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桃源奇門醫仙/桃源奇門醫仙
桃源奇門醫仙/桃源奇門醫仙 連載中

桃源奇門醫仙/桃源奇門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太白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浩 現代言情 陳彤

他是一個平凡的鄉醫,只想過簡單平凡的生活然而他的醫術卻不平凡,聞名十鄉八里,更有千里之外的老闆上門求醫......他想找一個合得來的對象,然而,各行各業的美女蜂擁上門他不知所措,咽了口口水該怎麼選擇?展開

《桃源奇門醫仙/桃源奇門醫仙》章節試讀:

他想不到一個大學生竟然這麼厲害,幸好清晨沒有與這大學生動手,不然吃苦頭的就是他了。

司機轉身,邊跑邊打電話。

院子中,林浩看着七人,冷冷道:「李文,你將我家的大門打碎了,還將我家的兩間菜園給挖了,這件事怎麼算?」

李文受的傷最輕,他僅僅被林浩踢了三下屁股,哀嚎也是裝的,現在陡然聽見林浩還要找他算賬,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臭小子,那兩間地基是老子家的,老子挖自己家的地基還要你同意,你這個破門值個屁錢,你將我們七人打傷,沒有七十萬,這件事不算完。」李文惡狠狠的說道。

他根本不怕林浩,一個大學生有什麼用,他爸李強在縣城混了二十多年,朋友一大堆,隨便找個醫院鑒定一下傷勢,開個證明,就夠林浩賠一輩子,甚至有可能坐牢,還想找他賠錢,真是不知死活。

林浩聽之,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升起,「李文,你嘴巴放乾淨點,不然抽你幾個大嘴巴。」

林浩虎目一瞪,直接嚇住了李文。

李文雖然囂張,但不是傻子,他知曉他要是再罵,林浩真的有可能抽他幾個大嘴巴,那可就丟死人了。

「林浩,你不要囂張,你以為能打就能搶我李家兩間地基,現在這個社會是法治社會,你打傷我們七人,就等着坐牢吧。」

林浩氣笑了,說他林浩搶李家兩間地基,還跟他談法律,笑話。

他爺爺林蒼為李家村服務了快六十年,而且這地基也是他奶奶留下來的,什麼時候是李強一家的,不管到哪裡,他都不怕。

林浩的爺爺林蒼聽到李文的聲音,走出了房間,咳嗽了幾聲,而後道:「李文,你可不要胡說,林家的這五間地基都是林浩的奶奶留下來的,當年建房子用了三間,剩下的兩間用來種菜,什麼時候是你李家的。」  

李文看到林蒼,剛想罵,可想到林蒼乃是李家村的老鄉醫,德高望重,救治了不知多少人,有些關係,便停住了口。

「你說那兩間地基是你們林家的,誰能證明,那明明是我李家的地基。」

林浩忍不住開口了,「這還用證明,李家村裡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我林家的地基,在五十年前就已經分好了。」

「所有人都能證明這兩間地基是你林家的,哼哼,你找個人出來證明。」李文冷笑道。

在李家村,他爸李強混的是最好的,資產超過三千萬,而且在縣城裡很有關係,開了KTV、酒吧、酒店,不少李家村人就在他爸的手下做事,他就不信有人敢出來說那兩間地基是林浩家的。

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李家村人,大部分姓李,少部分其他姓,但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那兩間地基是林浩家的。

「林浩,那兩間地基本就是我家的,以前被你爺爺拿去種菜,我們李家看你爺爺年老,便沒有與他說什麼,現在我們家蓋房子,當然要收回來。」

緩過神來的李武也開口了,他的眼中儘是怨毒之意,他竟然被打了,而且暫時還不能報復回去,他心中的怒火快要燒到喉嚨處了。

「林浩,你倒是找出個人來證明那兩間地基是你林家的呀?」李文譏諷道。

「我證明那兩間地基是林家的。」

林家老房子中,傳出了一道女聲,緊接着,一道靚麗的身影走了出來。

陳彤從林家老房子中走了出來,雖然穿着很簡單,但是掩蓋不住那火爆的身材,尤其是那白皙精緻的面容,眉若遠黛,美眸蘊靈氣,着實吸引人。

李文李武見到陳彤,喉嚨不由得鼓動了一下,陳彤雖然是寡婦,但真的很美,比他們家的KTV公主還要吸引人。

「陳彤,你一個外來的寡婦能知道什麼,你從林浩的家中出來,該不會是和林浩好上了吧。」李文雙目陰冷,嫉妒的說道。

「哥,我看這陳彤就是和林浩好上了,真是恬不知什麼來着。」李武也是嫉妒不已。

「老弟,是恬不知恥。」李文還不忘在陳彤面前秀一把文學。

「陳彤,林浩有什麼出息,你要是跟了我李文,到時候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要是想住到縣城裡,我李文也給你買房子買車,你覺得怎麼樣?」

「李文李武,你們放屁,你們欺負林浩,我就不能說句公道話,還有誰稀罕你的臭房子臭車。」陳彤怒道,她雖然是寡婦,但是也容不得別人欺負,她也不是那麼物質的女人。

「喲,我還沒說句話,你就這麼快反駁,我看一定有事情。」李文冷笑道。

接着,李文繼續道:「林浩你阻攔我李家建房子,還打傷我們七人,是跑不了的,等下我爸就會來,你要是現在跪地求饒,我便放了你。」

李文有一肚子怒火,這個陳彤可是個大美人,卻幫助林浩與他李家作對,氣煞人也,日後定要收入房中。

林浩怒了,他與陳彤清清白白,這個李文卻如此誣衊兩人,還想要他跪地求饒。

農村人最八卦,說不得會越傳越真,陳彤日後的日子可就難了。

上前一步,林浩準備抽李文一個大耳光子。

突然,一名五十多歲的婦人從門外衝進了林家院子中,厲聲咒罵道:「陳彤,你個不知羞恥的女人,我兒子才走多久,你就和這個小子好上了,我兒子出意外,是不是你們搞得鬼。」

「對,就是他們搞的鬼,要不然濤哥怎麼會被淹死。」

李文李武立馬接話,他們二人暫時奈何不得林浩,但是能夠將林浩與陳彤的名聲搞臭,也是不錯的,最好將林浩送進監獄,至於陳彤,就是砧板上的肉了,任由他們拿捏。

陳彤的婆婆方梅一聽,霎時間一股怒火湧上心頭,只覺得就是如此,抓住陳彤的衣服,大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為了這個野男人,害我兒,快還我兒命來。」

「媽,我沒有。」

陳彤氣的雙目通紅,她老公李濤在結婚那天喝多了,還沒有做夫妻之事,半夜上廁所掉入河裡淹死了,現在扯到她勾引野男人害了李濤的命,簡直就是胡扯。

「沒有,那為什麼你與這個野小子鬼混在一起,是不是已經做了對不起我兒子的事。」陳彤的婆婆方梅破口大罵道,就像是一個潑婦,說話毫無顧忌。

林浩面色陰冷,這個方梅竟然罵他是野小子,怒喝道:「你罵誰?」

對方要不是長輩,他早就一巴掌甩過去了。

「就罵你怎麼了,林浩,別以為自己是大學生就了不起。」方梅逮着林浩就是罵,「你有李文李武有錢嗎,他們能在縣城買房買車,你能嗎,你什麼都不是,還大學生,一輩子都買不起房子。」

李文李武一聽,嘴裏像是吃了蜜一樣甜。

李文開口道:「方嬸,買房子多簡單的事,其實方嬸也可以買。」

「什麼,我也可以買。」方梅懵了。

李文看了一眼陳彤,道:「對,方嬸,只要你將陳彤許給我,我給你二十萬彩禮。」

方梅愣住了,陳彤是她的兒媳婦,可她兒子淹死了,她一直覺得陳彤就是個掃把星,可是現在竟然能得二十萬彩禮,還有這等好事。

「真的?」方梅不敢相信。

李文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只要方嬸同意,等我將陳彤娶過門,二十萬彩禮送上門。」

李文嘴上說著,心中卻是冷笑,一個寡婦值什麼二十萬,他只是玩玩,又不會真的將其娶過門,到時候給這個方梅兩萬塊,足夠她閉嘴了。

「同意,當然同意。」方梅頓時眉開眼笑,二十萬,足夠她打很久的牌了。

一旁的林浩目瞪口呆,他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婆婆,居然將自己的兒媳婦賣了,難道不問問陳彤的意見。

陳彤氣急,哪有這樣的婆婆,當時她老公李濤淹死,這個方梅百般羞辱她,從那時候,她的心臟變強了,能夠承受的壓力成幾何式增長。

但是現在,她有些承受不住了,她的婆婆方梅因為李文的彩禮,居然要將她嫁給李文,看到李文那色眯眯的眼睛,她就噁心的不行。

陳彤一張俏臉氣的通紅,道:「媽,你別胡說。」

方梅冷哼一聲,雙手插腰,蠻橫的說道:「陳彤,我告訴你,當初我兒子給了你們劉家彩禮,你還在我家白吃白喝了兩年,這筆錢怎麼算。」

方梅的聲音很大,大半個李家村的人都聽到了。

一時間,議論紛紛。

「這陳彤不會真的和林浩好上了吧。」

「有可能,陳彤是個寡婦,寂寞難耐,要是不偷人,我還覺得奇怪呢。」

一些好事的農村婦女小聲嘀咕,在她們眼中,一個寡婦不偷人,那還是寡婦嗎。

說道白吃白喝,陳彤氣急,她可是幹了兩年活,而她婆婆方梅整天打麻將,衣服不洗,飯不做,卻來冤枉她白吃白喝。

一時間,陳彤被氣的淚珠直掉。

「喲喲喲,怎麼,白吃白喝,還不讓說了,陳彤,我告訴你,你要是不嫁給李文,我就去派出所報案,說你與這個野小子謀殺了我兒子。」方梅得勢不饒人。

「滾。」

平地一聲吼。

林浩怒目而視,他以前知道這個方梅是個潑婦,卻沒想到竟然如此潑婦。

林浩的一聲吼,直接將方梅嚇得連連後退,尤其是看到林浩的那雙眼睛,她就像是做了虧心事的賊遇到了關公一樣。

但很快,方梅那股潑婦勁又出來了,「林浩,你吼什麼吼,我是你嬸嬸,你個沒教養的東西。」

林浩被氣得火冒三丈,手持木棍,走向了方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