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桃花妝
桃花妝 連載中

桃花妝

來源:google 作者:阿姽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秦壽 穿越重生 雒妃

身為大殷朝第一長公主,雒妃膚白貌美,大胸蜂腰細長腿,關鍵她還潔身自好不養面首然,駙馬還是給了她當胸一劍,送她去死!死了一死的雒妃怒了,重生到與駙馬的洞房花燭夜——她當場將人踹下床榻,並道,「駙馬功夫淺薄,來人,給本宮送十個八個俊俏兒郎進來!」果然,作為公主,養面首才是正道!不想造反的駙馬不是好駙馬!於是,駙馬秦壽孜孜不倦的在造反大業上汲汲營營但是誰來告訴他,他的謀士什麼時候做了公主的裙下之臣?還有他的幕僚,怎麼就成了公主的入幕之賓,比他還受待見?連他從不正眼瞧的庶弟,居然也靦腆笑着對他說——「兄長,弟弟如今也是公主的人了……」說好的忠心不二呢?說好的共謀大業呢?說好的一輩子兄友弟恭呢?家裡有這樣嫌他不好、養面首、搶他人、奪他權的公主,再不造反,這日子根本沒法過了!——————————————————————————————————雒妃公主:本宮天下第一美!駙馬:本駙馬天下第一帥!雒妃公主:本宮勾勾手指,面首就前仆後繼撲上來駙馬:本駙馬一跺腳,大殷江山都要抖一抖,弄死個面首,不需要動手雒妃公主:呸!不可與禽獸而語駙馬:無妨,不必多語展開

《桃花妝》章節試讀:

秦壽忽的笑了,那淡笑似曇花,盛大而冷冽,「公主比從前要聰明。」

雒妃目光一凝,轉瞬的功夫,秦壽就已經散了心頭的怒意,整個人似銅牆鐵壁,毫無弱點。

「今日天色已晚,公主該安置了。」他說著這話,一抬手,王府護衛率先偃旗息鼓,並收了長槍退回院子里。

三十名玄甲侍衛相繼圍攏過來,虎視眈眈的將秦壽隔開,這才先後不一地收劍。

雒妃自來曉得報仇這種事急不得,且日後她有的是功夫與秦壽作對到底,故而順勢道,「駙馬所言甚是。」

她想也不想接着又道,「隨本宮到安佛院,嫁妝一併抬過去,明日將外牆拆了開道門。」

安佛院,上一世她被軟禁後,在這王府里住得最久的院落,這會兒,她也不想改了,那院子介於外院和後宅之間,又毗鄰外牆,開道門,進出十分方便,她是打定主意要在這容王府建個宅中宅,不看秦壽臉色,免除日後再被軟禁。

「不行!」哪知,秦壽一口反對,在雒妃狐疑看過來之時,沉吟道,「安佛院年久失修,太過簡陋,公主千金之軀,怕是委屈了。」

聞言,雒妃臉上浮起嘲弄,現在想起她是千金之軀了,從前他將她趕到安佛院時,可不是這樣說的。

不過,越是秦壽在意的,她就越是要奪過來!

「再是簡陋,也好過回正房被你秦九州給作弄死!」她喊出他的表字,面上帶着鄙夷的輕蔑,彷彿那表字髒得讓她作嘔。

秦壽望着她,不發一言。

「秦九州,莫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雒妃語調冷靜舒緩,她挑着眉梢,眼尾拉出詭譎的暗芒,「九州,九州,大殷開朝以來,天下就只有九州。」

說到這,她冷哼道,「本宮今日便告訴你,只要本宮一息尚存,你就休想得逞,且,即便本宮死了,也定會拉你一道下黃泉!」

聽聞這話,秦壽煙色瞳眸一縮,爾後微微低頭,額前碎發投落的暗影覆了他臉上所有的表情,他輕聲對雒妃道,「公主叫臣的表字,甚是好聽。」

這還是第一次,他在她面前低頭自稱為臣,也不知是打算退一步還是企圖唬弄雒妃。

雒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爾後領着侍衛和宮娥朝安佛院的方向去。

過了好一會,秦壽才抬頭,他只瞥見雒妃最後消失的裙角,沉沉夜色下,他的身後憑空冒出一團黑影,那影子扭動了幾下,竟是個全身籠罩在斗篷里的人。

「看來如今王爺成了司馬昭,野心路人皆知。」那人的聲音像是老破風箱,嗬嗬的很是沙啞。

秦壽不為所動,他彎腰將不曾清醒的方氏抱了起來,有條不紊的對王府護衛吩咐道,「安佛院偏僻,撥二十人過去守着小佛堂,除本王,任何人不得進去,公主更是不能!」

「喏。」王府管事點齊人手,動作麻利地直奔安佛院。

秦壽這才回頭對那斗篷人道,「姓甚名誰,乃父母之命。本王周歲之時,便因此被御史參過。」

他抱着方氏一步一步往後宅走,斗篷人卻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先皇御批,秦家處容州,抗厥五十年,實乃捍衛我大殷疆土,大殷分九州,九州成大殷,秦家,秦九州,是為大殷衛國功臣。」

秦壽拐入月洞門,人已經看不見了,可他的聲音還清清楚楚地傳來,斗篷人嗤笑了聲,顯然對這話不以為意。

若秦家真是衛國功臣,他秦壽怎的就同意尚雒妃公主了?如若他不願,當今天子脾性軟弱,又豈敢罔顧臣意,執意賜婚?

「做了女表子,還想立貞潔牌坊!」斗篷人嘖嘖幾聲,邊搖頭邊隱入草木中,片刻便不見蹤影。

《桃花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