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蘇韻瑤秦蕭澤
蘇韻瑤秦蕭澤 連載中

蘇韻瑤秦蕭澤

來源:google 作者:蘇韻瑤秦蕭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夜寒 蘇韻瑤

蘇韻瑤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更是馬上要冊封皇太女了她怎麼可能會勾結敵國出賣麒麟軍?她無力地坐在天牢之中,如果真的是秦蕭澤利用帝令勾結敵軍再嫁禍給她,那她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他真的就那麼恨她?恨得想讓她死?...展開

《蘇韻瑤秦蕭澤》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蘇韻瑤秦蕭澤》講述的蘇韻瑤秦蕭澤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 蘇韻瑤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更是馬上要冊封皇太女了。
她怎麼可能會勾結敵國出賣麒麟軍?
她無力地坐在天牢之中,如果真的是秦蕭澤利用帝令勾結敵軍再嫁禍給她,那她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他真的就那麼恨她?
恨得想讓她死?
天牢里泛着陰冷的寒氣,秦夜寒一襲紫色蟒袍宛若謫仙一般的氣質和這天牢格格不入。
見秦夜寒過來,蘇韻瑤立刻大聲呼喊:「秦夜寒,你明明知道帝令不在我手上。
你看在我們五年的情分上,還我清白好不好?」
還不等蘇韻瑤說完,就見獄卒殷勤地為秦夜寒打開牢門,隨後恭敬地端來椅子:「千歲大人吉祥,您如今可是端王眼前的紅人,又一統東廠成為千歲爺,可喜可賀啊。」
「端王?
秦夜寒,你是端王的人?」
蘇韻瑤從地上站起,她雙眼一片血紅。
父皇膝下無子只有她這一個女兒,皇位原本應該是屬於她的。
如今她被陷害入獄,皇叔端王便成了皇位的繼承人。
「是又如何?」
秦夜寒靠在椅背上,眼底的笑意泛着寒氣。
曾經蘇韻瑤最喜歡看到秦夜寒笑,只要他笑一次她就能開心整天。
如今看到他的笑容只覺得後背發涼。
「你接近我,對我說的那些話。
都只是為了利用我?」
蘇韻瑤雙腿發軟,身體搖搖欲墜。
原來他從一開始接近她就是一個陷阱。
她還記得五年前第一次見到渾身是傷的他,那麼瘦小那麼可憐。
被青樓的打手打得渾身是血也不肯接客,那一雙清澈動人的眸子是那麼動人。
以致於蘇韻瑤在看到的第一眼便陷了下去。
「狗皇帝讓我的血親被踐踏欺辱,我睡他的女兒,把他的女兒當洩慾的工具很公平。」
洩慾的工具?
蘇韻瑤眼眶一緊,心臟猛烈地像撕裂一樣。
眼裡瀰漫起了一陣水霧。
她因為練武受傷想哭,他溫柔地把她抱在懷裡,用軟得不能再軟的聲音安撫她。
她的眼淚是全世界最珍貴的東西,不能流下。
蘇韻瑤深吸一口氣,走到秦夜寒的面前,「秦夜寒,你手中有我的帝令。
你只要肯還我清白,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秦夜寒挑起蘇韻瑤的下巴,「蘇韻瑤,如今我貴為一品大員,你這樣的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別的女人有我好嗎?」
蘇韻瑤半蹲在他的身下,纖細的手指撫摸着他的綢褲,「秦夜寒,自從三年前我們在一起之後,對彼此有多熟悉。
你喜歡什麼,我一清二楚。」
「蘇韻瑤,你可真下賤。」
秦夜寒的話宛若利刃一般直接插在了蘇韻瑤的胸口。
她原本是高高在上的長公主,就在今天她原本應該穿上龍袍承接玉璽正式冊封皇太女。
他以為她想這麼低賤嗎?
心臟好似破開了一個口子,有無數的鮮血從胸口湧出。
蘇韻瑤抬起頭,媚眼如絲,眼底卻是說不出的凄涼:「秦夜寒,只要你肯還我清白。
你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蘇韻瑤秦蕭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