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才小神醫
天才小神醫 連載中

天才小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天才小神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天 楚凝柔

天才神醫混都市,會看風水!會醫術!會一切!透視讀心!修真修行!飛天入道,脫俗紅塵!展開

《天才小神醫》章節試讀:

「哦?你能把我怎麼樣?」丁俊飛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你父親的病我已經治好了。他現在正在警局交待你的罪行,馬上就會又**來抓你。」

葉天淡淡道。

周永一頭霧水,這丁老爺子已經成為了一個植物人,中心醫院那麼多名醫都束手無策,我這侄子能治好?

「小天,你說的是真的嗎?」

「姑父,這傢伙為了騙你的錢還賭債,不惜連自己的老父親都下毒殺害,真是個畜生。」

葉天指着丁俊飛一字一句的說道。

而這個惡魔此時已經癱倒在地,毫無抵抗之力,「不可能!不可能!」,他嘴裏還小聲嘀咕道,不願接受自己這個天衣無縫的計劃被人拆穿。

「哼,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丁俊飛,你好自為之吧,我姑父連一毛錢都不會給你。等待你的只有兩個結果,要不做一輩子監獄,要不被**的人亂刀砍死。」

誰知那丁俊飛絕望至極,眼神獃滯,竟刷地跪倒在周永面前。

「李醫生,都怪我是個畜生,求您放我一馬,繞我一命。」

周永身軀一顫,連連後退。

葉天上前,那姓丁的流氓便寸步不敢靠前。

「姑父,別理他,這種人就是活該!走,我們現在回家,把這個消息告訴還在家擔心的姑姑吧。」

「好。」

周永喜色掛上眉梢,原本心裏的慌張一掃而空,只覺得身邊站着的不是自己侄子,而是一個世外高人,是自己的救星。

回程中,周永一邊開車,一邊輕聲問道。

「小天,你在山上學了功夫?」

「也不算吧,我從小喝過一種葯,自身體質別別人都要強上幾十倍,也就是說,我比現在的國家運動員身體素質還要強上許多。」

「哦?什麼葯,還有這種奇效。」

葉天撓了撓頭,笑道:「中南山上有很多連《本草綱目》中都沒有記載的靈草,靈藥,人吃了,自然會有奇效。」

「你姑姑知道自己侄子這麼有出息,肯定得高興壞了。」

「姑父,你回家休息休息,這兩天肯定被丁俊飛那個無賴給弄得心神不寧,累壞了,等過幾天,再把診所重新開起來。」

「好,有小天的幫忙,我這小診所一定能聞名江城,越做越好。」周永顯得很高興。

而葉天頓了一下,很抱歉的說道。

「姑父,我準備去江城醫學院做助教,那裡有個老教授,以前是我師父的徒弟,也算我師兄了。今天你能送我過去看看嗎?」

「沒事,小天,年輕人就應該多出去闖闖。正好江城醫學院離你表妹的江城一中不是很遠,快放學了,我在路口等你們兩個。」

周永打了方向盤,轉了方向。

葉天跟那位老教授約好了,在江城醫學院的實驗樓見面,幫他辦理入職手續。

車行兩公里,來到一個氣勢磅礴的校門前。

這所醫學院門前竟然修着一副巨大的孫思邈雕像,底下署了很多熟悉的名字,鬼未,風行,張浩然……

葉天不禁淚目。

那些下山的師兄弟,竟然全都沒忘記老頭子的恩惠,這也許老頭子魂魄在九重天之上,也能有所告慰了。

周永開車先行離開了,葉天踏上江城醫學院的大門。

突然。

一輛跑車像是失控一般,竟朝着葉天撞過來。

他一個閃躲,迅猛如閃電,那車子失控撞上學校大門前的雕像上,原本的石像跟着跑車前端,一同裂開來。

只見這輛車色澤發亮,閃閃發光,上面掛着一個蘭博基尼的車標,價格能抵得上周永一家房子的錢了。

從車上下來一個分頭青年,對着葉天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罵。

「小癟三,沒長眼啊,怎麼走路的?」

葉天向身後看了看。

「哦?你說的是我?」

「不是你還有誰,穿得跟個賣白菜的似的,你別告訴我,就你這種貨色,也能是江城醫學院的學生?」

這個開着豪車的富二代,一臉囂張,無情的把自己會翻車的鍋全甩在葉天身上。

葉天微笑道:「的確,我不是你們江城醫學院的學生。」

,那就好辦了老子一眼就看出來,你只是街頭一個小混混你,等着,看我不弄死你。」

他拿起了一個蘋果手機,像是在招呼人過來。

葉天懶得陪這種富家子弟玩什麼江湖,喊打喊殺的遊戲,他奪步而走。、

「你給老子站住,別想跑。等下就有人過來收拾你。」

葉天走了幾步,突然停在那裡。

他轉身望去,幾個同門的煞星,修的那座藥王雕像,底座已經裂開,上面搖搖欲墜,大有一陣風刮過,這藥王便站不穩,從上面要摔下來。

「辱藥王石像,便是辱我師門,辱我師門,便如欺凌自己,欺我者,便十倍,百倍奉還!」

「小癟三,你什麼呢?今天算你倒霉,竟然惹我江城第一帥,吳少。」

從學校里圍過來一群人,虎視眈眈,跟街頭茬架的流氓無異。

見到這開豪車的青年,眾人連忙上前獻殷勤。

「誰敢惹我吳明社長,那就是不給我們跆拳道面子,死路一條!」

「就是,連吳少也敢惹,知不知道吳少家什麼背景。」

「哎呦喂,把咱們吳少車弄成這樣,這可是三百萬的蘭博基尼啊,今天大傢伙非扒了這傢伙的皮不可。」

此時吳明仗着人多勢眾,點了一根煙,眼神里滿是不屑。

葉天沒想到,這江城醫學院竟然會墮落成這樣,有錢就能上學,有錢就能為所欲為,他在這裡這麼長時間,門口的保安還在崗亭裏面呼呼裝睡。

「不相干的人走開,今天我只要他賠禮道歉,並且把石像給補好。」

眾人鬨笑。

這吳明可是他們跆拳道的社長,而且是黑帶三段,都達到了國家跆拳道運動員的水平,跟他打?你不是想找死嗎?

「好!這傢伙,想跟我過兩招,老子就教他做人,讓他知道誰是爸爸,誰是兒子?」

吳明擺出姿勢,一臉輕鬆。

「憑你!」

葉天冷哼一聲。

沒想到自己今天入職報道,竟然打起了學生。這樣也好,身為助教,我先教你一課。

那吳明眼神怨毒,出手狠辣。一腳重如泰山,直奔葉天的腦袋。

要是被踢中的話,單是這一腳,就會造成他腦震蕩。

可是葉天帶着九玄風眼,那些招式再疾如閃電,在他眼裡,全都像是慢播放的電影一般。

他輕輕一躲,吳明那腳便落了空。

啪!

葉天上前抽了他一巴掌。

那吳明發白的臉上出現了一個掌印。

「你……」

吳明氣得渾身發抖,立馬展開了更加迅猛的攻擊,他的腿腳,拳頭,像是快速掃射的子彈,輪番轟炸過來。

而葉天化身黑客帝國裏面的高手,連連躲避,讓吳明的所有攻擊都落了空。

「還來嗎?」

「你別囂張,被老子打上一拳,你就去醫院裏哭吧。」

「還來?」葉天又問了一聲。

人大驚。

只見葉天一手接住吳明的拳頭,另一隻手掐在他的脖子上。

趕來的成員根本沒有料到,身為黑帶三段的高手吳少,在這個小癟三面前,竟然手無縛雞之力,簡直是被吊打的節奏。

「啊–」

吳明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葉天輕輕一推,他便癱坐在自己破爛的豪車面前。

「我不信。就你這種窮屌絲,竟然會有這樣的實力,你師從何處?來此何意?」

吳明仍不服輸,厲聲問道。

「我本三清觀的小道士,現在來你們學校當助教,你們可以叫我周老師。」

眾人聞後,背後生出一陣涼意。

暗暗慶幸自己剛才沒出手,否則落下個打老師的罪名,肯定是要受學校處分的,輕則扣學分,重則直接開除。

吳明白了一眼,譏諷道。

「三清觀,那不是騙子的聚集地嗎?哼,過來當助教,也就是說還沒入職,怕你做甚。」

這個富二代平時蠻橫慣了,那裡受得了這麼大的委屈,葉天在眾人的面前,把他的面子一下都撕碎了。

就算冒着被開除的風險,吳明也鐵了心,要跟葉天拚命。

就在他爬起來,準備豁出去跟葉天拼個你死我活的時候。

在石像的背面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吳少,別人饒了你一命,還是好好珍惜吧。」

從後面走出來兩個人。

葉天定睛一看,發現說話的這位就是火車上的那位,楚家的大管家,而另一位是他救活的校花楚凝柔。

此時的楚凝柔穿了一件齊身的旗袍,古韻十足,梳起來的頭髮微微髮捲,臉白唇紅,在陽光下像是一塊羊脂玉,美化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