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退婚後我被美男團寵了
退婚後我被美男團寵了 連載中

退婚後我被美男團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許意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君辰 黎九若

【穿書+醫妃+雙潔+雙強+團寵】黎九若穿進與自己同名女炮灰的小說里,原主三章就死,死的輕若鴻毛一筆帶過做為21世紀天才醫學少女,她才不會乖乖等死退婚渣男,收拾極品親戚,搞事業賺銀子……每天喝點小酒,看古代美男……她的志向就是只談戀愛,不結婚」大哥,不是說好了玩玩?你怎麼來真的啊?「黎九若頭大如斗,這翩翩君子,如玉美男,怎麼突然變身大灰狼了?」娘子,你玩出火了,還想跑?「墨發垂下,眼若燦星,盛世美顏也不過如此吧?黎九若心跳如鼓,心想:這誰頂得住?算了算了,美男樹上死,也不丟人……展開

《退婚後我被美男團寵了》章節試讀:

「死了嗎?」

「回陛下,黎九若並未斷氣!」

耳邊的聲音讓黎九若煩躁,腦袋彷彿被人鑽開一樣疼。昨天和閨蜜在酒吧玩的嗨,多喝了幾杯,不過她的酒量極好,不至於醉成這樣子啊?

緩緩睜開眼,眼前的場景讓黎九若怔愣了下。

朱漆紅柱纏繞巨大的雕金蟠龍,白玉台階,梁枋間彩畫絢麗無比,金碧輝煌的殿內處處是奢華,台階旁擺放的香爐都是金絲琺琅彩雕,名貴至極。

看到這奢華古典的陳設,黎九若心中疑惑,她住的商務酒店怎麼變模樣了?

「陛下,既然黎九若並未斷氣,懇請陛下繼續給微臣與金國淑珍公主下旨賜婚吧!」

沉冷的男人聲音傳來,打斷了黎九若的疑惑。

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身姿高大,身穿黑色祥雲暗紋錦袍氣質冷傲到極致的男子站在大殿中間。

刀鋒般筆挺的鼻樑,銳利鋒芒的眸光, 俊美的臉配合冷淡神色,顯得他格外冷酷傲慢。

看到這男人的一瞬,黎九若的腦海是一陣刺痛,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畫面,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猶如看快進電影一般, 黎九若瞬間恍悟,她……竟然穿進那本看過的小說里了?!

度假時,閨蜜給她提起了這本女炮灰和她同名的小說,黎九若大概看了幾眼,記得這個和她同名的女炮灰,身份是大元王朝護國公府嫡千金。

眼前這個說話的冷酷男人,是大元王朝赫赫有名的戰神王爺,蕭逸北。

原主黎九若自幼訂下的夫君。

黎九若從記事起就一直是蕭逸北身後的跟屁蟲,後來是他的小迷妹。

蕭逸北帶兵出征後,原主就開始給自己綉嫁衣,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等着情郎歸來娶她。

一等就是三年。

蕭逸北逼退金國,勝利班師回朝。

誰知,蕭逸北帶着金國公主一起回來,並在今天慶功宴上請求皇帝賜婚。

蕭逸北也沒有忘記安排原主,直接降級讓她當側妃。

書中的黎九若感覺受到了莫大侮辱,宴會上撞柱尋死未果,被救活後礙於家中繼祖母的威懾,還是忍着委屈和悲憤低頭嫁了。

之後,這位女炮灰心中鬱結難舒,再加上自己身體頑疾和撞頭留下的後遺症,不到半年就死了。

非常凄慘的結局,名副其實的炮灰,從出場到下線這位女炮灰沒活過三章。

書中原主人設是個痴情女。

可惜,被作者安排的明明白白。

回憶過劇情,黎九若對自己處境有了一個了解,心裏也有了盤。

既然她接管了這身體,當然不會當個開篇就下線的女炮灰。

「黎九若剛剛以死明志,蕭將軍還要一意孤行嗎?」皇帝聲音威嚴:「這樣吧,讓黎九若以平妃身份嫁與你,如何?」

殿內大臣紛紛點頭,稱讚皇上英明。

黎九若是鎮國公府嫡千金,雖然父母雙亡,家族沒落,但其父,其祖父,皆是大元朝戰功赫赫的將軍,為大元朝立下過汗馬功勞,是功臣之家。

讓已故功臣嫡女當臣子側妃?

那說出去,大元皇帝臉上也不好看。

若是平妃,倒也說得過去了。

畢竟,蕭逸北帶回來的是金國公主!

一個沒落貴族的嫡女能與一國公主平起平坐,也算是給足了黎九若面子。

黎九若聽到皇帝的提議,立刻心裏暗罵了一聲。

平妃?聽着好像是多大恩典,其實就是個巨坑!

一個已故護國公的落魄千金,能和一國公主平起平坐嗎?

真要嫁了,王府大門一關,她就算被那個公主虐殺了,只說一句病死,也不會有人去質疑。

小說里對黎九若的死只是一筆帶過,但是要深究一下的話,真的是細思極恐。

黎九若剛想開口反對,蕭逸北卻先她一步:「陛下!淑珍公主身份尊貴,怎可當平妃?這恐怕不妥!」

皇帝沉吟一聲,似是在考慮。

「呵。」黎九若輕笑,語氣玩味:「金國公主身份尊貴,大元護國公千金就不尊貴了?如此貶低本國貴女!知道的是王爺打了勝仗,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俘虜呢!」

「……」

殿內頓時針落可聞。

所有人的眸光都集中在黎九若的身上。

蕭逸北在邊關立下赫赫戰功,大退金國以及周邊部落。不但收回大元邊境幾座城池,更是將大元的版圖外擴了不少,被奉為戰神。

滿朝文武皆對他客氣敬畏。

黎九若不過是已故護國公府的閨閣女子,竟然敢當眾奚落剛剛打了勝仗的戰神王爺?

簡直太大膽了。

再說,剛才還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怎麼突然這般硬氣像是變了個人?

黎九若該不會是剛才撞的腦袋出毛病了吧?

高階金龍寶座上的皇帝眸光微閃,打量起剛剛頭撞柱子要求死的女子。

忽略了來自龍椅高座上男人的眼神,黎九若透過紗帽,冷眼盯着殿內的男人,譏諷:「王爺,你我訂婚在先。於情於理,不論身份,我都該是正妃!」

「珍兒身份尊貴,才是正妃不二人選。若是委屈她當了側妃,那就是大元對金國的貶低!如此一來兩國必定又要再起紛爭!」

蕭逸北聲音冷冷,語氣帶着不耐:「黎九若,雖然你父母早亡,但好歹也是個貴女,這點道理你總歸是明白的吧?」

明白你個鬼啊!

這個蕭逸北還真是心機,明裡暗裡諷刺黎九若毫無倚仗的窘迫處境!

說來道去就是讓黎九若識趣點!別再繼續糾纏側妃與否的事!

渣男行徑!

不過,這套在她面前可不管用!

黎九若不想和這個渣男多做糾纏,她大概翻過小說,知道蕭逸北是小說男主,而現在他身邊的這位金國公主也不過是眾多炮灰女配的其中之一罷了。

當時看這本小說時,黎九若就覺得作者三觀不正,讓這麼個渣男當男主,現在她穿到了書里,絕對不會和這個渣男有太多瓜葛。

如果和蕭逸北糾纏不清,等女主出現,她依舊是當炮灰的結局!

面紗下,黎九若唇角勾了勾,聲音清冷:「既然王爺不講情理,只講身份……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不如今日你我二人就退了婚約,就此一別兩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