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網遊之武動全球
網遊之武動全球 連載中

網遊之武動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郝大的西瓜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包曉生 遊戲動漫 胖子

傳統網遊+武俠+無系統+無穿越運用內功心法與武學的切換組合,功成名就——雪涯榜一大哥饒命啊饒命可以,交出你的武功心法,不然住在復活點吧展開

《網遊之武動全球》章節試讀:

「別介,兄弟,有賞金,3000兩。」兄妹兩人相視一笑。

「行吧,試試看,先給定金,別一會你倆跑了,500兩。」

「合作愉快!」

餓虎崗。

遍地都是明崗暗哨,本想偵查的三人竟然連山寨都沒登上。

「啥情況?我看地圖這也沒到山寨啊?」雪崖看了眼二人。

「哥,啥情況啊?」

「不是吧,我上次就打了個小嘍啰,怎麼都跑外面來巡邏來了?」

當初接到任務的時候,張望秋不信邪,等他妹妹先去找打手的時候,自己進餓虎山寨打算摸摸情況,不料崗哨發現,的虧眼疾手快撩倒了崗哨,準備繼續探索的時候,卻因崗哨屍被一小隊被巡邏守衛發現,這一隊守衛使得一手螳螂拳,每個人配合出擊,張望秋只能敗退。

雪崖笑着對二人講:「得加錢!說說吧,上次進去,摸索到什麼了?」

兩兄妹一陣尷尬,沒想到會來這一出,想想他們的目標就在山寨,只得咬牙答應,「再加1000兩,山寨裏面有固定崗哨,也有巡邏守衛,殺了以後不能留屍體,不然會暴露,固定崗哨實力不強,之前我能秒殺,但是巡邏守衛全部用的都是螳螂拳,我抵擋不住。」

「另外,這陣仗這麼大,估計守衛的實力都加強了,說不定已經不是我之前遇到的那些勢力了。咱們現在怎麼說?」

聽了一席話,雪崖顯然有了想法,「瞭然!不就是孤島驚魂么,背刺什麼的還是手到擒來。等天黑摸進山寨,再看看情況,你這任務有什麼限制么?」

「有三天時間限制。」

「夠了,今晚我們先去摸摸地形,再做打算,再進去就掉狼窩裡了,這守衛再多一些,真沒法玩了。」

月黑風高。

NPC到底是NPC,就算是再擬真,跟人腦也是沒法比的。

三人就這麼趁着夜色從餓虎崗摸進山寨外圍。

餓虎山寨,依山而建,本是一座山邊塔林,卻因人口流失,無人看守,只剩半座破塔。

秦天豹帶人以半座破塔為餓虎廳,圈整座塔林為山寨,魚肉百姓,橫行鄉里。山寨由於依山而建,並沒有圍牆,直接以拒馬為屏障。

本以為輕鬆摸進外圍的三人傻了眼,山寨中的防守比餓虎崗嚴密的多,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怎麼說?打進去?」雪崖直截了當的問,「你們是老闆,你們出主意。」

兩兄妹也犯了難,這上次被巡邏守衛一頓海扁就算了,這次怪的數量太多了,不好辦啊。

「要不?先來個投石問路?」張望秋試探性的問。

雪崖擺出無奈的手勢:「得嘞,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去引怪。」

「找落單的小嘍啰挨個引出來,然後你們下手,宰了以後拖樹林去,完美。」說完比了個「耶」的手勢。

「成。」

山風呼嘯,藉著風勢,雪崖仔細聆聽山寨中的動靜。

摸到樹邊,一個衣着寒磣的小嘍啰正在打盹。

打起十分的機靈,雪崖慢慢摸了上去,一把劍抵住嘍啰的咽喉,一抹,NPC已經毫無生機。

「切,真是摳啊,連銀子都不爆。」剛說完,雪崖拉着小怪屍體急速後撤,隱入樹叢中。

剛進樹叢,兩個巡邏守衛走到了剛剛的位置。

【禿子,你說這次老大弄的叫啥事?不就是塊破石頭么?至於整個山寨都安排巡邏么?】

【你懂個驢蛋,老大的話你聽就完了,哪是破石頭?那玩意是隕鐵,隕鐵知道不?天上掉下來的,說了你也不懂?】

NPC的對話落入了雪崖的耳朵中,「看來這隕鐵是在秦天豹手中了,只是這隕鐵做什麼用的呢?」

想歸想,雪崖還是接着行動,一發彈丸拋到了另一側樹叢中,巡邏兩人聽到樹叢動靜,慢慢走近,剛進樹叢,彈丸直衝咽喉,分明是暗器玲瓏骰的招式——梅花式,力求一擊必殺。

兩個守衛發不出任何聲音。

「嗚……嗚……」,一把長劍划過兩位守衛喉嚨。

處理了屍體,雪崖從被稱為禿子的守衛身上翻出了一個腰牌。

【道具:惡虎令】

也是頭腦聰明,拿了三守衛的衣服就回到了山寨外。

山寨外的二人早已等候多時了,見沒有人回來,已經準備好私聊雪崖,又怕令他分神,耽誤行動。

「誒,你倆,過來,不用殺進去了。」

令牌直飛張望秋手中,看了眼令牌,張望秋大喜,剛要張嘴。

「誒,我知道你問什麼,衣服,有了。」

「哥,這錢花的真值。」

餓虎山寨,半截破塔餓虎廳。

「開!開!」

「豹子,通殺,一賠六。」

餓虎廳,長桌邊站着五人玩着骰子賭大小,邊上還坐着一人,手中撥着算盤,又記着什麼。

「怎麼說?佯裝進去報信?偷襲?」雪崖徵詢二人意見。

「你能打幾個?」

「我哪知道啊,剛剛那些小嘍啰,偷襲的時候我能秒殺,但是這裡……裏面指定有一個是秦天豹,搞不好還有幾個小頭目,我沒把握。」雪崖以最嚴肅的口吻回答。

「老計劃?你引他們出來,反正我們的目的就是大BOSS。」

「哥,不行,一打起來,守衛都來了,那這一身衣服白弄了,要是這次殺不掉,明天估計就更難辦了。」

「你倆就說能打幾個吧?」

兄妹二人對視一眼,鄭重其事,「一人一個。」

「那行,我先去刺殺一個,殺完找機會繼續,如果不能,咱們直接動手,你們必須速度打完,來幫我,否則咱們只能跑,明天想辦法。」

三人做好全部準備。

雪崖走進餓虎廳,可所有NPC並未看他一眼,依然賭錢的賭錢,算賬的算賬。

那NPC算賬時,播着算盤,嘴還張口算着什麼。

走到算賬的NPC旁,施以玲瓏骰梅花手法,梅花共2擊,分先後而至,一擊飛入口中,又一擊衝擊第一發彈丸,兩個彈丸全部打入喉嚨。

雪崖迅速補上一劍插入腎臟,直接送走。

少了一NPC,賭錢的幾個NPC依然沒發現異常,雪崖如法炮製。

踱步賭錢NPC後,又是一劍直插腎臟,插完又以梅花手法,彈丸飛至兩位NPC那呼喊「豹子」的口中。

拔劍划過,喉嚨處猩紅的血猶如玫瑰綻放。

一共六位NPC的餓虎廳,剎那就死了四個。

門外二人見到這場景奪門而入,瞬間擊斃一人。

【哼,果然是為了我的寶貝而來,就讓我看看你們的本事吧。】

三人瞬間明白,其他NPC不過是些小蝦米,這最後的NPC才是秦天豹,又不禁感嘆,運氣有點差,怎麼沒剛剛捅死他。

交換眼神,三人纏住NPC,勢必不讓他召喚門外小弟。

每當NPC要喊話時都會有一顆彈丸準確塞入他的喉嚨。

儘管NPC血量夠多,也架不住三人的纏鬥。

秦天豹,終於是身死餓虎廳。

【系統提示:助拳無名劍任務成功,獎勵月凝內修丹1顆,可提升修鍊速度100%,持續時間15天。】

看到系統提示,雪崖全身熱血沸騰,他可真沒想到一個玩家間的賞金任務居然觸發了真正的系統獎勵。

「你倆任務咋樣?瞅瞅?」

「嘿,不愧是榜一大哥,辦事效率就是高」張凝雨非常開心。

「完成了,又沒完全完成。任務顯示擊殺秦天豹拿到隕鐵,只要找造化老人就行了。不過,你看看這個。」說著就把手中的一張紙遞給了雪崖,「剛剛準備在秦天豹身上翻隕鐵一起翻到的。」

錦衣衛輜重已劫,望大當家以隕鐵交換,用於醫治我兒病症。——殺人庄,仇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