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談情說案:怨種男友從地獄歸來
談情說案:怨種男友從地獄歸來 連載中

談情說案:怨種男友從地獄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青松下的日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孟琳 懸疑驚悚 沈浩

「不存在的教務處」「死亡考卷」「無頭女」傳說……誰能想到我孟琳,竟在有生之年……接連遭遇這一系列校園恐怖傳說……關於這些校園恐怖傳說的真相,一切的線索,似乎都指向四年前的那個女生……可是,女生早已死去多年,並且死得還是十分詭異……到底……當年,那雙躲在廁所內,目睹整個詭異事件的眼睛,在長達一小時的苦忍中,究竟看到了什麼驚人的秘密?!展開

《談情說案:怨種男友從地獄歸來》章節試讀:

我短暫的想着,立馬就覺得這念頭不靠譜。

直到此刻,我終於才意識到問題的不對勁!

我忽然間想起,剛才李四的臉色……

但我又不敢確定心中所想的事情……

畢竟,見鬼這種事情,我已經快半年沒有遇到了……

為了驗證心中所想的事,我不禁看了眼李四。

只見……

李四得神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髒東西一般。

忽然!

好不容易走出課堂噩夢陰影的我,又猛然在腦海中升起一個恐怖的念頭——難道說,這廁所里有……

倏地!

不等我繼續細想下去,兀只聽到咔嚓得一聲!

廁所里的隔間門,響了!

這一聲咔嚓,像是有什麼魔力般,當場便將我和李四得目光吸引過去。

是……

人?

還是…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難不成,真的是……

我的呼吸一陣急促,我下意識得連忙匆匆撇了眼身邊正雙腿打擺得李四。

李四做為一個男生實在太丟臉了,他的膽量,竟連身為女生的我都不如。

終於……

這廁所里到底有沒有人?

廁所里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人是鬼……

一切的懸念,終於要在此刻揭曉了……

只聽,咔嚓一聲……

隔間得門,輕輕地打開了……

一名短髮女生,從這廁所隔間中走出。

她一眼就看到正義感十足的我,正逮着李四不放得一幕。

「你們這是……」她皺着眉頭,看着我們二人,突然間反應過來……

「好啊!誰那麼大膽,敢偷拍我這個嚴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嚴媚!」

嚴媚越講越氣,她滿帶着怒意,徑直地走向李四。

啪得一聲,她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李四的臉上。

「請你把手機給我……謝謝。」嚴媚又看着此刻的我。

看着眼前的嚴媚,我本來懸着的心,一下放鬆了下來。

於是……

我沒有任何猶豫,就將手機給了嚴媚。

只是……

當嚴媚看到那張空無一人的廁所照片時,她也懵了!!

「怎麼回事?」嚴媚問出了我心裏也想問的疑惑……

此刻,那李四臉上的神情快速地由慘然轉變成驚恐…

他雙唇囁嚅,連說話的語氣也似乎帶着一絲駭然無比的意味:「我……」

他一連支支吾吾的,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嚴媚當即又朝李四的臉上扇了一掌:「說!」

「哎呀,我說……」

李四吃痛的喊着。

「我說,我說……」

「我、我其實本想偷拍你旁邊的隔間……」

「但結果你也看到了……」

那李四說完,還生怕我和嚴媚二人不信般,又補充了一句。

「那個,我說真的,我感覺這廁所不幹凈,我剛才明明跟了一個女孩進來……」

「所以,你承認偷拍的事實了?」我沉下聲來。

嚴媚又是啪的一聲,一巴掌往那李四的臉上招呼了過去:「所以,你跟的那個女孩是我?」

「不!我跟的那個女孩,她不是你!她穿着一件淡黃色長裙,一頭蓬鬆的長髮……」李四說著,還不忘分別看了一眼我們二人的上身。

他偷偷咽了口唾沫:「而且,那女孩還是個對A公……」

不等他把話說完,啪的兩聲,這次,不止嚴媚,連我也動手扇了李四幾下,那李四徹底的老實了。

他連連捂着快要變成豬頭三的腦袋,求饒着:「我說真的,你們如果不信,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講給你們聽……」

我和嚴媚二人分別對視了一眼,隨即異口同聲的說:「講!」

於是,那李四便滿臉驚恐的,敘述起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他說……

「我本來是想跟上那名女生,偷偷拍下她的照片……」

「就是那名穿着淡黃色長裙,有蓬鬆頭髮的女孩……」

「我親眼看到她走進了廁所……」

「我想先從隔間的門縫下拍張照……」

「但是……」

李四說到這裡,忽然間頓住了。

我不禁嗤笑了一聲:「但是,卻看到沒有腳?」

出乎我意料得是,那李四連忙搖頭對着我說:「看到腳了!而且還是一雙不穿鞋的腳,而且那腳,還髒兮兮的滿是污垢……」

「就好像…就好像剛從下了雨得泥地里爬出來的樣子……」

我的臉色猛然一滯,不禁抬眼,往那廁所的隔間看去……

嚴媚見狀,臉上也升起幾分疑惑,她像在思索着什麼……

那李四繼續自己的敘述……

「一開始我只是嘀咕一聲,難不成是自己眼花了?可是,我分明看見那女孩一副乾淨衛生的樣子,走進了這間廁所……」

「然後,我就拿起手機,踮着腳尖,趴在隔間的門板上,往裡看去……」

「但……」

李四說到這裡,忽然頓了頓。

突然!

李四猛然大喊大叫着,他像受了什麼刺激般連連扯着嗓子:「但是,我看到了滿廁所的血!血!」

「這廁所不幹凈!你們讓我走!開除也好,什麼也好,都不重要了!我要離開這裡,離開這間詭異又恐怖得靜零大學!」李四大吼大叫着。

一連喊了許久,他才平靜下來。

很快……

他臉上得癲狂神色,在這一刻竟被一副心如死灰般的絕望所替代。

他滿臉帶着頹然,整個人也癱坐在廁所的牆壁上。

李四苦笑了一聲:「算了,要死就一起死吧,有你們兩個女生陪着我死,死了也風流……」

「哼!」我斷然打了個響鼻,不想過多理會李四,其嘴裏所扯的像是午夜電台裡頭的鬼故事橋段。

「神經病!」

我轉身,步步朝着李四所示意的不幹凈廁所走去,一邊還不忘囑咐嚴媚:「看好他,我覺得這人有病。」

咔嚓一聲,我打開廁所隔間的大門。

我打量着這個廁所隔間的環境,並沒發現任何異常。

吱呀……

我走進這不幹凈隔間……

咔嚓!我把隔間門關好…

開始了沉浸式上廁所……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嚴媚的聲音。

「喂!要不然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我應了一聲:「放心啦,一切正常,我上完廁所就出來…」

說完,我還不忘繼續打量着隔間:「不幹凈?是挺不幹凈的,乾淨的話能叫廁所……」

就在我嘴裏的這番話語剛剛落下……

我只聽到似乎有個聲音在問自己:「紅的?白的?!」

我頓時帶着一副詫異的神色,眯起了雙眼。

什麼紅的白的???

同時,我心裏還暗罵了聲,大意了!身上竟沒帶任何驅魔工具。

隨即,一道廁所外的尖叫聲,猛然將我得思緒給曳然拉了回來。

廁所外,只有嚴媚和那個李四兩人,這不得不讓我連忙緊張地張開嘴來詢問廁所外得情況。

「喂,怎麼了?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人回答我的問題,除了那一陣陣疑似嚴媚的尖叫外。

這時,那廁所內的聲音,又再問我:「紅的白的?」

我當下冷冷的哼了一聲,絲毫沒有在意這道聲音裡頭所帶有的莫名奇妙般詢問。

我連忙起身,正準備打開隔間的門時,不料竟是嘭嘭般得敲門聲,剎時響起……

「喂,快開門啊!出來!你快出來!有……有……」

我不疑有它,以為是李四企圖加害外面的嚴媚……

於是,我趕緊打開隔間的大門,但是眼前……除了嚴媚那張驚恐不安的臉色,那裡還有什麼李四的身影!!

直到此刻,我才發現……

廁所內,那原本讓人感覺有點冰冷的白熾光正一閃一閃的,氣氛顯得十足詭異……

就好像……恐怖片里經常出現的一幕……

「那個偷拍男呢?」我連忙問着身旁的嚴媚。

嚴媚已經哭得梨花帶雨般抓着我的胳膊……

她似乎想要和我一起逃出這個廁所。

「你不知道……就在你去上廁所得時候……」

「我看到你旁邊的隔間,竟有個女人像氣球一樣,從隔間中飄了起來!那女人飄在空中……」

「我還看到那個女人的正臉,那女人……一雙眼睛,就像雞蛋一樣大,滿臉還髒兮兮的……」

「竟然真的和那個男的說得一樣,看起來就像是剛從下了雨的泥地里出來的模樣……」

「好、好可怕……那個女人像鬼一樣,那個男的,受不了,一不留神趁我不注意,被嚇得逃跑了……」

我越聽越是心驚,沒想到就在自己剛剛沉浸式上廁所的短短剎那間,竟然會發生這麼一件駭人驚悚的事。

那女人呢?嚴媚嘴裏說的那個女人……我連忙轉過頭去,看着身後的廁所隔間。

可此刻得廁所隔間,連個屁都沒有,更別說什麼女人了!

難道說,嚴媚剛才看錯了?她出現幻覺了?不,這不可能……

剛剛我明明也覺得有些異常……

一定是了,一定是那個女人問自己到底要紅的?還是白的了?

「那然後呢?」我連忙轉回頭去問嚴媚,「你怎麼不跑?」

「然後,我看到……那個女人她又將腦袋朝着你剛才進去的那個隔間俯視着……我不想你死,所以我才沒跑……」

「那你又是怎麼敲我門的?你不怕鬼?」我的眼裡頓時有了懷疑。

「怕,剛才不是我親自去敲門的,而是我拿水桶砸門的……」

嚴媚說。

「也就是在我用水桶接連砸了幾下門後,那個女人就一下子消失了……」

我:「原來是這樣。」

這時,嚴媚又像忽然發現了什麼般說:「等等!你腦袋上面的是什麼?」

只見,她拿手指了指我的頭頂。

我一臉感到疑惑的連忙抬手,摸了下自己頭頂上的呆毛。

然後,我的手離開了自己頭頂上的呆毛……

指尖,入眼可及,滿是一灘觸目驚心的鮮血!

「血!你沒事吧?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嚴媚忙帶着關心的神色問我。

我滿臉凝重的回答她:「不,這不是我的血……是那個女人的……」

隨着這聲音落下,我和嚴媚兩個人一下子沉默了。

我們還差幾步,就能離開廁所的身形也一下頓住。

因為……

眼前……

這通往廁所大門的方向,竟然不知從何時開始,詭然般出現了一個女人!

瞬間!

又是一聲尖叫。

那尖叫聲仿若利器撓牆般的揪心及刺耳……

只見,我睜睜的看着一把帶血的尖刀,猛然朝自己和嚴媚二人襲來。

我猛然一個發力,當即就將身邊的嚴媚給徹底推到了一旁。

說時遲那時快……

兀只聽到噗哧的一聲。

我硬是扛了這一刀。

「嘶……」

我發疼般的倒吸了口涼氣,伴着那不知是人是鬼得女人,嘴裏的怪叫,同時響起。

我拿眼緊盯着面前的這個女人,一雙法眼,竟一時無法看清這女人的真實面目。

我連這個女人,到底是鬼是妖,都看不出來……

我的心裏狠狠咒罵了一聲,丫的,誰會想到竟然會在大學的廁所里,碰到這種詭異得情況。

我強忍着挨了一刀的疼痛,頓時便朝那滿臉污垢的女子身上打了一拳,可沒想到那女子竟是挨了這一拳後,回了我一個力度更強的直拳…

伴着嘭的一聲響……

我的身子狠狠砸在了廁所的牆上……

此刻的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掙扎……

我任憑那在打鬥中,壞掉的水管所撒的冷水,嘩啦啦般淋**自己的身子……

冷水與我身上的血水混雜在一起……

像死神擁抱着即將離開世間的人……

水的冷與血的熱在搏鬥……

最終在地上流出時間走過的痕迹……

我一邊感受這水的冰冷……

一邊彷彿提前感受着死亡後的情況…

燈光,忽明忽暗,映襯在此時正蜷縮在角落裡,我和嚴媚二人相互緊抱在一起的身上。

無助……迷茫……害怕、不安和恐懼……

這一刻,彷彿誰也不知道,我們即將是死是活……

而我也從來沒想過,這原本平平無奇的大學生活里,自己竟然會有一天,遭遇到這麼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

我,孟琳,梅花國人,目前是一個就讀於靜零大學的學生,同時也是一名隱姓埋名的驅魔師。

可此刻……

我幾乎快要用盡全力得緊抱着身邊的嚴媚……

好像我正緊抓着自己最後活着的希望和安全感一般……

此時,我正兩眼緊盯着視線前方……

那是個宛若鬼魅一般得女人……

隨即,又是嚴媚的一聲尖叫!!

我看着那一把帶血的尖刀,猛然朝着角落裡的自己和嚴媚二人襲來。

我心中帶着點不甘的情緒,閉上了雙眼……

正當我以為自己和嚴媚兩人的小命,就快要保不住的時候……

冷不丁的……

一聲爆喝竟是猛然間響起。

然後,我只聽到這麼一聲……

「呦,這麼熱鬧啊!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不叫上我蔣露大小姐呢!」

隨即,嘭的一聲,伴着一陣凄厲的哀嚎響徹在這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