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
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 連載中

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

來源:google 作者:飛揚之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阿木 飛揚之羽

一個簡陋的小當鋪,一個世間最孤獨的少年和一個怪異的老者,老者對着少年靜靜說道:孩子,我告訴你神的來歷,,,,,,,透過林立的高樓大廈和璀璨如星空的的霓虹和燈火少年向著無盡的黑暗中喃喃自語,似與古老的神明對話,,,,,,大夏之地,自有我輩看護,,,,,,展開

《頹廢少年的典當行是【斬神店】》章節試讀:

吳青梅的駕駛技術和她的年齡極不相仿,老練而且經驗豐富。

吉普車幾乎是風馳電掣一般在城市的道路上飛馳。

離開了市中心之後他們的車行駛在一條很空曠的道路上,很快就到了郊區,高樓大廈少了,在一座不高的山前有一排隱秘在茂密的大樹之下的小樓。

幾個不起眼的大字,

【影視文化研究所】

「到了。」

吳青梅把吉普車開進了濃密樹蔭下的小樓前,自動識別的大門打開了。

大門很厚重,看上去就像是地堡的大門一樣,旁邊不起眼的地方布滿了攝像頭,看上去就像是很重要的地方。

吉普車開了進去身後的大鐵門很快的關上了。

吳青梅把車開到了地下車庫停了,兩邊都幾乎是清一色的越野吉普車,吉普車上還有各種各樣奇怪的裝備,像是越野俱樂部。

阿木的心裏充滿了好奇。

坐電梯上樓。

吳青梅在前面走的很快,看來她很熟悉這裡,他緊緊地跟着。

穿過一條長長的走道,

推開一道門,一個巨大的廳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環形的巨大的屏幕上正在播放着影片,

令人奇怪的是,大廳里又像是辦公室,熒幕的對面錯落的擺放着許多辦公桌和電腦與篩檢和掃描設備。

偌大的廳里人不是很多,都是各自坐在自己的電腦前在觀看着大屏幕上的影片。

燈光有些暗,但是阿木看得很清楚。

吳青梅輕輕的拍了拍手。

「客人到了。」

播放中的影片被暫停了,燈光被打開了。

只有十多個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

一個穿着灰藍色襯衣的中年人走了上來,他一頭灰白的頭髮戴着金邊眼鏡,有五十來歲,身型很魁梧但是顯得溫文儒雅。

他向阿木伸出手說道:「歡迎,歡迎來到影視文化研究中心,我是這裡的負責人叫羅昊,認識你很高興。」

他和中年人握了一下手,對方的手很有力,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有些局促。

所有人都很友好的和他點頭致意。

吳青梅把他帶到了前面一處舒軟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一個個子很小巧的小女孩給他們端上了咖啡。

阿木對這個小女孩很好奇,

她穿着粉紅色的絨睡褲,拖着淺藍色的泡泡毛鞋,上身穿着白色的絨睡衣,,,,,,

小小的臉長長的頭髮隨意的披在肩上,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

這個小傢伙比自己更拖沓,他心裏暗笑。

「謝謝。」

他禮貌的接過了小女孩送來的咖啡。

小女孩微微的一笑,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着對他點點頭就轉身走了。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充滿着一種期待。

吳青梅小聲的對他說道:「她不會說話,是一個啞巴。」

「哦,怎麼沒有讀書。」

「她二十六歲了,是侏儒症患者,叫西冷。」

「哦,對不起,他的名字好怪啊。」

「沒事。」

吳青梅笑了笑說道:「沒關係,看電影。」

燈光又暗了下來,大家都安靜的坐着,沒有一個人說話,阿木的心裏有一點嘀咕,這個青梅姐不是七院的心理醫生嗎?看起來對這裡的人很熟悉,到這裡就像是到了家一樣,,,,,,

屏幕上播放着一部多年前很火爆的影視劇【權力的遊戲】,

屏幕上北方長城之戰正在激烈進行,,,,,,

異鬼大軍正在向冰原長城進攻,天上的火龍飛舞,,,,,,,

畫面慘烈悲壯,,,,,,

他看過,很好看的影視劇。

看完兩集之後只聽後面的那個中年男人說道:「今天上午的工作到此為止,大家休息一下。」

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到了他的身上,只是他自己沒有感覺到。

大屏幕上轉跳到了直播的電視節目之上,播放午間新聞,恰巧正在播放昨天發生的車禍現場。

又是那個熟悉的畫面,

高架橋,

橋下面奔忙着的消防員和交警,警車和救護車的燈光來回的交替閃爍。

阿木的心裏又是一緊,

他看見那個黑煙一樣的東西就站立在立交橋的邊緣之上,今天的大屏幕上看得更清楚,好像就站立在了自己的面前,有一種凌厲的壓迫感,

就是一個人,一個可以被風吹動的像影子一樣的人,就像是被投影在水中的影像一樣恍恍惚惚那個,那個奇怪的人影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在窺視它它把臉轉了過來,

黑煙一樣抖動的衣衫和斗篷,閃着金屬光澤的人臉上一雙白得沒有眼黑空洞的眼神看着自己,白色的眼中充滿了死亡,恐怖,

「我要找到你,」

他聽到了那個怪人在屏幕里對着他說。

「啊,他在看我,他在看我,,,,,,」

他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燈光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大屏幕也關閉了,一切都恢復了寧靜。

吳青梅看着一臉驚恐的他平靜的說道:「你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立交橋上的那個黑煙一樣的人,,,,,,」

她忙握着他顫抖的手說道:「又出現幻覺了。」

「不,青梅姐,我真的看見了,我真的看見了,昨天也看見過。」

「你真的看見了?」

他點點頭,恐懼讓他有些魂不守舍。

吳青梅忙扶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臉上一陣隱隱的歡喜。

身後的那些人都面露驚喜的神色。

難道他真的是種子!

午飯時間到了。

餐廳在下面的一層,寬大的餐廳整潔寬敞,桌椅一排排的整整齊齊,不像是一個公司的餐廳倒是像軍營的食堂。

能坐幾百人的大餐廳里只有他們寥寥無幾的十來個人在吃飯。

他們都緊緊地坐在一起,

食物很豐盛,有牛排,雞腿,蛋糕和各種蔬菜水果。

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說一句話,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音。

這樣的氣氛讓阿木很舒服,胃口也好了許多,旁邊的吳青梅不時的給他夾菜。

坐在對面的那個侏儒症女子西冷笑眯眯的時不時看他一眼,

侏儒症的人就像長生不老的人一樣,二十多歲了還像是十幾歲的小女孩,乖巧可愛。

吃過午飯之後大家都很輕鬆,回到大廳里他們就開始在電腦前忙碌了起來,有的做剪輯,有的做評論,,,,,,

這才是影視文化公司該乾的事情。

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工作吳青梅和阿木在旁邊的一個小廳里看電影,也是一些他看過的很精彩的大片。

更多的時候他在向心理醫生吳青梅講述他看到的很真實的那個奇怪的東西。

吳青梅很理性,遠遠的超出了她年齡該有的老道。

「你覺得你看到的不是幻覺?」

「嗯,如果是幻覺我就不應該在現場和家裡的電視上都看到,而且今天在重播中也看到了,你們真的看不見嗎?」

吳青梅之上笑了笑沒有多說話,幻覺是不可能在同一樣的事件中重複出現的。

她,當然也能看見。

她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守界人西南地區指揮官,她從秦爺那裡得知這個男孩是靈體的時候就開始對他進行跟蹤調查了,她用靈體接通了阿木的思想,

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男孩有這樣痛苦的人生,讓她很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