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我穿進末世文撩到了禁慾大佬
天!我穿進末世文撩到了禁慾大佬 連載中

天!我穿進末世文撩到了禁慾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一直9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易可芯 現代言情 鐘意

易可芯穿成了末世文中的惡毒炮灰,為了活下去,她緊緊抱着狠厲大佬鐘意的大腿沒料到,書中冷情孤寂的人,撩起她卻是信手拈來,常常讓她覺得之前看的是本假書鐘意起初覺得易可芯像顆太陽,照進自己荒涼的世界後真的被小太陽暖到後,她就像刻在骨子中的媚葯難以割捨重逢後,暴唳嗜人的他,讓易可芯害怕想逃離,卻怎麼也逃不脫他生性涼薄,卻獨獨愛上了你清冷狠厲又溫柔霸道的大佬VS明艷又溫暖治癒的炮灰提示:劇情有些慢熱,末世穿書小甜文1V1展開

《天!我穿進末世文撩到了禁慾大佬》章節試讀:

鐘意本打算,上完下午的預防醫學課後,在五一假期開始前,去圖書館借幾本書。沒想到在路上撞上了易可芯,察覺身後的人又追了過來,他暗了暗眼神,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易可芯一路小跑過來,只堪堪抓到一個修長的影子。在門口平息了下如老牛般的喘氣,追進了圖書館門內。

一雙靈氣有神的勾人眼眸,來來回回找了幾遍,終於在最後面的書架邊,找到了斜靠在一側翻看圖書的人。

「鍾師哥,好巧噢。」易可芯乖巧的小聲打着招呼。

「不是巧,你不一直跟在後面的嗎?」

「……你這是拆台專業戶嗎??」心裏吐槽着,但面上並不敢表露半分的易可芯,揚起那張嬌艷白嫩的臉準備再接再厲:

「鍾師哥,你借書呀,蠻厲害,不像別的男生,整天就記得在宿舍打遊戲,專業課的書都看不明白。」

「來圖書館不借書,難道是為了和你巧遇,嗯?」

俗話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但明顯,面前的這禁慾系大佬不吃這套啊!

這麼闊愛,友好的美女追着討好,還冷言冷語,所以他追不上女主,跟男主不和,也是正常的吧。

嘴巴這麼毒,讀的怕不是臨床醫學是拆台班吧。易可芯要不是為了小命和心裏那點色心,都想立馬掉頭走掉。

調整好面部,摁住心裏猙獰的表情,易可芯繼續拋出橄欖枝。

「鍾師哥,你……」

「你好聒噪、可以安靜一點嗎?」仗着身高優勢的鐘意,皺着凌厲的眉梢,依舊冷漠。嘴角微微輕抿,抿出一道優美的弧度不耐地覷了她一眼後,又轉回手中的書上。

易可芯這會也意識到,自己太着急反而適得其反,冷酷的大佬能理自己就不錯了,自己追過來的目的是為了抱大腿,而不是惹人生厭。不能太急,說多了刷負分就得不償失了。於是聽話地,乖乖朝閱覽室門外走去。

在外面等待的時間裏,易可芯努力回想着,自己還記得的少得可憐的劇情。

末世來臨之後,很多人因為感染病毒成為了喪屍。病毒感染活人後,佔據宿主的大腦,剝奪了除了基本生存本能以外的所有感知,所以只剩下吃這個本能,並且只吃同類,加上病毒感染後為了能傳播給更多的人,所以它只會給喪屍的大腦傳播一個信號:你餓了,要吃東西,而且必須是吃同類。

書中的喪屍還是活體,並不是別的喪屍片里的病毒,使人致死後再復活後保留本性吃人,這樣即使不打頭,也可以消滅掉喪屍,這樣看來,易可芯還頗能安慰自己,慶幸自己闖入的世界,末世生存困難係數最起碼不是地獄級的。

喪屍吸食新鮮血液和肉,一旦被咬傷或者抓傷都會感染喪屍化。所幸的是少數人類也獲得了異能,異能者被抓傷後不會跟普通人一樣被感染,但受傷過重還是會死掉。

異能者的出現,讓很多人都覺得有信心在短時間內戰勝喪屍,回歸末世之前正常的生活狀態。

但很多人誰也沒料到,末世後社會秩序的崩塌會那麼快。

當社會秩序被打破,食物、生存成了人類唯一考慮的。沒有食物了怎麼辦?吃人?

沒有生存的能力怎麼辦?女人淪為物品,小孩淪為食物?

那麼在秩序沒有重新建立期間,人性的惡,可能會被不斷地放大。

男女主是最先獲得異能的一批人,薛琳琳——水系異能。

末世之後,電力系統很快崩潰癱瘓,依靠電力的城市用水也隨之停止。可以為大家提供水能源的異能大受歡迎,後期強大起來後,也可以隨意操控水來和喪屍戰鬥。

男主夏凱則是擁有了異能中攻擊力最強的雷電異能,在戰鬥中頗具優勢。

男配大佬鐘意,覺醒的是風系異能,唯獨易可芯沒出現幾章,到死也是個什麼異能都沒有的炮灰。

正想着,眼角撇見鐘意拿了幾本書,步履慵懶地從閱覽室裏面走了出來。易可芯趕忙迎上前去。

「鍾師哥,我來幫你拿書吧!」說完,就立馬伸手,趁人晃神時奪了過來。

鐘意盯着搶了書本,就往外走的人,斂着姿態,佇立在那裡沒有動身。

有稜有角的面龐,散發著冷漠氣息背光而站,走在前面的易可芯,發現沒人跟上自己時。

回過頭來,就看到鐘意那張俊朗的臉,眼神幽深地盯着自己,彷彿把她看穿一樣,站在那裡靜靜地打量着。

易可芯在這樣冷峻深黯的眼神注視下,感到莫名的恐懼,故裝鎮靜地閃着一雙狡黠的眼睛,忽閃忽閃地也回望著鐘意。

鐘意對易可芯的印象,僅僅停留在新生開學後,每天無論走哪裡,上課、吃飯、自習都會遇到一張嬌艷的笑臉,除了聒噪點,其他還好。

同宿舍的衛默一次還調侃:是不是要被這個新來的大一拿下時,他只是勾了勾一向淡漠的嘴角,卻沒有否認。

那時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沒同以往那般把人冷走,而是任由她圍在周圍。

可能是因為那張明艷的小臉,總是如小太陽般暖暖的,絲絲地照進他那冰涼的心中。也可能是,他想看看這人能堅持多久,所以才一再縱容着。

後面易可芯沒有再過來纏着自己,最初有點不習慣,但自己身邊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他不喜歡那種情緒被人操控的感覺,所以還是一個人比較好。

「你不是在轟轟烈烈地追求夏凱,今天一直跟着我想做什麼?」

看來大神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而且這話聽着,還有些怨氣,自己或許大概有一絲希望。

「鍾師哥,其實我對那個什麼夏凱一點都不喜歡,之前那些傳言都是假的,是我在圍魏救趙,想引起你的注意啊!」說著一點底氣都沒有的話語,易可芯梗着脖子,故裝很愛慕的眼神,深情地看着面前的人。

「哦?」鐘意垂眸看着身側故作鎮靜,閃着似小狐狸般狡黠的眼睛的人兒,嗤笑一聲。

「那不得不誇一下你的精湛演技,我竟然一直沒看出你的『良苦用心』。」

「哎呀,這也不怪你,我好多朋友都講我學護理屈才了,有演員的天分。如果學表演系,以後說不定有機會衝擊小金人呢。」

易可芯這說三句話順桿爬的毛病,真的是無時無刻不在危險的邊緣瘋狂的試探。

「易可芯,現在天還沒黑呢,晚上早點睡,夢裡什麼都有。」說完,鐘意修長的腿邁着步子朝外面走去。

路邊的小,草被清風吹拂着搖頭晃腦的,好像也在嘲笑易可芯。

看着前面那人,利索轉身走開的清冷背影,易可芯握緊手中的書,暗暗地給自己打氣:

「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為了小命,臉皮什麼的都是浮雲~

易可芯小跑幾步,追上後站立在人的面前,伸出纖細的小手,攔住了一臉冷意人的去路。

鐘意側身漆黑幽深的眼神,站在那裡像一道冷冷的風景,挑了一下好看的眉看着易可芯,示意她有什麼事一次性講完。

「其實,鍾師哥,是這樣的。我聽別人講你剛買了一輛悍馬,很拉風。暑假我想去旅行,但是家裡人不太贊同,所以想讓你假期沒事的話,陪着我一起去看看房車。」

易可芯一股腦地,把之前自己在圖書館門口想的計劃和打算說完,就忐忑地看着面前散發著冷氣的大佬。

「易可芯,我們很熟嗎?我是剛買了車,那是不是學校所有人買車,都要我陪同?你可以去找夏凱或者宿舍的好閨蜜,我很忙,沒有空,還有,不要再跟着我了。」說完,鐘意抽過她手中握着的書本,邁着修長的雙腿準備離去。

易可芯見狀,趕緊小跑追上前去:

「夏凱,天天除了撩妹懂什麼車!買車又不是買衣服包包,我閨蜜也不在行。鍾師哥,幫幫忙啦。你也知道,我在學校沒什麼朋友,一個女孩子又不懂車。你幫我看看,以後我保證,真的真的不會再這麼纏着你了。只此一次。」說完還狀似發誓一般把兩根手指舉過頭頂。

鐘意本來,五一假期沒什麼安排,就打算在宿舍看書。聽易可芯這麼講,寒潭幽深的眼眸,盯着身後努力追上自己腳步的女孩,明明有點害怕,卻故裝鎮定的固執模樣,停下了腳步。

易可芯看他有點動搖,就壯着膽子伸出嫩白的小手,扯着大佬衣袖輕輕晃了兩下。

「鍾師哥,可以嗎?可以不!」易可芯不自覺糯的語氣,加上滿懷期待的眼神上挑着望着他。撒嬌好像跟她本身艷麗的臉龐格格不入般,卻又那麼誘人,讓鐘意一時竟沒再出聲拒絕。

自從高中時父母車禍去世後,鐘意性格一直很孤僻,不太喜別人離他太近。但是被易可芯這麼拉着衣袖,看着身邊那目光流盼生輝,像小狐狸般閃光的眼睛,他竟然不忍再拒絕。

轉過頭去,看着遠處搖晃的樹葉,面前的這個小姑娘,這次又要做些什麼。

明明一副害怕自己的模樣,卻故裝鎮靜。他突然想看看,這次她又能堅持多久,於是輕咳一下後,同意了下來。

看着男配大佬終於同意了自己的請求,易可芯開心的只想原地轉圈圈,這離自己的目的近了一步。

看不出來禁慾系大佬,還吃撒嬌這一套,易可芯心裏暗忖:自己以後如果加把勁,好好表現,還是有機會抱上這根粗大腿的。

「明天上午八點鐘我在學校門口等你,我只有一上午時間,如果你沒有買到,後面就找別人,也不要再來打擾我了。」看着易可芯開心的酒窩,鐘意不明白剛剛怎麼就答應了下來,這種情緒會被人帶着走的情況,讓他心裏很是不喜。

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下來,他總不會再出爾反爾,於是蹙着好看凌厲的眉,淡淡地講着時間地點。

「好的,好的,我肯定不會遲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