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喂,親一下
喂,親一下 連載中

喂,親一下

來源:google 作者:牙買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寇里 左清檸 現代言情

她,左清檸,表面的解釋是顆酸不溜丟的青檸檬,實際上卻是開朗大方的陽光甜姐兒精通幾國語言的她最愛遊歷各國,本來下個星期城市要到京都拜師學藝做壽司,結果她人才到日本就被拐到波斯灣的普斯小國做客,不,是做王后!雖然她也很不願,可誰叫當初普斯國王及未婚妻到夏威夷時,是她未善盡主人之責顧好未來的王后,而讓尊貴的他戴綠帽,她只好前來贖罪,陪他演上一段戲好保全他的顏面,只是這齣戲怎麼越演越奇怪,牽牽小手還能算接受的範圍,可三番兩次突襲她的唇,喂喂喂,這可就太超過啦!其實她不否認自己早已戀上他那獨特的麝香味,否則不會在他承認設計自己的未婚妻後還傻傻的來到這兒,並在聽到他以前曾有個死去的愛人,讓她醋勁大發成了名副其實的酸檸檬⋯展開

《喂,親一下》章節試讀:

老天爺!他居然自稱寇里,她可真榮幸!

「你怎麼會在這裡,陛下?」定下神來,她揉揉太陽穴,感到頭越來越昏沉,如果不是還要找人,她真想回房躺下來。

「看看夏威夷人怎麼生活。」寇里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

青檸點點頭。「微服出巡。」

「沒那麼嚴重,這裡不是普斯,我只是想了解貴國的人為何看起來都那樣開心。」

青檸探探他左右。「您的侍衛長呢?沒跟您一起來,他同意你單獨行動?」還是他跟未婚妻有默契,都等隨從睡了才出來?

「我做事不需要任何人同意。」他語氣一沉說道。

又來了…青檸在心裏對他扣了一分,莫非他治國也如此獨裁?

「既然您是來了解夏威夷的平民生活,那我不打擾了,失陪,希望您有個愉快的夜晚。」

如果不是他刻意把帽沿壓低,想必單憑他俊美的五官和高大挺拔的身材就足以電倒一票花痴女,這裡的女人可是很熱情的!

「等一下!」他又拉住她。

因為頭有點暈,她蹙着眉。「還有事嗎,陛下?」

寇里直勾勾的盯着她。

她穿着一件火紅色寬鬆的棉質裙裝,他知道那是夏威夷的女性傳統服飾,柔細的長髮披散在她肩上,耳畔還插着一朵紅花,看起來比白天所見的她美艷了三分,兩種截然不同的味道。

「你的臉很紅,不舒服嗎?」他炯炯的黑瞳在夜晚的酒吧里分外晶亮,仔細的盯着她。

「有一點,我剛剛喝了一點酒,現在只想休息,所以恕我失陪了,陛下一…」她敷衍地說著,只想趕快離開酒吧。

驀地,一隻手臂攬住了她的腰身,她驚呼一聲,抬眸卻見寇里露出一道淺笑。「我送你回房。他的語氣不容不置。

青檸在第一時間搖頭。「不,不必麻煩了…」

「一點都不麻煩。」他堅定地說,直視着她訝然的杏眸。「在我隔壁而已,我剛好也回去了。」

對呵!現在她睡在他隔壁房,依秀塔魯的房間,這個名字讓她暈陶陶的頭更加昏沉。

哦!現在是什麼情形?有點混亂耶。

她把他的未婚妻弄丟了,他卻在這裡跟她耗,堅持要送她回房,如果回房他又堅持要看看「應該已經入睡的未婚妻」,那事情就大條了。

雖然情況有點失控,但是她相信事情還有轉圜餘地,只要儘速找到依秀塔魯就可以解決,暫時先不要告訴他,果他知道未婚妻可能和一個黑人酒保在一起,他不抓狂才怪!

「我突然想去海灘走一走,陛下先回去吧!」她必須先支開他才能去找人,如果一個小時之內還找不到人,她會先和她媽咪商量過後再決定怎麼做,畢竟茲事體大,不能等閑視之。

「我也想去海灘走走,帶路吧!」看的出來她極欲擺脫他,為什麼?他會弄清楚的。

「陛下…」青檸抬眼看着他,從他眼中看到堅持,這個男人不容易被改變,如果她刻意想擺脫他,他一定會起疑心。

「走吧!你需要透透氣。」他的手未曾從她腰間離開,以女子來說,她算高挑的,搭配他挺拔的身形剛剛好。

青檸幾乎是被他「押」着來到海灘,不管她怎麼用肢體語言抗議,他的手就是不離開她的腰,那股灼熱之感透過薄衣料讓她心跳持續加速,如不明白自己為何沒給他一個過肩,因為他是國王嗎?

夜晚的成基基海灘海風人,迎着海風搖曳的椰子樹製造了浪漫,伴隨着海風和影,給了海灘一個無限遐想的空間。

青檸掛心着依秀塔魯,前面的海灘是男女入夜後的尋歡場所,她祈禱那黑人酒保不要那麼該死把依秀塔魯帶來這裡做些不該做的事,否則後果是任何人都收拾不了的……

「沒想到,星空映照着海水會這麼美。」他凝視着潮湧般的波動海面。

「站在大海的面前會讓人感覺一無所有。」

青檸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萬人之上的他,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自小在這座熱情島的長大,她喜歡碧藍海洋,喜歡海洋混合著陽光、空氣和花的味道,她從來沒在海面前自覺渺小,望着遼闊海洋,她只得自由奔放,一天沒看到海就渾身不舒服。

「覺得不可思議嗎?」他地揚了揚嘴角。「一個看似什麼都擁有的人,卻有些東西傾盡一生也得不到。」

青檸認為自己不太明白,會有這種感只有一種可能,她毫不隱自己的想法:「你失戀了嗎,陛下?」

寇里微微一怔,隨即爽朗的笑看着她。「如果我告訴你,我不知道什麼叫戀愛,你相信嗎?」

青檸不不置可否地緩揚起眉「這種說法對依秀塔魯小姐可不公平呵陛下,容我提醒,你有個未婚妻。」

他動唇角。「我沒忘,然而依秀塔魯只是我應該要的女人,她的責任是生下皇室的下一代,至於戀愛,我想我跟她都知道我們之間沒有發生過那回事。」

「如果你這麼想,那依秀塔魯小姐真是太可憐了,」他也很可憐,把自己的妻子當成生育的工具,不過這句話她並沒有說出口,畢竟他是個國王,她剋制自己不對他放肆。

「那是你的認為,她並不可憐。」寇里嘴角一勾,「她擁有了權力、榮華富貴,這些足以填補一切」

她懂了。

原來如此,如來他是這樣認為的,難怪依秀塔魯會那麼輕易被個第一次見面的酒保勾引走。

現在她不再認為依秀塔魯太隨便了一切都是有因才有果,不要去找依秀塔魯,乾脆讓他戴綠帽子好了……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她非得找到依秀塔魯不可,否則帆登飯店就走着瞧了!

「你好像對我很不滿意?」他地收緊手臂,她整個人瞬間無預警的跌入他懷中,他嗅聞到她發稍的香澤,他喜歡她的發色,黑亮柔順,起來很舒服,像絲一樣,他也喜歡她的人,清清雅雅的,但足以撩人心神

「我沒有,陛下,請你放開我!」青檸掙扎着,在他懷抱里,她感到頭昏沉沉的,「**」發揮了效用

顧名思義,這杯調酒的後勁很強,一開始入喉淡淡的,幾乎讓人感覺喂不到酒味,只有果香,但要不了多久,酒精在胃裡發威,好笑的是,現在的她不單沒力氣推開他,如果他真放開她她還會站不住腳倒下去哩!

「你確定嗎?我覺得你渾身無力。」他閑適地盯着她迷濛的眼眸說道親軟玉溫香在抱喚醒了他體內的某種本能。

「你說的對,我是渾身無力,所以麻煩陛下把手機借我一下,我通知火下來接我…」她跟依秀塔魯出來時,手機放在房裡忘了帶出來。

「火?」挑眉,不甚悅然。

「我的…朋友,他會樂意來把我接回去。」

「男的?」他瞬間降溫的表情有點不以為然。「怎麼接?用抱的嗎?你根本不能走。」

青檸揉揉太陽穴。

對,他又說對了,「**」的後勁越來越強她只剩腦子可以運作了,四肢根本不聽她使喚,還要人家放開她哩,現在根本是巴着他不放。

「火抱的動我,他很高大,而我不算重…」

「我也抱的動你。」他毫無預警的抱起她,青檸驚詫的瞪視着他,這舉動出乎她意料之外。

「陛下……」他竟然把她抱起來?她是在做夢嗎?

「青檸實在有口難言,他改變了裝扮,現在沒人認得他,而她卻沒有易容啊!

飯店上下都認她,如果他就這樣抱着她走進飯店,想必不用一小時流言就會滿天飛。

「陛下她知道這請託很怪,但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可以用你的襯衫蓋住我的頭嗎?」

寇里揚了揚眉。「你的意思是,你要躲在我的襯衫里?」

「嗯!」

他笑了,笑聲渾厚,目光熠熠地盯着她。「你真的很特別,如果這是你吸引我注意的方法,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你成功了。」

青檸一陣混亂,他以為她在勾引他嗎?真是天大的誤會。

他笑看着懷裡的她:「從你主動表示要替電腦解毒那一刻起,你就已經吸引了我的目光,在酒吧里也是一樣,你想甩掉我,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所以我反而想跟着你,現在他中的笑意更深「你是第一個有量提出如此大膽要求的女子!」

天吶!他完全誤會了。

不過至少她安全過關了,躲在他的襯衫之中了電梯,她知道電梯里有其它人,他們一定覺得她很怪,幹嘛把頭藏在男人襯衫里?

她的面頰緊貼着他,他身上有股清新的味道,身體結實的像鐵一樣,她不太懂,一個擁有一大堆人服侍的君王怎麼會有六塊肌啊?他練肌肉乾嘛?曾經想當男模嗎?

出於無聊,她好奇的盯着他掛在胸前的虎面人身的項墜,越瞧越覺得這項墜的雕工很粗獷,猛虎揚唇的模樣充滿了霸氣,這就是帝王的象徵吧!難會掛在一國之主的脖子上。

「抱歉!抱歉!他喝醉了!」

電梯門開,進來一個瘋言瘋語的男人,有人向電梯里其它人致歉,這種情況在飯店裡很常見到,因為來度假的人多半都抱着狂歡的心理,多喝幾杯也是必然的。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義大利最最着名的男高音啊!」酒醉男子笑嘻的揮舞着雙,胖碩的身軀亂搖亂晃,步履不穩,一不小心打到被寇里抱住的青檸。

「唔……」被推了一下,她的嘴冷不防貼上去,唇邊的觸感使她睜大眼,雙頰迅速火紅髮燙。

老天!怎麼會有這種事?

她連忙移開嘴唇,但剛令人臉紅的觸感仍在唇邊停留,她止不住陣陣心跳,不知道他又會怎麼想了?不會以為她蓄意挑逗他吧?

一出電梯,青檸立即掀開襯衫露出頭來,然而寇里·阿基茲並沒有看她,尋常地朝房間的方向走去。

「陛下—」青檸清了清喉嚨,那該死的醉鬼,害她出這麼大的糗「剛剛很抱歉,因為被推了一下,所以……「

他的步履略停,低頭巡視她不自在的麗面孔,笑了起來,「你指什麼,我不知道。」

青檸尬的看着他,他好看的嘴角着微笑,不再追究,筆直朝房門走去。

青檸鬆口氣,至少在這方面,他是個紳士。

《喂,親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