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吞天決/吞天決
吞天決/吞天決 連載中

吞天決/吞天決

來源:google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陳軒

一個平凡的地球靈魂者穿越來到一個陌生的位面,一部逆天的功法,從此以後陳軒走上一條掠奪之路,一本只為殺人的武技,讓陳軒伏屍百萬展開

《吞天決/吞天決》章節試讀:

黎明還是準時來到,天一亮陳軒打好包袱,拿了幾件臨時換洗的衣服,背上長刀,換上了一套勁裝,顯得陳軒玉樹臨風,雖然才十三歲但陳軒的個頭已經長到一米七了。

「軒兒你都準備好了!」

「娘!我都準備好了!」

「自己出去要小心,遇見危險不要逞強,能避則避,不要去做無謂的英雄!」陳軒的父親走上來跟陳軒說道。

「我知道了爹,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陳軒有點不耐煩道。

陳軒來到這個世上已經半年了,一直在家族裡待着,好不容易現在能出去了,心情可想而知。

跨出了小院大門,陳軒能聽見娘親輕輕地抽泣聲,但陳軒沒有回頭,兒行千里母擔憂,這個道理不但自己的前世好用,到了這個世界也是一樣。

天下只有自己的母親才會對自己的孩子無怨無悔的愛,不求任何回報,哪怕自己的孩子是千古惡人,做母親的依然認為自己的孩子還是最好的,這就是母愛。

出了家族的大門,陳軒朝落日山脈行來,落日山脈,洪嶺鎮以南,裏面遍布沼澤、魔獸,但也有許多珍貴藥材,很多散修,跟家族子弟和門派弟子的歷練之地。

落日山脈魔獸橫行,稍有不慎就得成為魔獸口食,有很多散修組成隊伍在山脈里殺魔獸,從而獲得魔獸內丹而賺取金錢。

但高風險也一樣伴隨高回報,殺一個一級魔獸光內丹,就一百兩,魔獸的皮毛,筋骨都是煉藥的材料。

來這裡歷練的哪個不是最少後天五品境界,要不然還沒進來就變成魔獸的糧食,殺一頭五品魔獸,內丹的價格就達到一萬兩。

兩個時辰以後陳軒站在了落日山脈的邊緣,吐了一口濁氣,我陳軒精彩的日子就從現在開始了。

「砰!」

一拳轟在一頭一級野豬的腦袋上,陳軒把拳頭從野豬的腦袋裡抽了出來,血漿迸濺。

來到落日山脈兩天了,陳軒一直在邊緣地帶游晃,沒敢往裡深入,先挑一些低級的魔獸練練手,這是陳軒殺死第十隻魔獸了。

該往裡深入了,收拾了野豬的身體,把內核拿了出來放在包袱了,繼續前進,這兩天陳軒一直在廝殺中度過,殺的都是一些低級魔獸,餓了就吃一些乾糧,渴了就喝泉水。

越往裡走魔獸的等級越高,聽說落日山脈里還有妖獸出沒。

前方有動靜,陳軒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鋼刀時刻拿在手上,陳軒看見前方有一隻斑斕虎朝自己飛快跑來。

三級魔獸斑斕虎,陳軒走之前買了一本大陸日誌,基本都了解魔獸的品級,斑斕虎看見有人擋在自己眼前,頓時咆哮一聲,朝陳軒撲來。

「孽畜,爾敢。」

陳軒側身一躲,躲過了斑斕虎的攻擊。

斑斕虎一個回頭,再次朝陳軒撲了上來,陳軒不打算再躲避,輕輕地一側身陳軒的鋼刀砍在斑斕虎的腰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這一刀足足用了八成力量,竟然沒有一刀把他砍成兩半,魔獸的身體還不是一般硬。

「你沒有必要跟他拼力量!」

這時候黎老的聲音從陳軒的腦海中響起。

「你忘記了我叫你練刀了嗎,只要是魔獸就有弱點,就你這麼殺下去等你把魔獸殺死了,你自己也得消耗大半真力。真是個蠢小子,用最少的力量將對方打倒,這才是最高的境界。你就會再多的招式,再怎麼華麗的武技,也沒用,武技的用處就是一擊致命,哪有像你這樣拿個刀瞎砍!」黎老氣呼呼的說道。

「知道了!」

集中精氣神,雙手握刀,雙眼緊緊盯着斑斕虎。

斑斕虎受傷了也激發了他的魔獸的野性,狂吼一聲,接着朝陳軒飛撲過來。

斑斕虎在陳軒的眼裡一點一點的變大,撕拉一聲,有一種皮肉被拉開的聲音。

「嗚……」

斑斕虎痛苦倒在了地上,頸部有一道細細的傷口,陳軒的一刀划過了他的頸部,一擊致命。

「小子,這樣就對了,要是像你以前那樣一刀一刀的往斑斕虎上砍,你覺得你把它砍死了,你還有多少真力!」

「老頭,你教我每天的往小筐里扔石子,在每天朝同一個地方出刀,也是一種武技嗎?」陳軒問道。

「那不是武技,那只是基本功,也是為將來的武技打好基礎,為你以後修鍊武技更加快速的修鍊!」

「剛才那一刀武技叫什麼!」陳軒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小子也不笨嘛,知道剛才那一刀是武技,那一刀是我的成名絕技七殺刀的第一招「斬風」,練到大成連風都能斬開,你小子一直說我不教你武技,那你剛才是什麼!」

「那你趕緊把後面的六招也趕緊教給我吧!」

「不是我不想教你,我這段時間也一直很矛盾,只是這套七殺刀太霸道,出刀必見血,刀刀致命,每一刀都是殺人的刀法,當年有太多的人死在這套刀法之下,因為當年跟我交手之人,鮮少有人活下來,最後獲得刀魔的稱號,我不想你也變成殺人的魔頭!」黎老無奈的道。

「我答應你,不招惹我的人,我不會無緣無故的隨便殺人!」陳軒急忙說道。

「除非你把這套刀法練到人刀合一的狀態,才能將刀法收放自如,當年我也練到人刀合一,但是自己還是沒控制住殺人,只要跟我交手的全死在我的刀下,才導致最後被人圍攻才選擇自爆逃到地球!」

「你小子想好了嗎?確定要修鍊!」

「想好了!」

陳軒畢竟兩世為人,想的跟一般人不一樣,武技分用在什麼人的手中,用在一個仁慈的人手中,他就不是一本殺人的武技,用在一個邪惡的人手上,他就會變成殺人的利器,關鍵還是看施展武技的人本身的品質問題。

「你現在第一招還沒有熟練,等第一招練成了,我再傳你第二招,第三招等到了靈武境我再傳你,現在就是傳你,你也學不了。」

黎老無奈的道。

聽聲音黎老十分不願傳給陳軒,畢竟黎老也不想陳軒走上自己的老路。

「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就磨練着這招斬風吧,三級魔獸已經不能給你帶來危險,繼續向里深入!」

陳軒接着往裡深入,一隻六階魔獸大力猿攔在陳軒的去路。

「出刀!」

「收刀!」

大力猿倒在陳軒的腳下,陳軒彷彿又來到練武場,反反覆復的出刀收刀,陳軒出刀的速度一次比一次要快,一次比一次要准,幾乎都是一擊致命,每出去一刀就有一頭魔獸倒下,不會浪費第二刀,黎老也一遍一遍的指導出刀的姿勢。

來到魔獸山脈已經十天了,每天白天殺魔獸,晚上修鍊吞天決,陳軒感覺離突破六品不遠了,隱隱有種要突破的感覺,只是需要一個契機。

五六階魔獸也沒有太大的危險,陳軒打算挑戰一下自己的極限,挑戰七階魔獸,只有在壓力下才能更快的激發自己,家族時刻面臨危險,自己必須在最快的時間成長起來。

陳軒來到一條小溪旁喝點水,小溪旁有一些五階跟六階的魔獸正在喝水,陳軒沒有主動去獵殺他們。

陳軒現在需要的是能給自己帶來壓力的魔獸,突然間傳來一聲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