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王妃只想苟着
王妃只想苟着 連載中

王妃只想苟着

來源:google 作者:羅小簡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容鄴 穿越重生 陸青禾

新婚之夜,被新郎下令殺死,還做成了自縊的假現場;事後竟連形式都不走一下,直接將她展開

《王妃只想苟着》章節試讀:

陸青禾幽幽吐了口氣,在鹿覺幸災樂禍的眼神中,抬步上樓。
——畢竟盛京里誰人不知,當朝五王爺慕容鄴脾氣怪異,皮相卓絕卻不喜女色,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朵高嶺之花?
——又是誰人不知,這位本欲出家的鄴王,三年前卻因一樁婚事被打斷了理想,以至於對他這位王妃嫌惡至極!
似乎隨時等着她犯錯,好揪住她的小辮子,殺之後快?
外人只是不知道,她嫁入鄴王府後,死了一遭,又活過來罷了。
自殺?
那是不可能的。
只有陸青禾知道,三年前的原主,絕非自殺而死!
她是被歹人入室,下手殺害,進而偽裝成她自殺現場的。
這也是她穿越過來後,三年未敢再出府的原因。
外面太危險,怕死啊!
…… 偏生鹿覺還一邊目送她上樓,一邊打趣:「嘖,王妃這運氣不錯啊,先是與咱們主子成婚,羨煞萬千少女;如今來賭坊隨隨便便找塊石頭一開,便滿陽綠。
真可謂是人財兩得!
你說是不是,無月?」
那頭,一身短練墨衣,喚作無月的女子面若冰霜地提劍走進來,那雙眼睛落在她懷裡的石頭上,言簡意賅地評:「得有命消受。」
陸青禾:「……」 二樓邊廂。
一身玄色,銀線滾邊長袍的尊貴男子坐在一把上好金絲楠木的交椅上,心無旁騖地用着膳,深邃的眉目之間帶着一貫淡漠的神色。
這位王爺長相倒是出家怪可惜的驚艷,眉若飛羽,唇若刀裁,五官組合在一起的俊美,是讓人會發愣的程度。
用「巧奪天工」形容亦不為過…… 陸青禾卻不敢久愣,緊着埋頭走過去施了一禮:「王爺。」
男人未語,只朝她伸了手。
但見那手指骨節修長,彷彿一截兒玉笛似的,透着清冷白皙,晃人心神。
陸青禾卻無暇欣賞,趕忙乖乖把手裡沒焐熱的石頭遞了過去。
「王府月錢不夠你花?」
男人低頭打量了手裡石頭片刻,終於開了尊口,音若冰雪穿山林,微寒細雨絲,極有磁性質地……陸青禾卻是一愣,無語至極:「……」 ——啥玩意兒?
是不是心裏沒根蔥也沒幾頭蒜的,所以才要奪筍吶……您老人家啥時候給月錢了?


不過根據她這三年的苟居經驗,貴人都是多忘事的,貴人絕非真的在問她月錢的事兒。
她施施然跪下,說著昧良心的恭維話:「王爺聖恩!
月供……不少,吃穿足矣。」
「哦?
那是何故讓王妃出現在這種地方,拋頭露面?」
果然,重點來了。
問罪!
「這……」 陸青禾略一猶疑,尋思斷不能在他面前提陸老將軍。
因為這位鄴王爺又被人號稱「野王」,閑雲野鶴之意,向來高高掛起,不做官,不拜侯,遠離權勢,自詡清高,且怕麻煩得很。
像陸青禾這種罪臣之後,加之詐屍還魂之人,幾乎被他視之為毒物蟲蛇,幾欲撇清。
若知她此番為爺爺而來,有所勾連……只怕便成了「禍亂之源」,會把她就地擰頭的!
陸青禾一支吾,那王爺便不耐起來,「我數三聲。」
「是今、今日青禾姑丈大壽。」
陸青禾心裏在罵人,腦袋照舊是不敢抬,心念猶如算盤一般哐里哐當飛快轉了一遭,驀然想起昨兒,小落帶回別院的一封尚書府的請帖。
…… 三年前陸府,同陸青禾當時一樣躲過牢獄之災的,還陸驁多年前嫁出去的另外一位女兒,陸凝眉。
想到這裡,陸青禾緩緩吐氣,繼續編道: 「尚書大人之妻是臣妾的姑媽,雖然多年前姑媽已與陸家撇清干係,但畢竟親人一場,臣妾心念着該去一趟的好……本欲來尋王爺,想請王爺帶臣妾一同前往。
誰想剛入**,便遇上從前故舊,於是被盛情邀去摸了一把石……」 嚴絲合縫,信口拈來,隱去了賭錢救罪臣,倒也合情合理。
雖然按照她的推斷,這位王爺,是壓根不屑列席那種場合的。
「嗯?」
慕容鄴聞言,上下掂量着石頭的手停了。
睫簾下垂打量一圈陸青禾,眼神分明陳冷威嚴,關注點卻並未落在那位姑丈大壽的事兒上。
「你怎知本王在此。」
王爺嘴裏緩緩碾磨着,幽幽吐出幾個字:「王妃……跟蹤本王?」
唰!
伴隨慕容鄴危險的眼神一出,空氣中一道精光驟現。
陸青禾來不及說話,一道冰涼的劍身已經抵住脖間。
那劍的主人——無月,彷彿深知主子渴盼:「爺,殺么?」
「……我去!」
這是什麼操作?
陸青禾當下只覺頭皮發麻。
「你去什麼?」
慕容鄴皺眉。
「我去……我去思過……」 陸青禾意識嘴瓢,但卻熟練無比地撿起自己苟王屬性,顫巍巍認錯,一動不敢動:「擅自跟蹤王爺,確是臣妾的不是,臣妾知罪!
此番定回府面壁,還請王爺息……」 「賭石大戶——明日王妃在京都便能出名。」
慕容鄴淡淡道,打斷了她,眼角在微眯,似狠非真,「其間影響,王妃覺得面壁可抵?」
無月再次提刀逼頸,「爺,殺么?」
陸青禾:「……」 倒是也不用比你的主子還急吧?



講真,一個要出家的人,身邊帶着這樣一個殺坯手下,合適?

影響她當然知道!
一來坊間會說她不守女規;二來慕容鄴會被說管教無方;三來因為鄴王多年不為官,府里收入營生全靠做生意,她此舉一出,極有與賭坊串通一氣、洗錢的嫌疑,難免引起外界非議,為王府招惹司察…… 「那……」眼前架勢着實可怕,陸青禾猶猶豫豫,卻又琢磨着那王爺勾魂兒似的眼角那一抹一似笑非笑,心下盤算不定……最終,她選擇繼續以一副膽顫和驚慌之態,抓住王爺的袖子,試探道:「王爺待如何,可有商量的餘地?
臣妾、臣妾不想死……」 四目相對好一會兒。
沉默,沉默。
慕容鄴有些沉默,他覺得……這王妃似乎不如他印象中那麼木訥呆板,這舉止求饒之間,簡直從善如流,意外有了幾分生氣,和從前似乎有哪兒不同了些…… 但慕容鄴很快收回目光,「有的。」
他漠然起身,「這塊翡翠看着不錯,應正好可以買王妃的命。」
他一本正經、無比順暢地將陸青禾方才上交的滿陽綠收入懷中,金線白鶴的衣袂一掃,扯回自己落在陸青禾手裡的袖口。
旋即,便是繼續自顧去用膳了,「行了——你跪安吧。」
陸青禾:「……」 果然,這不是奪筍,這是奪石啊!


而她,別無他法!
「對了,」 當陸青禾滿腹無言、一萬匹草泥馬在心裏撲騰地退出廂房時,那性情孤僻清高的王爺喊住她。
「那尚書壽宴……本王毫無興趣。
王妃若去,被人問起,記得千萬不要與人圓場說,本王不去,是因為有要事在身。」
……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烈日炎炎,朱雀街頭。
正午人煙稀薄,陸青禾罵罵咧咧。
「行了,你都罵了一炷香了!」
分明空蕩的身側,此刻卻再度響起先前懶洋洋的男聲,帶着幾分忍無可忍,「反正你不是也沒賠進去什麼?
嘖嘖,堂堂王妃,連自己夫君的錢袋子都偷……」 陸青禾嘴角一抽抽,道,「他先動的手。」
說著,她從頭頂的冠發中,拔下一根通透碧綠的玉簪。
玉簪里流光一閃,空氣里隨之幻出一道半透的人影。
這是一個金色長髮及踝的男人,容貌俊美無儔,他雙手負於身後,一攏透着水藍色的華袍,似幻似真恍若流動,帶着揶揄之色:「哦?
那我還得誇誇你這『黃金瞳』練得半吊子不就,這『無影手』倒是練得登峰造極?」
正是南岐。
 

《王妃只想苟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