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桃夭的升級發家史
桃夭的升級發家史 連載中

桃夭的升級發家史

來源:google 作者:宣酒一壇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夭夭 現代言情 陶灼灼

[無限流+輕鬆搞笑]周夭夭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直到某天被系統綁定,被迫走上升級之路原本只想按部就班的完成任務,卻不小心達成了「升職加薪資,迎娶白富美」的目標看她如何攻克目標,走上升級發家之路展開

《桃夭的升級發家史》章節試讀:

「姓名?」

「周夭夭」

「性別?」

「女」

「年齡?」

「24歲」

「嗶 嗶嘟嗶嘟嗶嘟...目標尋找錯誤,目標尋找錯誤...」

一團白色的煙霧裡發出了報警聲,人為模仿的報警聲。

這讓周夭夭忍不住有點想笑,哪個人工機器在這卡帶了?。

「警示!警示!對不起,您不是我要尋找的南安市...7號樓301卧室床上的周夭夭,請不要借住她人房屋,請不要借住她人房屋」。煙霧裡又發出了冷冷的警示聲。

還有一陣微弱的電流聲,刺刺拉拉的,就像老舊的收音機在調頻時發出的聲音一樣。

周夭夭有點疑惑,自己不是在熬夜刷小說嗎?難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恨,應該再堅持看一會兒的,男主角馬上就要就要追妻火葬場了。

「我就是南安市...額,我確實住在你說的那個地址。我也確實叫做周夭夭...」

「我要找的周夭夭今年26歲,但是您的年齡不符。」

夭夭忍不住扯了扯嘴角,道:「你知道虛歲和周歲嗎?我今年24歲零11個月,如果...」

白色煙霧抖了幾下,打斷了周夭夭的話:「明白。請繼續核對。」

「身高?」

「1米59」周夭夭忍不住想了想,如果我說1米6,它還會「嗶嘟嗶嘟」的卡帶嗎。

「體重?」

「105」

「嗶嘟嗶嘟...信息錯誤,信息錯誤...」好吧,事實證明,它不會再卡帶了。

「120...121.5」周夭夭勉強扯了扯嘴角,搞笑的報警聲終於停了。

「出生年月?」

... ...

「您好,您已完成信息核對。」

隨後煙霧開始變形,由圓滾滾變成了棉花糖形狀,同時高聲道:「請允許我向您介紹自己。我叫無限鬥鬥,隸屬於「無限混沌世界」,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話落,刺刺拉拉的聲音又響了幾聲。

周夭夭重複道:「豆豆?」

「無限鬥鬥。」看着眼前的周夭夭顯然沒有握手的意思,棉花糖上細細的木棒慢慢消散了。

周夭夭顯然沒有注意到煙霧的變化:「豆豆,你是個什麼東西?不對,你是誰?從哪來?我在哪?」

「請叫我無限鬥鬥。再次向您介紹,我是無限生物,隸屬於「無限混沌世界」。您正在我的意識空間。」

周夭夭終於回過神,開始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一個大約十平米的房間,黑乎乎的像是冬天的傍晚,房間內只有一張孤零零的沙發和一張簡單的高腳玻璃茶几。

「豆豆?無限生物?我知道了,你是個系統吧!我是不是穿越了?是不是要滿足101個女配的願望?還是攻略88個男主?」周夭夭喜上眉梢,內心忍不住感慨,自己看過的快穿小說終於要派上用場了!

「請叫我無限鬥鬥...我當然不是系統,我是無限生物。」煙霧再次糾正道。「這不是穿越,而是新奇的體驗。」

周夭夭想了想自己看過的其他題材,連連搖頭:「新奇的體驗,難道是快穿?恐怖直播?不行不行,我怕黑怕鬼,腿短身子肥,跑也跑不快,不是你們要選的人才,求你不要讓我去做炮灰哇!」

煙霧再次抖了抖,然後飄得離周夭夭遠了一些,略有些遲疑的說道:「這個...不...」。

「那我就放心了」周夭夭忍不住嘀咕。腦子裡突然閃過一道靈光,想起最近正在追的電視劇,「難道是《開端》?無限流?」

話落,煙霧又抖了幾下,「我們無限生物是不看人類的電視劇的。」

「我們還有時間,不如坐下慢慢談?」煙霧話落,它圓滾滾上部分慢慢變淡,露出了兩顆黑亮的眼睛。

周夭夭忍不住後退了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然後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這團霧。

煙霧的兩隻眼睛倒也算不上嚇人或者丑,只是有些不倫不類。就像白色的棉花糖上嵌了兩顆黑色的巧克力豆。

「這巧克力豆可真亮啊,真像隔壁小黑。」周夭夭忍不住在內心感嘆。

沉默了一會兒後,周夭夭想了想剛才煙霧說的話,道:「不是穿越,不是直播。那是什麼?」

「就是經歷,任務,積分,然後升級!然後升職加薪、出任CEO、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煙霧的聲音有些僵硬,身子不斷的飄來飄去。

周夭夭面無表情,內心卻有點想笑,「你這套話術有點老哦。我為什麼要迎娶白富美呢?」

無限鬥鬥突然停止了飄動,然後急速的轉了個方向。

「不想贏取白富美的話,無限鬥鬥還能夠為綁定者帶來不同的生活體驗,從不同的世界中感悟到知識與力量,然後...」

我要跑第一

要開飛機 要電視機

要CD機 要mp3

要雪糕 要人民幣

不要太貪心

... ...

伴着熟悉的鬧鐘,周夭夭睜開了眼睛,又是新的一天,搬磚的一天。

直到鬧鐘響了第三遍,她終於狠狠伸了個懶腰,從床上爬了起來。

一邊刷牙,一邊又忍不住笑意,「豆豆?吃飯睡覺打豆豆的豆豆嗎?最近做的夢真是奇怪。」

緊趕慢趕,周夭夭終於在最後兩分鐘內打上了卡。

在狠狠的喝盡了杯子里的半杯水後,她冷漠的看着辦公電腦,罵道:「這個12年的老古董,我早晚要換了你!」然後默默的點了重啟。

在等電腦重啟的時候,夭夭瞥了一眼手機,忍不住想起了豆豆。

「這個夢,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