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團寵黑心蓮王妃
團寵黑心蓮王妃 連載中

團寵黑心蓮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姜綿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綿綿 容辭

前世,姜綿綿錯信渣男,致使鎮國將軍府滿門抄斬重活一世,姜綿綿眥睚必報,懲渣爹、打庶妹、滅渣男,虐得他們懷疑人生渣渣們:姜綿綿就是個瘋子!五個寵妹狂魔哥哥們磨刀霍霍:妹妹手打疼了沒,放着哥哥們來!覬覦小奶包已久的攝政王容辭:綿綿乖,叫聲夫君,本王讓他們下地獄展開

《團寵黑心蓮王妃》章節試讀:

姜綿綿先把他的衣帶給解開,露出了男人精瘦有致的胸膛。
雖然這具身體才只有八歲,但她的靈魂已經有十五歲,是個及笄的大姑娘了,所以看到這一幕,還是有點兒害臊。
深吸了一口氣,按照前世怪大叔教她的,在醫者的眼裡,所有病人的身體都只是一塊豬肉!
把衣裳給解開,露出傷口之後,姜綿綿發現容辭的身上不僅有刀傷,還有箭傷,最深的一道在腰部,深可見骨。
必須要馬上止血消毒,否則可是很容易感染的。
姜綿綿翻出止血效果比較好的藥草,正打算把藥草給碾碎外敷,小白突然興沖沖地叫:「主人,把藥草交給我,我可以讓它們的藥效提高几十倍!」
雖然覺得這條巴掌大的小龍不怎麼靠譜,但反正她也摘了不少,就分給它幾株讓它玩兒。
小白用前面兩隻爪子捧住藥草,啊嗚啊嗚吞進肚子里。
然後撅着尾巴,姜綿綿湊近看它的姿勢,越看越覺得它是在拉粑粑。
結果下一秒,撲通一聲,果然從尾巴下拉出一坨黑漆漆圓滾滾的黑球。
小白非常驕傲的用爪子拿起那團小黑球,「好啦主人,把這個寶貝餵給他吃吧,保准他轉天就能活蹦亂跳啦!」
它把這坨粑粑叫做寶貝?
姜綿綿抽了抽嘴角,「你拿去一邊玩兒去吧,我還要救人,再耽擱他就要流血而亡了。」
「主人,倫家沒有在胡鬧,我很厲害噠,我的體內裝着非常龐大的醫藥系統,只是我目前還太小,現階段只開發了化物為葯的功能,但我化出來的葯很厲害的,死人都能活過來呢!」
姜綿綿哦了聲,隨口問一句:「那你拉出來的粑粑……葯,能治好他的腿嗎?」
小白有些不好意思地用兩隻爪爪互相戳,「我還剛出生,還太小啦,等我再長大點兒,開發出更多的功能,就算是他的腿斷了,我都能給他造一個假肢出來,跟真的一模一樣!」
姜綿綿覺得它越吹越過分,明顯是不信,小白些急了,踩在地上的兩隻爪子急得跺了跺。
「主人,倫家說的都是真的,你可以試試呀,試試你就知道效果真的特別好了!」
用這坨……粑粑,餵給容辭吃,如果他知道了,怕是會掐死她吧?
正當姜綿綿猶豫的時候,突然容辭在昏迷之中**了一聲。
姜綿綿一把脈,眸光一暗。
不好,他受了重傷,有誘發體內毒素的徵兆!
情急之下,姜綿綿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把那坨黑球塞進了容辭的嘴裏。
再把藥草給碾碎了,外敷在傷口上,別看姜綿綿的手小,但她包紮的速度卻非常快而且熟練。
簡單的處理了一遍之後,姜綿綿擦了擦額頭的汗,不行,還得要消毒,他的傷口大多數都是刀劍傷,不消毒很容易會感染。
這麼想着,她先把了一下脈,發現容辭的情況竟然開始好轉起來了!
她的葯都是外敷,頂多就是止血,藥效根本不可能會這麼快而且這麼有效,所以唯一的解釋是……
「小白。」
小白原本因為姜綿綿不相信它有治病的本事,而鬱悶的在角落裡畫圈圈。
一聽到姜綿綿在叫它,瞬間恢復了神采,興沖沖地蹦躂過去,「主人你叫我?」
「你剛才拉……出來的葯真的有效果,你能多拉出一些嗎?他現在情況還不大好,得多吃一些才行。」
得到重視的小白很賣力,馬上用爪子拍拍胸脯,「沒問題,放着我來!」
小白連着拉出了五六顆黑球,姜綿綿又給容辭餵了兩顆。
她沒有喂太多,畢竟是葯三分毒,況且這葯也不是解毒的,吃太多了效果也不大。
有了小白拉出來的葯的加持,容辭體內的毒素總算是暫時被壓制住了,而且身上的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這種情況也就不需要再消毒什麼了。
鬆了一口氣,姜綿綿的注意力就放在了男人的鬼臉面具上。
前世,姜綿綿就從未見過容辭面具之下的真容,這個閻王一般存在的可怕男人,真的非常醜陋嗎?
姜綿綿慢慢伸出小手,剛碰到他的面具。
突然一陣疾風划過臉頰,一隻大手捏住了她細瘦的手腕!
緊隨着,面具之下露出的那雙眼睛,突然睜開!
這是一雙陰鷙深邃的眼睛,光只是盯着人看,就能瞬間叫對方腿軟求饒!
姜綿綿被捏疼了,她掙了一下,沒能掙開。
「我救了你,不是壞人,你鬆手,疼……」
還沒說完,容辭突然又鬆開了手,頭一歪又昏了過去,好像剛才的那一眼,只是迴光返照。
小白用爪子拍拍胸膛,長舒了一口氣,在姜綿綿的肩頭探出腦袋。
「主人,這個男人好嚇人,真是嚇死倫家了。」
別說是小白,其實剛才在容辭突然醒過來的時候,姜綿綿也嚇了一跳。
如果不是經歷過一世,姜綿綿怕是都要嚇得腿軟了。
姜綿綿意識到面具可能是容辭的禁忌,也就不敢再去看他的真容。
雖然這個男人剛才特別凶,還捏她的手腕,差點兒把她的手都給捏斷了。
但誰讓他是金大腿,她就姑且原諒他這麼一回了。
男人太高大,姜綿綿拖不動他,就把床上的錦被拿下來,蓋在他的身上。
湊近一些,確定容辭是昏迷着,姜綿綿才有膽子伸出一隻小手,戳了戳男人的面具。
「我可是花了很大力氣救你的,你可千萬不能死呀,看在我千辛萬苦救你的份兒上,你要記着我的好,將來護一護蕭家,知道嗎?」
容辭在昏昏沉沉中,感到非常寒冷,身體出於本能的,想要靠近熱源。
突然,似乎有個小火球滾進了懷裡,軟軟綿綿的,甚至還有一股熱氣,撲散在脖頸處。
不對,這感覺是……
容辭猛地睜開眼睛,幾乎是出於本能的,伸手一把掐住對方細瘦的脖子。
但還沒有用力捏,他就看清了,懷裡的果真不是火球,卻是個半點兒大的小奶娃!
太瘦太小,縮成一團一隻手就能捏死,看着頂多也就六七歲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