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素手傾華:冷王懷中嬌
素手傾華:冷王懷中嬌 連載中

素手傾華:冷王懷中嬌

來源:google 作者:未蒼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墨玄 洛亦暖

【女強男強】+【雙潔】+【救贖】+【甜寵】十年前,一場宮火,她痛失娘親,身中劇毒親爹不仁,繼母無義,為保命她跟隨師傅遠離京城,遁入江湖自此,她日夜與毒藥為伴,與殺戮同行素手傾華,叱吒江湖十年後,待她歸來,已不再是當年任人宰割的小丫頭為報血仇,查明真相,她甘入王府做個小醫女機關算盡,步步為營他,大炎王朝七王爺,齊王之變中,父皇暴斃,母妃慘死,為保唯一的胞弟,他謹言慎行,蟄伏十年之久一次追殺,一場意外,他本以為她只是他不經意間救下的小小醫女,不曾想,她呆在他身邊,乾坤自在手中,悄然撥弄風雲一次診脈,他道:原來,你是我的藥引一場搏殺,他道:煙雨冢首座可是你?一次出動,他道:蛛網少主,你倒是大手筆她輕挑眉尖,微笑道:不及你他們一路:尋解藥,落深谷,破暗殺,死生共與;解迷局,除奸佞,護國民,締結深情蒼蘭花叢,他道:暖暖,無力許你一生笑,但求思我不愁容皎皎月下,她道:阿玄,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展開

《素手傾華:冷王懷中嬌》章節試讀:

此時,一個黝黑的殺手喝道:「別和他那麼多廢話。現在就動手。」說著,調動內力率先提刀準備向李墨玄他們三人砍去。可是還沒等他砍過去,就發出一陣哀嚎,摔倒在地,緊接着,越來越多的殺手倒地。

就是現在,洛亦暖抬頭向樹上的炎一使了個眼色。炎一立即從樹上飛掠而下,來到炎風身邊,伸手環住炎風的腰,與洛亦暖一人帶一個,快速向東面淺灘飛掠。

待那些殺手反應過來。他們已經離開了包圍圈。後面沒有中毒的殺手急急追了上去。而此時,原本的兩百多人,已經只剩下三四十人可以動彈。

洛亦暖回頭看着追來的人,也知道此時不是戀戰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帶着兩個受傷的,去抵抗三四十個殺手,這不是明智之舉,現在最重要的是,快些逃出去。

他們兩人腳下加快速度,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就到達了東面的淺灘上。

洛亦暖率先扶着李墨玄上了離她最近的小船,後面炎一也扶着炎風立即跟上,就在洛亦暖和炎一打算齊齊出手,調動內力,使小船離岸的時候,炎風突然道:「我們上大船會不會更好。坐小船等下他們開着大船追擊我們,我們怕是逃不掉的。」

「炎風,你放心,聽姑娘的。」說著就一掌打在岸上,他們乘坐的小船像脫了弦的箭,向江中射去。

炎風看着他的動作,疑惑極了。炎一一直都只對王爺唯命是從的,這次是怎麼回事,讓他護衛這位姑娘離開,去而復返是一回事,現在竟有點像聽從了這姑娘的命令。

江面上波浪滾動,需得藉助內力才能使船平穩行駛。李墨玄靠坐在船里,看着那個站在船頭控制方向的女子,心裏還有些恍惚。他原本以為他今晚真的會交代在這斷雲崖上,所以想了辦法騙她離開,卻不曾想,她去而復返,還當真救下了自己。「你為什麼還跑回來救我,其實這樣很危險。」話里並沒有帶着責備和質疑,反而,帶着淡淡的關心。

洛亦暖盯着他,很想告訴他,如果他死了,她怕她會一輩子惦記他。惦記着他救了她。但終究她說不出口,所以敷衍了一句:「你莫要忘記了,你還欠我買衣裳的錢。」

聽到這話,李墨玄先是一愣,隨即一笑道:「本王不會忘。」

「王爺,你真欠人家姑娘銀子啊?」在一旁休息的炎風頓時雙眼放光,「你也有欠債的時候啊。」

李墨玄聽罷對他掃了一眼,他馬上閉嘴。蹲在船里當鵪鶉。

就在這時。斷雲崖上的殺手趕到岸邊。已經開始乘船打算向他們追趕。炎風看了一下騰的站起來,對炎一道:「炎一,我們要再快點了,不然他們很快就會趕上來的。」

「你放心,他們趕不上來。你說對吧,姑娘。」說完對洛亦暖嘿嘿的笑了兩聲。

「你鑿了船。」還不等炎風追問為什麼,就聽到李墨玄對洛亦暖如此說到,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因為就他對炎一的了解,他還不至於想到這一步。

「你倒是聰明。」洛亦暖也不反對,她知他聰慧。

「王爺,是我鑿的船,不過是姑娘吩咐的。姑娘真聰明。」這時炎一拍馬屁似的說了句。「姑娘,你怎麼稱呼啊,我們總不能一直叫你姑娘吧。你看我們這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是吧。」說完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我姓洛。」因為想着往後也不太可能有別的交集,所以洛亦暖也未告知全名。

姓洛嗎?李墨玄心中默默想到,大炎洛姓並不多,京城裡倒是有一個富貴人家姓洛,她這通身氣度,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都沒人信,但若是京城的洛家,與這臨江縣隔着十萬八千里遠,洛家人也不太像願意姑娘家遠離家族拋頭露面的人家。

「那我們以後叫你洛姑娘好了。」炎一咧嘴笑着,劫後餘生讓他這時候有了短暫的放鬆。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遠處斷雲崖岸邊的船隻因為上去了那批殺手,紛紛沉了下去。沒有一艘可用。

「哈哈哈,好啊,真暢快,這幫小崽子。」炎風看到這場景,突然大笑起來。「洛姑娘,這次真的是多謝你出手相救了。」說著就向洛亦暖作了一輯。

就在洛亦暖想說不客氣,畢竟她也有她自己的目的時,斷雲崖岸邊突然咻的一聲向空中放了一個信號彈。

看着這信號彈,船上的人瞬間都臉色變了變。他們都知道,這是請求增援的信號彈。

「炎一。」李墨玄冷凝着臉看向炎一道。炎一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從懷中一掏,掏出了一枚信號彈。抽出引繩往下一拉。信號彈向空中飛去,炸開了火光。

此時,他們已經沒有多餘的人力去戰鬥,現在只能期盼援兵快點到,兩方同時放信號彈,只能看老天爺能不能憐憫他們,讓自己這方的援兵先到了。如果是敵方先到,他們怕是,在劫難逃。

洛亦暖看着眼前傷痕纍纍的兩人,好看的杏仁眼閃着無奈的光。到達對岸還需要一點時間,為了增多一點戰鬥力,她現在需要替他們先療傷。

如此想着,洛亦暖便從懷裡掏出放銀針的布包,丟在船上,然後對炎一道:「炎一。你來控船,我先幫他們兩人控制一下傷情。」

「好嘞,洛姑娘。你放心。」炎一應道,便朝她那邊走去。洛亦暖給她讓了位置,走下來躲在李墨玄身邊,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道:「其他的地方都是小傷,主要是肩膀上這個,太深,要儘快處理,不然怕引發感染。」

說著她便從懷裡掏出之前在斷雲崖頂給他治傷時候用過的那個藥瓶,放在船板上,伸手打算去扯開李墨玄身上的衣服。此時一旁的炎風趕緊道:「姑,姑,姑娘,你要幹什麼。」

洛亦暖一臉嫌棄的看向大驚小怪的炎風道:「不脫衣服怎麼敷藥?不然你來脫吧。」說著就要給炎風讓個位置。

炎風本來已經打算起身,過去給李墨玄脫衣服,畢竟他們王爺不讓女子近身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可是當他正準備有所動作,竟突然感到周身一片寒冷,一抬頭就對上了王爺那雙警告的眼睛。彷彿今天只要他膽敢過去動手給他脫衣服,明年的今日就會是他的忌日。

他瞬間明白了什麼,然後突然「哎喲」一聲向一邊倒下去。一邊倒一邊說著:「不行不行,姑娘。我發現我傷的太重了,還是你來吧。」

洛亦暖看着他倒在一邊,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道:「你忍耐一下吧,我給你家王爺處理好後就給你看看。」

說著便伸手去扯開李墨玄肩頭的衣服,因為動作較大,牽動了傷口,李墨玄頓時擰緊眉頭。洛亦暖手停下,看着他說:「傷口很深,你忍一忍,我盡量輕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