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鐵血神醫/絕命醫神
鐵血神醫/絕命醫神 連載中

鐵血神醫/絕命醫神

來源:google 作者:逆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婉 現代言情 陳風

為愛頂罪入獄,四年後再度歸來已成大佬,妻子驚慌...展開

《鐵血神醫/絕命醫神》章節試讀:

眾人看到秦老的動作,一個個瞠目結舌。

噪雜的議論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秦老,竟然是來找陳風的?

陳風疑惑:「找我有事?」

「確實有事!」秦老滿臉堆笑,神色陳懇:「陳先生,不知能否私下聊聊?」

「也好!」

陳風點點頭,走到門口即將出去的時候,突然扭頭瞥了顧海一眼。

「一條狗,如果不認清自己的地位,只會變為瘋狗,永遠難成虎狼!」

顧海剛從尷尬的境地中反應過來,聽聞此言,臉色驟然陰沉,羞怒無比。

抬頭看去,卻見陳風已經和秦老出門而去!

「這個混賬!」

顧海狠狠的一拳砸在門柱上,眼中透着兇狠的光芒。

「顧少,何必跟那種人一般見識?一個跳樑小丑而已,現在他也只能在嘴上佔佔便宜了!」柳婉的舅媽諂媚的湊上前勸道。

「那小子剛從牢裏面出來,怎麼會認識秦老這樣的名人呢?而且秦老對他的態度,還那麼不一般?」有親戚不解的說道。

其他人聞言,也都若有所思。

確實,這件事情顯得太不尋常了!

「哼,你們知道什麼?以為那小子遇到了好事嗎?」

這時,王麗華臉色陰沉的冷哼了一聲。

「秦老是什麼,江州第一神醫!陳雨那死丫頭的情況,他治了一年都沒效果,卻被陳風治好了,你們說,秦老會怎麼想?」

「是啊!陳風的行為,不就是在打秦老的臉嗎?」有親戚恍然道。

「打臉還在其次,最主要的是秦老的名聲肯定會因此受到影響!這麼說,秦老是來找陳風麻煩的?」

「沒錯!」

王麗華冷笑一聲,一副自以為瞭然一切的模樣。

「當著咱們這麼多人的面,秦老要維持自身的形象,所以不好發作,同時也是在給咱們面子。等離開這裡之後,哼哼……」

「那陳風這小子算完了!」有人辛災樂禍。

……

顧海在旁邊聽的嘴角一陣抽搐,眼中鄙夷之色一閃而逝。

如此自欺欺人的解釋,這一家親戚竟然也能想的出來。

不過他也沒去打破,揮手示意大家安靜。

「不管怎麼說,陳風已經回來了,有些事情還是防備點好!」

「小婉,你名下的財產要儘快全部轉移,免得在離婚的時候吃虧!」

「還有,我決定把訂婚日期提前!」

「提前?」柳婉不解。

「沒錯!」顧海眼中寒光連連閃爍:「我們不能給那傢伙喘息之機,要在他有所反應之前再次給他來個沉重的打擊,最好一鼓作氣將他趕出江州!」

柳婉沉吟少許,眼睛突然一亮:「大後天好像是陳風妹妹的生日,不如就提前到那天吧,應該對他的刺激會更大一些!」

雖然這樣有些殘忍,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沒了回頭路,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好!如此最好不過!」

顧海大喜,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

「我不但要將日期提前,還要大辦特辦,在君臨大廈頂層舉行典禮,讓他受到江州所有人的嘲笑,看他在這裡還怎麼呆下去!」

……

「陳先生,不是我非要來打擾你,實在是林家人逼到頭上了!」

別墅外,秦老面露無奈,直接開門見山。

卻是林老爺子發佈了找人的命令後,林家人現在都在找陳風。

林五爺心思活躍,就找到秦老讓他幫忙。

秦老推脫不過只好答應,得知柳婉是陳風的妻子,就上門來碰碰運氣,沒想到陳風還真在這裡。

「陳先生,現在你可是林家的香餑餑!還是那句話,交好林家,受益無窮!您看什麼時候方便,咱們過去一趟?」

陳風搖搖頭:「不急,等我自己的事情忙完再說吧!」

秦老早料到陳風不會那麼爽快答應,猶豫了少許,說出了此次前來的另一個目的。

「陳先生,那個……,我老頭子仰慕四象玄門針已久,不知您能不能闡述一下其中的奧妙?」

說出這話的時候,秦老心中是無比忐忑的。

各個行業的佼佼者,都有自己的絕活,沒人會隨便透露自己的底牌。

果然,陳風搖頭道:「四象玄門針門檻甚高,不是一般人能夠參透的!」

聽到此話,秦老心中一沉,不過陳風接下來的話,立刻又讓他如打了雞血般興奮起來。

「我有一套三才奪命針可以教給你,若是你能將其流傳開來,發揚光大,倒是可以造福廣大病痛患者!」

三才奪命針秦老也在某本老醫書上看到過,奪命意為從閻王手中奪命,效果可謂神乎其神,論名氣不在四象玄門針之下,可惜也失傳了!

沒想到陳風竟然會這套針法,還願意傳給他!

突如其來的幸福讓秦老激動的差點暈過去,當即信誓旦旦的表示,若是能學到這套針法,必定終生奉陳風為師,將針法發揚出去。

「秦老言重了,如果方便的話,去我住處吧!」

陳風看了看時間,出來有一會兒了!

妹妹剛出院,又剛搬了新家,他實在有些不太放心。

「方便,當然方便!」秦老連連點頭。

回到家中時,李佳佳正在給小雨布置房屋。

小雨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神情專註而認真,時不時啊啊幾聲,臉上的笑容真摯而純真,就如一個懵懂未知的孩子。

陳風掃了一眼電視,正在播放熊大熊二,心中不由一陣刺痛,鼻子微微發酸。

小雨已經十六歲了啊!

十六歲,正值花季雨季的年紀,本該享受青春趣事,現在卻……

父母不在,長兄如父!

小雨變成現在這樣,他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不要說億萬家產,哪怕萬億家產不要,他也不想妹妹有如此殘酷的遭遇。

「老師,令妹……這……」

秦老因為陳風答應傳授他三才奪命針,已然改了稱呼,看陳風面露悲痛,又看了看宛如嬰孩般的陳雨,嘴巴動了動,面露愧色。

「我也算飽讀各種醫書,令妹這種情況,卻是聞所未聞,不知老師可有什麼好的辦法,讓其復原嗎?」

「有!但是極難!」

陳風回過神來,深吸一口氣。

「小雨中的是奇毒醉紅塵, 因為時間過久,侵入腦神經,世俗醫生,根本不知其理,更別說對症下藥!」

「況且,就算知道了治療的方法,所需藥材也難以尋到!」

「藥材很珍貴嗎?」秦老疑惑的問。

陳風點點頭,嘆了口氣:「百年孔雀膽,千年何首烏,萬年石鐘乳,翡翠玉心髓,以及……天機石!」

「什麼?」

秦老聞言,倒吸了口冷氣!

他看過醫書眾多,自然知道這幾種東西,在當今這個社會,這些東西可謂鳳毛麟角,偶爾出現,立刻會被大家族大勢力收藏,就算流出世面,也絕對是天價,非一般人可以獲取。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陳風搖搖頭。

「秦老……」

就在這時,李佳佳收拾完小雨的房間出來,看到秦老,頓時一愣,滿臉激動。

她剛還以為陳風在和誰說話,萬萬沒想到,會是聲名赫赫的秦老。

因為陳風的原因,秦老不敢對李佳佳擺任何的架子,當即溫和的打了番招呼。

看出二人還有事,李佳佳知趣的說:「你們先忙,我幫小雨洗個澡去!」

「多謝了!」

陳風向李佳佳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招呼着秦老進了自己房間。

直到傍晚時分,秦老才將三才奪命針的基本手法和配合的口訣記住,走了出來。

「多謝老師絕技相傳,授業之恩無以為報,老頭子我名下有家叫濟世堂的醫館,就當做拜師禮送給老師吧!」

「你這又是何必?」陳風搖頭。

「我年紀大了,身外之物已是無用!老師的情況我略微了解一些,有些東西在你手中應該更有用!」

聽他這麼說,陳風也沒再推辭,隨口接受了下來。

剛剛出獄,一切尚未穩定,有個立足之地也好。

旁邊正在給小雨扎頭髮的李佳佳,聽到濟世堂這三個字,眼睛徒然瞪的渾圓,嘴巴張了幾張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