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溯:暗異之源
溯:暗異之源 連載中

溯:暗異之源

來源:google 作者:老夏先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老夏先生 郇天

什麼槍炮、魔法、道術、科技在它面前都徒勞無功,面對它都只有一種結局,那就是被吞噬它稍忌憚的,除了光明信仰之力,就只是「真善美」之人性光輝了這就是暗異,可以吞噬一切活性物質的存在誰都不知它出自哪裡,然而它卻已經無處不在只有知道它的源頭,才能知道如何解決它於是,一群年輕人就開始了他們的溯源之旅……展開

《溯:暗異之源》章節試讀:

隨着時間推移,整個山洞震顫得越發厲害,眾人此時已經有些站立不穩。頭頂岩壁不停發出碎石裂壁的聲音,四周石壁開始出現裂紋,漸漸有了坍塌的跡象。

郇天看着搖搖欲墜的洞穴,知道此處遮掩陣法快要支撐不住了,趕忙招呼眾人分頭將靜室內有用的書籍和丹爐統統收入儲物袋之中,做好立刻撤離的準備。

至於黑色陣盤,趁上面二人激烈爭鬥,早已經被他從儲物袋中取出,置入丹爐內密封藏好了。

這裡沒有太多東西可以收拾,待他剛將那巨大丹爐收起,就聽到隔壁傳來孫東子的聲音:「老大,快來,這邊發現一條密道!」

聞言,郇天趕忙將屋內痕迹抹除,然後來到那間書房,只見內里幾個書架均被他們收走,此時牆角處露出一個半人高的孔洞。

看到那洞口周邊一圈陣紋,他立刻明白這洞口的遮掩護陣已經被地震破壞掉,失去作用後顯現了出來,否則以他們幾人的修為,根本無法看清此處另有玄機。

小隊里一直負責探路的齊木兒,已經率先進入其中,過了一會兒,完成初步探查之後,鑽出腦袋,向郇天彙報:

「裏面烏漆嘛黑的,什麼都看不到,是一條通向遠方的地道,估計是逃生用的。」

郇天望了望頭頂簌簌落下的碎石,權衡一番之後,道:「我們走,此地不宜久留,頭頂那兩人拚鬥得激烈,我們正好趁亂離開。」

張山笑面露擔憂之色,輕聲道:「離開此處,我們會不會立刻被發現?那來人跟你師叔演雙簧,引誘我們出去自投羅網怎麼辦?」

郇天看着布滿裂紋的山壁,其上許多陣紋已經破損,正待多解釋幾句,就看到水晶大石周邊山壁出現一指寬的裂縫,已經有水開始滲了進來。

他知道留給他們的時間似乎已經不多,便拍拍張山笑的肩膀,安慰道:「三少,放寬心,我師父的安排一向周密,定然將這些都思慮周全了的。這裡陣法快要失效了,再不走更容易被發現,咱們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又看向肩膀上的松鼠,問道:「看來這裡是保不住了,文伯,那塊水晶頗為神異,我想收了,拿回去研究研究,不知能不能取走?」

「吱吱吱~」

「能取?只是擔心取走之後湖水倒灌?沒關係,我們找一塊差不多大小的石頭堵住就行了。小達,你去打塊石頭,把那水晶換下來。」

他先是給一位身材高大壯碩的古銅膚色少年作出安排,接着也給其他人安排上任務:

「貓兒你眼神最好又最機靈,先帶其他人走;大眼,你夜視能力也不弱,協助貓兒探路,注意觀察沿路是否有異常;東子你保護好他們,三少掃尾,注意清理痕迹。」

「我和小達先挖取水晶石,你們先走,我們稍後就趕到,現在開始行動!」

「是!隊長!」

一陣簡明扼要的任務分派之後,小隊迅速行動起來,轉眼間這裡就只剩下郇天一人站在水晶石前,朝其周邊陣紋打出一記記陣訣。

不一會兒,銅皮大力士王曉達就不知從哪兒打來一塊巨石,此時他全身肌肉微鼓,靈力都未使,便輕鬆將那石頭搬到水晶石旁邊。

待郇天斷開水晶與山壁的陣紋連接之後,王小達雙手環抱那水晶,猛的一抽便將水晶拔出,然後稍一使勁,便拋給郇天收入儲物袋中。

趁水還沒來得及湧入,立刻用旁邊大石將洞口死死堵住,郇天打出幾道法決將之暫時固定,二人配合嫻熟,動作一氣呵成,顯然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二人知道那石頭堅持不了太久,趕忙鑽入密道,加速急奔,不一會兒就追趕上齊木兒一行人,匯合到了一起。

通道先是一路往下,行約四十分鐘,地面變得潮濕異常,外號「大眼」的溫柔男孩潘達彥,鼻子輕吸,又伸出手臂感應此處水靈氣一番,開口說道:「這下面有一條地下暗河,根據地圖判斷,這應該是祿水河的一條暗河支脈,我們向西已經走了約莫二、三十公里。」

郇天趴伏下來,側耳緊貼地面,探聽一陣之後,道:

「距離那地下暗河約丈許深,估計更薄弱處還不足一丈,咱們找找看哪裡更容易打穿,小達幫忙標記一下,要是前方是死路,這處暗河倒是一處不錯的逃生通道。」

幾人聞言趕忙分散開來,一陣探查之後,果真找到了一處只有幾尺厚的地方,王小達又不知從哪弄來一塊巨石,挖了個坑將之埋下,便算標記完成了。

郇天見此,心裏鬆了口氣,便道:「大家繼續趕路吧,那湖水應該很快就倒灌過來了。」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嘩啦啦、轟隆隆的流水聲,張山笑哀怨的白了郇天一眼,那意思分明是:

【瞧你這烏鴉嘴,靈驗也太快了吧!】

「快跑呀!水來了……誰跑最後誰是龜龜……」不知誰興奮地喊了一句,六人一獸聞言拔腿便跑,也不管什麼隊形了,誰要當那龜龜?

水勢來得極快,不一會兒便趕上了他們,好在這裡除了有些濕滑,密道很是通暢,並沒有太多阻礙,幾人跑起來也是相當迅捷。

當水沒過胸膛的時候,甬道逐漸開始向上,幾人浮在水中游泳前行,倒也省卻了「爬山」之苦。

時間流逝,身後的水流漸小,水位也不再升高,幾人覺得應是安全無虞了,潘大眼默算了一下,他們已經離那處洞府已經有數十公里之遠了。

到了此時,所有人心情都稍稍放鬆了一些,更有人對這逃生密道生出了好奇之心。

這通道四壁均滑膩斑駁,顯然跟洞府一樣開闢頗有些年份了,也不知道黃大師是怎麼找到這樣一處隱蔽地方。

如此長的通道,顯然不是個小工程,搞出這麼的大陣仗,料想此處定有什麼隱秘,只是他們應是無緣得見了。

郇天這邊剛出了水面正在休整,衛詰那邊的戰鬥則到了尾聲。

石山之上,他渾身是焦糊的血跡,眼裡又是怨恨又是無奈,單膝跪地,痛苦且虛弱地弓着個腰,氣息局促,時刻注意着對面黑面虯須大漢的一舉一動。

他聲音微弱,有氣沒力道:「誅兄,玩夠了沒有?玩夠我可以走了嗎……」

剛想有什麼動作,那大漢就冷哼一聲,手上飛快指訣,又是一道熾白火龍咆哮着激射而出,直奔衛詰而去,一副要將之焚燒殆盡的模樣。

那衛詰似乎已經無力躲避,使出一面瑩白玉質小盾擋在身前,立刻形成仿若水球的護盾將他護在其中。

起初,小盾還能散發出晶瑩光芒,凝實而堅韌,死死抵住那龍焰,讓其不得近身。

僵持不一會兒,或是衛詰體內靈力徹底枯竭,小盾光芒驟然間變得黯淡,諸均看到那面小盾和衛詰很快就被白炎洪流吞噬,瞬間化為飛灰,被氣浪裹挾吹散到湖裡!

黑臉大漢萬想不到竟如此輕鬆便將此獠擊殺,不由得愣了一愣。

原本醉眼朦朧的雙眼,突然變得清朗起來,目中帶着一絲冷冽,掃視四周一圈,看着附近崩壞的山體、焦黑的地面和散落得到處都是的骨灰,無奈撇了撇嘴。

見沒有什麼異樣,打了個酒嗝,眼神又變得迷濛混沌,再次恢復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他拍拍腦門,似乎想到了什麼,隨手掏出一隻黃皮葫蘆,揭開蓋子,面朝興城的方向微微示意,灑了一行清酒,再做出一個碰杯的姿勢,舉起葫蘆大口吃起酒水來。

痛飲一番之後,他用衣袖抹了抹嘴角,放出一柄赤紅飛劍,便遁空離去。

過了許久,山下的大湖,某個細小漩渦處,突然冒出一人,細看其面容,不是那衛詰還能是誰?

他此時全須全尾、面色如常,哪裡有一絲虛弱不堪、重傷不起的模樣?

只見他臉上猙獰醜惡的表情不復存在,看上去就是一個溫文爾雅的教書先生一般,此刻他眉頭微皺,一臉疑惑之色。

如果此時靠近他,還能從他不動的嘴皮之下,聽到極細小的喃喃自語聲:「怎麼回事?我啥時候跑到這兒來了?」