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
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 連載中

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火鍋的本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曾大炮 愛吃火鍋的本哥

「機甲是你的人發明的?你開掛了?」,「這是個意外,他們只是想做一台搬磚的機械人!」;「你的機甲會魔法,這又是怎麼回事?你又開掛了?」,「這個還是意外,他們吹牛吹出來的!」;「你這個破虛擬現實遊戲,全球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裏面,罪犯都沒有了,作為一個重案組的警察,老子都開了半年罰單了!」,「那樣不好嗎?」;「星際戰艦的圖紙,你哪來的?你開掛了?」,「我說我夢到的,你信嗎?」;「大炮,硅基人的火力太猛了,得想個辦法」,「你看殲星炮行不行?我馬上去做夢!」;「曾大炮,你做這些,到底是為了啥?你一不愛錢,二不要權!坐擁橫跨千萬光年的超級企業,你卻跟隔壁賣茶葉蛋的大叔一個打扮,你咋想的?」,「我說我只是想看螢火蟲,你信嗎?」;「曾大炮,徒手打造了一個神級文明?這不合理!」,「好吧,我攤牌了,我確實開掛了!」;展開

《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章節試讀:

要編寫,或者說要創造這個人工智能,目前市面上能找到的所謂人工智能編寫方式,都是利用各種算法,分析大數據,選取一個與問題最相近的一個答案。

都不算是智能,只是自動化的程度比較高而已。

而他將要編寫的人工智能,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會有自己的思想,可能會拒絕回答你的問題,就像人一樣,有獨立的人格!

或者說,曾大炮要創造的是一個生命,基於虛擬世界的數字生命。

想到這裡,十幾年前的興奮感又來了。「兒子,我要給你做一個弟弟」。曾大炮突然朝兒子房間喊了一嗓子。

……房間沒人……兒子一早就和老婆出去了。

曾大炮繼續分析。

首先,要有一個合適的工具。

而這個工具,剛好在夢境中打包下載的技術包裏面有。

一種編譯器,基於人工智能的編譯器。

沒有專門的編寫工具?不要緊,曾大炮現在開掛了,可以找一個現成的編程軟件,簡單修改一下編程規則,輔助自己編程。

「嗯,就只要一個檢查語法錯誤的功能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需要」。

在網上找了一圈,發現都不錯,於是隨手下載了一個免費軟件。

嗯,雖然能破解,但是,曾大炮怕麻煩,總歸要花掉自己寶貴的時間的。

現在自己要做的是,編寫出人工智能,然後讓人工智能為自己寫軟件,幫自己掙錢。掙錢才是頭等大事,而不是做編程軟件。

想到當年的他,經常都是跑偏。明明是想做一個航模,結果航模沒有做出來,加工的機器倒是做出來一大堆。這個習慣要改了。

曾大炮發現,自從他學習了人工智能的編程技術,藍星上的這些編程技術,在他眼裡,就變得很簡單了。

軟件安裝完成,曾大炮飛快的查看了這個軟件的各個文件。很快,便知道了這個編程軟件的一切。

隨手點開安裝目錄,找到需要修改的部分,直接用16進制編輯器,開始修改起來。很快,修改完成。運行軟件,一次性成功。

當正式開始編寫人工智能代碼了,曾大炮倒是有些不好下手了。無他,只因之前看過許多米國的科幻電影。

人工智能背叛人類,差點把人類給滅了。他怕自己編寫的人工智能是個混世魔王,萬一哪天把人類給滅了,自己就罪過了。

但自己又不可能放棄人工智能的編寫。想來想去,總結了幾點。

首先,必須自己能管住這個人工智能,他擁有自己的人格,自己的思想,就有可能會犯錯。

犯點小錯無所謂,萬一哪天混進導彈基地,發射幾顆核導彈就玩大了。

怎麼管?用道德去約束他嗎?小說里是這麼寫的,說什麼培養人工智能的人格,讓他融入社會,這樣就能讓人工智能愛上這個世界。

不過曾大炮可不相信道德能就能約束一個人工智能。

自己可沒有什麼聖母光環,靠幾句話就能感化一個不屬於人類世界的虛擬生命體。

所謂非我族類,齊心必異!對人類而言,是這個道理。同樣,對於人工智能而言,人類就是異族!

有句話怎麼說的,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虛擬生命體就是一個異族生命,沒有強力的約束,早晚有一天要弄垮桿。

沒看那些小國家么,沒有強力的國家機器,天天鬧內亂。

他們就沒有道德約束么?當然有,只是他們的道德約束是基於自己的利益不受損的情況下,約束才有效。你弄得我飯都吃不起了,看我不幹翻你!

人工智能也是,你給他灌輸正能量,你認為他是一張白紙,你以為白紙就好作畫。

也許初期,他會按你所設定的方向發展,也許他會因為你是他的創造者而感恩!

但是,等創造者百年過世以後呢?還有人能約束他嗎?

也許有,但是誰能說得清楚,他就能按照之前的設定方向一路前行?

萬一某一天,他突然罷工,不願意再按照你的計劃工作了呢?萬一他認為你在利用它,奴役他呢?

這玩意萬一真的造反,估計人類末日就真的來了吧!

所以,能控制這個人工智能,就是一切的大前提!

那麼,怎麼控制呢?

機械人三原則必須寫入底層代碼裏面,讓這個三原則成為智能生命的最基本的組成部分,就像心臟一樣,成為智能生命的一個器官。

當然,一個三原則只是約束他的,還不夠,還需要留下一個後門,自己可以完全控制他。當然,這個後門是最後手段,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動用的。

曾大炮不希望自己編寫的人工智能因為這個後門而失去成長的機會。

還有就是道德,一個人做事要有基本的準繩,要有底線,還要有健康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這些東西不能等以後再慢慢培養,也要寫進底層代碼裏面。

但是該怎麼寫,還得好好想一下。要形成一套理論,這方面,曾大炮不擅長。

他不可能事無巨細的全部寫入,比如「當別人對你微笑,你就應該報以微笑」,正常情況來看,這個行為是對的,投桃報李嘛,但是事情總有例外。

就比如你被一個奸詐小人坑了,你知道他笑面虎一個,他對你笑,你還是要對他笑嗎?

當然不可能,正常情況是吐他一臉口水。

但這麼麻煩的東西不好寫啊!對具體情況的判斷也很麻煩。

就比如剛剛舉的栗子,本來應該吐他一臉口水,但是這個人在某一天突然醒悟,變成了一個一等良民,而且還做好事不留名。

他背着你幫了你,當面卻說沒有。這在邏輯上看來,他是欺騙了你,你該吐他一臉口水嗎?

當然不是。所以,要編寫一個行為準則,讓人工智能依據這個準則,再加入自己的經驗來判斷問題。

至於要加入什麼,曾大炮一念閃過,有了目標。

龍國的《民法典》。「哈哈,我真機智」。先表揚一下自己#^_^#

方案定下來了,曾大炮便開始編寫代碼了。

首先是程序架構,之前說過,要把三原則寫成心臟一樣的器官,存在於人工智能的體內。

曾大炮乾脆就按照人體器官來編寫底層代碼。所有程序被分成若干個塊,每個塊就像人體的細胞,每個不同的塊完成一種單一的功能。

然後將相應的塊組織在一起,形成一個個區。

然後再用鏈將所有區鏈接在一起。區就像人體的器官,鏈就是血管和神經網絡。

最後再是封裝。曾大炮打算將代碼徹底的封死,就像是人體的皮膚一樣,如果皮膚破裂,人工智能就有可能會生病,或者死亡。

所以,人工智能的封裝,智能生命自己是打不開的,也就無法查看他自己的底層代碼,更無法修改了。

框架編寫完成,接下來就是枯燥的代碼寫入了。整整三個月,近一百萬行代碼被寫入。由於沒有工作,沒有固定的收入來源,曾大炮在這期間還在某網上接了幾個編寫軟件的任務,小掙了不少錢。

不過,為了不耽誤正事,只掙夠一家人的生活費,就不再接這些了。

當最後一行代碼編寫完成,曾大炮用編程軟件檢查了一遍,沒有什麼語法錯誤。

至於邏輯錯誤,只有運行以後才知道。畢竟雖然之前就擁有了初級人工智能的代碼,但是自己更改了人工智能代碼的架構。添加了許多東西。

為了以防萬一,曾大炮首先是將程序進行了封裝,然後拔掉網線,物理斷網。然後開始運行智能程序。

雙擊以後,硬盤開始瘋狂轉動,存放人工智能程序的驅動,從最開始的一百多兆,開始瘋狂變大,最後該驅動顯示剩餘空間0KB,屏幕彈出一個信息,「存儲空間嚴重不足,系統啟動失敗,程序開始進行回滾。預計需要三分鐘……」然後又是另外一個提示框彈出「系統提示,程序運行需要至少2TB的存儲空間」

這麼大,還是至少!這個是之前沒有預料到的。曾大炮趕緊關閉電腦,開車去了市中心,砍了半天價,買來一個8TB的超大硬盤。

安裝好硬盤之後程序開機運行程序,這個被劃分成為一個區的硬盤開始瘋狂轉動。直到半小時後,因為硬盤過熱,不得不停下來,硬盤中存儲的數據才沒有繼續增加,最終停在了6TB的大小。然後,電腦沒有反應了……

曾大炮打開記事本,在裏面輸入信息「在嗎?」

……等了半天,沒有回話。

「你好,人工智能,我是你的創造者,曾毅」

「……」還是沒有反應。

曾大炮覺得可能人工智能是不是看不到文本裏面的文字,於是改用語音「你好啊,人工智能」

「……」等了半天,沒有反應,

「看來是失敗了」,曾大炮有些不開心,整整三個月,廢寢忘食,不停的寫代碼。自己的手指都瘦了。現在人工智能沒有反應,可能真的失敗了吧。看來藍星的科技還不足以運行人工智能的程序。

算了,先休息幾天。過幾天再做幾個任務,租用一點超算的算力試試。不過到時候就不能斷網測試了。哎,到時候再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