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連載中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承鄴 蘇梵音

【重生】【1v1】【青梅竹馬】【打臉】【甜寵】上輩子,蘇梵音被渣男賤女聯合設計,耗費青春將李瑾年送上皇位,又提劍上馬為他平定四方,卻換來他誅她十族、將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師父、統統殺死更是害得愛她寵她、把她捧在手心裏面的男人放棄了本該屬於他的皇位屈死於劈雲山前一朝重生,她撿起智商,勢必要將小師兄送上皇位!白天腳踩白蓮手撕渣男,晚上開啟寵夫模式「小師兄,你看今晚月色溶溶......我睡不着呢」李承鄴頭疼的捏了捏眉心,他的寶貝天天挑戰他的忍耐力怎們辦?伸手攬她入懷:「賞月可好?」「好!」展開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章節試讀:

蘇梵音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瑾年,努力壓了壓心裏頭的恨意,揚起頭雙手叉腰,頗有些跋扈的說,「我便是劈雲山十三娘!就是你要來搶我的小師兄?」

時至初夏,李瑾年輕搖手中摺扇,沒有惱,輕聲笑道,「正是。在下李瑾年,奉皇上旨意前來。」

他怎麼覺得,這個小姑娘有些恨自己?

李瑾年的容貌身段的確有讓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見鍾情的資本。

但是對於蘇梵音來說,李瑾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只等自己親手揭掉他的偽裝。然後一刀一刀的將他的血肉割下來喂狗。

「劈雲山的規矩,小師兄是我的,誰也搶不走!」蘇梵音白了一眼李瑾年,霸道地說。

蘇梵音的話說得太過直白,李瑾年聞言身形晃了晃,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眼眶通紅,伸出手想要抓住蘇梵音的手。

蘇梵音輕輕地躲過。

李瑾年聲音顫抖,神色落寞,捻了捻指尖,「今日有幸識得美人面,不想姑娘竟然早已心有所屬。」

「我是否心有所屬對於五皇子來說都不是多大的事情吧?畢竟,我與五皇子,素不相識。」蘇梵音怪異的看了一眼李瑾年,這就開始裝深情了?這樣拙劣的伎倆前世自己是瞎了眼沒看出來么?

蘇梵音捏了捏手,她不會再和李瑾年有任何情感上的糾葛,有的只是血海深仇。

李瑾年低下頭,苦笑了一聲,再不說話。

「我小師兄人呢?你把他藏到哪裡去了?」她可不關心李瑾年演技如何,她只關心小師兄去哪裡了。

「我也還沒有找到堂哥,若是姑娘找到了......」李瑾年話還沒說完就看見了翩翩而來的李承鄴。

今日他一身玄色衣袍,遙遙地便給人「獨立天下第一香」的氣派來。

「音兒,過來。」李承鄴看見蘇梵音,輕笑着招手。

蘇梵音一見李承鄴立刻一改剛剛的跋扈,眉開眼笑的跑過去,「小師兄!」

李瑾年臉色一下僵住了。剛剛蘇梵音可還不是這樣乖巧的模樣!

李承鄴寵溺的笑着拿扇骨輕輕敲了一下蘇梵音的腦袋,「音兒,不得無禮。」

雖然是說著責備的話,語氣里卻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溫柔寵溺都快溢出來了。蘇梵音嬌憨的笑着答應了。兩個人容貌絕配,站在一處就像是心意相通的情人,招人嫉妒。

李承鄴轉過身去,對着李瑾年微微拱手,算作行禮,語氣冷淡疏離:「見過殿下,殿下這聲堂兄在下當不起。」

「父皇下旨,請你回去做大理寺少卿。」

「小師兄,你永遠都是音兒的小師兄對不對?」蘇梵音抓着李承鄴的衣袖搖晃着撒嬌。

「音兒說得對。」李承鄴語氣一改,又成了溫柔的李承鄴。

「那,音兒和小師兄一起下山回神都好不好?」

李承鄴猶豫了一下,他的音兒天性純善,神都魚龍混雜,多是人心叵測,平心而論,自己私心真的就想把音兒藏在劈雲山,藏一輩子。

李瑾年卻開口勸,「堂哥,蘇姑娘離開神威將軍府也十年了,對家中父母和兄弟親族思念定然也不淺,不如藉此機會將蘇姑娘帶下山去,也好親人團聚。」

蘇梵音心中冷笑,李瑾年打的什麼主意她能不清楚?無非就是因為劈雲山不接待外人,要搭上自己勢必要常常見面,他上不來,只好讓自己下去。

「音兒可是想家了?嗯?」

「五皇子慎言,神威將軍府每月來的人都快把劈雲山山門踏破了,我才沒有和家人分別呢。」蘇梵音冷漠的瞪了李瑾年一眼。

轉過來瞬間笑着對李承鄴撒嬌,「音兒是害怕神都那麼多金枝玉葉的姑娘,萬一我不在小師兄身側,有那個姑娘惦記上了我的小師兄同我搶怎麼辦?」

「音兒放心,無人可以同音兒搶。小師兄永遠是音兒的小師兄。」李承鄴聞言忍不住笑了。

蘇梵音繼續撒嬌,「我不信,我就要和小師兄一同下山去!」

李承鄴沉吟片刻,「那音兒同小師兄一同下山要聽小師兄的話,可好?」

「那自然!」蘇梵音歡歡喜喜的答應下來。

目送着蘇梵音拉着李承鄴去找陸芥子親昵的背影,李瑾年雙目通紅,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這樣絕色又有家世背景的姑娘會喜歡上李承鄴?為什麼!

李瑾年為了發泄心中的怒火,一拳打在了旁邊的樹上,血跡瞬間順着樹皮的紋理流淌下來。

「爺,您這是......」隨侍墨闕驚訝的看着自家主子流血的手驚呼。

「她居然喜歡李承鄴而不是我!」李瑾年惡狠狠的盯着流血的手,嗓音嘶啞。

墨闕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自家主子除了和陸家表小姐蘇蕊有情,怎麼什麼時候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和陸家大名鼎鼎的九小姐蘇梵音有一段的?

他哪裡知道,他家主子覺得自己風華絕代,天下的姑娘合該都圍着他轉,都合該對他一見鍾情!

李瑾年沒工夫顧及墨闕的眼光,眼中閃過狠厲的神色,獨自低語,「蘇梵音,真是個有趣的姑娘。音兒,你遲早是我的,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爺,樹是無辜的。何況我劈雲山一棵樹都是金貴的,您是金枝玉葉,卻也未必能賠得起我劈雲山一棵樹。」趕來的意濃看見拳頭打在樹榦上的李瑾年,冷了冷眸色,行了禮,冷漠地說。

「你是哪裡來的奴才,這樣無禮?」墨闕上前一步,作勢就要拔劍。

意濃毫無懼色,冷哼一聲,兩個指頭夾起墨闕的劍丟到一邊,冷眼道,「劈雲山沒有奴才,你才是奴才。」

前世小姐就是死在這個男人手中,這一世他居然還敢上劈雲山?要不是害怕自己功夫不夠連累小姐,自己早就提劍殺了李瑾年為小姐報仇了!

三歲時被從河裡救起來的時候自己就接受了自己回到小時候的事實了。這一世自己本來可以不上劈雲山,憑藉自己上輩子的記憶過得很好,但是上一世是小姐對自己好,自己願意兩世報答小姐!

自己早就發誓,這一世,說什麼也不能讓小姐重蹈覆轍!

墨闕臉色變得很難看,但是不敢真的在劈雲山上動手。

意濃冷哼一聲,走開去找蘇梵音了。

這邊蘇梵音找到陸芥子,陸芥子就知道了她的目的,不等她撒嬌賣萌的懇求,直接同意了。

「小包子,你下山之後萬事小心。有什麼不懂的問你小師兄就是了。」陸芥子不放心的叮囑道,「承鄴,你可要把我的小包子照顧好啊!要是回來讓我發現少了一兩肉我都要找你麻煩!」

面對蠻不講理的老頑童師父李承鄴這些年早就練就了面不改色的本事,面色如常的答應下來。

「師父放心好啦,音兒會很乖,很聽小師兄的話的!」蘇梵音湊到陸芥子身邊給他錘肩。

「哎呦哎呦,」陸芥子嫌棄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吧走吧.....」

可是當蘇梵音和李承鄴當真走出門時,老頭子卻偷偷看着他們的的背影擦了擦淚眼婆娑眼睛。

「嗯,今日風大。我這見風流淚的毛病什麼時候能好。」陸芥子轉過身去自言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