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啟用劍的麻瓜
天啟用劍的麻瓜 連載中

天啟用劍的麻瓜

來源:google 作者:麻辣拌真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念 都市小說 麻辣拌真香

天啟之後,世界格局發生變化擁有覺醒能力的人被稱為「神跡」而一個沒有任何能力的麻瓜參與到其中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故事展開

《天啟用劍的麻瓜》章節試讀:

「你們看,他們出來。」

人群中竊竊私語,我跟着小順意,聶問天等人從叢林中走了出來。

「嗯?你們五個人一起嗎?」

負責統計硬幣數量的小姐姐問道。

「不是,我們四個一起的。」

小順意指了指聶問天,林浪,還有吳世熊。

至於我,則是一個人。關於我遇到錢樂的事,他們也沒有多透露。

「好的,請你們四人拿出身上的硬幣,我們好統計數量,進行名次排列。」

小順意從兜里掏出十幾枚硬幣,周邊的人發出驚呼。

「這四人實力不俗啊,我看硬幣數量大概有十三四枚,這次的第一估計被他們拿去了。」

周圍人小聲的嘀咕道。

「同學,你的硬幣呢?」

我正在愣神之際,小順意過來拍了我一下。

「幹嘛呢,失魂落魄的。趕緊拿出來你的硬幣。」

我無聲的從腰間拿出包裹,包裹鈴鈴作響。

「我去。」人群中發出驚呼,只見那名小姐姐打開包裹,包裹里有大概二十多枚的硬幣。

眾人顯然是呆住了。

「這些都是你的嗎?」

接待小姐姐愣了一下詢問道。

「嗯。」

此時我也不想在此事上過多糾纏,說罷就準備離去的時候。

「稍等一下,請問同學你的名字是?」

接待小姐姐趕忙拉住我問道。

「楊念。」

說罷我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順意他們也是趕忙跟上我,也不忘回頭叮囑一聲。

「對了,我這裡你就登記林浪的名字就行。」

「老楊,走那麼快乾嘛。」

小順意他們追上我,有些不滿的說。

「我一看就知道,老楊是單相思了。」

吳世熊一臉壞笑的說。

「這還用你說呢?傻子都看出來了。」

小順意白了吳世熊一眼。

「你給哥們形容形容能力跟長相。」

小順意跟我說道。

「說不定以你順哥的見識,知道呢。」

我一想,也對。就把遇到錢樂之後的事詳細的跟小順意他們幾人又說了一遍。

「你是說,她能把手裡抱着的貓變成大老虎?」

一旁悶不作聲的聶問天突然開口道。

「對,你知道嗎?」

我一臉驚訝回答。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聽我大伯說起來過這事。」

「你大伯?」

「對,我大伯是在我們沙市戍邊衛的。我記得之前聽他說起過這樣的一個案件。」

「其中就有一個抱着貓的女子。」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能把橘貓變成猛虎的女子。」

聶問天摸着下巴徐徐道來。

「你給我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我話還未說完,一聲吼叫震耳欲聾。

「楊念,我去。你是真猛啊,哈哈哈。這月**算是有着落了。」

來的人正是趙哥趙志華,見他臉上掛滿喜色。不知道以為他奶二婚呢。

「哈哈哈,你小子真不錯啊。我第一次帶新人就拿到了對抗賽第一。哈哈哈」

趙哥說完還不時的用手拍在我的肩頭。

「咳咳,趙哥你輕點。」

我有些無奈的說,被趙問道水炮打的肩膀現在還隱隱發疼呢。

「哈哈,我聽說了。你小子也是真生性。一個人硬是把石磊跟趙問道那兩個小子揍了。」

「不錯不錯,我看以後他們誰還能在我洋洋得意。」

趙哥笑着從兜里掏出來了一枚勳章。

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是?」

「戍邊衛的肩章,你小子不是也想進去戍邊衛嗎?我就給你申請了,誰知道這次成績出來。上面直接給你發了肩章。」

後面聽趙哥解釋道,新加入的一般都是勳章的,當初他自己也是參加了三個月之後完美解決了一次事件才發放的肩章。

肩章只是最基礎的,後面還有勳章,紋戒。

「這次對抗賽結束之後,有名次的基本都可以申請戍邊衛。」

「這次一共給你們七天假,好讓你們回家一趟。之後再來戍邊院進行最後的考核,考核通過才可以加入。」

趙哥一臉喜色的對我們說,然後拍了拍我肩膀。

「行了,你們聊吧。我這邊還有點事。」

說罷趙哥就笑呵呵的走了,原來這次的對抗賽只是決定了一個是否可以選擇加入戍邊衛的門檻啊。

「你們怎麼說?」

小順意詢問道。

「老楊,要不要跟我去我們那?哥帶你吃最地道的菜。」

我笑着拒絕了,之後我們就回到了寢室收拾行李。

爺爺暫時也聯繫不上,給朱爺打了一個電話之後。

朱爺爺表示暫時沒有跟我爺爺聯繫過,詢問我是有什麼事嗎?我表示沒事。

看來只能去沙市了。

「老聶,我跟你去一趟沙市怎麼樣?」

我拍了拍正在收拾行李的聶問天,聶問天對此表示沒有什麼問題。

隨後我們準備一起去吃頓飯,走在半路上的時候突然覺得一絲不對。

「嗖」一陣破空聲向我襲來。

下意識的一個閃身躲過,回頭望去。又是林如月。

只見她臉色有些不好看的瞪着我。

「你小子,打了我弟又打我妹是吧?」我對此有些疑惑,當時我解決完石磊跟趙問道之後就昏了過去。

也不知道錢樂是如何處理林允末的。

「你是說林允末吧?她跟我真的沒多大關係。」

「還不承認。」

林如月話音剛落,衣袖裡就飛出四道飛劍。

「姐,我跟楊念真的不是家裡想的那樣。」

林浪趕緊出來解釋道。

「你還幫着外人,知道允末妹妹成什麼樣了嗎?」

我跟林浪都是一愣,林如月繼續又說道。

「允末是被趙問道那個小子背着送到家裡的,全身上下就沒有幾處好的地方。」

「允末現在還在昏迷,這個帳我不找他算?」

林如月冷冷看着林浪說道。

「不是,允末是被另外一個女子傷的,跟楊念根本沒有關係。」

林浪自然是清楚事實,連忙開口解釋道。

「呵呵,那個賤人我自然恨不得宰了她。那個賤人是不是跟楊念一起的?你讓楊念把那個賤人交出來,我就放過他。」

對此林浪還要說什麼的時候,我將林浪攔了下來。

「有什麼事,沖我來吧。」

我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啊,你倒是挺愛出風頭的。我再問你一遍,那個賤人在哪?」

林如月身前盤旋着五把飛劍。

我對此沒有說話,只是將問神拿了起來。

「請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