的那個保鏢。
「新來的家佣?」
張望沉問。
「啊,嗯。」
蘇苒苒順應。
「深更半夜不睡覺,在這裡探頭探腦的做什麼?」
張望黑着臉,像看特務似的盯着蘇苒苒。
「我,我想問四爺吃不吃夜宵。」
張望瞄了一眼穿着睡衣的女孩子,冷哼了一聲:「穿着睡衣來問四爺吃不吃夜宵,你什麼居心?」
「趕緊走。」
張望冰冷的下逐客令。
不想驚動正在火頭上的蔚遲晏,蘇苒苒只好轉身離開。
沒走兩步,張望又警告:「小丫頭,勸你安份守己,打消不該有的心思。
有我在,你接近不了四爺。」
真是國民好保鏢。
蘇苒苒回到房間繼續等蔚遲晏,但架不住周公邀請,很快又睡著了。
凌晨兩點,蔚遲晏結束會議,和汪誠一起走出書房,一身「生人勿近」的冷氣場。
他掌控了蔚氏,總部那邊鬧得厲害。
歷來更朝換代,都會有一番明爭暗鬥。
家族的鬥爭,看似平復了下去,其實依舊暗波洶湧。
趁着他在A市,蔚氏其它子嗣,正在策划著反撲。
「四爺,剛才有個小女傭在書房門口探頭探腦的,我怕是個可疑份子,建議開除。」
張望一本正色的進言。
蔚遲晏正捏眉心,斜了張磊一眼:「女傭?」
他才搬進別墅沒兩天,此時家裡只有一個陳姐一個家佣,哪來的小女傭?
汪誠輕說:「張望說的可能是蘇小姐。」
「蘇小姐?」
不是吧,都睡了人家,還不知道名字?
「就是我下午帶回來見您的小女孩,他叫蘇苒苒。」
汪誠說。
「姓蘇?」
蔚遲晏的眸光冷遂了一下。
「是。」
汪誠緊接著說,「或許是個巧合......」「查下她的資料。」
蔚遲晏截斷汪誠的話。
「好。」
蔚遲晏準備上樓。
汪誠趕緊提醒:「四爺,蘇小姐在客房等您呢。」
蔚遲晏腳步一頓。
一個緊急會議,讓他異常上火,根本就忘了蘇苒苒的存在。
遲疑兩秒後,蔚遲晏折身走向蘇苒苒的房間。
待關上門後,張望狠狠的瞪了汪誠一眼:「那丫頭居然對我撒謊說是女傭,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對四爺使什麼計,你還提醒四爺去見她。」
「能使什麼計。」
汪誠曖昧一笑,「頂多美人計。」
張望臉色頓變:「我得去叫四爺出來。」
汪誠一腳踢在張望的腿上。
萬年單身狗,你還真上綱上線了!
就着窗外的月光,蔚遲晏輕輕的走到床邊,蘇苒苒側着身子,摟着被子睡著了。
月光淡淡的照在她的臉上,睡相安寧得像個嬰兒。
真乖。
蔚遲晏煩燥的心情,突然間煙消雲散,油生一股寵溺感。
他和衣躺下去,手臂輕輕的穿過蘇苒苒的頸窩,把她往自己的懷裡摟了摟。
少女淡淡的體香,嗅入肺腑,蔚遲晏的心裏湧起一股滿足的安寧。
......陽光溫暖的籠罩在臉上,蘇苒苒從夢中醒來,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聞到了淡淡的薄荷香。
她一下子睜開眼睛,驚訝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蔚遲晏。
他維持着昨晚摟着她的姿勢,輕側着臉,呼吸輕輕的吹拂在蘇苒苒的額頭上,暖融融的滲入她的肌膚。
他什麼時候上的床,她竟然都不知道,第一次在陌生的環境里睡得這麼沉。
蔚遲晏此時也睡得很香,英俊的臉,一片平靜色,沒有日常的冰冷和銳厲。
他長得真的很好看,每個角度都帥得無可挑剔,像上天最完美的打造。
蘇苒苒大膽的偷窺。
忽然想起電視上記者對他的採訪,蘇苒苒悄悄的拿過手機。
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蔚遲晏」,沒有他的相關介紹,但搜索到了關於Y市蔚氏家族的簡介。
蔚氏的產業遍布全球各國,產業眾多,且都是行業里的翹楚霸主。
其財富無以數計,全球財富榜名列前端,是真正能夠影響國際金融的大佬家族。
作為蔚氏的總裁,蔚遲晏在國際上的地位自然是舉足輕重,一言一行,對國際金融的走向都有着決定性的影響。
曾為A市首富的蘇氏,在蔚氏這個金融大巫前,也只是一個小巫。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蘇苒苒這才知道自己抱上了多麼粗的一條大腿。
真是不可思議,作為一個落魄千金的她,何來的膽量。
對這樣一個集相貌、財富、能力都處於巔峰級的大佬開口說要做他情人的呢?
如果早知道他的身份,她根本不敢這麼口出狂言。
想做他情人的女人何其多。
可命運把她推到了他的身邊,把他們從陌生的關係,變成了息息相關的親密......他是她的救星,拯救她出了苦海。
蘇苒苒的手臂,不自禁的朝蔚遲晏的手伸去。
但,伸到半途,她又縮了回來,萬一把他驚醒了怎麼辦?
蘇苒苒很輕很輕的掀開被子,剛想起身,手腕卻被人一扣!

《蔚四爺的負債未婚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