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是白蓮花,大佬超寵她
她是白蓮花,大佬超寵她 連載中

她是白蓮花,大佬超寵她

來源:google 作者:宵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嬈 現代言情 蔣懷寅

甜寵+甜誘+雙C+娛樂圈車禍醒來,江嬈穿成了霸總的懦弱金絲雀身家是負,極品環繞,風評被害,慘遭嫌棄江嬈一點都不慌她抱着霸總的腿撒嬌,膽大包天撲到他懷裡,撩地他聲音嘶啞,欲罷不能後來,江嬈一隻腳蹬在了霸總臉上!霸總不僅不生氣,還心疼地親了親她的小腳丫參加直播真人秀,各路頂流對她獻殷勤,霸總連夜趕來偷偷給她戴上婚戒全網沸騰後來,她才知道,原來他們早就約定終生她就是他的藥引,無她不成活展開

《她是白蓮花,大佬超寵她》章節試讀:

江嬈很確定自己死了,經歷那麼一場精心謀劃的重大車禍,她不可能活得下來。

可現在,她確實又活了。

起初,她被叮個不停的手機振醒。

摸出手機眯着眼看了幾眼後,瞬間就再沒了睡意!

自己好歹是個要演技有演技要流量有流量的二線女星,存款沒有億萬也有千萬,為什麼會收到這麼多網代還款失敗的短訊?

錢就是她的命,顧不上思索其它,江嬈正要坐起來準備查個清楚時,門外一道淡漠中夾雜着沉沉不耐的男音打斷了她。

「這女人還要裝到什麼時候?」

話音將落,病房門就被打開,兩個西裝筆挺的男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那個男人驕矜俊逸,身材極其出挑,赫然正是親自前來解約的蔣懷寅。

在看清他俊美若神祗的面容後,江嬈的記憶像是觸發了開關,一段段灰暗、毫無色彩的片段爭先恐後湧入腦海,激地她兩眼冒金星,啪嘰暈了過去!

不過很快她就清醒過來,但並沒有急着睜眼,她需要捋一捋目前的狀況。

首先她能確定,她這是傳說中的魂穿。

且她穿的這人也叫江嬈,兩人模樣有八分相似,也都是在娛樂圈混。

江嬈本身就是人群中極其亮眼的美女,原身長相更是出色,不僅比她多了幾分嬌柔和嫵媚,皮膚也是細膩瓷白到極致,簡直就是老天爺喂飯喂到嗓子眼裡的那一類人。

只可惜一手好牌打得稀爛,一點都不值得同情。

原身的家庭極其普通,父親是教師,母親全職家庭主婦,本該是平凡但溫馨的一家,可壞就壞在她的父母極其重男輕女。自從弟弟江驍出生,原身辛苦得像他們一家人的奴隸。

她長得漂亮,性格又懦弱,在家受父母欺負,在學校受同學欺負。

就這樣渾渾噩噩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學,父母卻以家裡窮為由拒絕支付她上學的費用,原身只能自己邊打工邊上學。

其實這是一個脫離家庭的很好契機,可原身不,她甚至還把每月攢下來的錢都寄回家,渴望以這樣的價值得到父母的善待。

這個方法的確奏效,起初的一段時間,江母確實對她和顏悅色。可時日一長,江母就開始嫌棄她賺的錢少。

原身讀大三的時候,因着過分出色的容貌被星探看中。這件事不小心被他們知曉,竟是逼着她放棄學業進了娛樂圈!

可在她賺了更多的錢後,那對吸血鬼父母猶嫌不夠,聯合她的經紀人,逼着她不管是什麼樣類型的綜藝和電影,只要給錢都去接。

久而久之,原身剛出道時積累的顏粉看着偶像這麼恰爛飯,一時間脫粉的脫粉、回踩的回踩,本來就少的粉絲一夜之間跑得乾乾淨淨,就剩那些個黑粉鍥而不捨地嘲笑、諷刺她。

在她名聲徹底爛了再沒有資源可接之後,他們甚至親手將她送到大佬的床上等着潛規則,以期獲得更高的利益!

幸虧緊要關頭,蔣懷寅救了她。原身長相身材都很戳他的點,性格也對他的胃口,就這樣,蔣懷寅用一紙合約把原身留在了身邊。不過也是因為這事,他一直想碰她又覺得膈應,兩人的關係也就一直不溫不火。

原身自己也很清楚蔣懷寅對她沒有感情,她想更進一步,可她心底自卑,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時間和精力也都花在了身邊的極品身上。

說起蔣懷寅,江嬈真的腳拇指都要摳穿地心!

蔣懷寅是名副其實的大佬,不僅家世顯赫,背景深不可測,本人更是年紀輕輕就穩坐國內科技產業龍頭老大之位的天之驕子!整個南城誰不是削尖了腦袋想在他跟前晃個眼熟!多少女人倒貼都近不了他身!原身這個蠢貨,近水樓台得不了月就算了,還讓大佬噁心的要死!

一是噁心那對吸血鬼父母,二是噁心經紀人不僅無所作為,還一堆的花花腸子。最噁心的是,他在暗中利用原身和蔣懷寅的關係,為自己謀取私利的同時,還時常想綠了蔣懷寅,誘騙不成,就偽造原身和自己發生了點什麼,以滿足他卑劣的變態心理。

偏偏原身覺得經紀人幫她很多,一直不願意換掉,為了他還和蔣懷寅鬧彆扭。這就更加堅定了蔣懷寅根本不打算在這段關係上有什麼實質性進展的念頭。

可最終導致蔣懷寅徹底想結束這段關係的,還是原身自己。

原身弟弟是個MOBA遊戲小代練,沒什麼文化,賺的錢養活不了他拜金虛榮的女友,為此一個勁找原主要錢。原主的錢都被經紀人和吸血鬼父母瓜分的一乾二淨,只能用蔣懷寅每個月的合約工資給他。

結果江驍和他的女朋友胃口越來越大,原主居然還奇葩到不停地靠借網袋滿足他們。

直到負債百萬,入不敷出再也堵不住窟窿,原身便厚着臉皮去求蔣懷寅。她覺得,自己能在他身邊那麼久,他肯定還是喜歡自己的。

可惜她想錯了。以前的蔣懷寅或許還念着她比較可憐,不惜幫她幾把,可現在的蔣懷寅,只覺得自己是個冤大頭。他甚至都不想再看見她。

這不,即使原身為了挽留他以及這段自以為是的感情而選擇割腕自殺,他仍然沒有一絲憐惜地親自送上了解約書。

面對這種地獄難度的開局,死是不可能再死一回的!能好好活着已經是上天恩賜!江嬈不會浪費這樣一個機會的。

可江嬈也很明白,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抱牢大佬大腿,等到徹底擺脫身邊的那些奇葩後,再說其他!

不然,在這群狼環伺、負債纍纍的境遇下,她就是再有本事,也不一定能保證自身安全。

想清楚今後的路子,江嬈這才悠悠睜開了眼睛。

見她醒來,蔣懷寅十分不屑地冷笑開口,「說你能裝你還真就演上了?演技那麼好怎麼今年的最佳演技獎連你的提名都沒有?」

他身後的助理邊看着病床上面色蒼白、冷汗直流的江嬈,皺了皺眉,覺得不像是裝的,出於禮貌,他開口問詢:

「江小姐,您還好嗎?」

可蔣懷寅是一點都不打算跟她墨跡,還不等她回答,就從邊昭手裡要來了那份解除合約的協議書,扔在了她面前。

江嬈顫顫巍巍拿起協議翻看着,盈盈眸光里瀲灧着哀傷欲碎的水光,臉色蒼白到幾乎透明,整個人看起來脆弱極了。

她好像在竭力控制着自己想哭的衝動,眼眶都變得殷紅。

察覺到這一點的蔣懷寅突然意識到這女人和往常的不同,往常她遇到什麼都是哭,可從來沒有像這樣哭得讓人都不忍心看她。

沒等他再多想,江嬈顫抖着聲線開了口:

「謝謝您還願意親自來見我一面。」

蔣懷寅下意識反駁,「我肯定得親自來跟你講清楚,不然你要死要活地……」

話還沒說完,他自己就停下了。

她好像沒說不簽來着。

「咳。」蔣懷寅掩飾地清了清嗓子,「看完了嗎?看完就趕快簽字吧!」

只要她簽,他就幫她把那一百萬還了,算是仁至義盡到整個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比他還大方的冤大頭!

簽是肯定要簽的,不過江嬈是傻了才迫不及待去簽呢!

她抬頭看向邊昭,聲音細微又輕柔,「邊助理,能借一下筆用嗎?」

「當然。」

把筆遞上後,邊昭便又當回了可有可無的背景板。

見她似乎要簽字,蔣懷寅不僅沒有一絲不舍,反而還像是擺脫了什麼大麻煩似的鬆了口氣。

江嬈在落款的那處頓了筆,良久,像是實在按捺不住情緒,她哽咽着說個不停,「我感覺,特別對不起您!我給您帶來了那麼多麻煩和困擾,您不但不嫌棄我,還幫了我那麼多!我真的,真的,特別想報答您!」

「能不能給我一個別的,別的機會可以報答您!要不然我真的……太愧疚了!」

說到最後江嬈都有些語無倫次。她的眼淚一串串往下掉,蔣懷寅覺得他要是不說些什麼,她可能要哭死過去。

但他不能心軟。

「你快點把字簽了,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他是真的煩她那副任人搓圓捏扁的倒霉模樣,和愚蠢又聖母的個性,他現在只想快快擺脫她這個大麻煩。

「好,我簽。」

江嬈擦了把眼淚,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整個人獃獃地坐着,往日清凌凌的眸光中此刻被空洞和絕望充斥,一副無助又痛苦的凄楚模樣,煞是惹人心憐。

末了想起什麼似的,江嬈望向蔣懷寅,水漣漣的兔子眼中燃起了一絲希望,「我們以後還能見面嗎?」

「您別誤會!我不是再想要麻煩您,只是……」

只是什麼,蔣懷寅沉思片刻,覺得自己很清楚了。

她為了挽留自己自殺,現在雖然簽下了解約卻一副萬念俱灰的樣子,她肯定對自己是有感情的。

萬一等他們走了,她再自殺……

這麼一想,那份解約倒顯得有些燙手。

見他遲遲沒有動作,江嬈意識到,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