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天生王侯
天生王侯 連載中

天生王侯

來源:google 作者:耄耋老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徐陵 耄耋老叟

千術高手徐長生,因為被徒弟出賣,暴露了行蹤,被仇家尋到雖然最後將仇人殺盡,自己也油盡燈枯轉而重生到異世,為一王侯之子豈不料,老爹專心搞事業,玩起了失蹤老娘也不知所蹤獨留自己一個人,待在危機四伏的京都只有一老奴為伴,偌大的王府中,也時刻面臨刺殺沒想到老奴竟然是絕世高手,徐長生也因此走上,充滿殺戮的江湖,也踏入波詭雲譎的朝堂但是隨着時間的發展,自己不為人知的身份也浮出水面,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展開

《天生王侯》章節試讀:

與此同時在那皇宮之中,一老太監也正在向,當今的皇帝彙報此時。

陛下,徐奎回來了恐怕他此來是為了徐陵,這是不是說明徐楚還沒死?

朕如今也不敢妄下決斷,就是不知道,徐奎回來所為何事?

徐陵怎麼些年一直在我們的監視之下,此人倒是有些文采但是不善武,就算有史家跟李家幫襯也難成大事。

更何況,徐楚留下的人大多都已經被瓦解要麼就是被四大家族瓜分殆盡。

其實皇帝跟老太監都猜錯了,徐楚留下的後手恰恰正在發展壯大。

任憑一個徐陵根本就翻不起浪花,但願如此,如今我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也不知道什麼就不在了。

總要為我魏國將內患給剷除,當初徐家在魏國的影響力,已經嚴重威脅到皇室。

好在徐楚不知為何突然就消失不見了,這也是幫了皇室的大忙。

或許徐楚還沒死,但是…

咳,咳……看來我是等不到徐楚出現那日了。

翌日,徐陵如約來到昨天的院子,別的不說,這王府是真的大佔地五百餘畝,七進七出的院落。

我先將口訣交給你,這是代代相傳,沒有文字記載,只能口口相傳你要牢牢記住了。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徐陵也算是練得有模有樣。

我是時候告辭了,今後,只能靠你自己了,切不可讓人知道你練過《陰陽披甲功》。

奎爺爺,我父親在何處?

等你練到我這個地步就可以知道,你父親在哪裡,切記不要打聽有關他的任何消息。

這也是為你着想,輕輕一躍,徐奎就已經消失不見。

徐陵已經從徐奎哪裡知道了武者的境界,九品之上,為宗師,宗師之上為大宗師。

至於之後的境界稱之為天人合一境,從古至今也就寥寥數人,能達到哪種境界。

徐奎是宗師巔峰,但是憑着《陰陽披甲功》的特性也能跟半步大宗師打個平手。

徐陵懷疑徐楚消失就是去閉關修鍊去了,若是繼續在這世俗之中,難免分身乏術無法全心全意投入。

世子,從今以後你就跟我練我的武功,徐陽拿出一本泛黃的書籍,之見上面寫着《龍象勁》三個大字。

這是我所練的功法,《龍象勁》與你奎爺爺的《陰陽披甲功》陽卷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是從象雄國傳來的功法,這只是殘篇要是全篇不比世子殿下的《陰陽披甲功》差多少。

徐奎離去之後,消息也傳到宮中,皇帝的耳目遍布大梁城,徐奎的蹤跡是不可能逃得過皇室的眼睛。

陛下,暗衛來報徐奎已經出城了,這徐奎到底所為何事?

短短三個月,難道真是來看望古人之後,徐陵的爺爺徐因為戰功烈被封為梁王是魏國的異姓王。

徐烈曾經率軍功滅梁國,就是憑藉此戰功勞,才能封為異姓王,徐楚繼承他的王位。

如今到了,徐陵因為是世襲罔替,所以徐陵也是下一任的梁王。

不過如今年紀還小,也就沒有獲封,只有等他成年的時候才行。或者是由徐楚親自將王位傳給徐陵要不然只能乖乖等自己成年。

徐陵一直堅持練武,但是表現出來的天賦很一般《龍象勁》徐陵都是一年時間才入門。

但是徐陵暗地裡,一直在練《陰陽披甲功》,時光飛逝。

七年後,徐陵已經達到五品境界,當然是刻意偽裝的結果,如此的天賦也讓皇室十分放心。

十七歲的徐陵劍眉星眸、玉樹臨風、若是換上一身騷氣的打扮,肯定能迷倒萬千少女。

由於他一直在練武,所以很少出去,要是出來徐陵也只是去**逛逛,順便給自己贏些零花錢回來。

因為徐陽是真的摳,倒也不是徐陵不想是徐陽不讓他出去,說是為他的安全着想。

當然,徐楚當年的敵人,時刻都在想解決徐陵,以絕後患,但是徐陵身在大梁城中也不能隨意出手。

陽叔,我想出去逛逛行不行?

要記得早點回來,徐陵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出來怎麼也要玩個夠才行。

不知不覺間,徐陵走進一間賭坊,畢竟上輩子可是已賭博為生的,怎麼可能會輕易忘記。

當徐陵走進的時候,耳邊傳來的都是賭徒們,大喊大叫的聲音,在**之中,大概都是如此。

徐陵早已司空見慣,正當徐陵想下場玩一把的時候,卻發現隔壁賭桌上的胖子,正咬緊牙關,開大,開大。

各位客官,買定離手了,開,一三四,八點小。

小公爺你又輸了,還需不需要賒賬,再拿五百兩銀子過來,我就不信了。

今日**爺就不光顧一下我,徐陵一眼就看出來了,這胖子被當成冤大頭了。

徐陵一直反着買,胖子買大他就買小,最後徐陵入賬一百餘兩。

就在徐陵準備走的時候,被胖子抓住了,你是不是跟賭坊老闆串通好了?

為什麼我買大,你買小就能中?

徐陵倒也不慌,這有何難,你只需跟着我買,就一定能**。

實話跟你說吧!

這賭坊老闆是我親戚,要不然我憑什麼能贏你這麼多?

你好好想想,胖子想了想,有道理!

再拿五百兩來,今日我就要將你們這間賭坊贏回去,也好讓我老爹看看,我可一點都不必我姐姐差。

胖子就一直跟着徐陵大殺特殺,很快桌面上就擺滿了銀子,小胖子笑的合不攏嘴。

兄弟還是你有本事,我史胖子就服你。

死胖子?

哎呀!不是那個死而是史,經史的史。

這名字有個性,這是當然,史胖子一臉的驕傲,從今往後在這大梁都城,有我罩着你。

細問之下才得知這小胖子原來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史家原名史進。

沒錯就是《水滸傳》中九紋龍的那個史進,但是這個史進可跟勇猛不沾邊。

真當二人贏得飛起的時候,一旁的小廝,趕緊就去將掌柜的叫來。

掌柜,這二人已經連續贏了上萬兩銀子,要是再讓他們贏下去,這個月的額度可就無法完成了。

我要去會會他們,我已經許多年未曾出手,手藝多少有些生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