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網遊之徵伐時代
網遊之徵伐時代 連載中

網遊之徵伐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無名仔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吳明 無名仔 遊戲動漫

吳明從地球魂越到以網遊為主流的世界中,寄宿在一個力能扛鼎的二傻子的身體里,前世身為策略遊戲專家,紙上談武第一人,偉大歷史教師吳明已經想好了自己的未來還在遐想的吳明很快意識道事情有些不對勁什麼?原宿主得罪富二代一家,開局就進了監獄!什麼?明天還要把我砍死!吳明點開自己的屬性面板,十五個大字寫在面板正上方,由於宿主實力飛速提升屬性更新中展開

《網遊之徵伐時代》章節試讀:

兩人同時走上,擂台吳明盯着眼前這個人,渾身上下打量起來,他身體的能力不斷溢出,從這些氣吳明可以感覺到此人的武力值起碼在70之上到了二流斗將的級別。

自己傷勢太重只能維持六十的武力值,不能強攻只能靠技巧。

這回並沒有哪自己最喜歡的刀具,反而哪起了長槍,槍被稱為百兵之賊,在實戰中威力強,攻防速度快,富於變化,往往使人防不勝防。

這種靈活多樣性的武器可以讓吳明在這種下克上的戰鬥中創造出更多機會。

之前看過吳明用刀的門內人,看到吳明拿長槍,不禁發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為什麼不用刀?

那些懂門道的人,看了吳明舞了一會刀。

那一小段就讓人感覺吳明的刀法嫻熟沉穩一定是經過長期修鍊的。

可現在臨陣換槍實數犯了大忌。

韓梵看了眼吳明隨手拿了一桿長槍,用手甩了甩。

此時吳明擺好架勢,將槍托開,稍離胸前,以示其能,及臨敵則以槍低挨腰旁,而變中心平。

韓梵挑眉起勢倒是有些模樣。

「在打之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

吳明保持着起勢姿勢,調動身體里的氣,氣從胸口處像全身蔓延,傷口發齣劇烈的灼痛,吳明的皺着現在的表情就像是便溺一般。

此時腦海海中系統瘋狂的提示基本槍術熟練度: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

長槍熟練度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

只要自己運用前世自己學會的功法那些功法的進度就會瘋狂提升,別人都是百分之一點一的提升自己倒好直接十點十點的熟練度提升。

只是每一次發動氣的力量傷口就會發出灼痛,這疼痛如同無數只黃蜂叮咬自己的皮膚。

「你為什麼沒有氣?」

「我說是bug你信嗎。」

韓梵笑了笑不再過問,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這個人在看到自己氣息的那一刻眼神都變了那是一種恐懼的表現。

其實吳明只是感覺自己身體很痛表情像是便溺一樣被他誤會了。

可這種人是怎麼打過政黃的呢?

看起來自己被騙了韓梵提起手中的長槍,沒有任何技巧直接沖了過去,給所有人一種錯覺這人是個人型坦克。

吳明也不矮身高一米八左右,可與這個一米九的肌肉怪物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尤其是這廝的速度竟然還很快,轉瞬之間就衝到吳明身前,掄起手中的長矛猛向下砸去。

長矛如同流星划下撕裂了空氣,吳明集中自己身體上的氣毫不猶豫的向左翻滾閃開了這致命一擊。

咔嚓一聲,長矛落地塵土飛揚,他手中的矛竟然有一絲斷裂的傾向,在正中間形成了一條清晰可見的裂紋。

吳明根本沒想過要正面接那人的長矛,自己在氣勢上就輸了一半。

這一擊讓吳明更加堅定自己的打法智取。

韓梵看了眼自己的長矛再看了眼滾到一邊的吳明。

這次他擺好與吳明同樣的姿勢,眼神變得犀利。

剛才那一擊看似雜亂無序沒有任何技巧,其實那是他孤注全部力量得一擊。

那也是他用來區分高手與門外漢得最簡單方法,眼前這個小子絕對不是泛泛之輩,他有些東西,足以讓他好好玩玩了。

台上得城民看到吳明躲開了哪一擊提着的心都放下了,想了想如果是自己面對被咂一下估計點成肉醬。

吳明催動全身得氣,利用滑步接近韓梵。

而韓梵則是你不攻我我便不動以靜制動靜觀其變。

吳明連軋向他的腿部,韓梵提腳反刺向吳明的頭部。

側頭避過槍頭,提槍撩身。

也被韓梵閃過。

二人的槍法速度極快基本功很紮實,那些槍術的基本法則記得清清楚楚。

來回鬥了個數十回合不相上下。

吳明的基本槍術的熟練度也蹭蹭往上漲,已經到達了《基本槍術A+》而自己對長槍的熟練度也回到了頂峰到達了《長槍A-》。

吳明感覺的到這傢伙對槍法的熟練度並不高,完全是在靠自己屬性與吳明硬打,這也是吳明可以與他打的有來有回的原因。

他與吳明的槍法差了很大的距離,只能靠屬性彌補。

也正因如此吳明也逐漸從下風打到勢均力敵。

而韓梵這邊隨着他應對的越來越吃力,體力逐漸開始跟不上。

吳明忍者身體來帶的劇痛,持續輸出他知道只有自己不斷的逼他不讓他有休息的餘地才能找出他的破綻一擊將他刺死。

台上的觀眾雙眼瞪大,吳明的槍法如同鬼魅一般肆意揮舞。

韓梵則是憑藉著原始的力量和吳明打個不相上下。

台上的觀眾只能看到槍影只聽見槍與槍撞擊發出的震動聲。

倒是黃雁蓉看的牙痒痒,連一個重傷的人都殺不了這不是廢物是什麼。

坐在最上頭的一些軍官看到吳明的表現,也連連稱奇能與韓梵這般人物鬥成這樣實屬不易了。

之前在押送囚犯隊伍中踢吳明的那個軍官摘下面具,滿臉滄桑微微白髮順着面具滑落在胸口處。

「叫吳名嗎我丁振記住你了。」

吳明揮動長槍,疼痛加上體力的消耗他的手臂已經在顫抖了。

只是眼前這人不但力量沒有減弱反而加強了,這是為什麼。

韓梵看着吳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他猛的向下砸去吳明雙手持矛擋住了這一擊,刺啦傷口裂開了痛感傳遍整條臂膀,韓梵一個順挑將吳明手中的槍挑飛在空中。

槍頭指着吳明。

自己的力量已經用盡了,空中的長槍落下來起碼還有三秒鐘,這三秒怎麼擋住韓梵。

看到吳明長槍被挑飛在一旁觀望的嚴黑虎驚出了一身冷汗,明哥不會死在這裡吧。

而黃雁蓉在看台上激動的站了起來,嘴都和不住了。

韓梵冷峻的面容露出猙獰的笑容「再見了,爺很開心。」

長矛向他刺去,吳明的感受到面前一股寒氣撲面而來。

現在他也只能賭一賭了,看看那一招能不能用出來。

槍頭越來越近,自己的長槍也在滑落,還有一米的距離吳明看準長槍在旋轉的時機身體突然暴起食指和中指夾住最低端的槍柄。

《青龍獻爪》

長槍重重的向下輪去,槍頭直接對準韓梵的咽喉。

一寸長一寸強,多出近十多厘米的長槍,攻擊距離遠比普通的長槍速度要快許多。

韓梵感受到致命的威脅趕緊將手中的長槍收迴向後退去。

可吳明的長槍遠比他的要長,槍頭雖然沒有划過他的咽喉也在他胸口留下一條猙獰的傷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