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天元狂醫
天元狂醫 連載中

天元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顧桐林夢雪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顧桐林夢雪

外賣小哥顧桐,意外得到醫仙傳承,從此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天元狂醫》章節試讀:

在顧桐意識快要潰散的時候,他隱約的聽到這句話,同時伴隨着傳承之音的,還有龐大的信息湧入他的腦海中。
武道醫術、奇門遁甲、無上針法、相術······
海量駁雜的知識,一股腦的涌了進來,顧桐的腦子就跟要炸裂一般。
與此同時,那一道純陽真氣也在修復和改造着他那脆弱的身體。
顧桐清晰的感受到,身體上的痛楚在減弱,同時還一種舒服的感覺。
最後,他終於忍不住的低吼一聲。
「啊!」
顧桐的身體直接從地上彈了起來,嘴邊喘着粗氣。
與此同時,那海量的知識也終於完全進入他的腦海里,純陽真氣對他的身體也改造完畢。
「這是怎麼回事?」
顧桐攤開雙手,有些困惑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發現自己除了穿着的衣服變得破破爛爛外,並沒有任何傷,甚至連擦傷都沒看見。
更重要的是,顧桐能清晰的回想起,剛才湧進腦海中那龐大的信息。
這些信息,他記得清清楚楚,彷彿生來就刻在他腦中的一般。
「難道我真的獲得了天元醫仙的傳承?」
顧桐驚愕的自語道,連忙低頭一看,發現地上的碎玉真的已經消失了,脖子上也只剩下一條空蕩蕩的頸繩。
那黑色轎車的主人,也在第一時間內,從車內走了出來。
「這位兄弟,你沒事吧?」
一道頗為焦急的話語聲傳入顧桐的耳中,這讓他回過神來。
只不過,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一雙穿着黑色絲襪,修長圓潤的大長腿,腳下穿的是一雙漂亮的黑色高跟鞋。
這讓顧桐不由得一愣,隨即視線上移,只見這雙大長腿的主人,穿着一條黑色套裙,上半身穿着白色的襯衫。
五官精緻,肌膚白皙勝雪,圓潤的似一塊寶玉,年紀應該是在二十五歲之內,跟顧桐差不多的歲數。
此時,林夢雪看着顧桐,眼中滿是焦急之色。
雖說顧桐還有意識,但他的頭上卻是沾滿了血,實在是駭人的很。
而且。
剛才那一撞,她可是親眼看見顧桐像一塊破爛一樣,飛了六七米的距離,就連她的車都凹了一塊,更別說是人了。
「這位兄弟,實在是對不起,我們剛才趕時間,才叫司機開快車,沒想到會撞上你。」
「我現在馬上送你去醫院,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盡全力醫治你的。」
這時,她身後的那位司機,連忙走上前來,一臉緊張的將顧桐給扶了起來。
不管怎樣,這人都是他撞的,這司機現在可是不安的很。
「還愣着做什麼,趕緊把這位小兄弟帶到車裡送去最近的醫院。」一位老者走上前來,對那司機大聲命令道。
「是,林老,我馬上就辦。」
司機連忙點頭,扶着顧桐就要把他往車裡送。
見狀,顧桐連忙出聲道:「多謝幾位的關心,我沒事,不用去醫院的。」
他現在因為那道純陽真氣,全身的傷勢都被修復了,哪裡還需要什麼檢查。
林夢雪眉頭一皺,搖頭道:「你剛才可是被我的車撞飛出去,怎麼可能會沒事,還是去醫院檢查比較好,一切費用我都會負責的。」
「我真沒事,你見過受重傷的人,會像我這麼中氣十足嗎?」
林夢雪遲疑了一下,上下打量了顧桐兩眼,發現顧桐真不像是什麼受傷的樣子,心裏頓時安定不少。
「既然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顧桐突然發現林老的額頭上,有一股衰敗之氣,看這樣子應該是身患重病,命不久矣了。
「這位老先生,你有病,而且是重病!」顧桐提醒道。
只不過,顧桐這話剛說出口,一旁的林夢雪,那精緻的俏臉頓時就冷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爺爺這些年來,注重養生,身體好着呢,怎麼可能得了重病,你這是在咒我爺爺嗎?」
林夢雪面帶寒霜,冷冷道。
而林老雖然沒有說話,但臉色也是沉了下來。
對此,顧桐並不意外,任誰突然被這麼說,會生氣都是正常的,他也沒辦法解釋。
「我叫顧桐,家住在城北舊城區,34號樓503房,要是老先生髮病的話,可以來找我,這病我可以治。」
留下這句話後,走到自己那被撞的破爛的電瓶車旁,將車子扶了起來,操作一下,發現這車還能動。
於是顧桐直接坐上電瓶車,開車離去。
顧桐離去後,林夢雪剁了跺腳,冷哼道:「運氣真差,沒想到撞上一個神經病。」
……
顧桐並沒有先回去,而是就近找了個廁所,在路上驚愕的目光下,將頭上的血跡洗個乾淨。
畢竟他現在臉上沾滿血跡,怪瘮人的。
洗完後,顧桐頓時覺得清爽許多。
離開廁所,顧桐扶起自己那被撞得破爛的電瓶車時,耳邊卻傳來一陣譏諷的話語聲。
「喲,這不是我們的顧大少嗎,怎麼看起來這麼狼狽,跟撿破爛的乞丐一樣。」
顧桐眉頭微皺,扭頭望向,發現有一群男女朝他走了過來。
為首的一對男女,顧桐都認識,想忘都忘不了。
男的叫葉飛,女的叫許靜是他的前女友。
當初他家世還不錯時,兩家之間經常有來往,葉飛家更是他家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只是在半年前,在顧桐惹下大禍時,葉飛家趁機吞了公司的所有產業,甚至是房產,車子,一點不剩的。
從此,葉飛對他的態度就是三百六十度的反轉。
至於許婧,在顧桐破產後,第二天就投入了葉飛的懷抱。
直到現在,顧桐依舊清楚的記得這許靜提出分手的那天,這對男女對他的羞辱。
頓時,顧桐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眼中掠過一抹怒意。
顧桐眯着眼,沉聲道:「葉飛,我狼不狼狽,似乎不關你的事吧?」
葉飛譏諷笑出聲來,「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畢竟我們以前可是同學,現在見你跟個乞丐一樣,關心一下你也是應該的。」
「飛哥,這是在關心你,希望你能識相點,對你這個強姦犯,飛哥已經夠給你面子了,別給臉不要臉。」
此時,許靜抱着葉飛的胳膊,伸手指着顧桐,語氣尖酸刻薄道。
「強姦犯嗎?」
這時,顧桐冷冷的笑出聲來,隨即上前兩步,怒而出聲道。
「許靜,你敢說,這一切不是你和葉飛設計的?」

《天元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