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她的田園致富經
她的田園致富經 連載中

她的田園致富經

來源:google 作者:落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夏大剛 夏微微 穿越重生

現代女食品界大亨總裁一朝穿越,雖然不求穿個大富大貴的人家,溫飽總行吧,但為什麼她一睜眼就是家徒四壁的小農房,拖家帶口的小農民親人,外加一堆壓榨她們的極品親戚前世作為孤女,從未感受過親情,而這一世,她全都擁有了,農家就農家,她帶着前世的經商經驗,開小吃攤,開荒種地,開酒樓,開服裝店,誓要領着全家奔小康,發家致富只不過,半路撿回來一隻大型犬,聽話,力氣大,可以當苦力,可是某一天,大型犬化身成腹黑狼,一口將某隻小狐狸吃進肚子里的時候,她嚇到了,喂喂喂,這怎麼跟展開

《她的田園致富經》章節試讀:

既然已經決定做煎餅,夏微微便將以前采了很多的已經晒乾了的辣椒切碎製成辣椒醬,兩個小孩子想過來幫忙,結果嗆得眼淚都出來了。
倒是男人一直不言不語,擰緊了眉,只遠遠看着夏微微動作,夏微微叫他過來搭把手他也只當沒聽見。
夏微微被男人的動作弄得有點想笑,手下卻一點也不慢,又制了許多甜醬和一些咸榨菜,算是各種口味都有了。
差不多快接近晚上,夏大剛和陳月蘭也從田地里回來,夏微微便開始現場做起煎餅來,一家人聞着香味,等煎餅上桌,便迫不及待地一人拿了一塊吃起來,夏微微笑着招呼他們蘸着醬吃。
「嗯,姐姐,這是什麼味道啊,感覺好特別,又好好吃!」
夏蓉蓉嘴裏塞了一塊蘸了辣醬的,一邊嚼一邊咧嘴道。
「那個就是那天我們採的紅果果的味道,叫做辣!」
夏微微解釋道,伸手將夏蓉蓉嘴角的食物碎屑拭掉。
「這個,還有這個,這個甜甜的也不錯,不過還是那個紅果果的比較好吃。」
夏之言嘴角也粘滿了醬汁,說話的樣子好不滑稽。
「吃進去胃裡暖暖的,這味道真不錯,微微呀,你這煎餅明天一定賣得好。」
陳月蘭也嚼了幾口,然後用胳膊肘去推推夏大剛,夏大剛便也點點頭,表示自己吃得很爽。
第二天一大早夏微微帶着男人,推着已經做好的煎餅就去了城裡,為了讓它慢一點涼,下面還放了個火盆。
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夏微微是打算等煎餅鋪子穩定了再帶家裡人去看着的。
不少人都被煎餅的香味吸引了過來,有些意動,便有人上前問道:「小老闆,你們這個東西多少錢一個?」
夏微微已經掛好了事先寫的牌子,指着上面道:「煎餅三文錢一個,加雞蛋四文錢,加豬肉五文錢。」
「這有點貴呀!」
幾個人一聽價格,都有些猶豫不決,畢竟幾文錢用來買這個從來沒吃過的根本不知道好不好吃的東西,想想也覺得不划算。
「大哥,已經不貴了,你看看我這分量,還有裏面這餡料,而且我們這雞蛋可是野雞蛋,豬肉也是從山上狩獵的新鮮的肉,這餡也足,這個價格已經是很便宜了。」
夏微微用木夾子翻動着煎餅,露出黃澄澄的外皮,一陣香味撲鼻而來,幾個人吞咽了一下口水,便有人掏出了三文錢。
見有人帶頭,當下也都不再猶豫,「行,那你給我來一個,給我加個雞蛋。」
「我也來一個,要加豬肉的。」
夏微微把煎餅弄好以後遞給他們,幾個人迫不及待吞了一口就連連叫好:「小老闆,你這手藝不錯呀。」
夏微微的煎餅很快被搶購一空,有些等了很久卻依然沒吃到的人都有些捶胸頓足,不過聽到她說明天還來擺攤時,心裏的鬱悶才稍稍緩和了些。
夏微微回去後計算了一下利潤,除去本錢差不多賺到了一百八十文,大家聽了也都十分高興,不過高興歸高興,手上也沒有閑着,夏微微在帶回來材料以後,又繼續投入煎餅的工作了。
連續幾天,夏微微的煎餅攤生意都很好。
而這個消息,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村子裏不脛而走。
夏家人也都聽到了這個消息,紛紛猜測着它的真實性,大嬸子更是沒閑着,想着上街的時候去看一下是不是真有這麼回事。
趕集的時候大嬸子跨了個籃子,就聞風趕去了那邊,果然看到夏微微在擺攤,大嬸子看着攤子上的煎餅,還有那雞蛋和豬肉,不由得咽了一口水,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大嬸子仗着自己的身材優勢,從人群中擠了進去,也不管自己插隊惹了眾怒。
她面上依然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道:「喲,微微啊,大老遠就看到你了,這不過來和你打個招呼?
你在這裡擺攤呢,賣的是什麼呀,嬸子這一大早還沒吃東西呢,要不咱幫你嘗嘗味道?」
夏微微見到大嬸子快要流口水的噁心模樣,只是冷冷地對她道:「大嬸子若是想吃,還到後面去排個隊吧,這麼多人看着呢,影響多不好。」
「你這小丫頭片子怎麼說話的呢,我可是你大嬸子,在你這裡吃東西,還需要排隊?」
大嬸子頓時不樂意了,聲音也調高了很多,有些刺耳。
「是啊,大嬸子,天底下哪要白吃白喝的道理,你不僅要排隊,還得付錢呢。」
夏微微愈發冰冷的神情讓她渾身一顫,恍然又想起那天當著老三家的面摔了個狗吃屎的時候,心中頓時火起。
「不就是拿你一個餅子,孝敬長輩傳出去也是好的,你有什麼不樂意?」
大嬸子嘴硬道,伸出一隻肥豬手就要去拿。
男人看着那隻手,厭惡地皺了皺眉,一腳飛去,大嬸子已經躺在了地上。
大嬸子像是被嚇蒙了,回過神後感覺肚子一陣疼痛,見周圍人都將眼光落在她的身上,大嬸子眼珠子一轉,當下便尖聲哀嚎起來:「哎喲,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只不過是想在我侄女這裡拿一個餅子吃,非人哉,非人哉!」
大嬸子在地上撒潑打滾,旁觀的人已經議論開了。
夏微微擰眉,低聲伏在木頭耳邊說了幾句,吐氣如蘭,撲在耳朵里痒痒的,他點點頭,忍下心中的異樣感轉身離開,耳根卻紅了些許。
夏微微看着在地上哭鬧得更大聲的大嬸子,又看了看人群,目光流轉,委屈地聲音響起:「大嬸子,當初分家的時候你一分錢都不給讓我們凈身出戶,幾十畝的地愣是只給了我們三畝,我們到現在住的還是茅草屋呢,大嬸子,不是我不給你吃,實在是我們全家就指望着煎餅過日子呢!」
顛倒黑白,誰不會啊?
再說了,自己說的本來就是實情。
夏微微這麼一說,有幾個同村的村民知道分家的事,也都嚷嚷着說出真相。
夏微微本來就生得好,如今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風向頓時開始偏了。
這樣一來,眾人看大嬸子的神情就變了:「還是一家人呢,對分家出去的親人這麼狠,竟然一分錢都不給。」
「是啊是啊,人家小姑娘擺攤子多不容易,作為長輩的竟然還有臉來白吃白喝了!」
「要我說啊,被推倒都還是輕的。
光天化日之下不付錢就想直接拿東西,這是搶,得報官。」
圍觀群眾你一言我一語,也都應和着,把話說的越來越難聽,大嬸子的臉色也隨之越來越難看。
官差將群眾撥開弄出一條路來,大嬸子一看到官差,嚇得腿都軟了。
官差將還在地上躺着的明顯擾民的大嬸子押了下來,大嬸子那幾百斤的肥胖身子扭動着,卻無濟於事。
大嬸子的咒罵聲逐漸遠去,夏微微道了謝,許諾明天會多帶些煎餅過來賣後就繼續忙開了。

《她的田園致富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