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通天之路/通天之路
通天之路/通天之路 連載中

通天之路/通天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聞松聽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山妹 陳飛

陳飛高考被人頂替,夢想隨之破碎,不甘失敗的他要逆天改命,機緣巧合當了一名臨時工,從此他步入職場,一飛衝天,美色權勢接踵而來,開始了他開掛的人生……展開

《通天之路/通天之路》章節試讀:

羅山妹被陳飛這麼一握,臉色頓時變得通紅。

「山妹,你以前喜歡我,我沒有答應你,是因為怕影響了學習,現在我考上了大學,就能接受你了,你這麼漂亮,這麼可愛,是誰都會喜歡你的。」

羅山妹又驚又喜,說道:「陳飛,你先放開我,這件事讓我考慮一下,隨後我會給你答覆,好了,咱們都該回去了。」

羅山妹掙脫了陳飛的手,跑下了山坡,回自己家去了,陳飛把羅山妹和柳洋做了一個比較,柳洋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但柳洋和自己不是一個圈子的人,變得無法融入,遙不可及,而羅山妹對自己這麼好,也不能辜負了羅山妹。

現在自己上大學為錢發愁,羅山妹肯解囊相助,世上還有這樣的真情嗎?如果錯過了羅山妹,那他真就是大傻瓜了。

這時候,陳飛心裏的天平倒向了羅山妹,如果讓他選擇愛情,他寧願選擇羅山妹,就讓那個柳洋見鬼去吧。

陳飛一想到這裡,鬱悶的心結也豁然開朗,自己不但能上大學了,而且還收穫了自己的愛情,看來命運之神還是眷顧他的。

陳飛回到家裡,家裡還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爸媽甚至想到讓小妹嫁人,用收到的彩禮供陳飛上大學,可小妹今年才十五歲,還在上初中,這麼小的年齡怎能為人婦啊?

陳燕也哭成了一團,當爸媽提出讓她嫁人的時候,陳燕一百個反對,但陳燕明白,為了陳飛能上大學,兄妹兩人只能保一個,爸媽當然會選擇陳飛了。

這也不難理解,陳飛是家裡唯一一個的男孩,以後要為陳家光耀門楣,傳宗接代,在取捨上陳燕只能當犧牲品了。

陳飛說道:「爸,媽,好端端的,怎麼把陳燕惹哭了?」

陳燕哭道:「哥,為了給你湊上大學的錢,爸媽要讓我嫁人,用我的彩禮錢供你上學。」

陳飛說道:「這不是胡鬧嗎?陳燕才多大,十五歲不到,哪有這麼小的新娘子啊?我就是不上大學,也不能害了小妹一生。」

陳燕說道:「哥,咱們家以後就指望你了,只要你能上大學,我願意嫁人,求你們一件事,我絕不嫁老男人醜男人。」

陳飛說道:「爸媽,陳燕不用嫁人,我也照樣能上大學,山妹回來了,我剛才見到她了,她說可以借錢讓我上大學。」

老爸說道:「啥?羅山妹的錢你也敢要?她那錢不是正路來的,就是不讓你上大學,也不能用她的錢。」

陳飛說道:「我問過她了,她說在省城一家理髮店打工,一個月好幾百工資呢,那是村裡人妒忌,給山妹潑髒水,你們怎麼也信這個啊?」

老媽說道:「陳飛,咱們村有人去省城,到過羅山妹的理髮店,那裏面就是躺着掙錢的,羅山妹的話你也信,讀書把你腦子讀傻了啊?」

看來謠言不是謠言了,是真真正正發生的事,剛才陳飛還想着要娶了羅山妹,不能辜負羅山妹的一片痴情,現在也不敢向爸媽張口了。

如果事情是這樣,那就不能娶羅山妹,羅山妹的錢也不能要了,那自己上大學就又要成為泡影了。

陳飛說道:「媽,我相信山妹,她不可能幹這種事,咱們磨盤溝出去的人,個個都走得端行得正,別人可以胡說,咱們不能胡說。」

老爸說道:「陳飛,村裡人都這麼說,我不說就能捂住眾人的嘴巴嗎?以後少跟羅山妹來往,要是發現你再去找羅山妹,我就打斷你的腿。」

老媽說道:「陳飛,咱家再難,都不能為難你,陳燕也答應了,準備早點嫁人,拿了人家的彩禮,就有錢供你上大學了。」

陳燕說道:「哥,只要你能有一個好前途,我答應嫁人。」

陳飛說道:「我的事不要你們管,就是不上大學,也不能讓小妹嫁人,不能因為我毀了小妹一輩子的幸福。」

這一夜,陳飛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發奮讀書,現在終於有了走出窮山溝的機會了,可因為沒錢上學,他的夢想就要破滅。

見到了羅山妹,羅山妹答應幫他,也萌生了他娶羅山妹的打算,沒想到羅山妹真的是那種躺着掙錢的,再次打消了陳飛的幻想。

看來他一飛衝天的夢,真要成白日做夢了,但陳飛是一個不認輸的人,不願意讓這十年寒窗苦讀前功盡棄,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逆天改命。

這一晚,陳飛做了一個夢,自己在爬一條天梯,天梯是軟索做成的,每隔一尺就綁着一段木棍,他不停向上爬着,可天梯無窮無盡,望不到盡頭,也看不到下面,他就這樣一直爬着。

突然,爬天梯斷開了,他從空中甩了下來,跌入了一座深淵之中,被恐懼和黑暗所吞噬。

陳飛驚醒過來,夢中的情景還歷歷在目,這個夢到底預示着什麼?他有了一條爬天梯了,最後竟然斷了,是說明他無法改變命運嗎?即使爬的那麼高了,最後還要重重地摔下來。

爬天梯,只是他夢中的爬天梯斷了,在現實中,如果給他一條爬天梯,他就會牢牢抓住這個機會,來逆天改命。

現在他已經抓到了爬天梯,考上大學已經無懸念了,要想上大學,還得依靠羅山妹的資助,這就是他爬天梯的第一步。

聽老爸的口氣,羅山妹真的是那種躺着掙錢的女人,這可是從古到今為人不齒的職業啊,羅山妹怎能走到這一步呢?

如果真是這樣,要娶羅山妹就不現實了,他不可能要這樣的女人當老婆,不可能當接盤俠。

怎麼辦?那就打消娶羅山妹的念頭,她的錢還是可以用的,等自己以後發達了,連本帶利還給羅山妹,先牢牢抓住爬天梯,別讓自己掉下來。

主意打定,陳飛也就安然入睡了,就這樣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陳飛早早起來,要給家裡做點事了,平時都是老爸去打水,現在自己回來了,就挑了兩個水桶,去山根下的山泉邊打水。

「你別過來!」

陳飛路過河邊一個水潭,突然聽到女人的聲音,他急忙扔下水桶跑了過去。

只見一個在河邊洗衣服的女人,此時正被一個四五十歲的猥瑣男糾纏着。

山妹!?

陳飛頓時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